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积点德

“老爷子,您这件是清朝康熙年间的五彩瓷罐,应该还有一个盖子……哦,不在了?本来按照这件瓷器的釉色和胎的颜色来看,应该是件精品的,可是您看这纹饰,还有这气泡,唉,可惜了。您要是还想多了解点,可以到那边找王总帮您给估个价。”

吴迪说了一半的实话,这是康熙朝的五彩罐没错,但应该是一件烧废的东西,也不知道被哪个大胆的匠人偷出来保存了下来。可是你要偷也偷件精品啊?这纹饰都花的看不出模样了,难道你就没长眼睛吗?

什么?你们说这么古怪的东西应该用天书看看。我勒个去,这不是糟蹋天书了吗?这种东西在当时肯定是出窑就该“嘭”的一声听响的货,再说了,偶这双眼睛它也不是白瞎的……

接下来上台鉴定的却是一件精品。同样是康熙朝的,和刚才那件烧废了的五彩瓷相比,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因为这竟是一件极为罕见的真品郎红釉四方贯耳瓶!

郎红釉是清康熙时期仿明宣德宝石红釉所烧的一种红釉。因康熙时郎廷极督理景德镇窑务时仿烧成功,故以其姓氏命名,又称郎红。

郎窑红釉色彩鲜艳夺目,一般釉面都有大片裂纹,并伴有不规则的牛毛纹。另外的特征如米汤、苹果绿、灯草边、垂不流等等,很多藏友都能倒背如流,但真正见过康熙朝真品的人却少之又少。

因为郎红釉对烧成的气氛、温度要求很严,烧制一件成功的产品非常困难,所以史上有“若要穷,烧郎红”之谚。郎红釉在在康熙朝就被视为珍品,物罕而价昂,能这么完好的保存到现在,其价值可想而知!

这件贯耳瓶红釉色如鸡血,泡小而闪闪发亮,釉色极润,釉面开裂纹片自然。釉质清澈、透亮有垂流现象却不过足,是为真正的“垂不流”。底足内呈透明的浅绿色,是为标准的“苹果绿”!瓶口部分“脱口”现象明显,呈现粉白色的“灯草边”,绝对是一件郎红釉的标准器!

“精品,绝对的精品!先生,你这件是康熙朝的郎红釉四方贯耳瓶,非常的珍贵,是一件真正的宝贝!”

那人听到吴迪赞不绝口,也很是高兴,追问了一句大概的价格,却被吴迪推给了王炜,他还琢磨着改天能不能把它收为己有呢,帮他估价岂不是露底了?

吴迪正在看一件乾隆朝的民窑全手绘百子鹤大碗,旁边的何良栋忽然轻轻点了点他,等他转过头的时候,递给他了一个小葫芦。

这是一个狮子纹油壶鲁葫芦,重大约一两,高约莫10厘米,口径7厘米的样子,略见瓦痕,腰居中,上翻、下肚大体对称,紫润坚厚,古色古香,造型矮矬,宜养本叫油壶鲁(油壶鲁是蟋蟀的一个品种。“本叫”可以解释为“原声态”叫法,另一种是“点药”,在油壶鲁、蛐蛐等的翅膀上进行点药处理后,油壶鲁、蛐蛐发音就由“原声态”变成了“美声”。)。

此器镶配紫檀口框,象牙镂雕云龙纹蒙心,葫芦中部模印五狮嬉戏纹,表面光泽几可照人。同时还配有保护用的青布绣花包。

“这不像是三河刘的葫芦啊,难道……卡,这竟然是王和尚的作品!”

吴迪差一点站起来,这东西太稀少了!如果不是天书,估计他再折腾半天也未必想起这个王和尚来。

“王和尚是谁?他们都说这是三河刘的。”

那个持宝人奇怪的问了一句。

吴迪苦笑了一声,如果不是鉴宝,我就当三河刘的买过来,出三倍的价钱也是个大漏啊!

“王和尚是宋代的宫廷艺人,擅长绘画和雕刻。当年因为年事已高告老还乡,回到现在的东昌府闫寺老家。当时闫寺一带盛产葫芦,于是王和尚便在葫芦上雕刻出精美的图案,用来养自己喜爱的蝈蝈。他的葫芦雕刻内容多以老百姓熟悉的戏文为主,像这个造型的,还是第一次看见。好东西啊!”

“宋代的?那就是说要比三河刘的值钱了?”

持宝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吴迪点了点头,值很多钱!

“这东西不能简单的以年代来定价钱。不过这件确实是比三河刘的值钱,你去找王总给估个价,如果有意出手,找我,我可以按他的开价和你交易。”

吴迪最终没忍住,忘了这是录制现场,直接就开口求购。回头一眼看到何良栋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讪笑道:

“这个,抢了何老师的生意了,呵呵,还差点没把东西也一块抢了。何老师您要是也有意思,那我绝对退避三舍!”

何良栋哑然失笑,

“你小子,别在那儿假惺惺的!我就是觉得那个葫芦不像是三河刘的东西,但又绝对是件老物件,想让你帮着给看看。结果还没等我开口,你不但鉴定完毕,还直接开口求购了!这可是节目录制现场,要是导演不肯把那节剪掉,你小子可就出名了!”

“出名?其他节目里不也有这种场景吗?怎么轮到我就有问题了?”

“人家那一看就是客气,看你小子刚才鬼鬼祟祟的样子,是个人都知道你要玩真的!”

坐在他左手边的宋世明忍不住插话道:

“没错!很猥琐!”

我卡!只不过三天没看《演员的自我修养》,这气质就退化到了猥琐的地步?不就是你们没抢在我前头开口吗?哼哼,这是嫉妒!红果果的嫉妒!

吴迪刚刚看完那件全手绘百子鹤大碗,那个葫芦的主人就走了过来,低声道:

“大师,我把电话留王总那了,回头休息的时候找我……”

吴迪点了点头,皱眉朝王炜那边看了一眼,这家伙该不是开了个什么天价出来吧?要不这看着并不怎么缺钱的藏友怎么一下子就动了心了?

有了葫芦的前车之鉴,接下来他看的更加仔细,稍稍有点拿不准的最后都动用了天书。感觉还没过多长时间,就听到导演喊“卡”的声音,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居然已经十点出头了,真快,两个小时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吴迪伸了个懒腰,动了动脖子,正准备出去放放风,王炜走了过来,笑道:

“吴老弟,刚才有个家伙拿着一个葫芦,说是宋朝王和尚的,让给估个价,我问你一下,那东西大概值多少钱啊?”

“我卡,你不知道?怪不得刚才那家伙说电话留给你了,让我休息的时候跟他联系呢!”

“这个,这个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记得几年前有人拍卖过一件,我按照那时的价格加了百分之五十上去,四十八万,这个价格应该不低了吧?”

四十八万?你们拍卖的是蒙和尚的吧?要是王和尚的,这价钱也就够个零头!而且,你们谁见过王和尚的葫芦不画人物,却模印狮子纹的?珍品啊!

吴迪正在犹豫该怎么回答,宋世明在门口喊了一嗓子,

“小五,怎么还在那儿?快点,外边有人找。”

这话正合了吴迪的心意,他对王炜说了句回头聊,转身就溜之大吉。

其实真实的价格告诉他也无所谓,他总不会去跟自己抢吧?再说了,他自己还在犹豫是否应该按照四十八万的估价出手。这可不比在市场上捡漏,经他手鉴定过的东西,再低价弄回来,虽说不是他估得价,但传出去这名声一样毁了!

吴迪匆匆朝门口赶去,几个磨磨蹭蹭还不想退场的观众中忽然走出一人,拦到他的身前,低声叫道:

“大师!”

吴迪一看,正是那件葫芦的主人,他笑了笑,说道:

“你跟我来,门口有人找,我先看看是谁,回头再谈你那事儿。”

那人应了一声,朝其他几个人挥挥手,屁颠屁颠的跟在吴迪的身后,朝门口走去。

找吴迪的人是闻斓和孟瑶两女,她们参加的只是晚会中的一个节目,根本没有场地让她们一直彩排。事实上昨天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下边自己练,一直到快结束时才上台走了两遍。今天过来一看,基本过关,也就没她们什么事了。两女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就想给吴迪打个招呼,到机场接自己的老妈去。

“好,让机器猫送你们过去,我这儿还早着呢!机器猫呢?”

孟瑶吐了吐小舌头,怯生生道:

“我让他取钱去了。”

“取钱?也对,买点东西给叔叔阿姨们当礼物,什么贵买什么,别心疼钱。”

“不是,是……”

闻斓不耐烦了,抢道:

“哎呀哎呀,不就是花了三万块钱买了那个花里胡哨的罐子吗?用得着支支吾吾的吗?咱不缺那点钱,看那老人家也挺可怜的,就当是积了阴德了!”

孟瑶接着道:

“主要是他说你看过了,说是康熙朝的真品。”

吴迪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可怜的老人家,还花里胡哨,不用说,肯定是他一开始看的那件古怪的五彩瓷罐了!

“是啊,不就三万块钱吗?我们瑶瑶就是心善,说不定还真的帮了人家大忙了呢。行了,你们等机器猫回来就去机场吧,我这儿还早着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