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秘密

石达开藏宝一事,《世界藏宝之谜》、《宝藏的故事》等书上均有记述,说法大致相同。

据说翼王在兵败大渡河前夕,把军中携带的大量金银财宝埋藏于某隐秘处,并留有一纸宝藏示意图,图上写有“面水靠山,宝藏其间”八字隐训。

后来这张藏宝图被国民*党川省主席刘湘得到,他按图找到了藏宝的地点,并秘密调集了1000多名工兵前去挖掘,工兵们从山壁凿入,果然挖到了3个洞穴,洞穴的门口均砌有石条,以三合土封固。但是挖开两个洞穴,里面除了有些零碎的鎏金铜器、金抹额、银带扣、吊刀、玉额花、袖箭筒、护手、木刻品等少量的残缺物件外,并未发现大批量的宝藏。后来工兵们又准备挖掘第三个大穴时,被军统的耳目侦知,并迅速上报给了老蒋,老蒋得知后迅速派人干涉,并由故宫古物保护委员会等电告禁止挖掘。

老蒋到陪都后,也曾密令军统头子戴笠带人寻找石达开的藏宝窖。但因山洪爆发,泥石流将当地地貌改变,刘湘当年挖掘的地方也已无迹可寻,最后不了了之。

但有关刘湘当时挖到的是否是石达开的宝藏一事,一直有着争议。最大的疑点,就是石达开在那么仓促的情况下,怎么会有时间在山崖上挖开三个大洞?就算是天然的洞穴也有很多疑点。

吴迪看过一些相关的研究,知道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石达开被围后,在准备突围的前夕,他的妻妾在一天夜里同时自杀。石达开命人打造了六口棺材,用来装敛妻妾的尸体。但是,后来有人在江中见到了他妻妾的尸体,看来棺材并未装殓他的妻妾,而是用作了其它用途。

这个传说再配合上这幅藏宝图,答案就清晰了起来,石达开将宝藏藏入棺材内,然后沉到了河里,依靠几根绳子或是铁索定位!

如果是别人拿到这幅藏宝图,即便破解了这个秘密也会毫无办法。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不考虑地理地貌的变迁,那几根定位的铁索肯定是不存在了,而藏宝的棺材百分之百会被河底泥沙所掩埋,根本就无从找起。

而这一切对于吴迪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他只需要沿着河岸,一路看下去就成!

收好木丸,吴迪又去研究另外一幅山水,他将整幅画来回透视了两遍,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无奈之下,只好准备出去吃饭。

傍晚,京城,黑的天,白的雪。一间书房,一盏昏灯,两个老人。

“癌细胞控制住了吗?”

“没有,发展的很快。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就会到中期,原来以为会有两年的时间,可是……”

老人抬起头,稍稍有些发干的嘴唇微张着,脸上写满了无奈,赫然正是抢救吴迪时到过场的林院长。

问话的老人转过脸,台灯昏暗的灯光下,他方正的脸上写满了愁绪,却是钟老爷子!

“你估计,还能有多少时间?”

林院长摇了摇头,迟疑道:

“胰腺癌,目前除了手术能延长生命外,没有别的办法。但是老人家年纪太大,已经不敢动手术了,按照目前的速度发展,保守治疗的话,最多还有一年的时间。”

一年?钟老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情,八十多已经不算短寿。可是现在情况却不一样,上次的行动那边还没有反击,但已经蠢蠢欲动,如果这边的后手再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消息是封锁不住的,我最多只能再拖三天,就必须上报中*央,你们要早作准备……”

林院长看了一眼沉思中的钟老,慢慢起身,离开了书房。

飘雪的山庄,夜景也格外的美。杨老悠闲地喝着茶,他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常老,说道:

“老二那边传消息过来了,吴迪的蓝梦和香港的周乐生珠宝基本达成了全面合作的协议。而且这小子在周乐生面前的表现,也不像我们担心的那么不懂事,要不,拍卖会的事……”

常老放下书,笑道:

“那你就告诉杨老二,不用在拍卖会上狙击他了。其实我早就应该看清楚,这小子还需要我们去担心吗?哎呀,只是这人老了,总感觉自己时日无多,想看到这些小家伙们一个个都能成家立业……”

杨老不耐烦的打断道:

“好了好了,看看你,长的比我还年轻,怎么这么唠叨?我算是看清楚了,哪天我玩完了,你多半还能再活他个一、二十年没问题!”

常老哈哈大笑: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和你待一起?因为你说话我最爱听啊!”

吴迪这会儿却很不想待在这里,他满脸苦笑的看着那个朝他走过来的女人。她来了,就代表着麻烦也来了,如果可能,他宁愿随便啃两口面包,也绝对不会到这大班楼来尝什么鸡油花雕蟹,那东西哪天吃不行?

萧烟眉远远的就笑了起来,虽然只见过一面,还是在酒吧那昏暗的灯光下,可是她依然认得这个男人,吴迪,她的小妹妹杨烟缁喜欢的男人。

“你好,吴先生。怎么?缁衣那小丫头呢?”

吴迪收拾心情,笑道:

“这次过来有点急事,没有通知她。肖小姐也在这边用餐?”

“呵呵,刚刚和华腾吃完,站起来就看到你,我们也算是有缘分。吴先生什么时间离开香港?不忙的话晚上一块坐坐?”

她朝远处招了招手,从厕所出来正在东张西望的郑华腾就朝这边走来,远远的就笑道:

“怎么,眉儿,遇到朋友了?给我介绍一下?”

萧烟眉笑的像一只刚刚偷吃了公鸡的狐狸,就是不说话。郑华腾走到跟前,迟疑道:

“吴……吴迪!哈哈,我记得你,这个名字想忘都忘不掉,怎么,缁衣那小丫头呢?上次让我冒充男朋友还没请我吃饭呢!”

吴迪苦笑着把给萧烟眉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郑华腾不愧和萧烟眉是一家,反应竟一模一样,马上邀请他晚上一起坐坐。吴迪此刻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答应?

两人陪吴迪坐了一会儿,萧烟眉给郑华腾使了个眼色,起身告辞。吴迪一再保证下次抵港请两人喝茶,才将两位眉眼精明,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的家伙送走。

“这小子身份只怕不一般啊,那跟他一起吃饭的三个小伙子只怕都是保镖。改天问问缁衣这丫头去。”

“你要死啊!来香港都不通知缁衣,一定是有了什么问题,以后少拿他和缁衣开玩笑!”

萧烟眉横了郑华腾一眼,这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自己这位也得盯紧点,千万不能给他偷腥的机会。

郑华腾呵呵笑着揽住了她的纤腰,眼神中带着暧昧。

“走吧,贪吃鬼!今天把你喂饱,我们大老板来了,接下来几天估计会很忙!”

“哦,你们那个神秘的大老板终于肯现身了吗?你有没有见过?”

“没有,不过白天老板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叫做叶明的家伙,说是总公司的首席运营官,据说这家伙和大老板是铁哥们,他到哪儿,大老板一般都在那地方。”

“呵呵,你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是……嗯?”

“死鬼!你是不是也……”

话还没说完,电话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萧烟眉的小脸立刻垮了,

“天啊,老板,一定是又要加班!再这么下去,老娘我不干了!”

吴迪烦恼的将饮料一口喝干,下定了决心,当断则断!既然被撞破,正好也省了解释的麻烦。他怕什么,就那么短短的相处了一段时间,最多只能算是一个普通朋友,难道我心里边偷偷YY你们都能看得见不成?

麻雀看到吴迪见完那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心情就坏了起来,笑道:

“五哥,碰见讨厌的人了?要不要我跟出去……”

“不是,你小子别多事,我这次过来不想让朋友们知道,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

机器猫朝军师笑了笑,麻雀现在已经很有了点狗腿子的味道,不过,他们需要这样一个人,天天和五哥绷着脸该有多累啊。

吴迪正准备起身,忽然电话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接起来笑道:

“梦华兄,有空了?要不要出来喝茶?”

“呵呵,正要找你小子喝茶呢!没想到你还真狡猾,居然倒打一耙。过来吧,中环老徽记茶楼,就在你住的酒店南边,步行十分钟。”

吴迪收了电话,心情莫明的好了起来。将来如果起出石达开的宝藏,一定瞒不过这家伙,与其让他那时候再追究藏宝图的来源,还不如现在就告诉他。呵呵,偶真的不是喜欢显摆的人,就是这事要是不说清楚,他将来一定会怪我的!

这家伙贼笑着走出酒楼,吓得门口两位送客的迎宾都离得远远地,听说上个班的小姐妹就被一个喝醉的家伙在胸口掏了几把,现在还在宿舍哭呢!

老徽记是一个装修的古香古色的茶社,吴迪步上三楼,服务生就直接将他领进了一间包房,迟梦华一身的正装,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个男人,看到吴迪进来也将脸转了过来。

刚刚推开门的吴迪一愣,叶明?他怎么会在这里?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