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又见珍品

吴妈妈看着卫生间虚掩的房门,无声的笑了。两个好,这个不生那个生,到时候还能早抱孙子,反正吃亏的又不会是我们家小子!哎呀,这一会儿还要拷问一番他现在到底有多少钱,可别将来发生那兄弟姐妹争财夺产的惨剧……其实这也没什么,可万一将来孙子都跟着他爸爸不学好,也都是两个三个的往家里领的话……

这下大家该知道吴迪有时候那些无厘头的怪念头到底是从哪来的了吧?

吴迪洗完脸正准备出来,电话忽然响了,他怕是摇篮的,直接就接了起来,没想到里边传来的声音却是一个带着粤省口音的男声,

“吴大师吗?您好,我是香港书香门第的周建雄啊,请问您现在有空吗?”

“哦,周老板,您好您好,刚刚吃过饭,没什么要紧事,您最近生意还不错吧?”

两个人你来我往客气了几句,周建雄试探着问道:

“大师,您还记得您看过的那件定窑孩儿枕和钧窑罗汉碗吗?宋老板最近短些头寸,准备便宜点出手,这第一个就想起了您,特意让我来问问,您还有没有意思……”

“哦,那件孩儿枕还不错,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价位啊?”

“大概六千来万吧。这个价格应该还可以谈,但是优惠的幅度可能就不大了,大师可以考虑一下,只是要尽快。这些东西虽说还有,但是一般都握在那些收藏大家的手里,市面上流通的几年都看不到一件啊。”

沉思着挂掉电话,吴迪一转头,就看到老妈正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看着他,满脸紧张的神色,不禁问道:

“怎么了?”

“什么孩儿枕张嘴就要六千万?你可别仗着有点钱就乱来,我那4s店一年的营业额有没有这么多还是一回事呢!”

“妈,你放心,这个唬不了你儿子,六千万?我最多出到三千五百万,定窑的孩儿枕虽然出名,但是……”

吴迪拉着老妈坐下来,好好的给她普及了一番古玩收藏的知识。吴妈妈听到一件小小的瓷器瓶子竟能价值五十亿,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怪不得这小子一副暴发户的样子,不但一个人整了这么大一间宅子,还雇了好几个看家护院的保镖,就是这女朋友也一下子弄了两个!她却不知道儿子的钱根本不靠这个,在这方面吴迪就是那没底的葫芦,只进不出。

“那你给我交个底,你现在到底有多少钱,也省得我和你爸天天担心你!”

“钱啊?我也不太清楚,现金倒是还有十几个亿,其他的这个公司投点,那个公司扔点,总资产过百亿了吧?”

吴妈妈又被吓了一跳,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

“包括那件五十个亿的瓶子?”

吴迪摇摇头。吴妈妈脸色一喜,随即担心道:

“有钱也不能乱花,听说那些拉投资的都是骗人的,小心扔进去回不来!对了,那两个小丫头不会是冲着这个来的吧?改天领过来让我看看……”

“人家老妈现在也都在京城,我不敢去啊!”

“你,你也知道不敢,臭小子,想起来我就一肚子气!你给我站住,别跑,让我打两下出出气!”

京大职工宿舍区的一栋小楼里,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京大历史学院院长乐清风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是他最爱看的《探索》节目。现在年纪大了,往外跑的时间少了,很多时候都只能从这种冒险、科普类的节目中寻找乐趣了。

乐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拿着一份履历表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晃得他眼晕。终于,他摘下老花镜,笑呵呵的问道:

“究竟是什么事把我这宝贝孙女给难住了,居然连电视都不让爷爷看了?”

“不是的,爷爷你看嘛,看嘛,我们边看边说。你说这学校也是,年纪轻轻,三流大学毕业的也敢往总裁班塞,难道是一个官二代?可他们不缺这份履历啊?”

“什么?给我看看。”

乐老拿过孙女手上的材料,只看了一眼,就笑道:

“你常爷爷还挺能折腾,看来是真的喜欢这小子!”

“常爷爷安排的?你也认识?”

“我当然认识了!今天是星期天对吧?明天晚上这小子在我们学院还有一场讲座,记得提醒我去听听。”

乐乐一把夺过履历,用指头把它戳的哗哗作响,

“讲座?就他?烂杆儿学校毕业还没满三年,你让他到京大来做讲座?”

“怎么?我还给他发了客座教授的聘书呢!这可是你常爷爷力荐的人物,听说很有些本事。”

“本事?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这可是华光学院的MBA总裁班,一般企业的高级副总裁都进不来!你敢说常爷爷不是把他塞进去混资历的?”

“呵呵,混不混资历我是不知道,不过你那个总裁班里,所有人的资产加起来估计都比不过这小子一个人的。”

乐乐倒抽了一口冷气,在她当课外辅导员的那个总裁班里,只是身价过十亿的就有七八个,其他的少说也是八千万以上,这小子到底有多少钱,居然能比所有人加起来还多?

“别的我不太清楚,只是他那件霁蓝釉梅瓶价值五十亿,行里人都知道。另外那件会变的神画,据说也是他的,那东西要出手,可就不得了咯!还有什么死亡之花、汝瓷、粉彩,反正是值钱的东西都往他家跑。”

“神画居然也是他的……”

乐乐的手一抖,履历表飘飘荡荡的落到了地上,乐清风捡起来看了看,说道:

“明天给他出的题目好像是有关宋代瓷器的,听听就知道常老头是不是夸大其词了。”

乐乐的大眼珠咕噜咕噜转了两圈,说道:

“那他了不起也就是个大收藏家,上总裁班干什么?难道他要用现代化企业管理的模式管理他那些古董?”

“呵呵,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张履历表上什么都没填,其实他是那个什么公司的老板,对了,前一阵子卖会发光的翡翠的公司叫什么来着?”

“蓝梦!你说他是蓝梦珠宝的老板?”

乐乐双眼放光,急急答道。

“嗯,应该是吧,他进来可能真的是想学点东西……”

乐乐抱出笔记本,直接输入了蓝梦、吴迪两个搜索项。

“哇塞!这么强!这么猛!不会吧?哎呀,我真是爱死你了……”

乐老头吓了一大跳,那个小子他见过,黑不溜秋的,这网上到底是怎么宣传的,就这么有魅力,直接让他孙女发花痴了?

他伸头过来一看,却看到电脑屏幕上是一个大大的碧绿色的翡翠手镯,随即松了一口气,这臭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这么漂亮的镯子!真是爱死了!爷爷,你说到时候他会不会看在我是他辅导员的份上,给我打个超低的折扣啊?”

钟老太太陪着吴妈妈转了一会儿,就回山上去了,钟情带着欧豆豆却留了下来,明天两个小家伙还要接着玩。老妈嘱咐了吴迪几句,让他找机会把两女领过来看一看,随即就上床休息了。她主要担心她们是为了钱,可是跟钟老太太交流后已经没了顾虑,至于是几个儿媳妇,虽然还是觉得有点不习惯,但是只要她家的宝贝疙瘩不吃亏,管他呢!现在社会上这种事情还少吗?

钟情蹑手蹑脚的推开了吴迪的房门,看到他拿着一幅卷轴,还没来得及打开,低声问道:

“没事了?”

“没事了。是不是干妈泄的密?”

“你小子,不想活了,居然敢怀疑老妈?是你老姐我!”

“啊?唉!反正已经过去了,本来今天我还看到一件很好看的衣服,准备买下来……”

“一边去,你这套哄那俩小妹妹还行,哄我……哼,快把画打开看看,是什么宝贝?”

“就是一幅仿作而已,没什么……”

这幅画在电视台外边跟着他的主人冻了两个多小时,跟着吴迪上车还没暖热,就又被扔在凉车上待了几个小时,这会儿还有点冰手。

吴迪将画打开铺在书桌上,只看了一眼,就“咦”了一声,随即从抽屉里拿出了电筒。

“怎么了?打眼了?”

“不是,这画和下午看到的那幅似乎有点不一样,这山上的雪的颜色好像深了那么一丁点,看起来就好像雪层厚了似的,但是我敢保证他没有换画……”

吴迪没有再言声,因为他终于忍不住动用了天书,天书的提示让他震惊的无以复加,

“北宋,范宽,《雪山萧寺图》,珍品!”

这件他们所有人都认为是仿作的画居然是真迹!不但如此,这还是继《寒江送友图》、《死亡之花》后,出现的第三件珍品!

吴迪借着摆弄电筒掩饰了脸上的惊容,笑道:

“可能是灯光的原因吧,不过这幅画我本来就没怎么看过,是看那家伙可怜,在外边整整冻了两个多小时的份上才买的……”

“花了多少钱?我虽然不懂画,可是看着好像画的还不错。”

吴迪没有听见,他的脑海里一个念头正在翻腾,越来越清晰。这画一旦被天书认定为珍品,他就知道这幅画确实是和他下午见到的时候不一样了,那雪景不是他记错了,一定是发生了变化。而发生变化的原因本来还没找出来,可是却被他无意间给说了出来,冻了两个多小时……

冻!没错,一定是这样!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