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浪费了

吴迪一愣,随后开放的展出里没有这幅神画吗?不过他既然决定将神画送去展出,就没有隐藏其出身的念头,当下坦然承认,

“这些画面是真实的场景,我也是这幅作品的收藏者。能够收藏这么一幅神作,是我吴某的荣幸!”

“那么大师,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什么时候我们这些普通的文玩爱好者才能看到神作的公开展出呢?”

这句话把吴迪问住了,他并不知道韩院长没有将神画公开展出的原因,此刻说错话可就不妙了。他沉吟了一下,说道:

“大家都看到了,这幅画要在比较极端的天气情况下才会出现变化。作为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珍贵财富,我们认为,在没有确定这样的展出是否会对画作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之前,不宜长时间的将它处于这种环境之下,所以,可能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只能在视频中看到它了。不过,为了以后我们不是只能在视频中看到这个神奇的变化,我想大家应该能够理解我们的选择。谢谢大家。”

台下掌声雷动,连闻斓都激动地挥了挥小拳头,太有范了!这就是那个平时被她们欺负,在床上欺负她们的阿迪吗?这和刚认识他那会儿的差距是何其的大啊!

“谢谢吴大师,因为诸位大师的到来,我想我们这几期节目会创造一个鉴宝类节目的收视纪录,再次谢谢大师们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在观众席的角落,一个英俊的青年,看着台前风光无限的吴迪,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最后的风光?呵呵,最多半年的时间,常老头一倒,钟家、欧家只怕是自身难保,你这个被推出来敛财的傀儡会是什么下场?大师?到时候只怕会变成懒羊羊的头型,大屎吧?哈哈哈哈!”

他心情愉悦的看了一眼女主持,

“这个小妮子,玩起来味道真不错!就是不知道闻斓吃起来会是什么感觉……终于不需要再隐忍了,老爷子才五十多点,就走到了这个位置,最终又能能到哪一步呢?呵呵,京城的纨绔们,你们准备鸣礼炮欢呼吧,我黄伯羽黄大爷终于回来了!”

吴迪的座位被安排在右手第二位,无论导演多么的想将他排在中间,但还是要考虑一下其他专家的感受,有那一个临时的采访已经够过分了。

鉴宝正式开始,流程倒是没有什么新意,不过上台的持宝人明显有些激动,听了主持人刚才的介绍,他们才知道今天的专家各个都是重量级的,尤其是那个吴迪,一件霁蓝釉梅瓶价值50亿就罢了,那幅会变的神画,居然也是他的!这需要何等的运气和眼力啊!

这次的鉴宝一共分为七期,会在春节期间连续播放。前几期是精品的鉴赏,专家们比较清闲,大家互相串着看一看,点评一下,主要是教大家一些鉴定、保养的知识,所以现场气氛比较平淡,进程也比较快,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容易就录制了两期。

吴迪退场来到后台,刚喝了口水,就看到孟瑶在那边探头探脑的向这边张望。他笑着招了招手,小妮子拖着闻斓,跑到了他的跟前,看看左右无人注意,“啵”的给他脸上来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的擦着嘴唇,底下给了他一脚,

“厚脸皮,你到底擦了多少粉啊!”

吴迪苦笑着无言,一转头,看到那个女主持溜进了化妆间,行动间似乎有点鬼祟。

“阿迪,带我们去化妆间看看嘛,我都还没有见过……”

闻斓笑着指着吴迪的脸说道:

“是要去补补妆,瑶瑶这个唇印显得嘴有点大啊,难道你原来是准备咬他一口的吗?”

吴迪一把捂住了脸,话说今天哥可是巨星来着,这要是被粉丝看见了,还不造成流血事件啊?他没理扭在一起的两女,转身朝化妆间走去,这可不能被宋世明看见,那个大嘴巴,能传的他们那一帮都知道了!

孟瑶和闻斓跟在吴迪身后,一进化妆间就被人拦住了,

“哎呦我的两位姑奶奶,那边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怎么还没化妆啊?小张,小张,快点,这里还有两位,等着救命呢!”

三人登时愣在了那里,孟瑶更是夸张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呆头鹅的样子。

“我说哥们,你搞错了吧?她们是鉴宝节目的嘉宾,似乎用不着化妆吧?”

“啊?你们不是舞蹈学院的伴舞啊?哎呦这个老刘,可把我害苦了,要是一会儿导演来了,看到人还没到齐,还不得把我骂死!”

正说着,他的电话响了,这家伙看了一眼号码,接起来就开吼,

“我说你老刘,这都几点了,你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两个……什么,车祸,进医院了?我卡!那赶快再给我找两个来……”

吴迪笑着摇摇头,这可真够乱的,转身带着两女走进了化妆间。角落,女主持正和黄伯羽对面而立,笑语如花。

吴迪在一个化妆师身边坐下,趁那哥们扭头的空,指了指自己的脸,镜子里,他都能看见那里有一个明显的嘴唇印!

化妆师乐了,伙计,遭女粉丝偷袭了?粉在那边,自己弄弄,我没空!

孟瑶大摇大摆的在化妆间里乱晃,闻斓却安静的站在吴迪身后,看到那化妆师指着粉饼,拿过来小心的给吴迪补了补妆,一抬头,却看到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闻斓?吴迪老弟好福气啊!这丫头那一段视频可是让没有出价的老板们一个个后悔莫及啊!五百万,值,真他妈的值!”

闻斓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她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却明显的认识她,听他的意思,好像还看过她的什么视频……

吴迪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居然是黄伯羽!他扭头看了看闻斓的脸色,心中暗怒,站起来将小丫头僵硬的身躯搂入怀里,笑道:

“黄大少爷,今天究竟是刮的什么风,怎么会把你刮到这儿来了?”

黄伯羽从身后拖出娇羞的女主持,挑衅般一把搂在怀里,笑道:

“和你一样,香风,一阵香风把我刮到这来了。倩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吴大师还有一个身份,呵呵,钟老将军的干儿子啊!这位美女嘛,该怎么说呢?”

吴迪的手臂紧了紧,他感觉到了闻斓的颤抖,冷着脸说道:

“我爱人,闻斓。”

女主持王倩看出气氛不对,忙从黄伯羽怀里挣脱出来,笑着去拉闻斓的手,

“我记得这位漂亮的妹妹,今天过来的时候,我还说是谁这么有福气,居然带着这么漂亮的家属……”

“家属?呵呵,只怕是个婊……”

黄伯羽嘴角带着轻薄的微笑,风光不了几天了吧?从老子手上抢走了梅瓶,又害的我几次都差点破产,该怎么让你还给我呢?神画?死亡之花?呵呵,是不是还应该包括眼前这朵花呢?

吴迪听到黄伯羽马上就要说出不堪的话语,登时大怒,右臂将闻斓向旁边一拉,一脚揣在了他的肚子上!

黄伯羽还在盘算着该用怎样恶毒的语言去刺激吴迪呢,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经玩,居然直接一脚飞了过来,登时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嗯”的一声就朝后倒去,差点撞着跑过来查看的孟瑶,吓得小丫头尖叫一声,愣在了当地。

闻斓死死的拖住还要上前的吴迪,大眼睛眨了两下,两串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了出来。吴迪挣了一下没有挣脱,看到闻斓哭了,连忙用手抹了一把,说道:

“没事,蓝蓝不哭,看我今天不揍扁这小子!”

黄伯羽抱着肚子艰难的站了起来,正要说话,被吴迪狠狠的盯了一眼,顿时有一种仿佛被史前恶兽盯上了般的感觉,几欲脱口的大骂被活生生的咽了回去。他用手指点了点吴迪,说道:

“你小子有种,你等着!”

一把甩开拉着他的王倩的手,扭头就出了化妆间。

静,死一般的安静!

台里这几天都在传王倩榜上了一个不得了的官二代,可没想到今天见到了一个更猛的,那个官二代挨了一脚,居然屁都没放一个就灰溜溜的跑了!这究竟是什么个情况?

吴迪拖着闻斓找了个角落,扭头看了一眼满屋大眼瞪小眼的人们,低喝道:

“都出去!”

几个化妆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放下手上的活计一声不吭的溜了。一看有人带头,化妆间里一阵忙乱,转眼间走的只剩下吴迪三人。

“丫头,你听我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比你知道的还多……”

吴迪将隐翠楼沈子琪拍得神秘美女名额,转手送他的经过讲了一遍,随即又讲了和黄伯羽的恩怨,听的孟瑶长大了嘴巴,合不拢去。

吴迪看到闻斓止住了泪水,用手一托孟瑶的嘴巴,骂道:

“一副呆瓜样!”

孟瑶娇俏的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正待安慰闻斓,没想到这丫头忽然破涕为笑,狠狠的扭了一把吴迪的胳膊,说道:

“你个大败家!既然知道我早晚要落到你的手里,还花那一亿六干什么,浪费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