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老妈来了

吴迪笑的很开心,看宋世明着急上火的样子,这家伙应该没什么好果子吃。不过那幅画确实还不错,待会儿不妨问问价钱,留下个联系方式再说。

“手头有点紧,还寒家珍藏百年?呵呵,王总给你这幅画估价多少啊?”

宋世明皱了皱眉头,出乎吴迪预料的和颜悦色的问道。

“这个,这个主要是几位大师没有明确这幅画的出处,王总最后给估了一万二,不过我想,即便是仿作,这个十万块钱还是值的!”

宋世明露出一抹高深的笑容,看向吴迪。兄弟,千里马来了,貌似这个价格翻的倍数,和你买的那个葫芦也不差仿佛……

“一万二,行就把画留下,不行的话,就只有靠你独立支撑起对抗海峡那边的重担了!”

吴迪哭笑不得的瞪了宋世明一眼,我很像是个傻子吗?嘴上还是没忍住,刺了那人一句。

“革命兄弟千千万,大家一起挑重担!兄弟,五万成不?”

宋世明没绷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在吴迪的耳边悄声道:

“赶快打发走吧,这人那儿有点不正常,说不定这画是从家里偷出来的,买了会有麻烦……”

吴迪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说道:

“等会再说吧,休息时间马上就到了,我们要进去了。”

说罢,冲那人笑了笑,进化妆间补妆去了。

那人在他身后伸了伸手,却又颓然放下,这个世界上,怎么就没有人理解支持他的革命事业呢?

最后一批藏友进场,吴迪看了一下大概的人数,平均每人再看二十多件,这两天的鉴宝录制也就结束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什么感谢晚宴之类的,要是回去的话,这,这晚上的那顿饭可是不太好吃啊!

仿佛知道他的心意,手机轻轻震动,提醒他来短信了,

“晚上吃饭取消,我和瑶瑶商量过了,能瞒多久就先瞒多久,你回四合院吧,有空我会打给你。”

看的同时,又进来了一条短信,

“蓝蓝住她大哥那里,我和妈妈住出租屋,你的拖鞋被发现了……”

吴迪急出了一头的汗,死妮子,后边呢?这又不是什么暧昧情节,你怎么学维果那厮爱用省略号?拖鞋被发现了没什么,关键是你把它说成是你们谁的男朋友的了?这万一要是突然遇上,你说我是该跟谁表现的亲热点比较好?

他想回条短信,又不知道那边的情况,万一这就跟电视上演的,瑶瑶正在洗澡,她妈妈拿起了电话……

“这件是清光绪年间仿乾隆粉彩九桃大瓶,你看,这个款识“大雅斋”,代表的就是当时的最高水平。这件大瓶在浅松石绿底色上绘制纹饰,色泽浓艳,彩略厚,胎釉致密精细,尤其是手工绘制水平上有自己独到的艺术特色,华丽生动的纹饰也更趋于完美庄重,是件精品。其实,与前朝相比,光绪时期的制瓷工艺出现了一个“回光返照”式的发展,出现了一批精良之作,值得大家关注。好好保存,不错,不错。”

打发走最后一位藏友,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吴迪忽然有了一种恍惚的感觉。其实,这种鉴宝对他来说,并不轻松。虽然有天书打底,绝对不会错认瓷器,可是曾几何时,他还是一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收藏新丁。可这才多长时间,他的语言已经简练犀利到甚至比很多浸淫了数十年的专家都还要厉害了?难道这也是天书的功劳?

录制完成后就是后期的剪辑了,其实一台节目的成功与否,后期制作的水平可能占的比重还要更大一些。时间很紧,张导挨个给专家发过红包后,相约以后有机会再聚,至于吴迪期待的晚饭嘛,没影。

从大楼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吴迪站在车旁犹豫起来,老妈到现在都没信,他是不是应该装作到干妈那里混饭吃,然后制造一个偶遇出来呢?

“五哥,直接给阿姨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时候回去接她过来过年……”

哈哈,机器猫这个主意好,我就说这家伙也只是面似忠厚嘛……

电话一接通,老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别装了,你会不知道?丹丹会不偷偷的通知你?哼!老老实实给我回四合院!”

吴迪哑然失笑,看来在老妹和老妈的斗智斗勇中,还是老妈要更胜一筹啊!

机器猫启动车子出了电视台,打着右转灯准备上路的时候,忽然一个人自人行道上的暗影中冲了出来,直接拦在车前。

机器猫一脚急刹,害的在后座闭目养神的吴迪一下子撞在靠背上。

“五哥你没事吧?”

机器猫确定吴迪没事之后,气势汹汹的跳下车就准备教训教训那小子,吴迪紧跟在后边下了车,叫道:

“机器猫!”

机器猫悻悻的站在一边,看着吴迪和那个中年人交涉,随后听到他吩咐道:

“去车上拿一份协议,然后准备一万五千元现金,我买幅画。”

那个拦车的人正是那幅《雪山萧寺图》的藏主,他离开电视台后竟一直没走,生生在寒风里站了两个多小时,就为了要把这幅画卖给吴迪。

吴迪和宋世明的判断差不多,这个人的精神可能是有点问题,所以并不想惹这个麻烦。可是当他看到这人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他自己跑业务时的辛苦。那时他们经常这样守客户,有时甚至为了打动别人,专门挑些极端的天气出动,和这种情况是何其的相似啊。他那时就常常在想,如果客户能给他一个合同,他会记住一辈子都忘不掉!那眼前这个人呢?

留协议是为了避免将来的麻烦,虽然可能因为不正规而没太大的用处,但是现在一万多块钱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不算什么,到时候真亏也无所谓了。

那人千恩万谢的拿过钱走了,吴迪接过冻得冰凉的卷轴,看都没看,就扔到了车上。

“奶奶的,这回坐前座,带上安全带,省得再来个急刹车。”

“这个,五哥,后座也可以带……”

“开你的车!我告诉你,今天晚上我要是挨老妈训,就收拾你们出气!”

干妈、钟情和欧豆豆都过来了,吴丹一看到吴迪,就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看来是还没挨收拾。不过有他这个大头顶着,估计是能安全上岸了。

为了这一顿晚饭,还专门从山上带了一个保姆过来,吴迪一回来就直接开饭。本来吴妈妈让机器猫他们一块吃的,可是这三个小子都找借口溜了。这可是五哥的家宴,而且最关键的是很有可能发生儿童不宜的暴力行为,还是赶紧有多远跑多远吧……

吴丹没比欧豆豆大多少,半天的时间已经很熟了,两个人早早的吃完跑着玩去了,剩下四个大人。钟情可能是本来就吃得少,也可能是感觉桌上的气氛越来越严肃,放下筷子也开溜了。

又过了两分钟,干妈也站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吴迪说道:

“老咯,不敢多吃了,出去消消食,小五这边院子大,够转!”

吴迪赶紧抓紧时间来了几口,这会儿再不吃待会可就没得吃了。吴妈妈笑吟吟的送走钟老太太,转身二话不说,提着他的耳朵,就把他揪到了隔壁房间。

进出房门的时候,吴迪似乎隐约听到暗影中传来了一声轻笑,不由呲牙咧嘴的发狠:

“好你个狸猫,居然敢看你五哥的笑话,回头再收拾你们!”

院子里假山的后边,一共藏了六个人,机器猫疑惑的看了大牛一眼,问道:

“刚才好像五哥朝这边看来着?”

钟情摇摇头,刚才笑的人是她,开玩笑,因为她的笑导致大家暴露,这种事怎么能承认?

“没错,我哥耳朵和眼睛都很灵,这下惨了,他一定知道是我提供的情报……”

吴丹缩头缩脑的像个鹌鹑。

“别怕,我保护你,小小舅每次都打不赢我!”

钟情忽然来了一句,

“还听不听墙根?”

大牛翻了个白眼,被你组织到这里埋伏就已经很危险了,还听墙根……

吴妈妈关好房门,找了个椅子二郎腿一翘,直奔主题,

“说吧,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两个都要呗,大不了就不结婚!”

“嗯,那将来孩子怎么办?”

“随便跟个人的户口不就行了?”

“随便?我问的是他们长大了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有两个妈妈,只有一个爸爸时怎么办!你个毛孩子,原来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花心?嗯?是不是学别人有钱就变坏啊?我让你学!我让你学!你将来让我有什么脸去见亲家……”

吴妈妈满屋的找笤帚疙瘩,最后拿起拖鞋,重起轻落的拍了他两下。

“你和干妈一人见一家不就解决了……”

吴迪低着头嘟嘟囔囔,刚才吃饭的时候就穿上了羽绒马甲的……

“还顶嘴!那以后老了不一块住吗?气死我了,回家去了,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吧!”

吴迪连哄带骗,连撒娇带卖萌,足足流了几头的汗水,才把老妈给安抚住了。他才不相信老妈会走呢,这不一个都还没见着的吗?可这教训该听还得听,老年人该哄还得哄,谁让人家是老妈呢?

搞定了这头,他进卫生间洗脸去了,刚才穿的实在是太厚了点,稍稍一动就不停的流汗,不过话说这老妈的脾气似乎是好了不少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