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银河黄金玉

吴迪摆手止住阿宝的胡吹,自己看了起来。危地马拉翡翠的颗粒一般来说比较粗,所以大多数品质不如缅甸翡翠,但是其中的精品,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最绿的品种,称之为危地马拉帝王玉,在欧洲市场上可是抢手货。

吴迪这次看的很仔细,因为他没有实际见过危地马拉的翡翠原石。可是看着看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老板很不地道啊,这里边居然还混有美国加州利奇湖的翡翠矿石!

美国的翡翠主要集中在加州的门多西诺县,但是所产矿石颗粒粗大,只能用作雕刻的材料,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宝石级,他上次和两位教授去缅甸矿区在珠宝公司的展厅里见过两块。这个老板在危地马拉原石里边混上这些,和那些卖缅甸翡翠的在毛料里边掺石头是一个道理。

吴迪并没有因此就离开,这次对于他了解危地马拉的翡翠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反正过完年就会去那边,这边多看一点,到时候对矿山的价格也会有一个更好的把握。

吴迪一块一块的仔细看表现,同时透视对照自己的判断,很快就发现了一些规律。总体来说,危地马拉翡翠原石表现的特征和缅甸毛料差别不大,但特征不明显的含玉体比例要明显高于缅甸毛料。不过无所谓,反正将来的出产他都准备自己用,麻烦点,每一块都解开就是。

不过,一直让他隐隐担心的是,妮娜伊万诺娃言过其实,那个矿根本就没有投资的价值!这种可能性还不小,只要看看近几年缅甸赌矿的难度就知道了。

他现在看的这块毛料比较奇怪,从各种特征来看,它都应该是老板混进来的石头。但他就认为这肯定是一块毛料,而且还应该是一块不错的毛料

吴迪反复看了几遍,有点拿捏不定,干脆直接透视了进去。瞬间,他的目光就被一幅瑰丽的画面吸引住了,真正的“银河黄金玉”!

在吴迪的透视眼下,毛料厚厚皮壳下的一切均无所遁形。墨绿近黑的玻璃种底色上,一个个四角星、五角星形状的各色自然金属块,仿佛一点点闪烁的繁星,几乎布满了整块翡翠!一些白棉仿佛飘渺的白云,随意悠闲的飘荡在这夜空。在这云里,点点金色的星星若隐若现,挑逗着他的神经。极品,极品“银河黄金玉”!

吴迪若无其事的放下了毛料,接着往下看,这种毛料不肖多,如果在那个矿里有上这么几十上百块,两亿美金也是个大漏啊!

角落里,放着一块胖墩墩的黑色原石,看起来很有料的样子。可他大概看了一眼,却没有找到一片松花,不由得有点扫兴。危地马拉翡翠的松花和缅甸毛料的相比还是有着细小的差别,主要是颜色上的,缅甸的颜色要绿的多。

吴迪又趴近仔细的看了看这块黑色的毛料,他的心中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是碰到极品时的感觉?不像,可那又能是什么?

他不急着去透视,拿着电筒一点一点仔细的看下去,靠!这几乎布满整个石面的黑色不会都是松花吧?他无声的呻吟了一声,没错,这就是一块危地马拉的包头绿,但是因为松花太多,颜色又太黑,被人误认成了一块黑色的没有任何特征的普通毛料!

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多松花的原石,这种毛料想必在缅甸翡翠中也有,但是那个一定会被解成明料或者直接标个天价,而这块,居然被人当成垃圾,默默无闻的放在墙角!

吴迪站了起来,虽然阿宝注意了他一阵就去忽悠其他客人了,但是如果在一块毛料跟前呆久了还是会引起怀疑。他看了看三三两两不停进出的顾客,把阿宝叫了过来,

“老板,这块,那块,还有这块,怎么卖?”

阿宝在原石和吴迪之间看了几个来回,才犹豫着报出了一个价格,三百七十万港币。他的店生意并不好,因为周围都是经营缅甸毛料的同行,自然很容易的就联合起来攻击他,而危地马拉的翡翠在色彩上偏暗,结晶颗粒较粗也是事实,所以他的日子挺艰难的。像这几块毛料,平时也就敢报个百多万,不过他看吴迪是大陆人,还带着保镖,看的又那么仔细,就决定开个天价出来。

可怜吴迪不知道因为机器猫、军师两人的存在会让他挨宰,而且看石专注也会成为报高价的理由,但是听到这个价格他仍然皱了皱眉头,不是嫌高,而是相对于缅甸的毛料来说,这个价格实在是太低了!只是墙角那一块重达一百多公斤的黑块头,即便看似没有任何表现,如果换成缅甸翡翠,有的老板就敢直接开价过千万!

阿宝一直注意着吴迪的表情,看到他皱眉不语,心中一阵的紧张,飞速的盘算了一番,笑道:

“这一周正好是小店成立三周年,所有来本店购物的一律六折优惠,这个价格打下来差不多是……”

他拿计算器按了一阵,小心陪笑道:

“二百二十二万。”

二二二?这个价格可是有点二。吴迪又皱了一下眉头,不是因为二,而是他看出了老板的心虚。呵呵,宰客?那我就再给你加点码!

他走到墙角那块大毛料跟前,又仔细的看了起来,他一直没用透视眼,这块毛料也没什么可透视的,如果这种表现,里边都没有翡翠的话,那赌石也就不叫赌石,纯粹叫撞大运好了。

这块毛料他认为还是一块银河黄金玉,但是底子应该不如那块玻璃种,最多也就是比冰糯高半级,很可能到不了冰种。

阿宝一看吴迪又去看石,心中更加的紧张,但是这时候再主动降价纯粹是找死,所以他只有忍着,去和旁边几位客人寒暄,但一双眼睛却不时的从吴迪的身上掠过。

吴迪最终没忍住,用透视眼看了一下,只一下,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了。如果刚才那块可以称为瑰丽的话,那这块应该叫做什么?整块差不多五十公斤的黑色通透玻璃种中,间隔距离几乎相等的分布着一道道细如发丝的金黄色细条,每根大概两毫米左右长短,每根纵向相隔数毫米,如果换个角度,那就是黑色的夜空在下着黄金的雨!

整块翡翠除了绿的发黑的底色,金黄的雨丝,没有其他一点杂色,让人仿佛置身于空旷的原野,头顶是黑色通透的辽远天空,细细的雨丝纵贯天地之间,这是一幅何等壮观的景象!如果底部带上一块皮壳,上部剥开稍加修饰,就是一件绝顶的玉雕作品!这一刻,他甚至想到,如果他将这块毛料解开,稍加雕琢,拿去给蒋嘉朗和唐老看,他们会是何等震惊的表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宝的心里逐渐绝望,这笔生意要吹了,老老实实地报上一百五十万,再稍稍让点该多好?店里一年的开销都有了!正彷徨间,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二百二十二万太贵了,一百五十万差不多。怎么样,老板?就这个价格,我马上划账!”

阿宝松了一口气,还想再挣扎一下,看到吴迪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简单的两个字:

“成交!”

吴迪却在那里大倒胃口,妈的,忘了收回透视眼了,这个中年大叔,居然穿小女生爱穿的纹着卡通图案的粉色小内内!还好还好,老子的修为已经到了收放随心的境界,一发现不对就切换了目光,没有看到那薄薄一层布料后边的风景,否则,怕是要几天吃不下饭去。

成交后吴迪让军师和机器猫将毛料拣出来堆在一边,接着往下看。有一小半还没看,会不会还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他?他琢磨了一下能够捡漏的原因,其实那几块毛料并不是特别难看出来,但是可能因为大家都不太了解危地马拉的翡翠,所以高手都没进来过,才会让他占了大便宜。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就是个没开发过的宝库,精品应该多多才是啊!

这一块的形状比较怪,吴迪无法去形容,反正缅甸的原石绝对不可能长成这幅模样。如果按照丑石出极品的规律,那这家伙绝对够得上极品的标准,就是不知道这话对危地马拉的“洋毛料”是否适用。

松花,有,还不少,但是长的地方比较奇怪,都是在一些棱棱角角上,难道这是把一块翡翠摔碎了,再拌上石头,蒙上外皮,埋到地里长出来的松花?蟒带是不可能看到了,这不规则的石面,即便有,也不能肯定是不是看走眼了。

吴迪用强光电筒看了一会儿,判断里边有玉,而且很可能是多彩玉。难道是彩虹玉?他想起了一种可能,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危地马拉的翡翠品种相比缅甸翡翠,多出了浅黄色的和淡桃红色等几种颜色。还有一种极品的翡翠被称为彩虹玉,是同时含有蓝、白、粉红、黄、绿和淡紫色的翡翠,非常的罕见。如果这是一块彩虹玉,那这一趟来的就实在是太值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