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寻宝游戏

正在看其他东西的吴迪笑了笑,拿起一件笔洗,问道:

“老板,这件笔洗要多少钱?”

“这件啊,这件可是好东西,正宗的宋代耀州窑青釉笔洗……”

“你就直接说多少钱吧!”

“这件,这件要八万!”

老板狠狠心,把铜佛的价钱加了进去。

“八万?两万吧,我也就不狠砍你的价了。对了,待会儿记得把那件卧佛送我。”

店主在一边叫苦连天,不狠砍?一刀砍掉四分之三还要添头,那什么才叫狠砍?还想讨价还价,吴迪对这些东西的价钱怎么会不清楚?这两万块钱他绝对还有不小的赚头。照顾生意又不代表着要当冤大头!

最终老板看到实在是加不上去,只好无奈点头,二万二,连笔洗带铜佛,一块归了吴迪。

“这件笔洗最多也就这个价格,你不要告诉我说什么它是哪位大神用过的!还有,你死乞白赖要那个佛像干嘛?摆都摆不出去,丢人!”

迟梦华很不理解,看到吴迪没理他,又道:

“对了,麻雀,你和那店主说了什么,他居然同意五千卖给你?我琢磨着按这工,怎么着也得八千左右。他要是碰上个不懂行的游客,说不定还能忽悠出一万多呢!”

吴迪摇摇头,

“这越精致的东西越难卖。要么你就标个天价当真品卖,要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当仿品卖,就他那报价,碰上个一知半解的更卖不掉。”

迟梦华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摇头笑笑没再说话。

摩罗街的店面并不多,但加上荷里活道等几条街道,就很可观了,据说足有上千家!吴迪他们也没什么目标,信步游逛,不知不觉间走了一上午,除了迟梦华出手捡了两个小漏,吴迪竟没有买一件东西。

“怎么?怕我偷师还是怎么着?竟然不出手?”

“没看着合适的出什么手?这捡漏不止看水平,也要看东西好吧?遇不到我有什么办法!”

吴迪没有说实话,大漏早就装在他的兜里了,只是到底是多大个漏,还要等他回酒店看了再说。

在那个臆造的卧佛头部,塞着一个中空木丸,木丸里塞着一幅丝绢,上边有一些墨迹,吴迪猜应该是一幅藏宝图。不过有个问题让他一路都在琢磨,却百思不得其解,这卧佛通体上下,没有一道缝隙,木丸究竟是怎么放进去的呢?

前面是一家画廊,迟梦华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我们再看这一家,然后去吃饭,下午我还有事,陪不了你这个大闲人了!”

吴迪点点头,一直没有动用天书,肯定会错过一些东西,但是那又如何?如果他用天书将这个市场看个通透,然后一家家的去买,估计会被天打雷劈吧?再说了,捡漏这东西和赌石又不一样,要的就是那无意间灵光一闪,暗开心花的感觉

画廊比起其他的古玩店,稍稍大了些,但是展示出来的也没什么精品,迟梦华看了两眼就准备撤,店老板忽然叫住他,神秘兮兮的说道:

“老板,我刚刚从大陆收了一批货回来,还没来得及整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看?”

那老板看到迟梦华不应,似乎狠下决心的说道:

“要不这样,我把东西都拿出来,你随便选,一万一件,怎么样?”

吴迪看到迟梦华郁闷的样子,笑道:

“寻宝游戏?呵呵,这个我喜欢,主要是我格调比较低……”

迟梦华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也是闲的,都逛了一上午了,还有兴趣陪这奸商玩游戏,省点时间干什么不好?

那老板指挥伙计从楼上抱下来两个大纸箱,里边放着最少上百个卷轴,从露出的那一端看,有新有旧,看来这老板深淫顾客的心理,即便作假做的也很用心。

吴迪随手拿起一个崭新的卷轴打了开来,一看之下,不由得“咦”了一声,这竟然是国内新锐画家穆学聪的作品,按这个尺寸,在正规画廊怎么着也得出到两万左右,这里只要一万,也算是捡了个小漏了。

迟梦华看到吴迪随手就抽出来了一幅值得收藏的作品,也来了兴趣,拣选了半天,抽出一个看上去很有些破旧的卷轴,打了开来。

“呵呵,你看,多好玩。”

一打开画面,他就笑了起来,这是一幅宗教画,卷轴下边的部分被香火熏得有些发黑,但是画面就有意思了,竟然是一幅正在参禅的欢喜佛!

他想起麻雀在第一家店里乱说的话,一把将这家伙抓了过来,说道:

“收好,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看看参完欢喜禅是不是那卧佛的模样!”

吴迪也看了,这幅画倒是有年头,估计是清末哪个家伙画的,不过画工就是一般文人墨客那种水平,没什么收藏价值。可是竟然还有人香火供奉,说不定真是什么邪教的东西!

看到两人出手皆有斩获,机器猫等人都上来帮忙,看着两箱子的画,他们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空着手晃了一上午,这下可找着用武之地了!

几人将卷轴一个个打开,让吴迪两人一一过目,再卷好放回去,如此这般,折腾了半个小时,却一无所获!

不知不觉间两大箱子卷轴看完,吴迪和迟梦华相视大笑,明知道是老板的小把戏,两个鉴赏大家竟然乐此不疲的玩了半个小时,还花了两万块钱,说出去估计会被人把脊梁骨戳个窝窝!

吃完午饭,迟梦华起身告辞,吴迪也回酒店等着胡自力,依这家伙的个性,只怕来了就要直奔周乐生家里。

胡自力比他想的还要着急,只在房间里待了两分钟,就催他们出发,还有车在下边等着呢!原来这家伙在登机前就跟周乐生通了电话,周乐生直接派了一辆商务车去机场接的他!

“这是一次机会!老板,我的打算是蓝梦的翡翠饰品借周乐生的门店直接在香港上市!”

“呵呵,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我有把握,最近业界都在传,周乐生怕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我们这会进来,他恐怕是求之不得!不过,这具体的分成就有的谈了,还要老板你亲自把握啊!”

“别指望我,我跟你过去一是带个路,二是还想看看他说的打眼的那些东西,玩一个寻宝游戏!”

周乐生很热情,他知道这一把赌对了,如果这一次谈的好,不禁目前的危机能轻松度过,他的品牌在港岛的排名再大踏步的前进几名都不是问题!

胡自力在飞机上简单的吃过,所以谢绝了周乐生午餐的邀请,他也不怕这么着急过来商谈会吃什么亏,根据他掌握的情报,着急的应该是对方才对。而且,如果这次没达成协议也不怕,以蓝梦现在的底气,在香港再找一家合作,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周乐生比胡自力更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没什么做作,两个人一开始就进入了实质性的谈判。

吴迪听了两句,就觉得实在无聊,起身说道:

“你们谈,我对这东西不感兴趣。对了,周老板,上次你说的那些打眼的东西能不能让我看看,说不定我还能从中间找出什么宝贝来呢!”

“呵呵,随便看,看上哪件拿哪件,一概免费奉送!不过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这又是什么宝贝、珍品的,省得我晚上睡不着觉。”

“那怎么好意思?”

周乐生想了一下,说道:

“那这样吧,你看上一件,我收你十万,同意的话你就看,不同意,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和我谈吧。”

吴迪笑着施了一礼,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下狠手了?”

“哈哈,你要真能从那些东西里找出好物件,我也不会吃亏,回头我就找那些帮我看东西的专家的麻烦,让他们把鉴定费给我吐出来!”

周乐生的书房很大,足够摆开那些藏品。吴迪看着佣人一件一件不停的往外拿东西都忙了半天,不禁暗暗咋舌,你说这百多件都是赝品?那这周老先生的眼光到底该有多差啊?

瓷器、书画、杂项,一个个分门别类摆放的很整齐,佣人请示了吴迪之后,退出书房将门关好,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慢慢的寻找。

吴迪先大概看了一眼,凭直觉,这么多东西里边一定会有好东西,不过是不是周乐生故意混进来讨好他的就不知道了,看看具体的价值再说吧。

依然是先看瓷器,这里的品种不少,青瓷、白瓷、蜜色釉、粉彩、青花一个不少,貌似还都是些精品的样子。

看完十几件瓶碗碟壶之类的,吴迪暗暗摇头,这制假的水平挺高啊,就是王豫皖他们那种水平碰上,估计都会打眼。他扫了一眼剩下的瓷器,目光一闪,拿起了一只蓝黑色的小碗。

这是一只口径大约12厘米,高7厘米,足径4厘米左右的小碗,内外均施肥釉,碗沿呈黄褐色,内面向下逐步过渡成黑蓝、海蓝、天蓝色,底部露胎,胎体厚重坚致,胎色呈紫黑色。

小碗的釉色肥而润泽,釉汁垂流厚挂,部分凝聚成滴珠状。釉面自碗沿以下,布满了一条条细如兔毛的竖条状结晶纹,呈色上浓下淡,逐渐消失。

“浓淡深浅、曲曲弯弯,宛如西北黄土高原的丘壑,说得好,这实物果然是要比图片美丽百倍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