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奇怪的偈语

洗白白再抽上一颗事后烟,吴迪决定干一件大事,给这边换床。这事还耽误不得,虽然马上就要退房子了,可是他可不想正在做俯卧撑的时候来个彩虹桥事故,那可是会吓着他们家老二的!

听听这破床的呻吟声,比瑶瑶的娇喘还大不少!赶明就把你扔垃圾场配个公床让你自己嗨皮去!

第二天,腰膝酸软的孟瑶被吴迪招来的机器猫送去上班了,看来以后她们学不学车都无所谓,就是那辆海王叉有点可惜了。可是,要是真开上了,这腿软的踩不住刹车岂不是更糟糕?

马上就是元旦了,孟瑶的意见是去一天潭柘寺,其他的时间随便。吴迪虽然觉得去的勤了点,但是也知道那次枪伤对她造成的惊吓还没有过去,也就无所谓了,只是到时候再见着那个老和尚是不是该主动上去聊两句?

上午的时候,吴迪和胡自力、邵亚楠开了一个小会,这两个刚刚领了证但不准备办的老新人因为香港的合作蜜月被取消了。不过看到胡自力满面红光的样子,吴迪不禁拿他和自己暗暗做了个比较,最后满心的迷惑,这家伙难道真会这么老实,没买票之前就没上过车?要不怎么看着会这么亢奋?

沪城的门店即将开张,和周乐生的合作也要赶在农历新年前全部铺开。胡自力和邵亚楠忙的几乎脚不沾地,但蓝梦光明的未来刺激的他们精神亢奋,犹如打了鸡血般干劲十足。如果他们知道对面这个年轻的老板居然在想那种事,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撂挑子走人。

简单的对牵涉到动用大量资金和物资的项目做了一个授权,吴迪就继续做他的甩手掌柜去了。

晚上的时候,闻斓回来了,她看着两间卧室里崭新的大床和床上用品,给了吴迪一个暧昧的眼神,然后……然后吴迪就可怜的一个人睡在了孟瑶的房间里……至于半夜有没有人摸进来,偶睡了,不知道!

潭柘寺冬天的景色一如整个京城般萧条,但人流却比最繁华的商业街都不差仿佛。吴迪苦恼的皱了皱眉头,这菩萨要是真的有灵,估计会被忙死。

来到上次求签的地方,没有看到老和尚,换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在那儿装神弄鬼。孟瑶有点失望的拉着闻斓的手,说道:

“本来还想问问今年的运势呢……”

一个小沙弥远远地看到吴迪,快步走了过来,来到吴迪面前单掌施礼道:

“施主,主持有请。”

吴迪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看来这觉远大师真的是个奇人,每每总能算到他何时要来,早就安排了人在此等候。

一间简陋的禅室里,须眉皆白的老主持接见了吴迪三人,他先是上下打量了吴迪一番,然后一言不发的就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吴迪大惊,受也不是,躲也不是,想扶起来又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大师……”

老主持拜了三拜,盘膝坐好,笑眯眯的示意吴迪等人在对面的蒲团坐下,方才说道:

“阿弥陀佛,老衲这礼是代师父行的。座师觉远自那日见到施主,回来后就准备云游天下。他临走时吩咐,既然在小施主身上看到了天道,他也为小施主准备了回礼,让我见到你时送与施主。”

他起身在吴迪三人诧异的眼神中拿出一绢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软布,恭恭敬敬的递给吴迪,然后又盘膝坐下。

两女都从蒲团上将身子凑过来,想看看那神奇的老和尚究竟送了吴迪什么。吴迪告了声罪,慢慢打开了软布,定睛看去,却是四句似诗非诗的偈语:

“西湖水上花,影下结甜瓜。业火寻常在,灵钥界中藏。”

“大师?”

“呵呵,不要问我,当时师父书写时,我就在身边。相询之下,他回道,懂即是懂,不懂即是不懂,这偈语即不是为你所书,你当然不懂。你只管将他交予小施主,然后要他重塑整间庙宇菩萨的金身就好了。”

老主持摇头晃脑的说着,尤其是最后一句,那神情分明就是一个十足的神棍。

吴迪眉头紧锁,没有言语。别人,甚至包括这个主持,可能都认为这是一件儿戏,但只有他的心里清楚,那个觉远老和尚只怕就是另一个现代的张天师!

身上的灵眼在布达拉宫被人看破,深藏的天书又在潭柘寺被人道出,这世界上,究竟还有多少深藏不露的高人隐世?

“大师,不知重塑菩萨金身要多少香火,五百万够不够?”

老主持笑的白眉都散开了,他高宣一声佛号,朝吴迪施了一礼,说道:

“尽是够用了,谢谢施主慈悲,菩萨会保佑你们的。”

三人在寺里吃了一顿丰盛的素斋,出了门孟瑶就开始埋怨,

“阿迪,看你平时挺精明的样子,怎么这么容易上当,四句没头没脑的破字就骗了你五百万?”

“呵呵,丫头,我记得前几天还有人给我说那个老和尚算的好准啊!难道我记错了,不是你?”

这是孟瑶和他在床上的私话,此刻被他当着闻斓的面翻出来,小妮子顿时大羞,一只小手毫不犹疑的摸上了他的胳膊,奈何冬天穿的太厚,怎么用力也转不了360度。闻斓也羞红了脸,那个签还真是奇怪,好像就是为他们三人准备的似的,难道那个老和尚真的有什么法力不成?

“瑶瑶!别说这个布条了,只是那个护身符就是无价,以后不准说大师的坏话。”

孟瑶其实说完就想起了护身符,正在懊悔又听到闻斓这么说,登时眼圈就红了,吴迪忙道:

“来来来,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你们都帮我看看,这四句话说的究竟是什么。”

“西湖水上花,影下结甜瓜。会不会是说西湖有一种长在水上的花,然后花影下会结甜瓜?”

孟瑶的注意力马上就被转移了,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开始翻译。

“长在水上的花?荷花?你们见过荷花底下结甜瓜的吗?”

“水上花就只有荷花吗?”

孟瑶不服气。

“那倒是。可即便大师说的是这个意思,告诉我干嘛?难道让我去找那个甜瓜?再说了,你们谁又见过长在水里的甜瓜?”

几个人在那里皱眉苦思,跟在身后的军师试着说道:

“后边那个业火,在佛教里是指恶业害身如火,亦指地狱焚烧罪人之火。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怒火的意思,不知道在这里怎么解。”

闻斓沉吟道:

“业火寻常在,可能是指每个人身上都有罪孽,这种东西是一种很寻常的存在。灵钥界中藏,有灵气的钥匙在界里边藏着,这个灵钥和界又是指什么,搞不懂……”

“现在我们猜的都是字面的意思,即便大家说的都对,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一直皱眉苦思的麻雀插话道:

“我做了各种组合,这就是很平常的四句话,不是什么藏头诗之类的。至于是不是什么密码,资料太少了,没法判断。”

吴迪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行啊,还以为你小子就会拍马屁呢!

“五哥,我是搞情报的好不好!”

麻雀高叫了一声,随即声音又低了下去,

“情报显示你爱显摆,喜欢人有拍马屁……”

闻斓看了看夸张的追杀着麻雀的吴迪,又看了看笑颜如花的孟瑶,心中充满了温馨,差一点错过了……

玩闹了一阵,军师做了总结陈辞:

“如果是骗钱的,我们怎么猜都猜不对。如果真的有含义,那就是大神的东西,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看得懂?所以,我的建议是,到时自知!”

吴迪成功的把麻雀的头发弄成了一个麻雀窝,满意的拍拍手笑道:

“算了,先不管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线索。丫头们,下午怎么过?”

“逛街!”

二女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军师抹了把冷汗,逛街?五哥上一次都差一点没把我和机器猫给埋了,听说这女孩,尤其是带着男朋友的女孩逛街更猛,到时候买的东西抱在怀里,他只怕连脸都露不出来!

闻斓的大眼滴溜溜一转,指着潭柘寺门外的一溜摊贩笑道:

“不如就在这里逛逛,每次都是买了高香就进去,你看,那边还有很多小东西看着很旧,就让阿迪表演一把捡漏的本事怎么样?”

孟瑶自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叫好,吴迪则不置可否,如果在这种地方都能捡漏,估计菩萨都会跳过来拍他的!

庙宇门外的摊贩卖的都是什么可想而知,但两女却兴趣颇浓,东瞧瞧西看看,不时还耳语几句。一个全是各种珠子的摊位上,孟瑶拿起一串佛珠悄悄问道:

“这个是什么材料?只要一百块,要是紫檀岂不是发了?”

呵呵,还知道紫檀?吴迪笑着从她手上拿过佛珠,放回摊位,意思不言自明。

前边是一家卖画的摊位,挂满了各个菩萨的印刷像,两女看了一眼就自顾前行,吴迪却想起了那幅欢喜佛的画像。每一尊佛像应该会有几种固定的法相造型,如果再多买几幅造型不同的欢喜佛,互相比较一下,不知道能不能从上边找出一些线索。

看了一遍,没有看到有公开挂出来的。他悄悄问了句,摊主贼兮兮的看了眼两女的背影,从摊子下边抽出几本古旧的图书,悄声道:

“大清朝宫里流出来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