第346章 孟妈妈的条件

回到四合院,吴迪才想到闻斓的谎话里有一个大bug,如果闻爸闻妈上网的话,完全有可能知道他在京城。因为现在不过距离讲座结束一个小时,他已经在网络上看到有人爆料《寒江送友图》的真正藏主现身了,里边无一不提到这次京大的讲座。

他给闻斓发了个短信,闻斓无奈回道:

“那就明晚吧,我会安排的。”

第二天,吴迪早早的起了床,他准备陪老妈进故宫看看,要不春节的时候人实在是太多了。至于老爸,等他放假过来的时候,进得去就看,进不去就算了,反正老头将来退休了,时间多得是。

吃过早饭等着出发的空档,他收拾了一下书房,忽然发现角落里多了一个布包的圆球。呵呵,瑶瑶买这个东西可实在是不怎么样,纹饰花成那个样子,想摆在博古架上都怕吓着人了。

正琢磨着将东西扔哪儿,忽然电话响了,是孟瑶。

“阿迪,我要见你,你找地方吧。”

找地方?吴迪嘿嘿一笑,哥这么大个院子,还用得着另找地方吗?

“要不——你过来?顺便见见未来的婆婆大人?”

电话里一阵沉默,半晌才响起一个低低的声音,

“我今天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好?吴迪皱起了眉头,是因为那件事情吗?两个女朋友他是享福了,可是这两个女孩难受啊。

“要不找一家酒店开间房?”

电话里孟瑶的声音仍然低沉,不过说出的话语却让他兽血沸腾。呵呵,这是跟我玩游戏来了,心情不好就开房?好啊,哥的心情也不太好,急需安慰,因为没法陪老妈逛故宫了……

吴迪在房间里等了没几分钟,孟瑶就到了。看到小丫头一幅心力交瘁的样子,他心中一惊,难道不是玩情趣?是真的有事?

孟瑶看到吴迪,站在门口半天没有说话,眼圈却渐渐的红了。吴迪顿时慌了手脚,能让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流眼泪,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阿迪,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被吴迪拥入怀中的孟瑶缓缓地说道。

“分开?为什么?”

孟瑶抽泣起来,吴迪抱着她到床边坐下,也不去安慰,只是默默的提供着面巾纸。

“昨天晚上,妈妈终于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了……”

吴迪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应该说的是她爸爸。不过随即就皱起了眉头,因为孟瑶告诉过他,她从小就没有爸爸,而妈妈也从来不提她爸爸的事,这次忽然告诉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个男人叫李建国,和妈妈认识的时候他是湘省一家工厂的副总工程师,比妈妈大了整整十二岁。那一年,妈妈才二十一,正是一个女孩子最爱做梦的年纪。妈妈在总工办实习技术员,慢慢的被他的风度和学识所吸引,渐渐的竟不可自拔。后来两个人就在一起了,而那时,他的女儿刚刚满一周岁。两个人都很小心,所以大家一直没有察觉。直到……”

吴迪起身倒了点水,孟瑶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珠,接着道:

“直到半年后的有一天,妈妈忽然发现她怀孕了!她去找那个人,没想到他想都不想的就让她去堕胎,妈妈哪里肯干,她说就是一个人带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时间慢慢地过去,夏天来了,妈妈的身体再也遮盖不住,但是她死也不肯吐露那个男人是谁。后来又过了两个月,他们全家都调走了,而厂里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姥爷气病了,我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他临死前求厂长将我妈妈调到了另一个厂里。姥姥带了我两年,也不在了……”

孟瑶喝了一口水,扬起满是泪水的脸,问了吴迪一句,

“阿迪,你能想象那个年代,一个带着小孩的独身女人的日子是怎么样的难过吗?”

吴迪默默的点了点头。

“后来,在我六岁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来了一个叔叔,在我家里住了几天,我当时高兴的不得了,以为我终于找到爸爸了。后来,那个人走了,留给了我们一笔钱,而且帮妈妈调动到了现在的工作单位,离湘省千里之遥的蓉城,我们一住就是十几年。”

“现在我才知道,那个叔叔是他的朋友,他在我出生没多久就移民去了美国,然后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妈妈的处境,委托他的那个朋友帮忙,装成我爸爸的样子在家里待了几天,平息了一些谣言,然后把妈妈安排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

吴迪点燃了一根烟,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已经隐隐的猜到了故事的结局。

“妈妈每年都会带我回湘省一趟,在姥姥姥爷的坟前哭一场就走。从来没见过任何的亲戚,也从来不告诉我爸爸的事情,我问一次她就打我一次。可是这次她主动告诉了我,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答案在吴迪的嘴里转了几个圈,他摇了摇头。

“妈妈知道我们的事了,她要我不要走她的老路,要么就下狠心把你抢过来,要么就离开你,再也不见……”

吴迪默默的拥住孟瑶,她的身子颤抖的厉害,泪水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他胸前的衣服。

“可是,我怎么离得开你,我欠着你一条命啊,不还给你怎么能走呢?阿迪,你说是不是?不还给你我怎么能走呢……”

吴迪再也忍不住了,弯下腰一下咬住了她的双唇,孟瑶猛的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疯了般的撕扯着他的衣服……

看着沉睡中的孟瑶那犹带泪滴的双眼,吴迪轻轻的将她紧皱的眉头抹平,打电话叫来机器猫守在门口,自己回了四合院。

“你小子干的好事!”

被他从故宫叫回来的吴妈妈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脚踹翻了这个兔崽子!

“说吧,你准备怎么办?”

“我去找孟瑶的妈妈,解决这件事情。”

“怎么解决?”

“两个我都要!哪怕是她打我骂我,我也两个都要!”

吴妈妈被他的混账话气笑了,团团乱转了一会儿,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跌坐在椅子里,说道:

“算了,带我去见见那丫头,然后你自己去见她妈妈吧。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能生气!人家一个好好的孩子,让你糟蹋成那样,打骂两下算什么?换了我还不劈了你!”

吴迪点点头,默默的带了老妈出门。

开门的是一个面目姣好的青春少妇,如果不是她的脸盘和孟瑶有七分带像,吴迪一定会认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四十多岁的女人怎么会这么年轻?

“吴迪?进来吧。”

吴迪张了张嘴,一声阿姨没有叫出来,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劝服,可是这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

“坐。”

孟妈妈面无表情,自己做在电脑前,让他坐在了床上。

“吴迪,国内最年轻的特级鉴定师,京大最年轻的客座教授,神画《寒江送友图》的拥有者,价值五十亿的霁蓝釉梅瓶的藏主,蓝梦珠宝的背后东家,网上说这些都没错吧?”

吴迪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错,你确实是有玩弄女人的资本,就你这个履历,随便一公开……”

她摇摇手止住吴迪,

“不知道会有多少爱慕虚荣的女人会像见了大粪的苍蝇一样扑上来。当我求求你,吴大少,放过我们家瑶瑶好吗?她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又是个被人戳了一辈子脊梁骨的不要脸的女人,她很可怜的……”

“阿姨,我是真的喜欢瑶瑶,他也是真的喜欢我……”

“喜欢,难道你认为他当年不喜欢我吗?可是你们男人还有很多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一个女人在你们的眼里又算得了什么?你能给得了她家庭吗?如果你们马上结婚,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能,就放她走,我还会高看你一眼!”

吴迪毫不退缩的和这个女人对视着,结婚,那闻斓怎么办?让瑶瑶走,那她怎么办?他怎么办?

“做不到吧?一样都做不到吧?嘿嘿,没关系,我知道你做不到。你知道蓝梦现在值多少钱吗?”

吴迪一愣,怎么忽然拐到这上边来了?他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大概价值二十亿吧?我没有参与经营,不太清楚。”

“听瑶瑶说公司的备货充足的足够销售二十年?算上那些东西呢?”

吴迪心说那些东西还是我个人的,不过此刻也不好解释太多,略微想了一下,说道:

“加上的话,大概价值两百亿吧,没有也差不了多少。”

孟妈妈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要这家公司,百分之百的股权!”

“你!”

孟妈妈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是一个贪心的女人,瑶瑶从小跟我长大,她的脾气我怎么会不知道?当年我父母相继病故我都没有回头,她又怎么可能听我的离开你?可是我不能再让她像我当年一样,傻乎乎的就把什么都交出去了。蓝梦百分之百的股权全部交给瑶瑶,并且保证永远都不使用抽逃资金、掐断货源、调离骨干等等手段,也不接受她的回赠……做到了,我就认可你们现在这乱七八糟的关系!”

吴迪长出了一口气,原来解决这件事情竟然这么简单?!真以为我舍不得?给你可能我还要考虑考虑,给瑶瑶?呵呵,要是蓝蓝的家里也是这么想就好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