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天要塌了(续)

“天要塌了?”

吴迪狐疑的接过来一看,登时说不出话来。是妹妹吴丹的短信:

“老哥,告诉你个好消息,到时候你可千万要装着不知道啊!老妈决定偷偷的到京城考察一下你的生活环境,嗯,这个其实主要是有关嫂子的问题。据我观察,老妈她现在对你非常的不满!我们已经订好了机票,明早10点起飞,十二点二十落地。嘿嘿,到时候你好好的巴结巴结我……”

后边的吴迪已经没心思看了,飞机?平时节俭的衣服都不舍得买一件的老妈会舍得坐飞机?看样子是真的很不满了。可她怎么会不满呢?难道知道了什么?是干妈?他的脑海忽然出现了一个电影分镜头,两个老太太,分处两个画面,一人抱着一个电话,神态诡秘……

干妈!我的亲娘哎,你不知道这投案自首和被人举报可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吗?!

孟瑶的小脑袋靠在吴迪的肩膀上,紧紧的盯着已经暗下去的屏幕,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闻斓看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吴迪,翻了个白眼,苦笑道:

“还想不想听,我又发现了一件最最糟糕的事情……”

吴迪晃了晃手机,闻斓摇了摇头。看着两人疑惑的眼神,她伸了个懒腰,小兔兔一下跳出了吴迪的掌握,

“现在我宣布,最最糟糕的事情出现了!我老爸老妈和瑶瑶的老妈也是明天的飞机!”

吴迪的手机掉到了身上,滚了两下正好停在垂头丧气的吴老二头上。好吧,我承认,这天就算是没塌,估计也撑不了几天了!

孟瑶一骨碌爬起来,

“天哪,蓝蓝,你确定你大哥没有忽悠你?”

“老妈电话没打通,就发了个短信,你要不要看看?”

孟瑶一声哀嚎,返身趴在吴迪的胸口上,义愤填膺道:

“我们又没干什么坏事,他们怎么都这样,各个一声不吭的就偷偷的往这里跑!尤其是我老妈,居然连短信都没有一个!我究竟还是不是她的女儿!”

吴迪悄悄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你们是没干什么坏事,可关键是我干了啊!貌似还干了很多次,似乎刚才还在干,好像最近每天都在干,而且以后还想接着天天……

“你回房间看看,说不定你也没听见呢。刚才我们跳舞开着音乐,我就没注意。”

闻斓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会儿她早顾不上跳舞的事儿还要瞒着吴迪了。

孟瑶光着身子跳下床跑回了房间,再过来时已经穿上了睡袍,小脸上的表情和睡袍上的卡通人物都有得一比,一样的夸张、古怪。

“想不想听一个最最最糟糕的消息?”

吴迪和闻斓齐齐摇头。孟瑶才不管他们,双臂大张,也不顾胸前偷偷探出的两只粉红眼睛,悲声叫道:

“十二点二十,飞机落地!和阿迪的妈妈同时到达,一分钟都不差!”

寂静,连呼吸声都没有了的寂静!这个房间自从吴迪住进来之后,这个点就从没有这么的安静过……

“叮!”的一声,吴迪的手机又进来了一条短信,还是吴丹,

“你千万要装作不知道啊,千万别来接我们,要不我就死了……”

吴迪猛地坐直身躯,将手机扔在床头,哈哈大笑:

“来吧,都来吧!正好,一块全解决了,省得以后养了孩子还是个黑户!”

“要死啊你!”

两女扑上去和他扭成一团,你问最后演变成大家熟悉的画面没有?哦,这个点偶一般都睡着了的说。真的,我从来不说假话,比如说我不想要月票,不想要打赏,不想要推荐,不想要好评,不想要赞,不想要订阅……这个应该是假的,而且它也必须是假的啊!

其实我睡着前好像还隐约听见有人说了一句话,

“今天我们就把他彻底榨干,反正明天他就会被人死啦死啦的了……”

第二天,两女精神饱满的起了床,这个主要归功于吴迪。他实在是害怕两女醒着跟他商量这件事情,就发了狠,将她们折腾的澡都没洗就都睡着了,还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否则任由她们在那里哀嚎,一准起不了床,不但他会被埋怨一夜而死,电视台那边估计也会急的跳脚,这两个临时演员也太他娘的不敬业了!

老妈到现在都没有明确的通知,看来是打定主意要暗访了!妹妹的信息没错,看来干妈和老妈是联手了!哼,来的正好,一个人负责一个媳妇,看我怎么把两个小丫头片子忽悠进门来!可是,大神,这他奶奶的到底该怎么个忽悠法?偶没有经验啊!

两女起床前密议了一阵,估计是已经有了主意,这会看着还算镇定。闻斓碰了碰正在啃面包的吴迪,说道:

“阿迪,昨天我们伴舞的那台晚会的总导演打电话过来,说是我们对舞蹈的理解很有天分,比那些专业的更能看出激情和内涵。今天他要给我们介绍一个导师,如果跳得好,说不定还能单独弄个节目上晚会呢!可是我们又想去接妈妈……”

吴迪稍稍一转念头就明白了,我卡!你他娘的不想活了,居然将潜规则用到老子,不,老子的女朋友身上!难道昨天我踹那一脚就捂得这么严,连他这么大个,能编排晚会的导演都不知道?

“不会吧?有这么变态?那个导演看着可是个很和蔼的老头!”

“算了,可能是我多心了。你们去电视台吧,我让机器猫和大哥先把伯父他们接到四合院。上班嘛,他们不会怪的,走吧走吧。”

闻斓吓了一跳,

“你可千万别往四合院接,到时候解释都解释不清楚!先让她们住到我哥那里,我们今天再想想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哎呦,这愁都愁死了!”

吴迪一愣,更好的办法?难道她们已经有了主意?可是这不告诉他又是个什么道理?算了,不管了,反正他是准备到时候拿脸皮去蹭,实在不行,就算是耍无赖也要把两个小丫头抢回来!

今天专家的任务要比昨天繁重的多,主要是录制的内容不同,还是那个演播厅,不过观众全都换成了带着藏品的发烧友。这导演也够奇葩的,竟然仗着他们这几个专家的名气,愣是将精品点评和民间鉴宝两种鉴宝节目类型生生的糅合到了一个栏目当中!

吴迪明白了这就是师父口中所说的创新,不禁有点哭笑不得。一个鉴宝类节目,先是搞得像是颁奖典礼,然后安安静静的听专家耍嘴皮子,最后大家一窝蜂的献宝……貌似很有点像现在的都市类小说啊……

他负责瓷器,宋世明负责书画,严驹担纲玉器、青铜器和珠宝,被抢了饭碗的书画大师何良栋只好客串了一把杂项的专家。

录制还没有开始,四个人面前就都排起了长龙。这次的导演确实有点能力,在征集藏品的时候,就对几位专家做了详尽的宣传,虽然吴迪确定的比较晚,但是几天的时间也足够他再打一圈电话了。最后的结果就是报名的人空前踊跃,很多人都翻出了从轻易不示人的宝贝,就是为了到现场亲眼见见这位年轻的传奇专家。

导演一声令下,录制开始,第一名藏友登台了。

吴迪看了看眼前这位穿着朴素,甚至是有点破烂的老人,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因为这位老人的怀里抱着的一个布单包着的圆球状物品,让他想起了他最早的几件收藏,似乎也曾经和床单之类的东西结下了不解之缘啊!

“来,老爷子您坐,慢点,对,咱不着急。”

吴迪看到他打开布包时有点费劲,想伸手又忍住了。这瓷不过手可是从无数个血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他帮下忙倒是没什么,可万一里边包的就是一堆凑起来的烂瓷片,一打开就碎,他要是伸了手,情况可就复杂了。

布包最终被打开了,一件没碎也和碎了差不多的瓷器出现在他的面前。吴迪皱了皱眉头,不是说海选过了的吗?这件是怎么混进来的?居然还排在第一位?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件五彩瓷罐,这是他暂时给它的命名,因为,在这件瓷器表面,用的确实是五彩瓷的工艺,但是画面却惨不忍睹。怎么说呢,就像是画家画室里的水彩被人故意打翻了涂在上边一样,整个画面比超级抽象派还要抽象派!偏偏釉质又格外的清亮透明,给他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

吴迪皱着眉头仔细打量,这个器型比较符合康熙朝的造型,可这明明是一个罐子,没有盖子还可以说是丢了,这腹部有一个小孔又是哪家的风格?

他将罐子提起来,试了试重量,又轻轻的敲了敲,声音清脆。胎体应该很薄,几乎接近柴窑的水准。胎质也很不错,但是这么薄的胎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肉眼可见的气泡,居然都没有崩溃,还真是让人有点琢磨不定。

吴迪又摸了摸釉面,很薄,但是很光滑,看着给人一种肥厚的感觉。他将罐子翻转过来,看了看款识,是青花双圈,里边印着青花楷体大清康熙年制六个小字,这竟是一件康熙朝的真品!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