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危地马拉翡翠

吴迪啼笑皆非的看了一眼迟梦华,你小子,老子先配合你把这出戏唱圆满了,回头再找你算账!不过,他也有点疑惑,这些人从来就没有看过营业执照那类东西吗?公司营业执照上不是都写着法人的吗?难道老美的公司和华夏的不一样?他没想到营业执照上的是英文,或许人家将那个当成他的英文名了呢?

几个人随便聊了几句,主要是陈树青在汇报工作,迟梦华看到吴迪似有不耐,笑道:

“好了老陈,你们就先回去吧。今天主要的目的就是让吴总见见两位。再说了,我也还没有见过萧烟眉萧副总,这可是在总公司战绩榜上都排名前列的巾帼英雌啊!”

目送两人离开,叶明也跟了出去。吴迪摇摇头,看着迟梦华苦笑道:

“老兄,这么玩可一点都不好玩啊。”

迟梦华笑道:

“老弟,该难受的人是我好不好?以前公司的董事长就是个挂名的老头子,什么都是我说了算。现在换成你,先不说我还能不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单单只是想想以后连干什么事都要向你小子汇报,就让我郁闷!”

“呵呵呵呵,你慢慢郁闷吧,我走了,给老头子打电话去。”

京城的雪已经停了,在院子里留下了厚可及膝的一层,常老只是让人清出几条必要的道路,其他的就任由它堆在那里。此刻从窗户看出去,虽然已经是深夜,但依然能够感觉到一片莹白。只是,在这莹白下边,又有什么污垢,就要等雪化了才能知道了。

他在等吴迪的电话,这是他的一次巨大的赌博,赌的是常家未来的最后一条退路!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心绪难平了,可是从迟梦华告诉他结果已经过了这么久,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居然连电话都没有一个?眼看这都十二点了,难道他高兴傻了不成?

吴迪没有高兴,更没傻。他从茶社出来,强忍住了打电话的冲动,带着机器猫他们来到了维多利亚港湾,在观景台上一站就是四个小时。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对常家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常琳琳父亲兄弟三人,均是高官高官,不过领域不同。一个是某大型国企的一把手,一个从政,还有就是常琳琳的老爸,是华夏第一大特务头子。再加上一些旁系亲戚,林林总总,关系比他更近的不下百人,那为什么这个公司会交到他的手上?而且听迟梦华的意思,似乎这个公司从此就和常家没有一点牵连了,这,这如何不让他悚然而惊?

他呆呆的望着海面,随着海水的微漾,点点倒映的灯光仿佛粒粒碎星,不停的起伏变化,一如他此刻的心情。这半年来一幕幕的往事,仿佛电影般在他心头流过,事无巨细,竟是如此的清晰,无一遗漏!

良久,他忽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吓了或站或蹲的机器猫等人一大跳,

“娘的!难道这就是所谓成长的代价?老子偏不!走,回去睡觉,明天把摩罗街给我扫了!”

揉了揉被海风吹得有点麻木的脸庞,吴迪朝身边被他吓着的几个雕像喊了一嘴。不管发生什么,他还是吴迪,是那个枝杈横生、肆意生长、无忧无虑的草根暴发户阔少——吴迪!

荷里活道,吴迪步出一家古玩店,忍不住摇了摇头,香港的古玩市场要比内地的规范的多,但仍然缺少精品,虽然他一再放低了期望值,可是在这十几个店面里,看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随即,他哑然失笑,华夏近代这一百多年,战火连天,这些娇贵的东西,想完好的保存下来,谈何容易?能有这些已经很不错了,要怪只能怪他自己眼界太高,看来这都是这天书惹的祸啊!

转过一个弯,前边忽然热闹起来,机器猫看了两眼,笑道:

“五哥,赌石的。”

“哦?看看去,不知道他们从公盘上弄回来什么好东西没有。”

“好东西都被咱们弄走了……”

麻雀又跟在后边说怪话,吴迪摇了摇头,没理他。

第一家的店面不大,不过毛料不少,在店门口还放着两块硕大的黑砂皮,远远看去,就像两个守门的黑狮子。

“这家有创意,走,咱们去把他的狮子给宰了。”

吴迪加快了脚步,一转眼有一个多月没碰毛料了,以为不会再有原来那般激情,没想到还是很激动啊!

店门左边的大毛料个子比较高,大概能到吴迪的腰部,但是老板在下边垫了一个水泥墩,加起来可就差不多和他的头齐平了。

“看来这家老板没打算卖啊,这么高又靠着墙,怎么看?”

麻雀先摸了上去,他的个子比吴迪还矮不少,跳起来都看不到毛料的顶端。

“呵呵,各位店里请,这两块就是从矿上拉回来唬人耳目的,没什么看头。”

一个中年店主笑呵呵的迎了出来,看到他们在打量门口的大毛料,好心的解释道。他已经从这上边尝到了不少甜头,所有听过他这么说的顾客都认为他比较老实,侃价的时候让他占了不少便宜。

麻雀摆出一副翡翠王的样子,指着左边那块大毛料说道:

“我看这块还不错啊,什么松花、蟒带的都有……”

吴迪已经看过了,确实是有几片零星的松花,但是蟒带在哪呢?难道就你这个个子,都已经看到顶上那一面有蟒带了吗?

店老板嘿嘿一笑,正待说话,忽然盯着麻雀的脸僵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如见鬼魅!

“我说老板,你这两个大家伙是没准备卖啊,放的这位置,嘿!”

听到有人说话,那店老板仿佛大梦初醒,飞快的左右看了看,一把搀住麻雀的手臂,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

“您老人家来了,荣幸,荣幸啊!快请到店里坐坐。”

以麻雀的身手,都没反应过来,被店老板一把抓住,往店里就拖。

“住手,这是什么个情况,我还很年轻,还没结婚……”

吴迪在后边推了他一把,

“走吧,翡翠王,你在缅甸的事儿犯了……”

几个人看着麻雀被热情的老板招呼的额头都见汗了,幸灾乐祸的没一个上前帮忙。吴迪不胜其扰的咧嘴苦笑,干脆连毛料也不看了,直接透视了事。因为不停亮起的闪光灯让他看毛料的时候都不得不把眼睛眯起来,话说这光跟麻雀身上的光环一样,还真是亮的刺眼啊!

一群人看着麻雀狼狈的逃出店外,呵呵笑着跟在后边告辞,吴迪顺走了一块七八公斤重的毛料,是一块秧苗绿的冰种,竟然只要十万,实在是太便宜了点,不买伤人品啊。

“五哥,我看咱们还是去捡漏吧,这毛料在缅甸看的都想吐了!”

“这就是在捡漏啊,你看,这块冰种起码值个好几百万,加工出来能卖上千万……”

麻雀哀嚎一声,苦着脸说道:

“那你们逛吧,我在这儿等你们……”

“哈哈,我看你不如回那个店里,看那老板的意思,好像还能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什么的……”

“五哥……”

可怜的麻雀被抛弃在街角,孤零零的一个人抱着那块秧苗绿的冰种,满脸的苦涩,话说那些名人,他们从来就不逛街的吗?

这条街道上大概有十几家赌石的店铺,规模都不大,但是因为有两家门口在解石,所以人流比较多。吴迪看了两家,就笑了,看来这天底下的好翡翠是捡不尽的,这不就又收获了一块冰种了吗?

绕开那家解石的铺子,吴迪来到了旁边一家叫做阿宝赌石店的店铺,想来这个老板是够懒的,都不知道起个威风点的名字。

一踏进店门,吴迪就皱起了眉头,他发现这里的毛料似乎和他以前看到过的都不太一样。阿宝是个眉眼精明的中年人,看到吴迪的眼色,似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这里的毛料,不禁暗道高手,笑眯眯的跑到他面前,说道:

“老板,我店里经营的品种和他们都不一样,我这是来自危地马拉的翡翠,稀罕货啦。”

危地马拉?这里居然有危地马拉的翡翠原石出售?

阿宝拿起一块浅绿色的近冰种明料,笑道:

“老板您看,这是危地马拉翡翠中宝石级的玻璃种,它们的分级体系和缅甸翡翠不太一样。不过您别小看这块貌似冰种的玻璃种,您看,这翡翠的底色上有什么?”

吴迪接过来一看,在绿色的翡翠中,零星分布着一些块状、点状的红、黄色色斑,骤一看有些不协调,细看却发现另有一番味道。

“危地马拉的翡翠中往往含有银、镍、锅、铂、黄金等自然金属和黄铁矿,所以解出来后会看到一些其他颜色的色斑,这种矿石叫做”银河黄金玉”,非常的罕见,我这一块还称不上极品……”

吴迪笑了,这老板开始还有点谱,这后边就开始瞎吹了。“银河黄金玉”确实存在,但绝不是这块,因为那种玉不是绿色的。

银河,那是只有在晚上才能看到的东西,所以,“银河黄金玉”的底色是黑的,是墨玉!在黑色的翡翠中含有各种自然金属和黄铁矿,这些自然金属与黄铁矿的金属光泽分布在黑色的背景下,如同满天的星斗,是为“银河黄金玉”。

“要说这危地马拉翡翠……”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