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鉴定

吴迪看到这块毛料的第一眼,就有一种与上次迥然不同的感觉。稍一寻思,他就明白,碰到比玻璃种银河黄金玉和彩虹玉加起来还要极品的料子了!可是,在翡翠中还有比银河黄金玉和彩虹玉加起来更极品的吗?答案是有,那就是翡翠中的皇者,玉石中的帝王,玻璃种满翠帝王绿!

和缅甸玻璃种帝王绿的正、浓、阳、均相比,这块玉他感觉还多了一种味道,那就是雅!可能是因为大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其他,总之,他感觉到一大块通透的碧绿色翡翠中,仿佛有着一道道暗藏的水纹,就好比诗人笔下的春水,载的是少女那怀春的心扉,在波光中微微的荡漾……

“两千万吧,这块毛料看着是不错,不过很可能绿不多。再说,这么大一块,谁也无法看清楚里边到底会是什么情况,便宜点到时候我也少亏些。”

吴迪现在对于买卖的心理已经驾轻就熟,知道如果不砍点下去,只怕阿宝会疑神疑鬼的几天睡不着觉。

“哎呦,老板您……”

一番讨价还价,两千二百万皆大欢喜!吴迪吩咐狸猫把陪着胡自力培训周乐生珠宝营业员的大牛喊过来帮忙,自己则接着往下看。

这一块毛料的特征比较明显,应该是翡,就是黄色玉料。只是不知道颜色会深到什么程度,如果是淡黄色就好了,还没见到过这种稀奇的颜色呢!

吴迪半蹲下来,将目光透视了进去。玻璃种,但不是特别的通透,好像跟翡翠的颜色有关。而且这个颜色也很奇怪,不是鸡油黄,栗子黄,也不是皇袍那种明黄,如果非要找一种东西比喻的话,应该是像玉米面那种有点泛白的黄色更接近一些。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淡黄色吗?很一般,不知道做出来的东西会怎么样,这大块的在一起影响了玉料的通透度,显得有点浑浊。

将这块毛料抱出来,吴迪接着往下看,一块冰种的银河黄金玉,又一块水种的!这里居然还有一块!这老板也不知道从哪个矿搞来的毛料,居然大多数极品都是银河黄金玉!

看完之后,吴迪犹豫了一下,将冰糯种以下的料子都留下了。还是不要竭泽而渔的好,让他时不时的能解出些东西,顺便也给他点干劲,这样才能像割韭菜一样,过一段就来收割一回。

这次的价格比上次普遍贵了点,想必阿宝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销售,找到了些信心。吴迪也没朝死里压价,如果都是这个质量,这些原石追上缅甸毛料的价格是迟早的事。

做了笔两千多万的大单,阿宝恭敬的将这个财神送出了门,吴迪帮着大牛和狸猫把毛料弄上车,也没有去其他的店里看看直接就离开了。一来是因为他们进的货比较少,二来还是存了养鱼的心思,可是没想到他的这番举动却引起了一条街上那些老板们的怀疑。

这家伙不会是阿宝这小子找的托吧?上次他虽然每家店里都买了货,但是并不多,而且对价格把握的也十分的到位……

还有这次,如果没有什么关系,怎么会一掷千万的买那些假翡翠?没错了,一定是这样,要知道,这世界上可是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啊!

吴迪看着大牛押送走毛料,笑道:

“走,狸猫,我们再转两家店,五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大牛这家伙,居然敢埋怨我给你们嫂子东西买多了,让他自己吃酒店的自助餐去!”

狸猫一头的黑线,我那天也想埋怨来着,可是被袋子堵住了嘴,说不出来啊!

这是一家经营字画的老店,从他的牌匾上题词落款的日期就能看出来,到今天差不多有三十多年了!如果老板眼光不错的话,应该藏有一些好东西。

吴迪一踏进店里,就看到一大堆书整齐的靠墙摆在一边,不禁多留意了一下。一个眉眼精明的小伙计看到他注意那堆旧书,笑道:

“刚刚进来的货,大多都是民国和解放初期的,有兴趣?一百元一本,要不您先挑着?”

一百元一本?难道这又是什么寻宝游戏?反正也没什么事干,看看吧。

吴迪大眼看了一下,还真的都是一些解放后的旧书,有些保存的还很不错,一百元一本算是比较便宜的了。

他拿起一本《红岩》,小心的翻了几页。这本书他上初中时看过,是介绍山城解放前夕残酷的地下斗争,特别是狱中斗争为主要内容的长篇小说,记得当时他还很感动,没想到这一晃竟十年过去了!

看了一下扉页,这本是1958年由华夏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书页虽然有点发黄,但是没有卷边、烂脚什么的,一百元也不贵,拿上也算是个纪念。

他将书放到一边的桌子上,问小伙计要了一幅手套,开始挑书,不一会儿,就又找到了一本和《红岩》同期出版的《在烈火中永生》,随后又找到了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林海雪原》,都是差不多年代的。他笑呵呵的将这几本书放在一边,喝了一口伙计递过来的茶水,笑道:

“小老板,有没有什么精品的字画介绍啊?”

他挑出第一本《红岩》后,就用天书检查了书堆,没有任何的异常反应,随后选的两本书,纯粹是出于对初中年代的怀念,他可没忘了进店的主要目的,是想看看这家老店藏有什么精品没有。

“精品?有啊,不知道老板您是想看字还是想看画?是想看明、清近代的,还是想看宋、元大家的?”

吴迪呵呵一笑,有意思,这小伙儿居然跟饭店里的跑堂似的,大话说的倒挺溜!

“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尽管拿来看看吧。”

“那……老板您请稍等,我请我们经理出来。”

吴迪笑了笑,站起来打量大厅里挂着的画,不少都是现代画家的,还有不少是油画,少数几幅名人之作,一看就是仿作,只是老板也不加掩饰,直接明码标价出售,最贵的也才万元左右。

一个中年人从楼上不紧不慢的走了下来,一看到吴迪,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几步快跑,来到他的面前,抓着他的手就不肯松开,

“吴大师,欢迎光临小店,荣幸,不胜荣幸啊!鄙人周建雄,请多多指教。”

吴迪一愣,认识我?随即想起那几本杂志,不由的苦笑,看来这是要把我捡漏的路都给堵死啊!

在贵宾室里坐了没多久,周建雄就抱了一堆的卷轴过来,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笑道:

“这都是家父珍藏多年的名画名字,只是有几幅实在是辨不清真伪,既然今天吴大师到了,我就厚颜请大师代为鉴定一下,呵呵。”

吴迪苦笑道:

“这么说就是不卖喽,这要是让我看到喜欢的,还不得朝思暮想,睡不着觉啊!”

“呵呵,这些和大师的珍藏比起来,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不过如果大师实在是看中了,我就忍痛割爱一两幅也没问题,想必家父就算知道,也只有高兴的份。”

两个人客气了几句没营养的废话,吴迪打开了最面上那幅卷轴,看了一眼,不由的沉吟起来。

这是一幅水墨山水,落款是西庐老人。画面上峰峦数叠,树丛浓郁,勾线空灵,苔点细密,皴笔干湿浓淡相间,皴擦点染兼用,形成了苍老而又清润的艺术特色,不过很明显,构图的变化比较少。

“这是明末清初”娄东派”代表性人物王时敏的真迹,笔墨含蓄,苍润松秀,浑厚清逸,一笔一划无一不尽得古人之精髓。虽然稍显刻板,但也有他的匠心之所在。好东西!这幅画虽是临古之作,但又能集众家所长,浑然一体,画得很有味道。精品,精品!”

吴迪说的稍稍有点客气,王时敏这样的画作,他不喜欢。他喜欢的是一些肆意纵横,大开大阖的艺术风格,他认为那样才能将画家的思想、天赋表现的淋漓尽致,而不是像这样,一笔一笔,工工整整,就像小学生在写作业一样拘谨。

王时敏在华夏绘画史上的地位并不高,这一点从作品的拍卖价格上就能看出来,很少有过50万的,跟那些一幅画动辄上亿的大艺术家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第二幅卷轴是一幅楷书,吴迪一看就乐了,竟然是祝允明的楷书《赤壁赋》!

说起祝允明,可能很多人还要想一想,可是一说起和唐伯虎齐名的四大才子祝枝山,那么很多人都知道,因为他们的第一反应很可能就是,哦,《唐伯虎点秋香》里的那个废柴!

祝允明,字希哲,号枝山,因右手有六指,又自号“枝指生”。他家学渊源,能诗文,工书法,特别是其狂草颇受世人赞誉,自古就流传有“唐伯虎的画,祝枝山的字”之说。他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齐名,明历称其为“吴中四才子”之一。

但是,见过他草书《赤壁赋》,还真没听说过他楷书的版本,这主观臆造的也太厉害了吧?

吴迪照着读了两句,这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的《前赤壁赋》。苏东坡一共写了两篇《赤壁赋》,分别写于他两度游览黄州赤壁(赤鼻矶)之时,故有《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之分。其中《前赤壁赋》比较有名,历代书法家多有临摹、书写。

读着读着,吴迪的目光逐渐变的凝重起来,这竟是祝枝山的真迹!他又细看了几遍笔画字迹,忍不住拍案叫好:

“性功须并重超然出神采,好,好一幅祝枝山的《赤壁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