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高人

第二件拍品仍然是鼻烟壶,清朝名家丁二仲的水晶山水人物内画鼻烟壶!关于丁二仲的艺术成就,业内稍有争议,有人将他和周乐元、马少宣、叶仲三并称为晚清内画四大家,也有人将他剔除,称其他三个为三大家。但不管是哪种说法,这个鼻烟壶绝对不会便宜了是真的。

鼻烟壶有款,所以吴迪注意的时候,二百万的底价已经被炒到了四百八十二万。眼看着还有五秒钟拍卖就要结束,他盘算了一下,喊出了五百万的价格。紧接着一个声音叫价五百一十万,随后三秒内被三个人抬到了五百三十万。

他注意到出价的几人都是刚才留意他的人,不由的暗笑,这件我就不抢了,让你们掏这个价钱买件真品也算是对得起你们,不过待会儿要是还不知道轻重,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第三件拍品是一面铜镜,这玩意吴迪多的是,但难得一件北宋真品才开价一万,不伸伸手实在是心痒难耐。所以他在冷场了十秒钟之后,第一个报价一万元。

半分钟之后,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万八,随即,就像是在池塘里扔了一块石头,溅起了无数的水花,短短十秒钟内,价格被抬到了八万元。

八万?这面镜子至少值十二万,吴迪再次出价,十一万!

秒针一下一下的蹦向终点,在拍卖师锤子即将落下的一刻,一个人举手高叫,十二万!

吴迪心中冷笑,这些杂项小件里真品的比例要远远高于书画和瓷器这两个大项,想搭顺风车截胡,这会儿就让你沾点便宜,待会有你哭的时候!

接下来的几件拍品吴迪都没有出手,有两件东西还流拍了。虽然这些物件底价都不高,但是没时间看啊,万一买着赝品,钱倒是小事,可这心里恶心不是?

在场的大多数人的目光都盯着书画、瓷器这些价值较高的东西去了,对这些小东西只有那些真正地玩家才会关注。有钱人,尤其是请了专家来帮着看东西的老板们才不愿意浪费精力,这一类物件,不是名家作品,送礼都不好意思出手。

但是情况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随着拍卖的进行,现场的气氛渐渐热烈,报价的人也多了起来,不少特征比较明显的真品竞争的格外激烈,成交价比外边的拍卖会也差不了太多。

这是怎么回事?吴迪沉吟了一会儿,用眼色示意离他不远的张飞出手,将正在拍卖的康熙朝的青花瓷独钓寒江内画鼻烟壶拍下来。

因为鼻烟壶类的拍品比较多,这件明显出现了冷场,但是仍然有十几个人在竞争,最后一刻,张飞看了吴迪一眼,直接出价一百八十万,才险险将鼻烟壶拿到手中。

吴迪一直冷眼旁观,等到拍卖进行到中段的时候,他再次出手,报价一件牙雕观音像。

这次和他抢的却不是刚才他留意的那几拨人,想必是真的有人认准了这件东西,最后在一百二十万的价格上他选择了放弃。

慢慢的,他喜欢上了这种拍卖的节奏,是生是死一分钟见分晓,可比那些所谓大公司的拍卖会有意思多了。拍卖师一个劲的在台上叨叨,反复重复一个报价,台下各个绞尽脑汁的算计,一件好东西抢个十几分钟还算是快的,那速度跟这一比,简直就是拉车的蜗牛,比背着房子跑还要慢上不少!

而且他也发现了刘三坚持这么拍卖的好处。他事先分析的倒是清楚,可是这是过百人的现场,而且大多不是专家,他们是会被这里的气氛影响的。随着一声声报价催命般的喊出,大家都觉得肾上腺分泌加速,大脑亢奋,由不得你不跟着一块报价,就好比一个乱哄哄的演唱会,听着听着你就跟着节奏吼起来了。

这会儿吴迪也知道了那个中年拍卖师凭什么能站在这里了。他挑动气氛的水平可能确实差了点,但是耳朵真尖,对最高报价的把握竟没有出过一次失误,显然是受过这方面的专业培训,而且成绩还很不错的说。

想明白了这点,吴迪也放开了,既然大家都不在乎,那他不介意让水变的更混点,看看那几拨人还跟不跟得住。于是他也不管真假了,每隔几件就要报报价,玩的不亦乐乎。

那几拨人看来是死了心了紧跟吴迪,他报价的不一定每样都跟,但凡是他没出声的,坚决不跟!吴迪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先预热着,待会儿等到大件咱们再好好玩玩!

就这样,时间飞快的流逝,转眼间七十多件杂项拍卖完毕,竟然只有不到十件流拍!

在中年人满头大汗的宣布休息十分钟之后,会场里猛地一下炸了锅,人们纷纷站起来活动手脚,讨论着刚才的几次精彩斗价。

大厅里的空调开得很足,有点热,吴迪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一脸的苦笑,自从张飞拍下了那件鼻烟壶后,接下来四十多件里他竟然一无所获!

当然,这个跟他没有成心想买有关,但是现场的氛围是主要的祸因,除了开始的冷场显示大家还有理性之外,这后半场整个就是一辆脱轨的火车头嘛!

“玩高兴了?不认识你的准把你小子当托了!”

坐在他旁边的宋世明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有几拨人好像一直盯着我出价,逗逗他们,呵呵。”

宋世明也不以为意,他们这种比较出名的专家,被人盯上很正常,他早就习惯了。

和吴迪一人一根冒着烟,走到大厅门外,宋世明看了一眼天上的眉月,感慨道:

“见识到刘三的厉害了吧?有人学过他这一套,砸了,一多半流拍!这里边拍品的准备,会场的布置,托的使用,时机的把握等等等等,他玩的是炉火纯青啊!现在我都很少来了,就是因为即使面对一堆棒槌,你也基本上捡不到什么漏。”

吴迪晃了晃有些还发昏的脑袋,主要是被周围的报价声给吵的。

“按道理说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休息,借着这气氛,那瓷器、书画的价格还不被炒上天去了?”

宋世明咧嘴一笑,

“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吴迪思索了一下,迟疑道:

“跟东西的价值有关?我注意到好像过百万的基本上都是真品,剩下的虽然热闹,但大多数都很便宜。”

宋世明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比我当年强!这问题我问过刘三,他让我自己悟。后来还是师父点醒了我。除了有限的几件,剩下这些小件最贵不过十来万,对参加拍卖的这些人来说,可能还不够他们玩一晚上女人的开销。所以即便被气氛影响了,买了件赝品回去,大家也都是乐呵呵的不当回事,毕竟你玩过了嘛。可是要是在瓷器、书画上玩这一手,可就要得罪大鳄了。要是被气氛绑架,花个几百上千万的买了一件赝品,呵呵,不定哪天惹到一个惹不起的,就他干那些破事,早翻船了!高明吧?佩服吧?就算你今天什么也没买到,只是宋哥带你上的这堂课,就值得你请我喝顿酒了!”

吴迪无语的竖起了大拇指,草莽之间出高人啊!

不过这样也好,待会儿既然不会发生哄抢的现象,那几个人再跟他,就真的是自作孽了!

开拍后,吴迪发现他还是小看了大家。第一件瓷器是一眼真的东西,所以一登台就引起了一轮报价的狂潮,但是他已经注意到,众人疯狂中还是保持着相当的理性,瓷器的价格虽节节攀高,但是始终维持在一个相对合理的位置。

几个人经过最后五秒的竞争,这件康熙朝侍女戏蝶图粉彩花瓶以八百二十八万的价格被一名中年妇女拍走。吴迪点了点头,这个价格并不低,放到正规的拍卖会上,如果操作不好,可能还上不了八百万。

随后他注意到现场还有不少人在摇头叹息,不由得微笑起来,又想占便宜,又想拿东西,哪有这样的好事?没看到连我都在叹气吗?一般的真物件,在最后一刻,差不多都是五六个人同时在报价,你不拿出相当大的诚意,根本就是现代的阿根廷球王,梅西!

第二件是北宋越窑的二缠枝菊花纹青瓷小碗,釉色清亮,肥厚莹润,胎质紧密,造型古拙。而且,二缠枝菊花纹采用的是划花装饰技法,手法熟练,线条纤细、流畅、繁密,构图对称,布局圆满,很容易让人一眼就认定是精品之作。可吴迪却知道,这是一件赝品,一件精心仿制的赝品,不过烧制年代距现在可能有点久,很可能会超过二十年。因为从瓷器的表面,几乎看不出一点做旧的痕迹。

底价三百万在一片嘈杂的报价声中迅速被抬高到了八百多万,吴迪眼角的余光扫到他右边那一拨始终注意着他的人似乎有点紧张,嘴角不由的噙上了一丝冷笑,在还剩十秒时忽然出手,

“一千万!”

会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今天的第一个一千万似乎提醒了大家,这是在拍卖,这是在拍卖真假不知的古董!

可是,大家都没注意到,听到吴迪的报价,场中最少有十几个人在暗中松了一口气,有几个坐在他身后的甚至露出了笑容。呵呵,终于真正的出手了,一上来就叫价一千万,以这小子的眼光,不用说,珍品无疑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