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挖大坑

“一千一百万!”

吴迪话音刚落,人群中就响起了追价的声音。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面色严峻,心里却乐开了花,来了,还有时间,那就再添点吧。

“一千二百万!”

这个价格真正的让那些人下定了决心,最后的三秒钟,五六个报价几乎同时喊出,以拍卖师蝙蝠般的耳朵,也不得不在结束后再挨个确认一遍,这可是今天近百件拍品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一千五百一十万!最高报价一千五百一十万!一共有三位朋友报了这个价格。不好意思,你们如果不是商量好了的话,那就只有再进行一轮竞价了。”

中年人说话的水平依然那么让人不舒服,不过这会儿大家可顾不上他了。这边的拍卖因为有时间限制,所以出现同价加拍的情况还是比较常见,熟悉情况的人一般都会在报价后边带一个尾数,就和吴迪投明标一样。不过今天居然连尾数都撞一起了,还是这么高的价格,有意思,真的有意思,难道这件小小的青瓷碗还能被炒到两千万去不成?

宋世明根本就没仔细看过这件东西,看到吴迪似乎有些郁闷,笑道:

“怎么样?尝到厉害了吧?这件东西也还罢了,你不知道我有一次在这儿遇到一件定窑白瓷花瓶,那可是个稀罕玩意,而且现场没几个看的准的,结果你知道怎么样?我和另一个人的斗价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半分钟之内,活生生跟了七个人进来!那可是几千万的金额啊,在短短的十几秒里就下了决断,这他妈的都还是人吗?”

“最后呢?”

“最后?最后就跟网上传的一样,诈金花拿着三个A的人愣是被几个家伙抬得无钱可投,泪奔而去!从那过来我就没再来过了,伤心啊!”

吴迪摇了摇头,我比你的心态好,也比你钱多,这地方倒是可以常来,顺便还能让几个人泪奔给你报报仇。

相比于看热闹的人,那三个报价的家伙脸色就有点难看了,他们都知道有人在盯着吴迪,可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更没想到自己出了高出物件正常价格近两百万的高价,却只是换来了一个继续竞争的资格!

时间紧,任务重,拍卖师没有犹豫,直接开始了第二轮竞争的计时,仍然是一分钟,不过主角由百人骤降到三人。

现场一片沉默,半天没有人出价,吴迪忽然想到:

“如果三个都不出价,那会发生什么情况?接着来还是……”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一分钟实在是太短了,现场压抑的气氛刚起,计时的数字已经跳到了58,三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一千六百二十八万五千元!恭喜这位朋友!”

拍卖师这次终于听清了,最高价一千六百二十八万五千元,只比第二名高出整两万!

吴迪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一千六百万?还行吧,这件高仿在市场上按照现代工艺品出售,价格也不会低于三十万,一千六百万亏的也不算多,总比买个只值几十块钱的破碟烂碗回去强。只不过希望你们运气好点,千万不要拿去送礼,否则一旦被人认出来,损失可就大了!

接下来还有两个大坑,一件是康熙朝青花人物大罐,只是底价估计都会上千万,还有一件就是郑板桥的那幅竹图,价格也不差仿佛。吴迪琢磨着是不是再摆他们一道,希望到时候不要坑到一家去,不过他要真是那么贪心,那也只能说是自找的了。

现场经过短暂的混乱,拍卖继续进行。

接下来一件仍然是瓷器,白瓷笔洗,流拍了。本来要说仿的也不错,可惜因为吴迪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前两件竞争太过激烈,这件倒霉的排在大热的后边,又仿的不是什么名瓷,只好洗洗回家等下回了。

随着拍卖的进行,明显的可以看出,大家的报价比上半场谨慎多了。虽然能拍出上千万的可能只有几件,可是这瓷器和书画作品只要被怀疑是真的,几乎件件都能过五十万,这可不比刚才抢杂项,很多才几千块钱就能得手,高也不过亏出去几万而已。

拍卖是瓷器和书画插花进行,吴迪看上了一幅杨凝式的刻帖《步虚词》,最后经过小小的竞争,以一百九十二万的价格成功拍了下来。

杨凝式是唐朝末年的进士,后历仕后梁、唐、晋、汉、周五代,官至太子太保,世称“杨少师”。他的书法艺术被人称为是在唐、宋两代的书法艺术高峰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开启了宋代尚意书法的先河。苏东坡、黄庭坚、米芾等大家都非常的推崇他,而且由于时代的贴近,他们每一个都可以说追摹过杨凝式的作品。

而所谓刻贴,也称法帖。唐代以来由于朝廷的功令,民间的喜好习书者已远远不限于少数经生书吏。为了解决范本不足的问题,人们借鉴了刻碑时摹勒上石的方法,将名家手迹转移到石头或硬质木料上刻成阴文,再用传拓技术制成拓片装裱成卷册以供人欣赏、临习。其成品习惯称帖,所以叫做刻贴。

书法作品比画作还要难以分辨真假,因为历史上有名没名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几乎没有一个鉴赏家敢号称能认识所有书法大家的笔迹。这方面更多的鉴定手段是看款识,以及一些收藏印鉴。

这件作品的款识倒是齐全,但是个别收藏印鉴看起来很像是作伪的,所以虽然吴迪出价坚决,也有关注他的人跟到了最后,但是可能因为决心不足,最后决战时加价幅度不如他,才让他以一个相对低廉的价格得手。

吴迪得手后做了一个如果明白他真意的一定会说他很欠揍的动作。他装作好像是听到了身后大门处的动静,半欠身转头微笑着朝后看了一眼,害的身边的宋世明都跟着看了看,

“怎么了?有事?”

“呵呵,没什么,有点小得意,炫耀一下。”

宋世明哪知他的真意是要通知那些人,你们看,我出价就是真的想拿下!对他的话信以为真,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

“你啊!年轻真好!”

吴迪一头的黑线,这不关年轻什么事好不好,我这是在害人啊!

拍卖继续进行,此时已经很难出现大家争抢的局面了,但是拍卖师也无所谓,仍然一件一件一丝不苟的严格计时,反而给大家带来了不少好印象。

终于等到那件疑似朱耷的《鹿》图拍卖了,吴迪暗暗观察了一下宋世明的表情,看到他似乎无动于衷,轻轻的松了口气。

这幅作品是一幅立轴水墨画,图中仅画苍松瑞鹿,而鹿正回转头来,白眼向人。整幅画造型简练,形象夸张,但笔墨简朴豪放、苍劲率意,带有很明显的朱耷的风格。而且落款将“八大山人”连缀成“笑之”字样,更是朱耷常为之事,不过几方收藏的印鉴就有问题了。

吴迪如果仅凭自己的眼力,会认为这是一幅名家的仿作,如果能找到出处,说不定会比原画还要值钱。但是他同样一眼就看出了那几枚收藏印鉴章的问题,竟然没有一个是真的!

天书的验证结果让他啼笑皆非,这竟是一件朱耷的真迹!这种情况往往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不知道哪个拿到这幅画的人,画蛇添足的在上边加了些收藏印鉴,结果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了。

拍卖的进程一如吴迪所想,半分钟这件底价仅仅十万元的珍品居然无人报价!连宋世明这个拥有一幅朱耷真迹的人都无动于衷,其他人的反应就可想而知了。看来,这就是这种拍卖的弊端了,看东西和思考价格的时间太短,虽然成功的拍出去了一些低价的赝品,但是如果有这么一件大漏被人捡走,可能很多天都是白干了。

吴迪隐蔽的朝张飞使了个眼色,张飞朝他眨了眨眼睛,却并不出价。一直到只剩三秒,大家都以为会流拍时,这家伙才报了一个十万元的底价。

吴迪还没将一口长气出完,拍卖就结束了,一件朱耷的真迹落入手中。他来不及埋怨张飞,就开始考虑起该不该让宋世明知道真相了。要知道这哥哥当年为了这么一幅画,不但被绑架过一次,还被迫中断了学业,甚至直到现在都还不敢踏出国门一步!

终于轮到那件康熙的青花大罐了,当拍卖师让人将它抱上高台时,会场里响起了一阵低声的惊呼。能参加这个拍卖的都有一定的眼力,如果说今天要出现几千万的高价,就只有这件瓷器和剩下那件一看就是郑板桥的《竹图》的作品了。只是该不该抢,该出多少钱抢,这都是个问题,毕竟他们不像吴迪这个暴发户,几亿的东西都会随手送人,他们的可都是些血汗钱啊!

什么?你有不同意见?说他们的钱都是别人的血汗?可这也是血汗钱啊?再说了,万一哪天不幸事发,就轮到他自己的血汗了,这都不是血汗钱是什么!

事到临头,吴迪反而有些迟疑了,这些人跟风截胡的做法虽然有点可恶,但也是人之常情,罪不至死。

那这个几千万的坑到底是该挖还是不该挖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