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四系扁壶

吴迪沉默了,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疑问,这个人为什么会是他?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之所以会选择你,有两个理由。第一,我信任你。我一辈子看人从来就没有看错过,你有足够的能力担当这件事情。第二个理由却有点牵强了,不过却是我有这个念头的主因。”

“哦?”

“三十年前,我刚刚回城的时候,一位游方道士为我算过一卦。他说,我十年之内,必会位极人臣,这一条已经应验了。但是他还说了一条,三十年之后,常家将有大难,唯有找到一位灵眼贵人,才有可能破除。呵呵,对这一点,我一直半信半疑,可是前一段时间,我信了,信的一塌糊涂!小五,你就是那个贵人!”

如果吴迪没有得到天书,没有受伤遇到张天师,没有遇到老喇嘛和老和尚,他一定会对此嗤之以鼻,你堂堂一个曾经的国字号,居然会去相信这些!但是现在,他却对此深信不疑,而且,对于三十年前就有人知道他会有灵眼这件事情,感觉到了深深的戒惧。

“你一定会笑我,作为接受了这么多年党的培养和教育的高级干部,怎么会去相信这些东西?呵呵,孩子,你可知道,当年我背着破烂的行李回到城里,看着那空荡荡的房间,看着那几个骨瘦如柴的孩子,看着你师母的遗像,心中会是何等的彷徨!我,也是个普通的人啊!”

吴迪满怀心事的走出庄园,以后会有一段时间不用来这里了,因为明天,常老也将搬回到常宽家里居住。

他的心情有点沉重,师父的重托给他和常家的下一代甚至是下两代之间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事情如果泄露,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将是灭顶之灾,可是师父为什么还会选择这么做呢?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之复杂,即便是最最厉害的社会、人文专家也难以理清。吴迪虽然一万个不愿意相信师父是在利用他,但是常老已经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案,常家将有大难,需要他来挽救,而这个公司,就是给他的酬劳。

路虎上的音乐声音开的很大,他将张飞赶到一边,自己握住了方向盘在高速上一阵飞奔。或许是师父怕他不愿意接手,故意编造的理由吧!以常家现在的势力,只要师父还在,谁动得了他们?再过个十几二十年,即便师父不在了,常氏三兄弟也早站稳了脚跟,谁又能动得了他们?

呵呵,一定是师父为了拴住我的手脚,故意给我找点事干!这样子的话,我是不是要跟梦华兄好好的谈谈,把活都扔他身上,说不定老爷子看我彻底无可救药,就把公司收回去了也说不定。

一阵自欺欺人之后,他放下了心事,随即就想起了两女,顿时心痒难耐。这算不算是小别胜新婚?算不算?哎呦,你妈!婚个头啊!这一下子两个,将来怎么结婚?怎么去见老丈母娘?

最终吴迪得出了结论,这人生中的纠结之事犹如长江之水,是永远不可能断绝的。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再烦恼了,任由它肆意的横流,淹到哪里就是哪里吧!

回到出租房,两女都没在,想必还在上班,吴迪今天回来没有通知她们。他小心的消除了自己来过的痕迹,准备在晚上夜探香闺,去做一个偷香的大盗!

四合院并没有因为下雪而停工,因为要求速度,在刚开始施工的那两天,前两进院子已经被机械挖出了两个大坑,准备直接在坑底建密室然后再覆土。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厚厚的水泥墙壁已经竖了起来。

吴迪的宝贝都挪到了钟老爷子的家里,堆了整整一个房间,机器猫等人还住在院子里。

他四处看了一阵,觉得进度挺快,最多再有半个月,就应该能完工,这样算下来,这么大个工程的工期竟然还不到一个月,真的是有钱能让鬼推磨啊!

一名白发苍苍,身材消瘦却精神矍铄的老者晃了过来,向吴迪搭讪道:

“小伙子,这是你刚买的房子?多少钱一平米啊?”

“是啊,老爷子,你也住这附近吗?”

“嗯,就在你后边一排斜对角,不过,马上要搬走了。在这儿住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却要背井离乡了!”

“怎么,老爷子,遇到什么难事了?”

“呵呵,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应该说是好事吧。儿子在美国打拼,准备办个公司,缺少一笔资金,正好我这边把房子卖了给他添上,以后就在那边养老了。”

“哦,怪不得您老要问价钱,您这是要卖房子啊,卖了吗?”

老先生苦笑了一声,说道:

“还没有,看的人不少,真正有意思的不多。我估计他们是看出来我急着用钱,等着跟我熬价格呢!而且,我老伴也有点犹豫不决的,想等着过完这个春节再处理。”

吴迪想起钟棋上次过来说常琳琳想买四合院,就笑道:

“老先生,不介意的话领我过去看看,说不定我还能给您介绍个买主呢!”

“哦,也是,你能住得起这边最大的一套,想必认识的也都是些有钱人,到时候给我介绍个好主顾,我给你提成!”

“哈哈,老爷子,您这也算是与时俱进,都知道进行物质刺激啦!”

老爷子名叫王林峰,他家就在吴迪家后边一排的西边斜过去两间房,几步路就到了。老爷子打开门,指着空旷的院落笑道:

“我这儿就是有点小,不足六百平米,不知道你那朋友看不看得上。不过房子盖的可结实,住多久都不会出问题!”

“那您老先给介绍介绍,然后我好给朋友打电话。老爷子,这房子您准备怎么卖啊?”

“这房子房产证上的面积是560平米,实际上应该有580多,就按房产证卖了。优惠点,八万一平米,加上手续费,大概不到五千万。”

“八万?”

吴迪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怪不得你卖不出去,你这老头也忒心黑,我那房子5000平米,才一亿二,不过两万出头一平米,你这一下翻了四倍,谁买谁才是呆瓜呢!

吴迪一下就算清楚了,顿时没了兴致,正准备告辞,王林峰的一段话又留住了他,

“要说这四合院,京城已经没几间了,前几天我和你阿姨去景山那边看过,比我这还小着一百平米的房子居然要五千多万!咱这位置就算不如他,也不差啊?可这价钱就便宜多了!我估计很多来看房的都是一些黑中介伪装的,他们想联合起来把我的价格压下去再倒手赚钱。嘿嘿,要不是我不急着走,我才懒得陪他们玩呢,消息往网上一挂,就这价格,不出一个礼拜准被人抢走!”

景山那边十几万一平米?这么贵?吴迪有点明白了,怪不得当时还说四合院也很便宜呢,原来是钟棋计算着他的钱开的价!

王林峰的四合院和他的布局差不太多,不过没那么多进。这边一进门就是一个花园,花园的两边直接就是围墙,没有厢房,显得空间挺大。花园的北边是一个门厅,穿过门厅进入一个四面都是房子的小院,这就是整个四合院的布局。

吴迪大概看了一会儿,就被老爷子让到屋里喝茶,他也想看一下房间的布局,就爽快的答应了。

堂屋稍稍有点暗,因为后边就是过道,所以窗户开的有点高,也比较小。不过平房都是这毛病,这也是吴迪把主卧搬到第二进院子的原因。

客厅的装修古香古色,正对着大门是一套仿红木的太师椅和八仙桌,在一边靠墙的地方放着的一个博古架却是货真价实的酸枝木。

吴迪进来就没有坐下,他看着墙上的一幅字笑道:

“老爷子这幅字还不错,看得出来是名家手笔。”

“呵呵,他们说是什么张旭写的沁园春•雪,我准备到时候带到美国去,挂在屋里也算是见见华夏字。”

吴迪微笑点头,草圣会写毛老爷子的词,也算是一大奇观了。这也不知道老爷子从哪儿弄来的,有没有叫人给坑了。

他的目光转到了一旁的博古架上,随意的扫视着,忽然,一件藏在角落的瓷器映入他的眼睑,他走到近前,打量了一番,问道:

“老爷子,您这上边的东西能让我看看吗?”

“呵呵,随便看吧,都是些不值钱的物件。”

吴迪弯腰拿起那件瓷器,这是一件釉里红地白花暗刻云龙纹四系扁壶,采用的是拔白技术,在壶体两面暗刻了两条白龙。

釉里红,创烧于元代,是用铜红料在瓷胎上绘画,施透明釉后在高温中一次烧成。而釉里红拔白,则是釉里红的三种类别之一,其方法或在白胎上留出所需之图案花纹部位,或在该部位上刻划出图案花纹,用铜红料涂抹其他空余之地,烧成后图案花纹即在周围红色之中以胎釉本色显现出来。

吴迪细看了龙纹和胎质,发现这竟是一件元初的釉里红扁壶,可惜残了!他摇了摇头,问道:

“老爷子,这扁壶肩上的鼻子断下来的东西您还留着的吗?”

王林峰走过来一看,笑道:

“你说这件啊,在我们家足足有二十年了!我记得原来这四个鼻子有三个是齐全的,后来有一次我们家小子用绳子穿着打水玩,又弄坏了两个,那会儿谁会在意那两个瓷片!怎么,喜欢?喜欢拿走!反正我们也不可能带着这个破壶去美国。”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