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秘辛

“两亿!七号嘉宾出价两亿……”

拍卖师激动地有点颤抖的声音,让大厅里看的本已心动神摇的众人一阵倒吸凉气。不是没见过在拍卖会上死劲砸钱的,但是为了一个最多价值一亿的瓷器,竟有多达五个人在远超其实际价值的价格上缠斗了这么久,这也实在是有点太出乎大家的意料了!

那么,究竟是该重新核对这类拍品的价值,还是说这些人本来就有夙愿?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

三号包厢里的竹下等人紧张的磋商起来,三十亿日元大概折合两亿三千万港币,这是董事长给他们的最高限价,考虑到成交后还有手续费,他们最多能出的价格不过两亿一千万,怎么办?

“两亿一千万!”

大厅里的报价将竹下三人逼到了死角,没办法,打电话吧。

吴迪等了一下,看到其他人都没有动静,又加了五百万上去。

“两亿两千万!”

大厅里的报价紧追不舍。

拍卖师的声音变得稍稍有点尖利,这一次他又可以业界扬名了!一件最高估价不超过一亿一千万的瓷器被他拍出了翻倍的价格,而且这个价格从目前的态势看,还可能没有到头,那他下次的出场费是不是也可以考虑翻番了呢?

吴迪一冲动,差点直接砸出两亿五千万去,随即想到对方这样步步紧逼,说不定就是要让他自乱阵脚,可不能上了这个大当。三千万,蓝梦要卖多少件首饰才能赚的回来?

“两亿两千一百万!”

吴迪再次缩小加价的幅度,令他意外的是,随着这个报价的报出,全场一片沉寂,那个紧追不舍的声音也彻底的消失了。

三号包厢里,小竹下在挂上父亲的电话后,恨恨的一掌排在了茶几上。虽然家族已经掌握了某种关键的技术,一旦拿到样品后很可能会仿制出足以以假乱真的钧窑瓷器。可他们是商人,商人就要考虑利润,两亿一千万是底线就绝对不能突破!只是,本以为会手到擒来的东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从眼前飞走,真的是有点不甘心啊!

大厅里的那个年轻人颓然放下了手机,最后一击没有致命,反而被人用耻辱性的一百万击败,他真的有点不甘心。如果不是组织严格的纪律,他甚至愿意拿出自己的钱再拼上一把!

杨老听到吴迪的报价,先是一愕,然后会心的一笑。你们还担心这家伙,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这就是一头十足的小狐狸啊!

“杨老,能调查出来大厅里那个年轻人的资料吗?苏富比抬价的托未必敢这么大胆吧?”

吴迪临走的时候透视了一下包厢,看到一号包厢里惬意的喝着茶水的埃斯肯纳茨,笑了。这个老家伙,收藏华夏瓷器收藏的连我们的茶也喝上了瘾!

“我试试吧,不过估计不好办,他坐在大厅里可能就是为了避免人家摸他的底。”

吴迪点点头,也没放在心上,让调查的想法不过是忽然而起的一个念头罢了。再说,连拍卖公司都未必知道人家背后的势力,茫茫人海,你让杨老又从何找起?

“没关系,只要他还在这一行,早晚有碰头的时候。”

“恭喜啊老弟,有魄力!”

吴迪刚刚回到酒店,迟梦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那也比不上你迟总,十几亿美金的公司都要往外送!”

迟梦华一下被噎着了,咳嗽了两声才说道:

“今天累死了,在分公司开了一天的会,不过有件很有趣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啊?”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靠!我看你小子就算当皇帝也是个昏君的料!那个萧副总,还记得吗?”

“记得,怎么能不记得呢?你手底下的巾帼英雌嘛,看看你老小子当时看人家那眼神!”

迟梦华又咳嗽了两声,气急败坏道:

“你这纯粹是猪八戒耍把式——倒打一耙!你知道那个萧副总今天找我打听什么来着,她转弯抹角的探你小子的底呢!说,是不是前天我走了你们就勾搭上了?”

吴迪嘿嘿一笑,

“看看你那境界!实话告诉你吧,我和她之间……呵呵,我们以前见过一面,她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我也没想到会在那种情况下遇到……对了,我明天一早回京城,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穷人劳苦命啊,回不去!我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去其他几个地方给你铺路。只要你小子到时候别让我走的太狼狈就算你有良心!哈哈哈哈。”

常老的山庄,雪还没有化,不过一些低矮的绿植已经顽强的露出了脑袋,经过园丁的精心打理,看上去别有一番情趣。

吴迪到机场后没有回家,直接来到了山里的庄园,想必师父也等急了吧?他老人家既然有安排了,想推掉应该是不可能,不过用行动小小的表达一下不满还是可以的。

“臭小子,我发现还真的是小看你了,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师父,我实在是惶恐的不敢回电话啊!让您老人家说,就我这一副败家子的模样,怎么能替您老管好那么大一笔钱呢?”

少来!常老瞪了他一眼,缓缓说道:

“不是替我管,而是替你自己!那个公司不是我的,也不是常家的。琳琳的奶奶去世的那一年,她唯一的弟弟不堪迫害,偷渡去了美国,然后独自打拼了二十多年都没有回国。在八、九十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的时候,他准确的预判了形势,帮别人赚了大概上千亿美金,自己也搭顺风车赚了十几个亿。后来他创建了目前这个公司,但是公司刚刚成立,他的身体就垮了,十年前,他找到了我。”

常老喝了一口茶水,接着道:

“他一个人在美国,无儿无女,举目无亲,派出的人找到我的时候,据说他已经瘦得不成人形了。我刚刚找人处置完这笔资产,就传来了他去世的消息。五年前我让梦华过去接手,他将这笔资产重新启动,好不容易才理顺了关系,接下来应该会轻松很多。所以,你接过来应该是没有问题。”

“那舅舅在国内就没有子女吗?”

吴迪想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称呼,小心翼翼的问道。

“唉,你师母的弟弟和她相差十几岁,那时才二十多,自己被迫害,刚找的老婆也自杀了,走投无路之下才去的美国。真要是有子女留下我也不必这么为难了。”

“那既然迟梦华管的好好的,就让他继续管着好了,我对金融方面一窍不通……”

“梦华是我插队时认识的朋友的孩子,当年解决政策回城后,他的父母生下了他,没想到随后就因为意外双双离世。他爷爷在临终之前将他托付给了我,你以后可以和他多接触接触,一个很不错的小家伙。”

“嗯,我们上次在斗宝会上认识的,他这个人很……好玩。”

“走,陪我到后边转转。”

常老双手负后,起身朝后院走去。

“那个混乱的年代,什么都不正常,国家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以称之为浩劫。你们是不会有体会的,可是,一直过了这么久,每次想起那时的情景,我都还是心有余悸……”

吴迪默默的跟在后边,他家世代贫农,直到父母这一代才因为招工进厂成了工人阶级,自然不会受到什么迫害。可是像师父这样的,在那时一定是处于风口浪尖之上,能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还曾经登上高位,已经是算幸运的了。

“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常家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以后也不会让他们知道。你过完年是不是要去危地马拉?那就顺便再去一趟纽约,把手续办了。”

常老迟疑了一下,接着道:

“你拿百分之九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十给梦华。”

他转身停住脚步,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吴迪摇了摇头。

“你和梦华是我为常家准备的最后一条退路。如果若干年后,他们失势了,或者是有了什么问题,你要负责将他们安顿好。做升斗小民也好,移民也罢,随便你安排,但是必须要替常家留下一条血脉。”

吴迪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有什么即使是师父也难以抵挡的事情将要发生?现在连他都急着安排后路,那和他联盟的钟家、欧家……

“别胡思乱想,没有的事。不过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谁又能够预见到几十年后的事情?我只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

“那为什么不找一个常家的子弟……”

吴迪说到一半就知道说错了,师父多半是不会允许常家的人插手这件事情的。

“这笔钱,常家的任何人都不能插手,也不能让他们知道,你必须要答应我这一点!”

常老的声音严厉起来。

“嗯。”

“这笔钱给了他们,只会害了他们。你一定要明白这一点,千万不要告诉他们,否则也会害了你和梦华。本来我考虑过把这笔钱捐给国家,可惜我不是圣人,我不想死后被儿孙指着棺材骂我,说我沽名钓誉,更何况这笔钱它本来就不属于我!交给你,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办法了。梦华那边迟一点我会跟他讲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