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掏新宅子?

吴迪连忙扶他坐下,接着说道:

“没错,老爷子你捡着宝了。这是一件宋青花,而且不是什么元佑三年的,应该是南宋时的东西。”

“有什么证据?我可是在网上查到过和这差不多的款式、纹饰的,基本上都是清朝的。”

“清朝的?清朝的农民会留这种头发?”

“这是两个农妇!你看看清楚,她们的着装!”

“首先,这纹饰反映的是水田,应该是南方的生活场景,但是,清朝南方,又有哪个地方是农妇下田的?再就是这着装,清朝汉女平时穿袄裙、披风,只着裤而不套裙者,多为侍婢或劳动者,这一点看是没错的,但你注意她们的上衫,未着短衣,而且赤脚天足。宋代农民的服饰和这个就有些相近了,身着汗衫,下着劣质长裤……”

杨老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吴迪,问道:

“你小子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啊,怎么了?”

“你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学这些东西?这各朝各代的服饰你都有研究?那你告诉我……”

吴迪连连讨饶,

“老爷子,实话实说吧,我在大师兄那里见到过宋青花的大块瓷片,上边正好有一个完整的农民伯伯的形象……”

“我靠!”

这下连老爷子也忍不住爆了粗口。随即他又喜笑颜开的指着青花大罐说道:

“那你说,我这件就是一件真正的宝贝了?哈哈哈哈,这下子终于算是扬眉吐气了啊!”

吴迪翻了个白眼,要是别人,偶准不告诉他,还会想辄把它忽悠到我家去!

一顿饭,宾主尽欢,杨老爷子告诉他,这三件藏品都是从一个周转困难的朋友那里匀来的,除了子冈玉瓶花了大价钱,剩下两件对于它们的新身份来说,那简直就是白菜价!

“对了,小五,我除了对书画、玉器比较在行,其他的懂得并不多,那朋友现在急缺现金,正在秘密处理藏品,应该还剩不少件,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好啊,去看看,我还没去别人家里收过东西呢!”

说走就走,机器猫等人都被留在了杨家,那人就住在山顶普乐道,也是一栋一千多平米的豪宅,价值十亿港币以上。

看到是杨老,一名健硕的老年人热情的迎了出来,吴迪对香港的富豪没什么印象,如果他有留意,就会认出来,这是香港顶级珠宝品牌周乐生的掌舵人周乐生本人。

听完二人的来意,周乐生满心的迷惑,杨老没有介绍吴迪的另一个身份,他作为珠宝界的老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一两个月异军突起的蓝梦?难道,这小子知道了什么风声,过来探路来了?

上个月,周乐生公司赴南非采购钻石的负责人出了意外,身怀价值七亿港币的钻石失踪了,一下让周乐生的经营出现了危机。加上近几年经济不景气,他只好一边封锁消息,一边私下里联系老朋友,找借口出手古玩套现。在这个时间,吴迪冒昧的拜访,怎会不让他心怀戒惧?

三人在客厅做好,随便聊了几句,周乐生的疑惑就更浓了,这吴迪似乎真的是冲着古玩来的,只是,有这么简单吗?他让二人稍等,转身去拿藏品,也借机好好的思量一下吴迪到底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吴迪打量着别墅的大厅,这里的装修风格和杨老家截然不同,是全盘欧式的风格。吴迪以前不喜这种洋化的东西,可今天看到,却觉得奢华中透出一些文化的沉淀,感觉竟和杨老的中式古典装修不相上下、各有千秋。想了想,有点明白了,想必是国内某些设计师工夫学的不到家,只学到了人家的形,却没学到神。如果以后四合院住腻了,再买别墅不妨也试试这种风格,到时最好找这位周老板介绍设计师。

没过多久,周乐生指挥着两个佣人抬了一个大箱子出来,看到吴迪在打量大厅,笑道:

“吴先生要是喜欢,也可以买一栋来住,我将这个设计师介绍给你,装修效果包你满意。”

吴迪苦笑道:

“好倒是好,可惜我没那么多钱啊!这个位置的别墅加上装修,没十几个亿别想拿下来,这样一算,我可不就是个穷人?”

“呵呵,吴先生客气了,声名鹊起的蓝梦珠宝的掌舵人,会是穷人?”

周乐生决定单刀直入,看看这小子究竟是干什么来了。

吴迪笑着摇摇头,

“没想到周老板居然认识我,呵呵,经营那一块我向来不插手,我的兴趣在这些东西上边,那边都是胡总说了算。”

杨老站起来笑道:

“你看我这老糊涂,介绍的什么?你们两位可不是同行遇着同行了?来,我再重新介绍一遍,小五,这位是香港十大珠宝品牌之一周乐生的董事长,周乐生周先生,想必你们两位除了收藏,还应该有共同的话题才对。”

“失敬失敬,我说之前听着名字怎么有些耳熟,又没敢多问,原来是业界前辈!惭愧,蓝梦相比于周乐生,还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啊!”

两人你来我往客气了一阵,才开始坐下来看藏品。第一件就让吴迪眼前一亮,竟是一件哥窑的象鼻瓶!

“这件是明朝的仿哥窑象鼻瓶,从制作工艺来看,也算是一件精品了,不知道吴先生可还看的入眼?”

吴迪没有说话,拿起瓶子仔细打量起来,这是一件方形的灰清色象鼻瓶,造型古朴大方,开片自然,大小两种片纹如梅花间竹,布满瓶身。

明代仿哥窑瓷器主要集中在宣德、成化两朝,但这件显然不是。这件瓷器形体浑厚,胎白略松,釉面光亮,器口也施全釉。细看釉内含有气泡,如珠隐现,“聚沫攒珠”的特征非常明显,如果真是明代,多半也是嘉靖朝所仿。

看了看底足,无款。吴迪放下瓷器,笑道:

“周老板所藏自是珍品,这一件,好东西!不知道要多少才肯相让?”

“怎么?第一件就看上了?我这里还有不少好东西,要不看完了一起谈?”

“好,今天就让我长长见识。”

周乐生又拿出了一件瓷器,却不再介绍,只是伸手示意吴迪自看。

这是一件德化白瓷观音立像,瓷质洁白晶莹,釉中隐现粉红,美如脂玉,是为标准的“牙白”。观音造型妙相庄严,神韵生动,比例适中,简直活现了观音菩萨那普渡众生,慈悲为怀,救苦救难的佛家大慈悲。再看雕瓷的刀法,圆软深秀、深浅得宜,准确地刻划出了富有节奏感的衣纹线条和多层次随风飘拽的衣裙,特别是佛像的五官和手、足的刻划更是细致入微,一丝不苟,毫发之间尤见功力。

“好,线条清晰、简洁、潇洒,多变,柔媚流畅,翻转自然,圆劲有力!形神兼备,魅力无穷!这想必就是著名的何朝宗德化白瓷观音像了!”

吴迪一边喝彩,一边去观音腰部找款识。果然在佛像后背腰际处,看到了一款葫芦形隶书的印章式款识,上半部写“何”,下半部写“朝宗”,字体为隶书,与现在考证出来的三种何朝宗的款识形式相符。

“何朝宗?明朝那个号称华夏瓷塑佛像第一人的传世真品?老周,你有这等好东西,却舍不得拿出来给我看,真是不够意思!”

“你?算了吧,玩的又不是瓷器,给你看了还不是白看?”

接下来又是两件清三代的精品瓷器,看的吴迪是食指大动,心痒不已。

瓷器看完后是书画,这可是杨老的长项,他先是冲着周乐生吹胡子瞪眼了一阵,才老老实实的坐下来鉴赏,第一幅打开的就让二人大大的震惊了一把,竟然是郎世宁的《百子图》!

杨老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又看了片刻,一言不发的将身子向旁边让了让,示意吴迪自己看。

吴迪疑惑的看了杨老一眼,这幅画在他看来,问题不是很大,款识和收藏鉴赏印章都不似作伪,只是画面某些地方稍稍有点模糊,可能是保管不善所致,而且天书也给出了真品的判断,那为何杨老会皱眉呢?

第二幅画是清朝扬州八怪之一黄慎的《渔归图》,与收藏于广陵博物馆的那幅相比,柳树少了一株,渔船却多出一艘,船中人物也不尽相同,左角草书题画诗却是一样。

杨老这次看完却木无表情,吴迪又仔细看了落款和题诗后,沉吟不语。

接下来的几件都比较普通,吴迪和杨老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周乐生一直乐呵呵的看着他们,也没有说话。

全部藏品看完,周乐生苦笑道:

“这都是我这几十年辛辛苦苦收集来的,当然还有些打眼之作,就不拿出来献宝了,不知道吴先生看中了哪几件啊?”

吴迪想了想,将哥窑象鼻瓶、何朝宗观音瓷雕、《百子图》、《渔归图》和一件雍正朝的粉彩仕女戏碟图蒜头瓶挑了出来,说道:

“就这几件,周老板开个价吧。”

“这几件啊?虽然收上来的时间早,没花多少钱,但是我现在急等钱用,就按市场价开价了,周先生莫怪。”

“呵呵,这本来就是买卖应有之义,我何怪之有?周老板请说。”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