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京城,一间不起眼的小平房,两名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带着帽子、围巾,将面目遮的严严实实的人相继走入其中。

房间里有点暗,大白天都拉着厚厚的窗帘,也没有开灯。借着开门漏进来的自然光,能够看到一位胖胖的老人面冲门坐着,面前的小圆桌上摆着一杯水和两粒白色的药丸。似乎是感觉到了门外冲入的冷气,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门外走入的两人脱去外套,解开遮住了半边脸的围巾,霍然正是钟老、欧老两人!

钟老爷子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对屋里的昏暗有些不适应,他将眼睛闭了一下,才来到小圆桌前坐下,看向常老。

常老待欧老收拾停当,喝了一口水,低声道:

“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多还有半年……”

刚刚坐下的钟老猛地站了起来,桌下的板凳被他的腿窝一弹,滚出老远,

“上次不是说还有一年的吗?老林他们那里的兔崽子们到底靠谱不靠谱……”

“呵呵,坐吧,老常。我现在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一年还是半年,对我们的区别不大,反正都是不够用。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的计划就需要做出一些微调,看看还有哪里有什么遗漏吧。”

欧老掏出一颗长嘴烟,自顾自的点上,打火机的微光一闪,可以看到三位老人均是眉头紧锁,

“是要做些调整才行,老常,真的只有这么点的时间了吗?没有别的办法?”

欧老猛吸了一口,不顾屋里还有病人,一大口浓烟全喷了出来。

常老拿起桌上的白色药丸,摇摇头,自嘲的一笑:

“上边建议做手术,可是我怕一旦上了手术台,我们连这半年的时间都没有了!现在全靠这个药丸续命,一万多一粒的实验新药,可惜也救不了我常幼学的命啊!”

房间里安静下来,半晌,连抽了三根烟的欧老才说道:

“合计合计吧,我这边应该没什么事,长青虽然还不成熟,但是很有政治智慧。至于外围,到时候能保住多少算多少了。”

钟老点点头,说道:

“本来准备翻过年就给老大挪挪窝,调到野战军序列去,现在看来,还是不要动了的好。只是老二那边……”

常老喝了一口水,沉吟道:

“钟老二动动就动动吧。老许已经定下来接苏省的一把,我给他打过招呼,到时候把正道要过去,好歹提个一把手,不过接下来怎么做,就要看他自己的了。”

“老许挪窝的事情定了?那谁接他的位置?”

钟老问的是欧老。

“西北的老刘,跟我们都没有什么瓜葛。不过老黄家要从羊城回京了,计改委主任,呵呵,好大的威风!老许那边最多算是一种平衡,希望到时候能帮我们分担一点压力。”

常老摇摇头,

“怕就怕是人走茶就凉啊……”

看到两人都没有接腔,常老继续道:

“我们家老大这次必须动,他那个位置太惹人忌恨。我准备把他调到京里哪个闲散部门当个副手,这几年的大型国企把人都给待废了,一点警惕性都没有!老二那边也是个麻烦,位置更敏感,不过现在不宜动,到时候有机会的话你们给他挑一个部门,让他从国安出来吧。”

钟老点点头,皱眉道:

“原来我最担心的是小四,没想到这小子结婚后跟变了个人似的,反而成了最不用担心的一个,老常你教的好孙女啊!只是小五……”

“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小五,当年,你们听了我的烂主意,狠下心用了绝户计,要不是小五这孩子,豆豆只怕一辈子都要在那个山沟沟里生活了。唉,想起来我就心中有愧!”

欧老沉默了片刻,说道:

“当年要是不那么做,只怕我们两家会死无葬身之地。可即便是那样做了,也只是混了个自保,丝毫没动着老方家的根本!这过了五年,本来形势逐渐好转,没想到……”

钟老摇摇头,

“老欧,我没你那么悲观。你们发没发现,我们的运气似乎变好了,小五这孩子不但帮我们找回了豆豆,还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范大明那个狗东西,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藏了那么多年!到现在想起来,老子还恨不得将他狗日的碎尸万段!”

欧老一窒,没有说话,老钟你少说了一条,如果换来这一切的是老常倒了,那究竟是应该还是不应该让它发生呢?

“老钟,其实换成是你的话,你可能会和那个范大明做同样的选择。只要豆豆一天没有被我们找到,他就一天不会有生命危险!幸亏小五让他露了行藏,否则万一被老方家抓住,就算他拿不出什么证据,也足够让那边明白当年的真相了……”

钟老想起五年前他们的决策,微微摇了摇头。绝户计虽然挽救了两家的政治生命,但是差点搭进去一个老妻和外孙。而且,这种事还有很大的隐患,一旦被别人知道真相,只怕立马就是身败名裂的下场!当年他们都官迷了心窍了吗?怎么会选择那么做?

“算了,反正我们将来都是要下地狱的人!还是多为下一代考虑考虑。你们都说说吧,我们已经对不起一个孩子了,不能再对不起另外一个。”

“小五现在的问题是,财富积累的太快,已经被人认定为是我们三家推出敛财的傀儡,如果他们要下手,矛头一定会第一个指向他!不过我是真心的希望他不要出事……”

“老常,我看你最近做的这些事,是准备把小五摆在台前了,你是怎么考虑的?”

“本来还想藏木于林,没想到这孩子会这么厉害,现在是树大招风啊!不过树大也有树大的好处,只要能大到一定的程度,风也别想能轻易吹得动他!我之前让老韩在各个专业杂志上给他造势,然后还会尽可能多的安排他到电视上露脸,进一步扩大知名度。同时我派了专家帮他整合资源,希望短期内将他塑造成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如果能顺利成为政协委员,再加上捐献神作的功劳,以及你们的照应,想动他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吧?之前我还准备将美国一笔很干净的钱送到他的手上,现在看来,要重新考虑考虑了。”

欧老轻轻点头道:

“小五一定要保!想我欧家三代单传,虽然当年走那一步是被逼无奈,但是……如果不是小五找回了豆豆,你让我将来怎么去见欧家列祖列宗?”

“我们家那个老太婆更是把他看成了救命的亲儿子,看来,她比我们都有眼光啊!只是我不敢想象,将来如果哪天她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是不是会直接拿把刀剁了我们!”

常老摇了摇头,缓缓道:

“老钟,你是当局者迷啊!你真以为你们家老太婆不知道?哼!她若是不知道,怎么会躲到老家几年不回来?她那个年纪又怎么会几次病危抢救?以她的性子,如果不知道这事,找回了外孙,最多给小五一笔钱,或者安排个什么差事了事,怎么会把他当成亲儿子看待?我已经看明白了,她这不但是感谢小五替她找到了外孙,更多的是在感谢他替我们完成了救赎啊!”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半晌,常老才长叹一声,说道:

“不说这些了,我生病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那边的小动作也都停了,他们在等我去见阎王!我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利用这半年的时间吧。其实想起来,小五真的不用我们担心,这小子怕是也不好惹。你们见过半年内精通各项古玩鉴定的天才吗?你们见过敛财速度这么快的家伙吗?你们见过挨了那么一枪都不死的人吗?或许我们现在担心这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确实,吴迪发现,只要他常出来走动走动,发现什么极品的毛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就像这块,靠在收银台前,像个大石碾般的毛料,就一定是块极品,一块绝对会给他带来很大惊喜的极品!

毛料是黄砂皮,不过和缅甸的有着细微的差别,一条宽大的蟒带横贯毛料中部,几片零散的松花分布在蟒带的边缘。

“老板,这块怎么卖?”

“这个,本来按道理是应该给您优惠的,可是这块实在是进价太高,怎么着也要出到两千六百万才能拿走。”

两千六百万?吴迪沉吟了一下,如果我没有看错,只怕你就算喊到两亿六千万,我也会捏着鼻子认下来的!

他面色凝重的蹲下来,仔细的打量着毛料,蟒带、松花、砂粒,应该是没错了。随即,透视眼发动,看了进去。

他一动不动的盯着毛料,这动作看在阿宝的眼里,就跟正在盘算这两千六百万值不值一样。其实吴迪是被透视看到的情况惊呆了。

果然没有猜错,这是一块危地马拉的玻璃种帝王玉!吴迪兴奋的在心里大喊了一声,如果只是帝王玉还不会让他如此失态,关键是这块帝王玉实在是太大了!在毛料薄薄的最多两厘米厚的皮壳下,竟全部是极品的玻璃种帝王玉,就仿佛是一汪春水,晃花了他的眼睛!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