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你没病我才能说

迟梦华站起来,哈哈笑道:

“来来来,进来坐,别在那儿当门神了。你没走错门,叶明是我的老朋友,也是我的合作伙伴。你们在船上见过面我知道,顺便把他喊过来正式介绍一下。”

吴迪笑着摇头,这香港真的是太小了,或者是说他和这几个人都有缘,这正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叶明恭恭敬敬的递了一张名片过来,笑道:

“不好意思,吴先生,我还有一个身份,在船上却没说,主要是怕你一听就把我赶走了。”

美国博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运营官,经济学博士,金融学博士后,香港大学特聘副教授,美利坚注册会计师,叶明!

吴迪一阵头晕,这家伙的头衔和孔涛都有得一拼,也是个强人啊!他扶着自己的下巴,做了一个向上推的动作,笑道:

“我的片子有点出不了手啊,什么头衔都没有。”

叶明笑道:

“一般大老板都不需要把名头印在名片上,只有我们这些打工的,才拼命的往上边罗列,希望跳槽的时候能卖个好价钱!”

迟梦华笑道:

“来,老弟,我也有一张片子,你看看。”

吴迪接过来一看,美国博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好嘛,我还说何处不相逢的,原来都是你小子在背后捣鬼!

他苦笑着收起名片,用指头点了点迟梦华,

“你小子干的好事,我说怎么会这么巧,什么事都往一堆凑!”

“呵呵,办正事前先跟你开个玩笑,怎么了?不可以啊?”

“可以,当然可以!”

吴迪笑的很贼,正好,偶也有一件正事要跟你说。

“什么?你说那个卧佛里边藏着石达开的藏宝图?我勒个去!老子不信,你这是报复,红果果的报复!”

素质!素质!吴迪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你这声音也太大了,隔壁的麻雀他们听见没什么,但这边不是还有一间吗?万一惊了人家一对野鸳鸯,影响多不好!

迟梦华满脸怀疑的看着手上的木丸,问道:

“藏宝图呢?就是藏在这个木丸里?不可能,木头经过处理可能没事,那瞬间的高温足以把熟绢给变成一撮灰灰。”

“开始我也这么想,后来仔细看了地图的墨迹,我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把木丸灌满水,再把藏宝图放进去,然后封到融化的青铜里,带着模具一块快速冷却,是有可能保存下来的,毕竟不怕水的墨汁还是有可能调配出来的。”

迟梦华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小子,这种可能都能想的到,你还是不是人啊?对了,你当时在店里就发现了异常?”

“不是我,是我的那几个特种兵,他们练过暗器,对重心特别敏感,这卧佛的重心不对……”

“苍天啊!大地啊!你让我去死吧!曾经有一个真正的大漏出现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去珍惜……”

叶明一直带着笑看着两人表演,渐渐地笑容越来越僵硬。迟总虽然不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但是待人接物也比较矜持,怎么会在吴迪面前表现的这样?这果然是为了巴结不要节操了吗?那我呢……

“算了,打击的你也够了,我就不再刺激你了。”

迟梦华眨巴了两下眼睛,迟疑道:

“不再刺激?还有?”

吴迪绷得很瓷实,点点头,

“不敢再说了,否则你万一来个心肌梗塞、脑梗阻什么的,我不就成了杀人凶手了吗?”

迟梦华恨不得跳过来掐死这厮,他咬了咬牙,坐下来,喘了几口粗气,喝了口水,平心静气的问道:

“好了,拿出来看看吧,我什么打击都承受得住。”

吴迪笑嘻嘻的问叶明,

“话说你们迟总没有什么心梗、脑梗、花柳病之类的隐疾吧?”

迟梦华额头上的青筋爆了起来,吴迪忙道:

“就是那幅欢喜佛的画!”

“欢喜佛的画?那画你找到出处了?名家?小子,忽悠年纪大的人是不道德的。”

“不是,那幅画的画轴里也有一幅藏宝图!”

“噗!”

迟梦华直接一口喷了出来,他为了躲避吴迪,脑袋一侧,没想到喷了毫无防备的叶明一身!这家伙也不管不顾,直接拿额头将茶几敲得当当作响,你妈,这还是人吗?那幅画可是老子亲手送出去的啊!

“不过现在还没确定究竟是不是藏宝图。”

迟梦华猛地一愣,没控制住力道,这下却是磕的狠了。他一边揉着额头,一边问道: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没看出来是谁的藏宝,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地方……”

“来来来,让我看看,看出来了分一半哦!奶奶的,不如以后我就跟你混得了。”

叶明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今天本来就是来商量怎么跟他混的好不好?绕这么大个圈子说出来就很有面子了?

吴迪摸了摸下巴,要不就让他看看?说不定还真能找到什么线索也不一定。

“好了好了,现在说正事,我准备让我们公司和你们蓝梦展开全面合作……”

吴迪一愣,

“停!我没听错吧,合作?你们搞投资,我们搞零售,怎么合作?我们现在不需要投资啊?”

“你们不缺钱吗?有闲钱不需要理财吗?不需要……”

吴迪的脸色垮了下来,

“老大,这些话都是银行里那些家伙忽悠那些大妈大婶的吧……”

迟梦华差点又把脑袋撞上茶几,他无力的挥挥手,

“叶明,你和他说吧。”

“好的,吴总,是这样,我们公司主要的经营方向分为两个,一个是资本运作,一个是金融投资,资本运作就是……”

叶明讲了半天,吴迪终于明白,资本运作就是把好的说成坏的买进来,再包装成好的卖出去,这和骗子有什么区别?

迟梦华头疼的揉了揉脸,说道:

“叶明,你去楼下给我拿包烟去。”

吴迪看着叶明走出包房,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扔到迟梦华面前,说道:

“说吧,谁让你来的,跟我演了那么长时间的戏!”

“靠!早就该知道你小子赌石鉴宝那么厉害,这双眼睛肯定不一般!明说了吧,常老让我来的。”

“师父?”

这下轮到吴迪吃惊了,他还以为有什么国际财团盯上蓝梦了,毕竟绿光拍卖会搞得那么成功,可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身边的人派出来的。

“我是个孤儿,常老从小将我抚养长大,后来我被他介绍给了现在的师父,一边学古玩,一边学金融。五年前,老爷子什么都没说,就将这个公司交给了我,前一段时间,他和我谈了一次,告诉我,这个公司的未来将由你来掌控。本来计划的是我和叶明找机会接近你,通过和蓝梦的合作逐步的让你熟悉我们,然后再通过股权置换让你自然的掌控公司。可是,昨天常老忽然打电话过来,让我直接和你摊牌,情况就是这样,你看着办吧。”

“等等,你先等一下,你是说,这个公司是我师父的?”

“我不知道,反正他让我管,我就先管着了。公司现在的董事长是一个老华侨,什么都不过问。我大概的给你介绍一下公司的规模和结构,其他的你回去自己问老爷子吧。这个公司注册地在美国,主要以投资和资本运营为主,目前在全世界九个国家和地区有分公司或者办事机构,总资产十二亿美金……”

吴迪静静的听着,面无表情,迟梦华讲完后看了他一眼,说道:

“常老让我告诉你,这个公司干干净净,没有占国家一点便宜,为此甚至不惜放弃了国内的市场,你可以放心的接手。”

吴迪摇了摇头,慢慢说道:

“我不要,我回去问师父去!”

“是该问问。好了,正事说完,我身上的担子也解脱了,这几年过得好累,终于可以轻松一把了。”

“屁!你想这么简单就把担子扔给我,没那么容易!”

迟梦华一瞪眼睛,

“老子把这个担子扔给谁,谁都得把我当大爷给供着,你小子!对了,给你介绍两个人,这样以后你来香港,也不至于举目无亲……”

“不见,我要回去给老爷子打电话。”

“人已经来了,你见见要死啊!”

迟梦华一把拉住吴迪,拿起电话打给叶明。不一会儿,叶明领着两个人走进了包房,吴迪一看,愣在了当地。前边那个中年人不认识,后边那个可不是分手没多久的萧烟眉又能是谁?

萧烟眉见到吴迪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了正常,悄悄使了个眼色,装作不认识的模样。不过接下来,迟梦华的一句话,让她再也难以淡定,

“老陈,小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公司的董事长,吴迪吴总。吴总,这是香港分公司的陈树青总经理,萧烟眉副总经理。”

陈树青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掏出名片,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吴迪,弯腰道:

“我是香港分公司的负责人陈树青,这位是副总经理萧烟眉,我代表香港博优天使投资全体员工,热烈欢迎吴总光临指导工作,请吴总指示。”

吴迪无奈的接过两人的名片,看了一眼,揉了揉眉心,说道:

“公司业务这一块向来都是迟总在管,你们以后有事直接找他就行。香港的业务开展的不错,继续努力。”

刚刚坐下的陈树青激动地满脸通红,站起来大声道:

“谢谢董事长阁下的夸奖,我们一定不会让阁下失望!”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