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加码,加码,再加码

常老看了一眼还在皱眉苦思的关门弟子,点了点头,这两个宝藏一旦确定发掘并公之于众,吴迪的声望将会被推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而以这小子的运气来看,这一切发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只是不知道他是运气好正好赶上了,还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一步步故意安排的呢?算了,做好我该做的事情,其他的就让他自己折腾去吧。

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拿过一摞文件,递给吴迪,说道:

“填填吧,这一份是申请加入八五学社的文件,这一份是故宫一级研究员的留档资料,这一份是京大华光MBA的入学资料,还有这一份,是邀请参加一个电视鉴宝活动的,本来韩院长安排的是你大师兄去,可这天冷了他身体不太好,就让给你了……”

正在寻思另外两幅藏宝图会藏在什么东西里边的吴迪,被这一连串的“这一份”砸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如在梦中。加入什么八五学社还没什么,混个民主党派嘛,现在的文化人流行这个。故宫一级研究员的留档资料,韩院长早就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一级。只是这个华光MBA,还有这个电视鉴宝活动又是怎么回事?

“你明年一开学,就去这个班报到,这上边有辅导员的电话,你最好回去就和他沟通一下,利用过年期间补补课。现在比较急的就是这个鉴宝活动,好像是后天开始吧,一共录制两天。不过以你的水平,也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到时候直接过去就行了,干的是你师兄的老本行,专门负责瓷器。”

常老不管他,兀自一气的说了下去。

“明年开春你的任务还是比较重,要去危地马拉买矿,去拉斯维加斯办博优的手续的事倒是不用着急,另外还要把那两个宝藏给我挖出来,然后就是这个MBA班了,不过还好是不脱产的,只是每个周末上两天课……”

吴迪呆呆的坐在那里,师父每说一样,他就掰一个手指头,越掰越晕,这事情也实在是太多了吧?尤其是这该死的周末班,把人都给拘死了!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常老,师父,请您老人家手下留情,这总要给我留点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吧?您可是有两个徒弟媳妇来着,话说这双飞一次就差不多要一夜的说……

“哦,差点忘了,这儿还有一份京大的聘书,他们聘请你为京大历史系客座教授,让你尽快准备一份有关宋代在瓷器方面的文化与成就的报告,下个周放假前就会安排你去演讲。下学期开学的话,一个月大概做两、三场报告就行,其实这个很简单的……小五,小五,大冬天的,你怎么跑地上躺着去了?快起来,这还有一份新开的博物馆邀请你去做荣誉馆长的,我都已经给你推了……”

吴迪欲哭无泪的从常宽家离开,这下他算是见识到这个和蔼老头霸道的一面了,怪不得二师兄说他原来还挨过板子,看来那都是轻的啊!这一大堆事情商量都不商量,劈头盖脸的就布置了下来,哼,当年也一定是个不讲理的坏领导!

麻雀没有注意吴迪的脸色,一手接过资料,一眼就看到了最上边那份大红帖子,

“民间鉴宝大赛组委会常务委员、裁判的任命书?五哥,五哥,你要升官了!”

吴迪抬手就给了他一下,气死我了,师父这是记性不太好,还是故意忘的,这怎么还有一桩?他恶狠狠的看着麻雀,狞声道:

“麻雀,五哥平时对你好不好?”

麻雀这才注意到今天五哥的情绪似乎不大对头,又听到他这么问,登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五哥对我们最好了,我们在五哥的照顾下茁壮成长,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力争成为新世纪……”

吴迪被逗乐了,双手一拍,说道: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活人还能叫尿憋死了?这双飞的时间嘛,就像这京城的雾霾,你不想让它有它也会有的,什么都挡不住!”

回到出租屋,两女还没下班,吴迪也没心情做饭,拿起那摞文件一件一件看了起来,民间鉴宝大赛是五月份进行,占用五一的七天长假,到老外的地盘开航空公司双飞兼寻宝的计划告吹了……

录两天鉴宝的节目,还好是京城的地方台,不上星,不过这在潘家园、京城古玩城捡漏的事以后是别想了,其他的地方也不乐观,连香港都有不少人能认出他来……不过好像戴个口罩能行,这不是有霾吗?

MBA,我上MBA干嘛?我看现在那几个公司的运营模式就挺好的!万一这上了MBA上瘾了瞎指挥,给指挥垮了也说不定……你妈,这居然还是正月十五开学!

京大历史系客座教授?就不能换个金融或者什么外语系的?那两个专业美女才多啊,咱虽然不能存什么心思,可这台上看着养眼不是?

民主党派?这个还行,反正只要不是三天两头的开会,参加不参加也没什么大碍。倒是这欢喜佛里的藏宝图有了线索,也是个麻烦事,湘省那么大,谁知道他画的是那座山?难道真的要派一个家伙去当半年的野人不成?

糟了,这一阵折腾,居然忘了给师父讲那件最重要的事了!他拿起电话就给常老拨了过去。

“嗯,你让大牛他们先停止行动,我给那边打个招呼,让警方介入调查,这样才名正言顺,找到人就可以直接控制。”

“师父,我怕那样会打草惊蛇……”

“我估计这消息早就传到他们耳朵里去了,我们这些人也未必就能抱成团。趁现在有线索,能早一分找到,可能还能占据些主动。算了,我再找那几个老头子商量一下,这件事你先不用管了。”

吴迪盘算了良久,时间还是足够用的,看看他这半年干了多少事?再说了,这MBA不是研究生课程吗?听说这总裁班都是些大老板,大家总有些人会在周末出差开会生病泡小蜜的吧?那也就是说偶尔经常天天缺课也没什么吧?回头先把这个辅导员搞定再说!

“呦,我们的大才子怎么在咬笔杆啊?”

孟瑶先回来,看到吴迪正埋头填资料,先调笑了一句。这种相处的模式挺好,不用天天腻在一起,彼此都有一定的空间……

“瑶瑶,瑶瑶,你回来了,我好可怜啊,现在还要做作业……至于为什么咬笔杆,你过来我告诉你。”

“你就站那儿说,不准过来!”

孟瑶一边脱外套一边警惕着吴迪,这小子现在放肆的很,和之前刚认识他的时候整个变了一个人似的。

吴迪哈哈笑着直接来了个飞禽大咬,

“主要是我没有东西可以咬,所以只好先咬笔杆了,我好可怜啊……”

“救命啊!还没有吃饭!天还亮着呢!门没关!蓝蓝还没回来!呜……”

折腾的结果是吴迪做饭,这家伙懒得动手,给闻斓打了个电话,听到她正在路上,干脆让她直接到旁边那家小肥羊占个位置,刚刚吃了孟瑶这个小白羊,再吃点小肥羊补补,吴太郎的日子不知道有多逍遥!

第二天一早,就有电视台的人打来电话,约好明天九点在京城电视台演播大厅见。吴迪想起很久没见到温亚儒了,跑到四合院看了一眼工程进度就直奔潘家园。

离温亚儒的店面还有点距离,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拦着路人兜售一把折扇,不禁满头的疑惑,这家伙好像是那次给他和温亚儒介绍买大鼎的猴子,可是他们那一伙不是全进去了吗?

吴迪径直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猴子,最近怎么没见你,在哪儿发财啊?”

被他缠着的那人看到有人救驾,转眼就跑了个没影,猴子指着吴迪“哦”了半天,才说道:

“我想起来了,你是要买大鼎送礼那个。唉,他妈的别提了,前一段为了贪那点工资,给一帮家伙带客人,没想到他们犯了事,害的老子也被拘了半个月,刚刚放出来。这不没饭吃,大冬天的上街卖扇子。哎,我说兄弟,你可别小看这把扇子,这是我家祖传三代……”

吴迪笑着打断了他,说道:

“怎么,以后就准备还这么混着?”

猴子茫然的看了他一眼,苦笑道:

“不这么混着还能怎么办?什么也不会干.对了,你看一眼我这把扇子,真的是唐伯虎画的扇面,很便宜,只要一千块……”

唐伯虎?有可能,就跟鱼翅捞饭里没有鱼翅一样,因为那是一个叫鱼翅的厨师炒的!这唐伯虎的扇面如果粘到扇子上,还能活到今天,那一定是还有一个叫唐伯虎的人,估计现在还没死。

“兄弟,你就救救我,可怜我好几天没吃饭了,这把扇子一千,不,八百,你就帮我一把吧。”

猴子哗的一下在吴迪面前把扇子打开,一边让他看上边的画,一边死皮赖脸的要钱。

吴迪无奈之下,让机器猫数了一千给他,说道:

“以后别干这行了,让我再在这个地方看到你,你还我两千!”

猴子一把将扇子塞在他的手里,感激涕零的说道:

“谢谢你,大兄弟,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你这一千元可是救命的钱啊,我回去就给你摆上长生牌位……”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