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真的要扫了这条街?

尽管有了准备,吴迪仍然被眼前亮丽的色彩小震了一把。

和皇家湖所得的那块八彩玉不同,这块翡翠的颜色更加的给人一种水灵灵的感觉,蓝、白、红、淡红、淡紫、黄、绿,一共七种颜色,无论颜色的深浅,都显得分外的通透、炫亮,整块毛料几乎和充了色的玻璃没有什么区别,但又让人能一眼看出来是翡翠。

翡翠的形状也很好玩,长条状,微微弯曲,那比例看起来就像一道胖了一圈的彩虹!

吴迪乐了,真不愧是彩虹玉,都胖成那样了,还非要整个矮肥彩虹的模样……其实,你就算是长成砖头样,相信也没人会嫌弃的……

他将这块毛料捡出来,接着看下去却没有再发现什么极品的好料子,不过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一块粉红色的水底就让他小小的惊喜了一下,这种颜色可是罕见!

他决定以后一定要记得常到赌石店里看看,这毛料里的精品这就跟大婶开的书一样,收割了一轮,他还会开新书,而且你又怎么知道不会有新的大婶跳出来?毕竟大家都会嫁给点点,然后长大……

吴迪让阿宝借个小推车给他们,或者是直接喊一辆可以运货的车过来。阿宝在一边有些不太情愿,他还盼着他们拉不走就地解开呢!

其实他刚才的什么三周年纪念纯粹就是胡扯,真实的情况是这个店开张还不满三个月,否则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极品去让吴迪捡漏?阿宝想趁这个机会看看这批料子的品质,因为他经营赌石纯属意外,没有高手帮忙,他现在可是连个窗口都不敢随便开啊!

吴迪没有遂了他这个心愿,倒不是怕被人看到这瑰丽珍贵的宝石会带来危险,关键是他是个善解人意而且不愿意显摆的人。如果是小块的玻璃种帝王绿什么的,让店主看看也没关系,最多不过吐两口血,几天大枣红糖的就补回来了,可这大家伙要是让他看了,那是立马就要把人逼入自杀的节奏啊!

最终阿宝还是借了他们一辆小推车,由军师推着到街角和麻雀汇合,然后在街边找车回酒店,再由逛不了街的麻雀看着,反正下雨天打孩子,他没事闲着也是闲着。再说这几块翡翠实在是太珍贵了,如果危地马拉的翡翠矿谈不下来,这就是绝版也说不定。

旁边的一家店主看到吴迪居然从卖“假翡翠”的家伙店里搬走了不少石头,嫉妒的眼都红了。奶奶的,宝货卖假货,居然也会有冤大头上门!他也顾不上阿宝还在门口送客,直接就踱了两步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年头,人心不古,小心假货呦!”

吴迪看到阿宝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不由得乐了,见过想打枪的,还真没见过故意往枪口上撞的……哦,我挨的那一枪不算!羡慕哥们买的多不是?欺负人不是?要不咱们打个商量,我把你店里的货给扫了,豆种都不留一块给你,如何?

他朝阿宝摆摆手,摇晃着朝旁边这家店面走去,那翩翩脚步风骚的让人根本猜不出他的下一步究竟会落在那一片方位,如果盯着看,很可能还没开始交手就会被晃得头晕眼花,口吐鲜血……

写成果跑跑了?成武打的了?你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哦,那好吧,我想表达的其实是吴迪一回到赌石的世界,就立马跟换了个人似的,那是相当相当的风骚啊!

隔壁那老板看到吴迪晃着就过来了,登时大喜,朝阿宝丢了个得意的眼神,却不知道下一刻就要大祸临头,一个煞星已经决定就算是亏运费,也要血洗他这家名叫玉池峰的店面了。

呵呵,血洗玉池峰?有点意思,那就好好的玩一把吧。吴迪完全忘却了这几天的反思,忘却了蓝梦,忘却了师父……这一刻,他就是那个把赌石当儿戏,高喊着拖出去砍了的青葱少年郎!

“这块、这块、还有那一块……一共十三块,多少钱?”

老板满头大汗却满脸喜色的跟在吴迪后边紧张的按着计算器,其实到底按的是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他的眼睛里只有这头红果果闪着银光的大肥羊!这果然是大陆来的败家子,短短几分钟,连看都没怎么看,就把他店里积年的老货都扫了差不多一半出去!

机器猫看到吴迪意气风发的模样,不由会心的笑了出来。自从挨了那一枪后,他就发现吴迪似乎变了,虽然还能看出不少原来的影子,但确确实实的是在变。可这一刻,他那个熟悉的五哥又回来了。看来以后没事还要多找找赌石的据点,让他适当的放松一下压力才好。

“一共一千四百三十二万!”

那老板看了看计算器,自己先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才装作底气十足的样子,大声的报了出来。他佯装镇定的看着吴迪,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这位身上贴着标签呢,是个土豪……

多少?一千四百三十二万?我虽然把你店里最小的一块豆种都选出来了,可你奶奶的,最好也不过一块拳头大的冰种,就这水平的几块破石头你就敢问我要一千多万?

“老板你数错零了吧?是一百四十三万二?就这几块破石头,也值一千多万?”

士可杀不可辱!你可以不买,但是绝对不能说我这进价不超过二十万的精品毛料是破石头!当然,你要是肯出这一千多万,说我这个人是破石头都没关系……店主的小脑袋瓜里电光火石般闪过了无数个念头,最终欲望战胜了尊严,笑眯眯的矮着身子问道:

“那,老板您看多少钱合适?做生意嘛,总还是要讲个诚信,我们这种门面不像摊贩,不会乱宰客的。这几块都是店里表现最好的,这价钱真的不高了。”

店主看了几块惨不忍睹的毛料一眼,昧着良心、硬着头皮胡说八道,这社会,挣点钱不容易,碰到这种冤大头更不容易啊!

吴迪目光一闪,忽然看到老板的收银台下居然还藏着一块不大不小的毛料,再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

“差点忘了,把收银台下边那一块也抱出来,一块一块的分开给我报价,再这么胡扯我可就赶下一家了。”

收银台下边?老板想了半天,才想起是昨天一个哥们过来找他聊天,没找着板凳,随便抱了一块石头过去垫屁股的。真的没说错,那不是原石,就是石头,被人搭到毛料里强售过来的。

“这样吧,老板您要是诚心想买,我就当交个朋友,一千万整,另外那一块免费奉送!”

“别,你还是给我报个价,我可不愿意欠人情。”

店主还待再说,看到吴迪的神情比较严肃,无奈道:

“那就算你十万好了,不过老板,那一块确实没什么表现,比你选出来的这些差远了。”

“这一堆一千万,那一块十万,没错吧?”

老板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又找不出哪里不对。这时,因为看到店里来了大主顾,有那多事的挤进来围观的顾客直接就说道:

“没错,就是这个价钱,我们都听到了。”

吴迪等到那个店主点头确认,才让机器猫把毛料抱出来,说道:

“那我就要这一块好了……”

老板登时急了,猛然想起来这块卖十万的前提是吴迪要买他这一千万的货!他头摇的拨郎鼓似的,一边拒绝,一边试图找大家帮他评理。

不要说围观的顾客,就连混到人群中的几个一条街上的同行都不愿意这家伙宰了这么一头肥羊,我们的店都还没光顾呢!你一把就把他洗白了,大家喝西北风去啊?

结果老板吆喝了几句,得到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致证明,这块毛料十万,确实是老板自己说的,跟买不买那一千万无关!

“呵呵,刷卡,走人,这后边还有好几家呢!”

吴迪的表现得到了现场一阵的掌声,主要是那几个同行在背后作怪,这下,利益大家可以均沾了!

吴迪看了看老板苍白的脸色,不爽的摇了摇头,本来还想当众解开这块极品的黄阳绿玻璃种,让他小喷两口鲜血来的。可是看到他众叛亲离的模样,算了,还是小小的发一下慈悲的好,谁让他一向是个不爱显摆,又心慈手软的大好人呢?哈哈,实话是后边还有好几家店没选呢!

吴迪一出店门,就被人群中挤出的几个人包围,看样子不是旁边店里的店主就是伙计,一个个七嘴八舌的热情邀请他去店里看看,各个拍着胸脯保证,他们那里的毛料可都是全港一流,大陆没有,缅甸都要甘拜下风的极品宝贝,如果路过不进去看看,绝对会后悔到孙子都老死的时候……

吴迪哭笑不得的看着一张张热情的贪婪脸孔,这曾经的资本主义,哦,现在也是资本主义的服务态度就是好啊,在那么多翡翠市场里还真的没碰到过这种集体热情欢迎去洗劫的老板,其实我真的很不愿意把你们的好货都弄走,这缅甸都拉回了七大卡车的说……

“要不,五哥你就勉强走一趟,一家买两块也算是交个朋友?”

机器猫此时合格的扮演了电视上那些知情达意、善解人意、八面玲珑、皮里阳秋……的狗腿子管家的形象,可这个提议又很显然得到了大家的热烈赞同…..吴迪为难的挠了挠头,要不,咱真的把这条街给它扫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