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臆造的卧佛

周乐生又在心里默算了一番,方才说道:

“象鼻瓶三千万,何朝宗观音像一千五百万,百子图一亿一千万,渔归图两千万,粉彩三千万,一共两亿零五百万,取个整数,两个亿,不知道吴先生意下如何?”

吴迪迟疑了一下,虽有天书的提醒,但那幅郎世宁的《百子图》卖相确实一般,而且杨老的表情还有点奇怪,不如不要也罢。

他将《百子图》拣出去,笑道:

“最近钱也有点不凑手,不如就拿这几件吧。”

周乐生也不在意,呵呵笑道:

“行,怎么样都行。不过吴先生的一句话,倒让我想起了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实在是有些冒昧了。”

“哦,周老板不必客气,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说。”

周乐生组织了一下言辞说道: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想和吴先生沟通一下,不知道蓝梦能不能匀我一些玻璃种,我就用这些古董交换,也解了吴先生钱不凑手的麻烦,不知意下如何啊?”

哦?想换玻璃种?吴迪算了一下,靠蓝梦自己出手,那些玻璃种足够卖十年有余,匀给他一些,也可以减少些蓝梦的压力。但那是稀缺资源,而且他没有具体插手经营,不知道胡自力会有些什么想法,这事倒是不好答应的太快。

“这样啊,那周老就要稍稍等等了。我没有介入蓝梦的具体经营,不知道胡总在这方面是怎么考虑的。不如我让他直接跟你联系?”

周乐生松了一口气,能这样最好。周乐生珠宝以西方传统的珠宝为主,和蓝梦的经营应该没有冲突,说不定这次借着和大小两个老板的沟通,还能找到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对于周乐生未来的发展,不无裨益。

“实在是太谢谢吴先生了,我就静候佳音了。冒昧冒昧,见谅!”

走出周乐生的别墅,吴迪忍不住问道:

“老爷子,那幅百子图有什么问题吗?我怎么看着你皱眉头啊?”

“呵呵,那幅画半真半假,能瞒过你们不稀奇,可是怎么能过的了我这双玩了一辈子装裱的眼睛?那是一幅被揭过的画!”

“揭画?”

“对!国人作画多用宣纸,而宣纸又是多层压制而成,所以有些无良的装裱师就将一些墨迹渗的比较深的名画揭成几层,然后再另配纸张打底装裱,这样的画看起来和真迹无异,实在是坑了不少人啊。”

“原来如此。呵呵,其实将那幅画拿上也无所谓,我看那画的色彩,最多也就揭过一次,毕竟是一件珍品,错过了挺可惜的。最主要的是不小心又占了周老板的便宜,有些过意不去啊。”

杨老稍一思量,就明白了吴迪话里的意思,连忙问道:

“你小子,该不会告诉我说你又捡漏了吧?我想想?那件仿哥窑?是真品?”

“没错,不但是真品,而且是精品!应该是哥窑后期所出,技术已近完美,所以才会被认为是仿品。”

“为什么技术完美反而被认为是仿品呢?”

“明代仿哥窑多在宣德、成化两朝,但是真正达到至高成就的反而是嘉靖朝。嘉靖年间所仿的哥窑,不但足以以假乱真,而且有些还胜过真品!如果没款的话,呵呵,和真正的哥窑混淆很正常。”

杨老上下打量了一番吴迪,那眼神就好像要看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怪物似的。

“这样岂不是说你又轻松的赚了几千万?唉,怪不得你想拿那幅百子图!”

“这不是我想要百子图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他后来的提议,用玻璃种来换。呵呵,我就算按同行拆借的价格给他,也还是有一定利润的,周老板很敏锐啊。”

“那是一只老狐狸,不过你也不比他差!这些年翡翠价格上扬的很快,市场占有率也迅速的提升,他们这些传统的珠宝企业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估计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和你们展开一些合作。对不起了小子,没想到带你看看东西,还能给你惹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出来。”

“呵呵,这怎么能说是麻烦呢?我虽然没有插手经营,不过以胡自力的个性来看,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向香港扩张的机会?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两只老狐狸较量去吧。”

“我看你才是只真正的小狐狸!”

两天后才是正式的拍卖会,吴迪上次来香港还通过杨烟缁认识了周立夫等人,不过一来是交情不到,二来是如果走动,必然会惊动杨烟缁,所以想都没想就排除了拜访的念头。

接下来,终于轮到他大展拳脚的时间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凡是天书所致,所有宝贝莫不举手欢迎。这次已经撞着了一件柴窑、一件哥窑,那么,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宝贝在等着他?以他目前的心境,竟也觉得有些小激动。莫非,会再来一件神物不成?

还没出门,胡自力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老板,我已经登机了,大概五个小时后能到酒店。”

吴迪苦笑摇头,这个家伙,难不成昨天晚上挂了他的电话就和周乐生勾搭上了?也不知道矜持点,这翡翠可是大家闺秀啊!

“走吧,抓紧时间,下午胡总就到了,呵呵,这下我估计他们是干柴遇着烈火了!”

军师等人昨天没跟去,所以没大听明白,也没人敢问,只好互相眨巴着眼睛跟着老板去逛街。

摩罗街,上次买年画雕版的地方,吴迪看着依稀还有点印象的店面,琢磨着是不是进去随便买点什么,也算是对老板的一点报答。正犹豫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的招手喊道:

“梦华兄,迟梦华!”

那人应声转过身来,可不就是他在斗宝会上认识的活宝,迟梦华?!

“你怎么也跑到这边来了?参加拍卖会吗?”

“我哪有你这个大少爷悠闲?这是出差,顺便逛逛摩罗街。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没有?”

“收获?有!”

“快拿出来看看,你小子不是又捡了什么大漏了吧?”

“喏,就站在我面前,大活宝一个!”

“滚犊子,跟哥哥没大没小的!我告诉你小子,今天我跟定你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捡漏的,小心我截胡哦?”

“来啊,有本事咱俩比一把?中午一顿饭怎么样?”

“哼,我才不上当呢!中午你请!我那点补助可不够你们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伙吃的!”

吴迪哈哈大笑,这小子,就是有意思,要不,待会儿捡漏的时候少打击他点?

既然有了迟梦华加入,当然要带他到那个小店瞻仰一下神画的出生地,话说吴迪向来不爱打击人,不过就是爱在熟人面前小小的显摆一下!

“你妈!还说不打击老子!就这破店里你顺走幅神画?我这心啊,就像那被应急锤敲了一下的车玻璃……”

吴迪没搭理他,四处打量着,寻思着就算随便买点什么,也要买个真东西吧?

店很小,只有麻雀跟了进来,他东张西望了一番,忽然指着一个青铜卧佛笑道:

“这个佛像有意思,这家伙好像吃饱喝足了,躺在那儿哼歌呢!你们看他的食指,好像在一下一下的点着腮帮子打拍子,准是个酒肉和尚!”

吴迪循声望去,不由得一愣,乐了,这又是个臆造的东西,而且造的很不用心。卧佛那只托着头的手是有讲究的,一般托在发际线附近,哪有托着腮帮子还曲着食指的道理?不过工艺倒是不错,一次性铸造成型后经过打磨雕刻处理,细节处很精致,如果不是造型有问题,倒算得上是一件精品。

“老板,把那个卧佛拿来我看看,挺有意思的。”

那老板听到麻雀说话,也正在打量那件佛像,越看越觉得真如麻雀所说,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由得暗骂:

“你妈,又打眼了,我就说这么好的工,那几个家伙怎么会不跟我抢呢!”

他正在琢磨,听到吴迪要看,连忙从架子上拿了下来,笑道:

“这件佛像是有点奇怪,不过确实是个老物件,您看这铜锈!最少也是清朝的。晚清各种教派盛行,这姿势说不定还真有什么讲究,回头我得好好查查。”

吴迪翻了个白眼,这老板还真有些急智。

“呵呵,不用查了,一准是什么邪教,或者是参欢喜禅的……”

“麻雀!这些话能乱说吗?老板,这个佛像确实有点好玩,怎么卖?便宜点我就拿上,也是个稀奇玩意。”

那老板早就不记得吴迪以前来买过东西,听到他问价,恨不得立马把这打眼的货处理掉,直接想都不想的说道:

“两万港币!”

两万?如果是件真东西,两万还差不多,这一件嘛,两千顶到天了。那老板一听,直接就要往回拿,他当时收上来还掏了三千呢!

吴迪朝麻雀使了个眼色,你小子不是能忽悠吗?你搞定。

麻雀笑嘻嘻的凑到老板耳边密语,那老板脸色一阵青黄,半晌才为难的说道:

“你要是真心想要,掏五千拿走,不瞒您说,这件也是我打眼了才收来的,进价都不止这个数!”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