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密码

军师几人都从画面上转过了目光,专心的听着麻雀的分析。

“第二种说法是,四幅图集齐才能找到宝藏,那就是说这四幅图每一幅里的信息都不足以让你判断准确位置。从目前这三幅图来看,似乎是这第二种说法更加的接近现实。”

“可是,这已经三幅了,还什么都看不出来,即便有第四幅也很难说,除非带有文字说明!”

麻雀摇了摇头,说道:

“其实这三幅画已经告诉我们很多东西了,在情报学里,以图画代表文字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三幅画都有山有水,是否是想告诉我们藏宝的地方一定有山有水呢?再比如,这棵松树画的比别的都大,都精致,我们固然可以把它看做是宝藏的埋藏地,但是不是也可以想像,如果这里不是藏宝地,那作画的人他突出这棵松树是想告诉我们什么……”

看到大家都在低头沉思,麻雀接着道:

“我们其实可以把这当成一个看图说话的游戏,也可以把它看成一个藏头诗之类的道具,还可以当成一种密码,每个人注意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答案就不同。我们不如都来试试,看看哪个最有可能。”

军师沉吟了一下,说道:

“这个不像是看图说话,因为那个翻译出来离我们的目标太远,倒是有可能是一种密码。比如,突出这棵松树就有可能代表着他想说,松、树、木、大、高等等意思,当然也有可能是谐音字。”

麻雀点点头,

“我同意军师的意见,这第二幅可能代表着湖、水、海、波、鱼、舟等等意思。”

机器猫指着第三幅画,迟疑道:

“如果这么说,那这第三幅就有问题了,没有明显的画的好的地方啊?难道不是这四幅里边的?”

麻雀笑了笑,说道:

“你们看画里这座山,和前两幅相比有什么不同?”

“山?好像要高些,也要陡些。对了,石头明显的要多于树,荒山啊!”

“那就是有可能代表着山、岩、石、高、荒等等意思了。”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把画给拆成一个一个的字,然后就开始了组合游戏。

嵩山,这是张飞的意见,不过湖没揉进去。淞沪,本来就在海边,不过离湘省好远啊……湘省的省会古称潭州,对上第二幅了,那在它的周边,松石镇,松石村?这是机器猫上网查了资料给出的答案……

众人组合了半天,都没有找出一个合适的地名可以在网上查到的,张飞无聊的拿起旁边那张欢喜佛画像,左看右看,仿佛非要从那张大胖脸上看出什么线索来似的。吴迪心中一动,山水画和欢喜佛、春宫图联系在一起,是否也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呢?

“看出什么来了?”

张飞摇摇头,说道:

“我就觉得这画像画的不好,五哥你看,这两块地方颜色都没弄对,似乎有点发乌。”

发乌?吴迪一愣,忽然想起春宫画册封皮里发现的藏宝图,连忙弯腰看了起来。卡!果然还是人多力量大,这幅画里居然也有机关,不过不在画轴,而是在画纸里!

在欢喜佛画像和装裱的底版之间,夹着一张薄薄的纸片,上边竟也画着一幅山水图!张飞说的发乌的部分正是那座山隐隐透射出来的颜色!

天哪!这天书也太恐怖了!离散了一百多年的四幅藏宝图,愣是让它在短短的两个星期之内以各种出乎意料的方式送到了他的手上!

吴迪将画拿起来,对着阳光看了一会儿,发现和屋里看差不多,如果不是欢喜佛的颜色淡了,估计里边的颜色根本就不会透射出来。再说了,不管有没有那个传说,谁又会有事没事的去把一幅画揭开看看有没有夹层呢?

他拿了一只铅笔,沿着里边那幅画的边缘在画上划了一条直线,然后对张飞道:

“你来,沿着这条线把它划开,这幅画不对劲,我怀疑里边有东西。”

其余几人兴奋的围了过来,如果五哥没说错的话,这就应该是那第四幅画!他们之所以这么有信心,都是因为吴迪,你们什么时候见五哥错过?

什么?两个嫂子?那叫错吗?那叫有本事好不好……

麻雀搓了搓手,终于找到用武之地了,如果画都齐全了,他都破解不了这个谜题的话,可以直接去撞墙了。

张飞接过吴迪递过来的尺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把小刀出来,沿着线慢慢的划了过去,不一会儿,画被整齐的一分两半。

吴迪拿起来一看,里边那幅画有部分和这幅画粘在了一起,他轻轻搓了几下,没有搓开,又仔细的看了看粘连部分,说道:

“再向下五毫米,估计就差不多了。”

第四张山水图被放在了书桌上,上边比较显眼的也是一棵树,只不过树下还多了一只面目模糊的动物。

“这是什么?是鹿吧?”

麻雀扭头问身后的几人,吴迪点了点头,这个他熟,是鹿的画法,不过画的比较差。

“树,鹿,什么意思?”狸猫在后边轻声的问了一句,吴迪目光一闪,已经听到麻雀叫了起来,

“湘省,山高为岳,双木为林,林下有鹿,岳麓山!潭州岳麓山!”

几个人纷纷在心里默念那几个字,果然没错,刘文暄在湘省活动,湘省总督暗中扶持,那宝藏藏在湘省省会潭州的岳麓山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是啊,太大了,岳麓山也太大了!那里现在是国家级AAAA级风景名胜区,总面积达36平方公里!他要是随便挖个坑就把宝贝埋了,这要找到哪年哪月才能发现?

看了狸猫从网上调出来的资料,几个人都沉默了,这即便知道是岳麓山,也不代表就能找到啊!关键是不知道有多少财宝,多大体积,让人去预估它可能藏匿的地方都不好估计。

“先假定宝藏就在岳麓山,那这几幅画一定还会给出具体的地点,让我想想……”

“麻雀啊,有没有这么复杂?我现在忽然觉得这不像是藏宝图了,就好像是有人在恶作剧似的,你想,他们那时候就会有这些暗语吗?”

大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嘴。

“就你小子不读书!孙悟空当年头上挨三下,就知道半夜三更摸去找师父,过去皇上哪怕是一个字,都会被群臣掰开了揉碎了体会,比起来,这算是小儿科了!”

“没错,大牛,那时候的娱乐可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文人无聊起来很喜欢把心思放在这上边的……”

“具体的地点……具体的地点……”

麻雀念叨着在屋里团团转,剩下几个有的低头沉思,有的目现茫然,打架我还行,这个别找我……

机器猫指着桌上的画说道:

“你们看,这样分析行不行。这些画里有几个要素是相同的,比如山、水、树。但是也有两个特殊的存在。一头鹿,让我们猜出了岳麓山,那这艘渔船,或者说是打渔的渔夫,是不是也有其他的意思?”

“渔船?湖上有渔船能代表什么?难道是从这条船所在的方位把财宝扔湖里了?我卡,先不说是哪个湖,也不说它还存不存在,即便是让我们找到了,这里的淤泥可不比仰光那皇家湖,每年从山上冲下来的泥沙都不知道要有多少……”

军师想起缅甸湖底寻宝的经历,看了吴迪一眼,也不知道五哥那张藏宝图是怎么把藏在水里的宝藏精确定位的,竟然让他一找就找着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了下班的点,吴迪回到出租屋那边做饭去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忽悠两女搬过来住,这个应该没问题吧?只是这样就不能再让几个大老爷们负责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了,找保姆的事情要尽快提上日程……

“丫头,问你们个问题,一艘渔船漂在湖上,能干什么?”

“渔船?打渔呗?难不成还当游艇啊?”

瑶瑶心直口快,想都没想就说道。

“可以是渔舟唱晚,也可以是轻钩小钓,还可以纤足戏水……总之我喜欢那种,在落日的余晖下,听着音乐,玩着水,你在旁边钓着鱼……”

“哈哈哈哈,瑶瑶,境界,你看看这境界,哈哈,钓鱼……”

“哼!渔舟唱晚我会弹,蓝妹妹还不会呢!至于钓鱼,我可是记得有些人上次一条都没钓着,哼!”

“渔舟唱晚?夕阳,波光粼粼的湖面……”

吴迪忽然想起了什么,跑到电脑旁打开岳麓山的词条看了起来。

爱晚亭?渔舟唱晚?那人不应该打渔,应该弹琴才对啊?

“爱晚亭始建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为岳麓书院院长罗典创建,原名红叶亭,后由湖广总督毕沅根据唐代诗人杜牧“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改名爱晚亭。又经过同治、光褚、宣统、民国至建国后的多次大修,逐渐形成了今天的格局……那么说不太可能在这里了,都修了这么多次了……”

白鹤泉、穿石坡、蟒蛇洞、翊武亭……都不像啊?

“除了这个爱晚亭、翊武亭还像些样,你看看剩下的都是些什么破名字?这样的风景区,真心的没看头!还是古人厉害,你看人家起的名字……”

孟瑶抱着吴迪的肩膀在身后嘀咕。

古人起的名字?没错,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地方被改了名称,那这岳麓山里,是不是也有很多被改掉了的古称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