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这也太复杂了吧(上)

拍卖师拿出一本线装旧书,在大家面前轻轻的翻了几页,笑道:

“逗个乐子,现在进入正题!这本画册据说是宫廷画师所画,每一张都有一个经典的姿势,人物逼真,动作多样,对我们广大男同胞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哦!”

吴迪哭笑不得的和宋世明交换了个眼神,这给皇帝启蒙的《依春图》竟是一本春宫图!看那厚度,只怕是三十六种姿势,七十二般武艺都画了个齐全!

他看到有几个人在笑着交头接耳,正想透视一下看看质量,忽然想起了这几天的遭遇。难道自从沾上了欢喜佛就开始和这玩意犯冲?春宫图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会不会是在提醒着他什么?他心中一动,目光已隔空透视了过去。

他的目标是那两张蓝绢书皮,一般有什么东西都会藏在那里边,点点的网文上好像都是这么写的……

薄薄的书皮一透而过,人家清清白白的什么也没有!他微笑摇头,太异想天开了,这绢做的书皮,里边应该是不太适合藏什么东西才对。

“起拍价一千元,各位大老板,不要不好意思,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嘛!”

这家伙白长了一副冠冕堂皇的外表,说出来的话让人听着就可恨。本来还有意出手的几个人也恼怒的暗骂一声,悄悄收回了准备举起的手。

“各位老板,这可是难得的彩绢画,保真的老东西,错过了可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彩绢画?吴迪忽然想起了什么,再次透视过去,将目光锁定在那薄薄的绢皮之上。原来,还真的有机关,只不过地方有点出人意料!

透视进封皮的目光稍一梭巡,就找到了目标。在绢皮的背面,赫然有着墨团的存在,看形状,不像是封皮上的画透射的阴影,那就应该是有人在封皮背面画了什么东西,然后借装裱将它藏起来了!可是,会是些什么呢?

拍卖师见到没有人接腔,无所谓的笑了一下,准备把书放回去。他本来就是临时客串,也不知道那个得了急病的家伙将这一本春宫图排在第一位拍卖有什么意图,这一群的大老板大眼瞪小眼互相都看着,谁有那个脸皮好意思去拍?再说了,他们若想看,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真身给他们表演呢!

“一千元,我出一千元。”

吴迪的报价让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不少人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意。要说这一千元买一本宫里流出来的春宫画确实很值得,不但能收藏,还能欣赏。可是这会谁又好意思上前争抢?不说脸面问题,只怕是一开腔就会将这个不知道是何背景的公子哥给得罪了。

宋世明愕然看了吴迪一眼,随即满脸的苦笑,好小子,看来还真是……哈哈,今天晚点回去,待会给你安排个雏,泻泻火!

第二件拍品就是真材实料了,一件古战国时期的青铜酒爵,底价十万。

底价开出后,不少人有意思的人都上台验过了真伪,然后经过几轮竞价,最后这件品相还不错,也没有太多铜锈的酒爵以二十一万的价格被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家伙拍走。

第三件,还是一本书,不过这本书就有看头多了,据说是高鹗当年续写《红楼梦》的部分手稿!这下连吴迪都动了心思。

照例验过真假后,这件底价一万的拍品很快被众人抬到了三十多万,

“五十万!”

吴迪咨询了宋世明,多人报价竞争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本书没什么猫腻。他稍一犹豫,直接开价五十万。

听到吴迪的报价,所有人都沉默了,有几个一直注意他的,在他看过来时,脸上均露出了善意的笑容。这么年轻,应该和他们身份不同,有机会倒是要认识一下。

第四件拍品,是一个鼻烟壶,而且是和周乐元齐名的晚清内画壶大家叶仲三的作品,起拍价才二十万!吴迪又动心了,要是能集齐清末内画壶三大家的东西,也是一项小小的成就不是?

拍卖师的话音未落,刚开始时让他快点开拍的那个胖子就迫不及待的报价了,

“五百万!”

一听这个价格,吴迪就无奈的笑了。五百万,不是说这件东西不值这个价钱,关键是人家表明了态度,对这个势在必得,想必就是宋世明说过的那些破事!可惜了,这么好的东西眼馋却不能抢,下一次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遇上。

拍卖进行的很快,转眼间已经拍出了二十来件,其中不乏精品,也不乏流拍的。

吴迪用十七万的价格又抢了一件清同治时期的粉彩小碗。放到市面上,这只碗怎么着也会过百万,这里居然只出到十七万就没人再跟了,让他很是忐忑了一下,这只小碗背后不会有什么麻烦吧?随即又释然了,一件百多万的东西,就是有麻烦,不用动钟家,他就能摆平了。

第三十件拍品一上台,他的眼睛就眯了起来,这竟是一件罕见的吉州窑黑釉木叶碗!

吉州在赣省吉安永和镇,自隋至宋吉安称吉州,故名吉州窑。又因烧造地点名永和镇,也称永和窑。最出名的就是所谓的剪纸、贴花、树叶瓷。

所谓剪纸贴花,是在黑色釉面上以一种特殊的工艺手法浮现出鸣鹊、飞蝶、奔鹿、鸾凤对舞,以及梅兰竹菊等到各种不同花卉、珍禽的剪影,再配以黑色釉面上烧出来的形似海龟身上斑驳的“玳瑁釉”或者状似鹧鸪鸟胸部灿烂羽毛的“鹧鸪斑釉”,看上去极之美丽。

这只碗的装饰采用的是宋代吉州窑独创的木叶纹。即将经过特殊处理的整张天然树叶贴在胎体上,再上釉后入窑烧成,树叶烧挥发后留下的痕迹就是木叶纹。

吴迪看完之后,回身坐下,心中动了不惜得罪人也要抢下来的念头。宋世明却连台都没上,看到他的表情,不禁苦笑道:

“怎么?看上了?老弟,这只碗你就别想了,我这趟就是为它而来,师父指明要我带回去的。”

卡!吴迪气的一甩头,这他妈什么破地方,看上的东西不让买,还敢叫拍卖会?有种大家来比砸钱啊?我换一堆硬币砸死你!

“别郁闷了,你看看周围这些人,可有一个圈里人?原来大家还都隔三差五的来上一回,后来渐渐的明白了规矩,都不来了。因为都像你一样,实在是受不了这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极品落入他人之手的感觉。如果真是没钱还就罢了,可偏偏是有钱不能出手啊!”

“那你还带老子过来!”

吴迪恨的牙痒痒,奶奶的,说是有天大的好处,我看这是天大的气处才对!

“一个人郁闷怎么比得上两个人郁闷?哎,老弟,别打,别打!其实以你的身份,你就算是把看上的东西全抢了都没事!这些人看着人模狗样的,你这身份要是一亮,谁敢跟你高声说话?”

吴迪翻了个白眼,这宋世明实在是太坏了,不但带着他来让他郁闷,还盼着他坏了这里的规矩给他出气!奶奶的,老子就算要抢也先从你这只破碗抢起!

一群人基本上都看过了,主持拍卖的王老弟宣布了底价,十万!太便宜,实在是太便宜了!这只碗到哪儿随随便便都能卖个上千万,这里的底价居然才十万!

吴迪看到宋世明一举手,直接就扔了个一千万的价格出去,微微一愣,转眼间明白过来。别人想便宜送,他偏偏不接,不但不接,送过来的东西我还要吃下!这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就是牛!

这只碗一千万虽然比实际价值还低点,但是相差也不多,宋世明摆明车马,吃货不沾人情的态度,让场内众人如被一条大蛇盯上的鹌鹑,各个缩着脖子不敢发声。

“走吧,这种拍卖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要不是老头子让我来,我根本就不会来。”

吴迪差点没气炸了,你小子,便宜你占,好话你说,敢情我这就是给你当陪练来了?不对,只是陪练还没什么,这简直就是把我当成站在法师旁边拉仇恨的肉盾了嘛!

出了门,宋世明看到身边的吴迪笑的着实有点渗人,连忙举手道:

“好了,好了,我从实招来还不行吗?这次过来,这件碗呢,只是目的之一,带吴老弟过来认认门路,才是主要的目的。刚才那个拍卖只是拍卖的上半场,精彩的全在下半场呢!”

吴迪在心里边已经将宋世明挂在了耶稣受刑的十字架上,正拿小针扎着呢。一听到还有下半场,不由的暂时住了手,问道:

“怎么个意思?”

“这刘三其实就是个中人,谁有事求到他头上,他又能找到关系解决的,就会替双方搭线,然后以古董拍卖的方式支付报酬。一般情况下,拍卖的古董有两个来源。事办成了,就是帮忙方准备古董,被帮忙方高价拍走,那个胖子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也有一些是事先沟通好,被帮忙人先付报酬的,我的这个就属于这种情况,不过那家伙倒霉,居然敢求到老爷子头上,师父他一辈子刚正不阿,当然要借机会给他个教训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