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杂碎(标题党,内容杂而碎……)

吴迪还在犹豫出不出手,那边的厮杀已经直接进入白热化。从第一个人报价一千三百万开始,场内的叫价声就没有停过,看的他是目瞪口呆。

“托……”

宋世明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吴迪苦笑了一声,看来是不用枉做小人了。

一直盯着吴迪的几拨人有一拨终于忍不住在最后时刻出手,而且出手就中标,两千九百二十一万!

三千万?吴迪看到出价的正是刚才拍得那件越窑青瓷小碗的家伙,不禁皱了皱眉头。或许吧,或许这家伙和他一样是个败家子也说不定……

郑板桥的《竹图》被放在压轴拍卖,和青花大罐的竞拍几乎如出一辙,吴迪连出声的机会都没有,这件仿的极真的大作就被人以一千七百二十三万的价格拍走,不禁让他啼笑皆非。话说三件上千万的拍品竟然全都是赝品,这种情况在正规的拍卖会上应该不会出现吧?

这下他心安理得了,虽然花十万块钱捡了个价值几千万的大漏,可那是凭的哥的眼力,你刘三的损失早在这三件里边补回来了!再说了,朱耷的画虽是真迹,你非要弄成仿品的模样来上拍,被人捡了便宜又怪得了谁人?!

至此,拍卖会圆满结束,只是这三件的成交额就超过六千万,看来有钱烧的慌的人多的是!吴迪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11点多了,还说今天陪两位老婆大人逛街来着,这再耽搁下去就成了夜不归宿了!

“什么?你要走?知道为什么拍卖会要放在晚上进行不?因为熬到这个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宋世明很诧异吴迪的选择,看这哥们的表现怎么着也该是个色中恶鬼才对,怎么?在哥哥面前还会觉得有点放不开,不好意思?

吴迪已经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啼笑皆非了,他懒得跟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解释,直接问道:

“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

宋世明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不像是在作伪,才大大咧咧的一拍他的肩膀,笑道:

“行,老弟通过了考验,我替弟妹感到高兴啊!我就说嘛,我宋世明这么正派的人,怎么会交色中恶鬼这种朋友呢?哈哈哈哈。”

吴迪忍不住轻踹了他一脚,笑道:

“有你啰嗦这一会儿,我们早就到市区了!”

“我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难道你平时都是靠飞的?双飞?”

吴迪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你他妈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平时可不就是双飞来着?!

回到出租屋已经12点过,两女都没睡觉,看到吴迪回来,兴奋的拉着他试衣服给他看。吴迪看到居然还有夏装,不禁奇道:

“你们买夏装干什么,现在可是大冬天啊!”

“反季,反季懂不懂?这件衣服我刚来的时候就看到过,要八百多,现在打3.8折,只要三百多,放几个月就能穿,多值!”

“这个……丫头,话说咱家也不缺这点儿钱,买个衣服似乎用不着这么精打细算吧?”

“你的钱是你的钱,我的钱是我的钱,你给我们买什么是你的心意,我们自己还是要节省的。对了,我已经批评瑶瑶了,还要批评你!她要你就给买啊?看看,上万的包包你居然买了几十件回来,你没长脑子啊?”

吴迪一看战火烧到自己身上了,连忙转移话题,装作迷惑的问道:

“我怎么听到大家都在说,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还是我的钱呢?”

“阿迪,你现在是有钱,可是有钱也不能这么个花法对不对?你是男孩子,将来要有自己的事业……”

闻斓板起脸,将吴迪和瑶瑶一起数落了一顿,吴迪低着头一个劲的偷乐,嗯,还真有点大妇的味道。

“喔,对了,阿迪你到底有多少钱啊?说出来我们两个学财务的帮你规划规划。”

“哦,这样啊,现金好像还有十几个亿,公司的话……”

屋里的灯黑了,闻斓房间的大床上不时的传来惊讶的声音,“啊?”“喔。”“这么多?”“就这你还要挣钱?”……

可是慢慢的,同样的话语,声调却悄悄的变了味,

“啊……”二声变三声,还带拐几个弯的……

“喔。”短声变长声,颤音,浊辅音逐渐转变成清辅音……

“这么多?”变成了“这么大!”……

“就这你还要挣钱?”最后的挣钱两个字也不知道是被瑶瑶还是蓝蓝给吃了,或者是分着吃的?

元旦第三天吴迪终于陪两女逛了一次街,不过出门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三点。没办法,昨天晚上计算他到底有多少钱的时候实在是算的太久,整到最后整糊涂了,三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瑶瑶只记得好像是三次?蓝蓝记得是两次?吴迪却在心里琢磨,这沈子琪当时不是在吹牛吧?我都这么玩命了,一共也才六次,就他丫那身板,也敢号称一夜七次郎?

又写跑了?又被你两只眼睛看到了?这个……这个主要是因为昨晚……嘿嘿,码字熬太晚,维果现在注意力也不太集中的说!

元旦过后,吴迪着实享受了两天幸福的悠闲生活,这个两不是代词,是真的就两天,因为胡自力说香港那边他不去实在是太失礼,他们就是一群打工仔,人家可是资本家大老板来着……

吴迪坐在飞机上一个劲的转念头,人家是资本家大老板,他们是打工仔,接洽起来比较失礼,然后让他去……卡!原来在说老子也是资本家!回头让你们腿着走回去,这么漂亮的空中小姐偶一个人看!

圣诞和新年连着过的香港似乎还没有从节日的气氛中醒来,各大商场、专卖店鲜红醒目的打折、降价海报都还没有撤除。吴迪谨记闻斓的嘱咐,不能乱花钱,什么东西够用就好,所以也就没买什么礼物。只是在考察周乐生门店的时候顺便去商场里买了N多套情趣内衣,这个一天换一套,两个人,似乎这么多也只够半年不重样的……要不,咱再多买点?

终于轮到和吴迪出差享福的大牛和狸猫被这繁华世界感动的热泪盈眶,五哥啊,这小内内太多,两只手提不过来,只好抱着。可是你看没看到,它都堆到我嘴边了!狸猫个子矮,狸猫?狸猫呢?他刚刚站着的地方现在只能看到一堆装情趣内衣的袋子,连只眼睛都看不到了啊!我的亲五哥!

周乐生在香港一共有三十二家专卖店,各大顶级商场都有自己的专柜,这次一共给吴迪他们让出了二十四个柜台。这还是考虑到他们的供货能力,否则,把国内的蓝梦搬空了估计都不够填这边的窟窿。

迟梦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胡自力勾搭上了,反正吴迪刚到香港,他第二天就追了过来。这次他不但带了详细的未来发展计划,还带了所有有关的资料,摞起来也不高,抱在怀里刚刚好够吴迪露出两只眼睛!

如此这般的忙了三天,吴迪不干了,好像他是老板来着,好像他还给这几个家伙开着天价的薪水来着,这怎么什么事都堆到他头上来了?想明白了这点,这家伙把手机一关,嘱咐了大牛一声,带着狸猫出门而去,上次来荷里活道还没怎么逛呢!

沿着熟悉的街道,又一次来到了摩罗街,七个月,从得到天书到现在不过七个月,他拥有了世人所能够拥有的一切,这要是不活个样子出来,还真是愧对了父老乡亲!可是,怎么样才叫活出个样来呢?

狸猫跟在吴迪的身后,看着五哥也不进店,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又不像是有目标的样子,不禁狐疑不定,只是越发看的紧了,这可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前方传来熟悉的砂轮声,吴迪定睛一看,信马由缰之下,居然又来到了荷里活道的赌石街,一个多星期,那家阿宝赌石店应该还没进新货吧?

阿宝坐在店里,看着满当当的货踌躇满志,自上回那个大陆客来过之后,似乎给他带来了好运,不但客人多了起来,而且在他的店里解出了一块真正的银河黄金玉!虽然只是相当于缅甸翡翠的糯种,但是那瑰丽玄奇的玉料还是让大家极为震惊!然后,然后他就不得不又进了一大批货才将店里塞满……

旁边的店老板现在看到他都有点抬不起头的意思,节假日本就是消费高峰,他们也卖了不少毛料出去,可是据说解出来的结果很惨,十几家店,十天了连块指甲盖大小的冰种都没解出来过……

对于吴迪这个大方败家的阔少,街上的老板伙计们都还有印象,有那在店外晃荡的看到了,纷纷热情的打着招呼。但也有那么一个两个极度迷信的,偷偷在心里琢磨,似乎自从这个扫把星来过之后,街上就连一块带绿的糯种都没解出来过……

吴迪一跨进阿宝的店面,就被眼前的存货晃了一下眼,

“阿宝老板,发大财了,弄了这么多新货?”

“哎呦,老板,是您老来了,快请坐!自从您上次来过之后,这店里的生意好了不少,开张三个月都没卖出去几块,可是这短短的十来天就把货换了一轮……”

他越说声音越小,因为他忽然想起来上次好像忽悠说是三周年店庆来着,不过他看到吴迪似乎并不在意,偷偷的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紧跟着吴迪的脚步朝放在收银台前的一块大毛料走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