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吴教授有很多女朋友

吴迪倒抽了一口凉气,两千多人!那该是多大个场面!他瞬间有了一种掉头就走的冲动,这还镇场子,只怕是他一登台,就会被这两千多个精英中的精英,象牙塔顶端的骄子给彻底镇压了啊!

机器猫也是悚然而惊,他在部队见过不少千人以上的场面,但那是纪律部队,大家都一个个整整齐齐的像钉子似的一动不动。可这边呢?这边全是些以思想自由、活跃闻名,说不好听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啊!

他发动汽车,转身看向吴迪,那眼神不像是在问怎么赶去中心礼堂,分明就是在说:

“五哥,要不,咱们撤吧?”

吴迪抿着嘴点了点头,说道:

“李老师,谢谢了,我想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能够在京大受到这么隆重的欢迎,真的是有点出乎意料,不过我想我应该不会给我们老师的队伍抹黑的。”

路虎绕到中心礼堂附近时,还能看到有零星的学生快步向这边赶,不远处那洞开的几扇大门,仿佛是一个通向光明国度的通道,因为那后边,灯火灿烂,人生鼎沸。

绕到礼堂的后门,吴迪看到这里居然还有十几名学生在等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李老师笑道:

“看来吴教授的名气比得上一些当红明星啊!京大的孩子特别挑剔,有时候我们都摸不准他们会去追什么,比如上次那个著名的”拉链门”总统过来,后台就没有一个人堵他。”

吴迪不由得苦笑,什么时候他也可以拿来和“拉链门”那位大人物一起对比了?那倒霉哥们的丑闻可是要比他当总统出名的多。只是好像他也不怎么清白,如果被这些学生知道,他居然公开同时和两个精灵般的女孩同居的话,是不是也会迅速的臭名远扬呢?

“他们多半是冲着李老师你刚才说的那两个问题来的,今天彻底解释清楚了,下次估计也就没什么人对我感兴趣了。呵呵,走吧,早点讲完大家都省心!”

那群学生看到车缓缓的驶了过来,一下围拢了来,李老师笑道:

“放下车窗打个招呼吧,这里的学生还是比较有秩序的。”

吴迪无奈放下车窗,将脑袋伸出去露出了个笑脸,挥了挥手。可是出乎他的意料,那边的反应并不热烈,没有欢呼声不说,连摆手的几个人都是懒洋洋的。然后他就听到有人低声在说:

“怎么样?我说他长的很黑吧?”

“切,灯光这么暗,看起来当然黑了!”

“你傻啊,你没看到他的脸差不多和车窗是一个色吗?记住,别耍赖啊,两根鸡腿,在场的人人有份……”

车子已经滑出老远,吴迪仍能听到隐隐传来争辩的声音。看来,虽然不知道这次讲座的效果如何,但最少这些天之骄子对他这个人还是很感兴趣的嘛!我卡!

如果一个人没有在公众场合登过台,他永远不知道面对整整一礼堂,连过道都挤得满满当当的人是一种什么感觉。尤其当这些人沉默的集体向你行注目礼的时候,那种压力,会让你有一种头晕的感觉,一如现在的吴迪。

在他看来,被三千来双眼睛灼烤的感觉大概有点像是在拿显微镜观察瓷器,任何的一个瑕疵都会被无限的放大,任何你想隐藏的东西都会被毫不留情的摊开在大众的眼前。

他双手按上桌面,缓缓的长出了一口气,镇定心神,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讲座。

“站在这个地方,我实在是有点心虚。作为一个三流院校仅仅毕业了两年多的本科生,居然能给华夏最好的大学的同学们做讲座,让我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我怕你们朝我扔臭鸡蛋。”

“尤其是当我拿到讲座的题目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我怕你们跳上来揍我!为什么呢?因为大宋朝,从它成立那一天起,就么有停止过挨揍,先是辽,然后是金,再然后是元……”

台下终于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然后逐渐热烈,再然后里边开始夹杂着欢呼……

吴迪轻轻的吐了口气,他知道,这第一关过去了。很好,你们既然吃这套,那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提起宋朝的瓷器,就不得不提五大名瓷,不管它们之间是怎么排名的,但是不可否认,每一种瓷器都代表了……”

“好了,我除了保证所讲的有关各种瓷器的知识是严谨的,经得起推敲的,值得你们去记忆和学习的之外,其他的言论一律不承担责任。比如,我说瓷中自有颜如玉,要是有那个想不开的小盆友非要找一件梅瓶什么的做女朋友,本人概不负责!谢谢大家!”

场下掌声如雷,吴迪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不过无所谓,他知道他的第一次讲座成功了,而且出乎意料的受人欢迎,这就够了。

乐清风静静的坐在角落,他听过太多的演讲、讲座、发言,各种吸引眼球的桥段在他的眼里都不新鲜,但是他仍然愿意为台上这个小家伙鼓掌。

吴迪的讲座称不上严谨,甚至穿插的某些无厘头的东西完全不适合在这个场合出现。但是,在他的语言中、文字中,带着一种别人都没有的东西,那就是诚!诚实的面对自己,诚实的面对听众,诚实的表述心中的感受!

“好了,听到大家热烈的掌声,我就不画蛇添足的问大家这个讲座好不好了,因为我怕你们嘘我。话说自我兼职这个主持的位置之后,嘘我的声音就一直没有……”

李老师后边的话语被湮没在一片嘘声和掌声、哄笑声中。

“吴教授,我想代表大家问您一个问题,请问前一段时间在故宫国宝内部展上亮相的《寒江送友图》是您的收藏吗?”

全场安静下来,虽然学生们都承认这可能是一堂精彩的讲座,但最少有一半来听课的听得似懂非懂,因为他们连最基础的瓷器知识都不具备。他们的到来,就是为了这一刻!

“如果你指的是唐寅那幅会变的神画的话,我想是的,它是我最宝贵的一件藏品!”

台下寂静了一秒钟,随即变的混乱起来,前排的学生纷纷举起手机,对着台上就是一顿狂拍,后边的也一个个抱着手机一阵乱按,竟然没有几个人再愿意搭理吴迪!

这是叫过河拆桥吗?吴迪抹了一把额头上早已消去的汗水,将目光转向了李老师,是否可以趁机撤了呢?

“吴老师,我们想知道陆子冈的惊天神作是您发现并捐献的吗?”

吴迪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他早就想好了,必须耍一个文字游戏,否则的话之前的一切都成弄虚作假了。

“我只能说我是发现者之一,但捐献者并不是我。”

是的,打开神作的时候有很多人在场,而捐献也是师父直接做的决定……

“那请问您认为林氏三兄弟是真正的捐献者吗?”

吴迪苦笑道:

“我认为是或者不是都没什么用处,因为我说了不算。”

“那么吴教授,您会考虑将那幅唐伯虎的神画捐献给国家吗?”

“请问这位同学,你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

“我爸妈啊……”

台下响起一阵笑声,那个同学迅速的明白过来,连忙摆手道:

“错了错了,我最喜欢的不是我爸妈!不对,我喜欢我爸妈,但是他们不是东西……不,他们是东西……呜,谁来救救我啊!”

另一个学生站了起来,接着问道:

“我明白吴教授您的意思,但是我们最喜欢的东西都不是独一无二的,国家并不缺少,而您这件……”

“我想,这位同学的政治学的一定不好,没有注意到国家的政策。现在,国家号召藏富于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有什么好东西就必须进献给皇上的年代了……”

“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我来问,请问吴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台下响起一阵善意的哄笑声,还有人在大声的喝彩。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请允许我先讲一个小故事。我的邻居家有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有一天给我透漏了一个大秘密。他说他们幼儿园有一个小女孩追着要做他的女朋友,他考虑了一下,同意了。我就问他,你知道什么是女朋友吗?他想了一下说道,就是女的朋友啦。我指着旁边走过的一个阿姨问他,如果你认识她,而且很熟,那她是你的女朋友吗?小家伙很肯定的回答,是的。如果从这个角度,我也可以回答你,我有很多女朋友!谢谢。”

吴迪生怕这个问题纠缠下去会问的他无法回答,因为牵扯到《寒江送友图》的消息,这次讲座在网上甚至一些报纸上一定会被大肆炒作。如果据实回答,很可能会无意间伤害到孟瑶或者闻斓,那绝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所以耍了个滑头。

可是,第二天,他就领略到了这些学生军的厉害,在京城的大学校园网联盟的首页,一则报道被管理员加精置顶,仅仅一天,点击量冲破二十万,回复过万。

那则报道是有关唐寅神画真正主人身份的揭秘,但是主标题却让所有的人浮想联翩:

神画《寒江送友图》神秘藏主现身京大,讲座现场吴教授亲承有众多女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