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天要塌了

两女并不太清楚黄伯羽的背景,但是吴迪的后台是谁却知道的很清楚,所以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否则也不会在台里找了个节目混着玩。钟棋也不着急,反正人已经跑了,慢慢商量都来得及,这次找小五,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要说。

“中州那边有块地,翻过年要建两限房,让过去谈谈。我没时间,小五你回家的时候正好路过,顺便替我过去看看吧。”

“我卡,我什么都不懂,看什么?再说了,后边我又不准备跟进,偶尔去这一次反而不好……”

“让你去是想借你的眼睛帮我看看,你小子的眼睛不但看东西厉害,看人也很厉害!”

他朝正在低语的二女努了努嘴,

“看看胡自力,再看看我,现在又加上了个常薛,哪个不是兢兢业业的在替你小子卖命挣钱?中州那边虽然有关系,可是还不到主动上杆子给我们送项目的地步。本来我琢磨着条件还不错,可是你这事一出,我就更怀疑是不是那边的陷阱了。你先过去看看,给我争取点时间,我再详细的摸一下底。”

“有问题不去碰不就完了?咱又不缺他那份钱!”

“你不懂,这不仅牵涉到利益、朋友,还牵涉到一个站队的问题。如果别人是真心的,你给拒绝了,影响会很差的。”

“我是真不懂,去看看没问题,不过有没有什么用就不敢保证了。只是有一点,我记得两限房、经适房之类的一般是开发商垫资,然后以商品房地块来抵债的吧?咱们的钱垫得起吗?”

“这个不用操心,这类政府项目,有的是建筑商愿意垫资,到时候压原料款就是了。不过你要注意点,以前不觉得,现在有了怀疑,越琢磨越觉得他们的条件好的过分,你最好什么都不要答应,回来商量了再说。”

“好的过分?那还是算了,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占的便宜?为这个掉进去不值得。”

钟棋点点头,说道:

“你先去看一眼吧,反正也顺路。两位美女,过节的时候要喊我哥哥呦,喊的好听的给大红包!”

“切,我和大哥回家过年去!”

“我也要回家陪妈妈,她一个人……”

钟棋诧异的将目光转向吴迪,什么个情况?敢情你小子搞定了老妈那边,这边居然还没搞定啊?

吴迪心里咯噔了一下,糟糕,只顾考虑自己这边,忘了两女的感受了!他苦笑了一声,待会儿回去再说吧。

闻斓的电话响了,一看,连忙站了起来,朝瑶瑶使了个眼色,拿着手机就跑了出去。

吴迪看着两女神神秘秘的背影,嘟哝了一句,

“鬼鬼祟祟的……”

钟棋却没搭理这茬,挪了挪椅子,将身体靠过来,低声道:

“老爷子前一段时间嘱咐我,以后接项目有三不接,第一,条件太好的不接。第二,感觉有问题的不接。第三,我们没有控制力的城市不接。你回去问问你师父,这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啊?”

“出事?跟黄伯羽他老爸的高升有关?不过本来做房地产的就有很多猫腻在里头,你小心让人拿住了把柄。”

钟棋苦笑道:

“老爷子在这上边把关很严,我也知道一直有人在盯着这边,所以前几年根基不稳的时候都不敢碰。这不是结婚了吗?再整天游手好闲的也说不过去啊。黄伯羽那事你小心点,那家伙阴的很。”

“没事,没见天天有人跟着的吗?再说了,只要不一下子打死我,就有的是机会。呵呵,那一枪已经证明了我可没那么容易玩完……”

“呸呸,童言无忌!”

“四哥,阿迪又说什么坏话了,让你急成那个样子?”

“呵呵,没什么,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欠揍!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

“嘿嘿,没干什么,就是有个小子死皮赖脸的要追本小姐,我把他恨恨的骂了一顿!”

吴迪将狐疑的目光转到孟瑶脸上,这小丫头连忙使劲的点了点头。看到她那有些闪烁的眼神,吴迪忽然明白了,两个丫头共同的秘密,那一定是明天去电视台继续伴舞的事了。呵呵,有意思,慢慢玩吧。

回到出租屋,吴迪开始犯愁,虽说他脸皮比较厚,可是要两女留在这里见他老妈,这话貌似不太好开口啊。现在看着似乎年龄还小,可是几年时间也就不过一转眼,将来怎么办?难道非要委屈一个不行?他不敢想象,如果将来一旦有一个因为这个原因要离开他,他会是个什么反应。

两女将他关在孟瑶的房间里,严令不准随意外出,然后自己在闻斓的房间里鬼鬼祟祟的折腾了起来。吴迪心知肚明,配合的不出去打搅,一个人无聊的在网上乱点乱窜。过了一个多小时,房门忽然被轻轻的推开,闻斓蹑手蹑脚的溜了进来,

“你去蓉城把瑶瑶的妈妈接过来过年吧,她们家就两口人,也没什么亲戚走动。至于我嘛,反正是你吴迪大爷买来的小丫鬟,能一辈子端吃端喝伺候你们两个就满足了!”

她一把抓住吴迪伸进内衣的大手,嗔道:

“跟你说正经的!记住啊!我出去了,瑶瑶马上要从卫生间出来了。”

吴迪看到了闻斓眼中一闪而过的委屈,嘿嘿笑着打岔道:

“丫头,快点洗白白在床上等着大爷临幸!”

闻斓的小脚给了他一下狠的,快步闪了出去。吴迪搓了搓额头,无奈的苦笑起来。

门又被推开了一条缝,难道还有什么没交代完的?他伸头一看,呦,瑶瑶。

“阿迪,你去一趟蓉城,把蓝妹妹的爸爸妈妈接过来过年,正好伯父伯母也过来,把这事定了最好。加油!”

“哎,别跑,丫头,我还说去要接你老妈呢……”

吴迪看到掩上的房门,苦笑了一声,到底该怎么办?看样子这蓉城是不得不去了,可是去了就能有办法了吗?两家若是知道了他的心思,只怕迎接他的都会是猎枪吧?

不提他在房间里纠结,两女休息了一会儿,接着练舞。

十点钟的时候,吴迪终于听到浴室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眉头一扬,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他偷偷的打开房门,左右看了看,悄悄的摸了出来。

闻斓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吴迪悄悄的摸到她的身后,一只魔爪顺着领口就伸了进去。闻斓将那只手紧紧的按在自己胸前的凸起上,向后靠入他的怀里,仰着脸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

吴迪在她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将她抱起来,放到自己腿上,说道:

“丫头,明天我们搬家吧?搬到四合院去。对了,还有一件事,就是你们看看再买两辆什么车,今天居然连海王叉都开出来……”

闻斓仿佛一只小猫,蜷缩在他的怀里,星眼迷离,

“我不管,我就想这样一辈子待在你的怀里……”

这话比什么烈性春药都要管用,吴迪本来还在犹豫该怎么开口,这下什么也不顾了,抱着闻斓就朝床上扑去!

“啊!不要,我还没洗澡呢……嗯,那里脏,不行!呜……”

半个小时之后,吴迪放过了瘫软在床上的闻斓,和老二一起,赤*条条光溜溜,雄赳赳气昂昂的几步来到了孟瑶的房间门口。

轻轻的推开房门,客厅漏过来的灯光下,他看了一眼似乎在闭目沉睡的小妮子,那长长的眼睫毛还在不经意的一闪一闪的呢!忍不住嘿嘿一乐,弯腰一探,一手已经摸了满把的泥泞…….

他将几乎软成一滩泥的小妮子抱起,走回闻斓的房间,却看到刚才已经迷糊着了的闻斓在黑暗中大睁着两只眼睛,盯着房顶发呆。

“怎么了?”

他将孟瑶放下,随即挤入两女中间,一手控制一处高地,然后才问道。

“没看到妈妈电话,刚才哥哥又打进来,告诉了我一个糟糕的消息。”

“什么?糟糕的消息?难道还有人敢找你们家闹事?你等等!”

闻斓连忙拉住欲起身的吴迪,苦笑道:

“不是的,是妈妈!他们已经订好了机票,要到京城过年,顺便考察一下我和大哥的生存环境……”

“哦,来就来吧,有的是地方住……”

吴迪紧了紧搂住孟瑶的手臂。

“他们还说如果感觉不错,干脆把整个家都搬过来算了……”

“呃,这个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四合院那么大,分一个院子出去都没事……”

“可关键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怎么?还有事?哎我说丫头,咱就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这跟挤牙膏似的,你不嫌费劲啊?”

闻斓苦笑一声,

“关键是我怕吓着你,只好先捡情节轻的说了……”

这下连孟瑶也立起了耳朵,还有比二老在这边常住更糟糕的?她忽然有了一个预感,因为网上的笑话告诉她,比二老常住还糟糕的只有也只会有一样,那就是三老齐至!

果然,闻斓的话验证了她的直觉,

“最糟糕的是,他们和瑶瑶的妈妈约好了,要一块过来看看,连票都订的是一起的!”

骚动!夹在两女中间的吴迪这下不是心里骚动了,是身体动了起来。两个丈母娘,还一块来,最最关键的是,她们还不知道他已经把她们的宝贝女儿都给偷吃了!

放在床头的手机“叮”的一声轻响,吴迪理都没理,这大半夜的发骚扰短信的最可恨!明天回一个,黑他全家!

闻斓转身拿过手机,看了一眼,默默的递给吴迪,

“天要塌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