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这也太复杂了吧(下)

吴迪听了宋世明的解释,恍然大悟,不过转眼间又醒过劲儿来,撇嘴道:

“你就忽悠吧,接着使劲忽悠。这几件东西可样样都是真品,真正上拍的话绝对不会低于这个价格,这哪又有什么交易之说?”

“呵呵,这就是刘三的作用了,你信不信,那件鼻烟壶很快就会以极低的价格再流回到他的手上,或者说根本就不会转手!”

吴迪琢磨了一下,说道:

“也就是说,那胖子就是扔了五百万出去,鼻烟壶还是原来卖主的。”

“不,那件鼻烟壶本来就是刘三的,只不过以别人的名义送拍罢了!”

“卡!那你这件碗就是某个人想通过拍卖会送到马老手上的……”

“没错,这样的交易记录都会清楚明白的留下来,现场又有那么多的证人,而且东西确实又值那么多钱,呵呵,高明吧?”

“不对,怎么我看着还有人带着专家进去?还有我拍那几件是个什么意思?”

“那些人都是来打掩护的,有的明白,有的不明白。这场拍卖真正进行的就是我们这两件的交易!不过现在那个胖子可能会有点麻烦。”

“为什么?”

“因为我带了你这个棒槌过来,结果你又低价抢走了几件拍品!这个损失是要算在这两件交易头上的,我估计没人敢来找我,那就只有那个胖子背着了。怎么样?哥哥够意思吧?拿师父的名头让你来占便宜……”

“你少来,要是这全场的东西都低价成交,那胖子还不得当场翻脸……”

“老弟啊,你怎么那么天真,没出到价位的都被托给弄回去了!你那两件是因为人家看到你跟我在一起,没人敢拦啊!”

卡!我卡!这些人为了规避一些东西,还真的是绞尽脑汁啊!吴迪在心里发泄了一番,又发现了一个疑点,这宋世明又凭什么这么好心,搭上了师父的名头,让他占了便宜去?莫非,这其中还有隐情不成?

果然,两个人沿着会*所里的小路没走上几步,宋世明就装作不在意的问道:

“你师父身体还不错吧?”

“还行,看着挺硬朗的。”

“我们老爷子得了这件宝贝,准会去找他炫耀。呵呵,你回去最好事先打个招呼,否则以我师父的脾气,到时候得意忘形,和常老呛起来可就麻烦了!”

吴迪没有说话,脑子却在飞速的旋转着,哦,终于想明白了,这马老一定是有事求师父,这是通过宋世明找他搭线来了!我卡!这他妈的也太复杂了吧?!

两个人不言声的晃了几步,宋世明说道:

“走吧,那一场估计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才是给我们这些人准备的。东西的来源不好说,真假也不好说,而且还有不少难题。不过,我想这些对于吴老弟你来说,应该都不是问题。”

“什么意思?”

吴迪无精打采的问道。他被这复杂的事情弄得心力交瘁,还好当时没听老太太的安排去从政或者参军,否则以他的懒散心性,可能被人玩死了还替人家给自己的坟头栽树呢!

“你到了看看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拍卖在另一个地方进行,这边要比刚才那边大多了,吴迪跟着宋世明来到会场的时候,被里边的布置吓了一大跳。

这是一个很大的大厅,在大厅的中央,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十几排椅子,估计有两百多把。在大厅的两边墙边,摆了两溜放满了东西的长桌,一溜长桌旁人流稀少,另一边那溜长桌前却人烟稠密。另外一面空着的墙上,则挂满了字画,足足有四、五十幅之多。

宋世明指着长桌说道:

“这边应该会有百十件拍品吧。不过连字画算在内,一共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看展品,还不准上手。待会儿拍卖的规矩更怪,一件一分钟,超时你出再高的价钱都没用。明白了?现在还有二十五分钟,咱们分头开始行动,希望这次能撞上件好东西。”

怪事年年有,今天何其多!还有这么搞拍卖的?这是急着回去生孩子啊还是家里老人没了,一百四、五十件让半个小时看完,竞价时间一件也就给一分钟,闹着玩儿的吧?难道这刘三实际上并不想往外卖这些东西?

有可能,他这样搞一是比较神秘,二是为了限购。想多买?先看看你自己能看过来几件再说吧,这里可不件件保真……要想拍着好东西,只能是目标明确,集中看几件,再琢磨个好价钱,在拍卖的时候一击中的。这点倒是和缅甸的翡翠明标有点像,争夺就在最后那几秒种。

但是这样一来,大家的目标未免会有点分散,会从一定程度上避免出现众人争抢的局面……

被宋世明搞糊涂了,这是拍卖会,怎么会害怕争抢局面的出现?只怕老板求还求不来呢!那这么多规矩又是为了什么?

他一边沿着长桌往前走,一边打量桌上的藏品,一边心里琢磨。

左边的一溜长桌上都是些小件的古玩杂项,鼻烟壶、青铜镜、竹木牙雕、古玉、钱币样样俱全,总是有六、七十件之多。但看的人却不多,他们大多数都聚集到瓷器和书画那边去了。

吴迪粗粗浏览了一遍,就认出起码有三分之一有问题,如果时间足够,只怕大家都会发现至少有一半的藏品不真。但是现在就不好说了,没时间看,到时候找几个托混里边,一阵乱争抢,说不定赝品都能卖个天价!

不对!他忽然想起,这买古董又不像买鸡蛋,只要价钱便宜个几分几毛,再加上限时抢购的标签,老太太们就会蜂拥而来,形成抢购的热潮。这玩意单价高,真假不好认,你指望着趁混乱出手赝品,这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搞不懂,真心搞不懂。不过,对于他来说,搞不搞得懂又有什么关系?时间这个东西,对于别人来说可能真的不够,但对于他来说,就仿佛是天生36D的大波,不需要挤,那沟壑就深的吓人!有天书在身,可以一瞬间知所有藏品真假,也可以等单件上拍时再进行辨认,这还不都看他吴大少爷的心情?

他沿着墙边,浏览了一遍字画,倒是发现了几件精品,其中一幅郑板桥的《竹图》更是分外的显眼。他在这幅画前面停留了一分钟,然后面无表情的接着往前走。

这里还有一幅朱耷的?什么时候这些名家的画这么不值钱,随便就出现在这个简陋的跟马戏团的大棚子似的拍卖会场了?不过只是扫了一眼,他就吸了一口凉气,你别说,就算是仿的,这也是名家手笔!

看完字画看瓷器,转弯一圈还剩五分钟,他正琢磨着是不是用天书耍一回流氓,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打量着他,一回头,就看到几个方向都有人不自然的放低了目光。吴迪明白了,这是被人认出来了。也是,专门玩古董的几乎就没有不认识他的,毕竟那些杂志都是这些人的案头常客,大幅的照片足以将他这张并不英俊的脸宣传的人尽皆知。他心中一动,给张飞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偷偷的混到人群中听候进一步的指示。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大家安静下来,服务生开始给每个人发牌子。吴迪注意到至少有五拨人始终有意无意的在关注着他,不禁摇了摇头,看来待会可能会有好玩的事要发生了。不过但愿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否则的话,可就有人要哭了。

先拍卖的是那些杂项小件,这些人整整齐齐的坐好,一个木制的高台被抬到了大家的面前,还是刚才那个拍卖师,换了身衣服,三步两步就跳到了台上。

“时间有限,我就不说废话了,拍卖直接开始。规矩大家都懂吧?一分钟之内报价有效,一分钟之后,出再高的价钱,对不起,这件东西也不是您的。现在,第一件,无款玻璃内画鱼藻图鼻烟壶,起拍价一千元,计时开始。”

场内一片安静,吴迪举了举牌子,说道:

“我出一千元。”

这件他看过,没有款识,但是天书显示的明明白白,清叶仲三玻璃内画鱼藻图鼻烟壶,真品。

吴迪出价半分钟之后,才有一个声音迟疑道:

“一千五。”

吴迪盯着拍卖师背后的钟表,看着还剩十秒钟的时候再次出价,一千八百元。

秒针一下一下的跳到了尽头,那个拍卖师手中的小锤“当”的一下敲在桌子上,无款玻璃内画鱼藻图鼻烟壶,一千八百元成交!

所有人都跟没事人似的等着第二件拍品上台,可直到第二件拍品的时间过去了大半,吴迪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件最少价值五百万的内画壶三大家之一的叶仲三的作品就这样到手了?刚才那个胖子可是在他眼前整整扔出了五百万来着!

其实让他意外的不是一千八的价格,比这大的多的漏他都捡过,可关键这是在近百人的眼前,众目睽睽之下,堂堂正正的以捡垃圾的价格拍卖得手的啊!

吴迪瞬间就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地方,要都是这种价格水平,呵呵,他不敢想了,他怕天上忽然降道雷劈死他!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