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两幅藏宝图

吴迪痛苦的揉了揉脸,这老胡不愧是姓胡,也太能扯了,简单的一个翡翠换古董,居然能引出一个横跨数个领域的世界级的奢侈品大集团,这太不科学了!哪一个奢侈品品牌不是经过多年的积淀才站稳脚跟的?而且那些东西和珠宝不一样,珠宝毕竟还有一定的实际价值,而那些衣服包包,纯粹就是在卖品牌的影响力!

“好了,老胡,你怕不是被库房里那点毛料把脑袋给……先搞好眼前的这点事,再说其他吧!”

“呵呵,这就是一个长远的目标,长远的梦想,是我们这一代蓝梦人努力的目标!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大计划!是需要我们付出……”

胡自力兴奋的被赶回房间反省去了,吴迪却沉思了起来,扩张真的就那么简单吗?这中间货源的组织,人手的调派,资金的支持,关系的协调,产品的开发……种种种种,是需要一个庞大、成熟的团队来支持的,他们能行吗?

吴迪用他做业务的经验盘算了一下,似乎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多赔上一大笔房租、人员工资什么的,东西始终还是在手里,反正还有店,慢慢卖就是……

他放开了心事,让麻雀拿出铜佛开始琢磨,如果是一次铸造成型时那个木丸就在里边,倒是有可能保存下来,但是应该不会像现在这样无损。青铜的熔点是比较低,可是也有八百多度啊!而且,即便是木丸能保存下来,它里边那幅熟绢也不可能留存!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整个卧佛已经被他的透视眼看了个通透,确实没有一丝缝隙,绝对不是分成两半后再浇铜汁覆盖的劣质货。里边的东西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一定也经过了多次的实验。只是,连一个容器都这么用心,那是不是代表着里边的秘密会更加的惊人呢?

想到这里,吴迪觉得一刻都忍不住了,他叫过麻雀等人,说道:

“这个佛像让我想起了一个传说,一个有关宝藏的传说。传说中藏宝图就是藏在一个造型怪异的睡佛中,但是没有具体描述那个佛像是什么样子,你们看这个有没有可能?”

三个人很整齐的同时点了点头,反而让吴迪惊诧莫名,他们就那么相信他的判断?

军师接过佛像,在手上掂了掂,说道:

“五哥,这佛像不对劲,我们也有察觉,不过不是因为传说,而是因为重量。这个佛像的头部重量不对。”

“你们都有察觉?”

“是啊,五哥,我们都是玩枪的,军师还是飞刀的高手,对于重心的把握非常准。这尊卧佛的重心不对,上手细细体会就能发现。”

“那就是说我不买你也会把它拿上?”

麻雀嘿嘿讪笑道:

“那倒不会,当时太乱,没体会出来……”

吴迪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小子最笨!

“那好吧,现在有什么办法把它打开看看?”

“这个简单,交给我吧。”

麻雀想伸手去拿,被机器猫抢先一步,反而吩咐他道:

“你去买个锯子来。”

麻雀挠挠头,无奈的出去了。谁让他没摸出来,要不是五哥听过传说,差点就错过了。

吴迪看了看正在研究从哪下手的军师,摇着头走到床前,拿起了穆学聪那幅山水画,琢磨着回去挂在什么地方会比较合适。

一想起挂,他就想起了那幅欢喜佛,应该是清末时的东西,那会儿又有哪个教派拜的是欢喜佛呢?难道是青楼?

他拿起那张欢喜佛像,细细的看了起来,很遗憾,画面上没有任何可资判断的地方。他将画轴卷好,像拿着一根短棍似的,一边敲打着自己的手心,一边想着心事,踱到了窗前。

香港的天黑的比较早,这会儿还不到六点,外边已经是华灯初上。吴迪的房间临海,从窗户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维多利亚港湾的星星灯火,仿佛是一块黑色幕布上被人镶嵌了无数亮晶晶的宝石,华丽的让人炫目。

吴迪从缅甸回来就在思考今后的路,因为他知道在赌石方面,已经没有什么可能再去超越这次缅甸之行了,他应该找到他自己发展的方向。但真正让他产生比较明晰的想法的,还是这两天,先是一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叶明,然后是迟梦华,再然后就是周乐生和胡自力,从每个人身上他都看到了奋斗的影子,而他呢?

他一边琢磨一边无意识的敲打着手板心,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这画里似乎有东西在动?他将卷轴打开,没有什么,难道……他将眼光盯上了两个画轴,难道有人在这画轴里藏了东西,被他无意之间给甩动了?

他看了一眼拿着小刀在卧佛身上刻画的军师,心中一动,这里边该不会也是一张藏宝图吧?

眼光一闪,已经透视进了画轴里边。果然,在画的上轴,竟也塞着一团熟绢,不过看那墨团的模样,应该是一幅画,而不是只有简单的线条的地图。

“机器猫,你过来。”

他朝机器猫招了招手,然后将卷好的画塞到他的手里,说道:

“你甩甩,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

机器猫疑惑的轻轻甩了甩卷轴,随即又用力的甩了两下,然后停下来看了看画轴,很肯定的说道:

“五哥,这里边有东西!”

军师闻言抬起了头,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居然一天之内撞着两个藏东西的古玩,看来跟着五哥可不用愁没事干。

画轴要好打开的多,虽然两根轴的两端都被堵死,还封了胶,但这又怎么能难得住机器猫他们?军师拿着小刀只是几下,就将两个画轴的一端都给挑了开来。

“五哥,是一幅画,不过好像是习作,什么款识都没有。”

机器猫学了一阵的古玩,说话已经有模有样了。

吴迪看了看摊在桌子上的一片近乎正方的熟绢,摇了摇头。这幅画没太大价值,山水画的很草,没什么意境之说,想必是什么人随手涂鸦的,但是为什么会被封在画轴里呢?难道是恶作剧?

麻雀的小手工锯买回来了,军师接过来,看了吴迪一眼,得到了动手的确认,就开始沿着刚才画的线锯了起来。

军师锯的很小心,一般是锯上一两下,就要停下来看一看,没几下,麻雀就有点不耐烦了,他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忽然看到桌上的熟绢,扫了一眼奇道:

“你们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这山画的好丑,就是这棵树,画的还不错。”

吴迪正想过来看看他说的是哪棵树,军师忽然轻呼了一声,

“成了。”

吴迪连忙凑过去,只见军师拿小刀轻轻一挑,卧佛的脑袋就掉了半块下来,露出了里边那个黑乎乎的木丸。

吴迪接过木丸仔细打量,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外边有很明显的灼痕,在木丸的一侧,开了一个指头肚大小的洞,被一个小木塞堵着。

军师挑开木塞,拿一根牙签伸进去轻轻的拨了两下,就带出了一角微微发黄的熟绢,抖索着拉了几下,整块的拉了出来,摊开铺平,和画轴里取出的那幅并排放在书桌上,一大一小,仿佛都散发着诡秘的气息。

吴迪先看小的,这是一幅很简单的只有一些线条的画,但他看明白了,两道粗粗的长线应该是代表着河岸的高崖,中间的几条曲线是河流,在河岸和河流之间的山壁上,点着几个黑点,然后有六根细细的线直接延伸到河里……

吴迪揉了揉头,这没头没尾的一幅示意图,神仙也猜不出是什么地方啊!

他又去看那幅大的,确实,在画面的左上角,有一颗松树画的明显要比其他的地方好些,难道这不是一幅山水习作,而是和他刚开始猜的一样,是另一幅藏宝图?那颗松树的地方就是埋藏宝藏的地方?

哎呦神哎,这两幅没名没款的东西,就像是脱光了站在眼前却不能动的美女,这是怎么个心痒难耐啊!

几个人都沉默了,这东西就是最厉害的猜谜高手,估计也看不出什么。可是明明知道其中包含着大秘密,却找不出来,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麻雀发了一会儿呆,从军师手里拿过木丸把玩了起来,他一上一下的抛弄着,在吴迪目光扫过来的时候连忙住手,将木丸拿到了眼前,假装在仔细研究。

吴迪忍不住苦笑,这几个人里边,就麻雀还像个孩子,可偏生就他有了女朋友,这次回去是不是该让翠花在蓝梦的售货员里边给这几个笨蛋家伙物色一个……

“五哥,这上边有字!不过断断续续的,开……绝命……水……我靠!刻在木丸外边,被他妈的铜汁一浇,谁还看得清楚?”

吴迪急忙接过木丸,仔细的看了起来,在木丸黑乎乎的表面上,的确有一些线条,但能勉强认清的也就是麻雀念出的四个字,其他的也就偶尔能见到一个半个比划,根本无从猜起。

“开,绝命,水……”

几个人都在琢磨。吴迪盯着熟绢上的线条,水?宝在水里,水在流动,山崖之间……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涌上心头,石达开,这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绝命大渡河之前留下的藏宝图!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