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传说中的柴窑

麻雀支棱着耳朵在一边旁听,越听越是心惊,原来五哥一点都不糊涂啊!

“麻雀,有没有兴趣和翠花一起到危地马拉做个土著啊?听说那边风景秀丽,适合生育,你们到时候可以养一群小麻雀的呦?!”

吴迪并不傻,相反比绝大多数人都更聪明,自从那次在韩老爷子那里魇住后,他就一直在思考有关未来的问题。现在网络上什么都可以找到,虽然很多东西到最后可能依然是一知半解,但并不影响他对自己的未来做一个模糊的规划。

之所以会去做这些,各方面的原因都有。老人们对他的期望是一个方面,闻、孟两女给他的压力是另一方面,虽然她们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一个男人一旦有了女人,就必须长大,必须去承担他该承担的责任!

但最主要的是他自己也觉得是时候作出一些改变了。缅甸的奇遇一个接着一个,带来的后果就是让他隐隐有了一丝疲惫。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狂妄自大,目无余子的人,所以也不认为自己还会再有一次这样的宝藏之旅,那么,是时候该想想以前还是个小业务员时想过的问题了,那时的白日梦,现在估计伸手就可触及吧?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一夜之间长大的男孩,玩具玩腻了,很多以前没想过,或者不愿意想的问题都被他翻了出来,重新的去审视。再加上他并不知情的天书偶尔散逸出的被封印的一丁点“知”的力量,他的成长速度会像他聚财一样快,甚至更有过之!

远远的,水面上似乎漂过来一个什么东西,吴迪眼神一动,收回了思绪。原来是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鼓鼓囊囊的,想必是哪个没有公德心的家伙扔下的垃圾。

他笑着转过目光,忽然轻哼了一声,又将目光移了回来。刚才无意间动用了天书的透视能力,按道理应该通过土层、水,才能看到塑料袋里的东西才对,怎么感觉是一动念直接就看到了呢?

他再次确认了一下,然后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的一名女子。靠!非礼勿视!这个穿了一身连衣裙的美眉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挂空档!偶本来没想着透视过内衣的!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嗯,咪咪似乎没有瑶瑶的大,形状似乎也没有蓝蓝的美……

难道又有什么变化?他想起了在韩老办公室最后清醒的那一瞬间,似乎感觉到天书冲破了脖颈的限制,难道带来的好处就是双眼可以透视了吗?这不就几天没赌石吗?这不就稍稍感觉到点压力吗?居然连升级都不知道!

随即他又想起了一个问题,这透视眼和灵眼会不会有什么冲突?可惜不知道哪里有灵物,否则倒可以试验一下。算了,先看看这透视眼的功能吧。

呵呵,这么早,就开始嘿咻了,那男的似乎不太给力啊!这小子打麻将藏牌,那个大妈要倒霉了。这谁家,打孩子用这么大力气?哈哈,这边刺激,办公室奸*情……

眼睛的透视和借助其他身体部位透视的效果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以空气为介质,这样透视的距离大概可以达到一千米左右。而且,在使用透视功能时,他的一双眼睛就像是个高倍的可调焦透视望远镜,只要在可视范围内,远近如意,大小随心,很是牛叉!

如果,如果能再加上变换角度的功能就完美了……比如那个长腿美眉,这个角度看过去似乎没什么看头啊……

中环的一家酒吧里,叶明无聊的上下抛弄着一串钥匙,对面一位差不多年纪的男子看到他郁闷的样子,笑道:

“怎么?碰壁了?”

“岂止是碰壁,我觉得很可能已经被他看穿了!我就没见过那样一双眼睛,笑眯眯的,却好像能把我看个通透!奶奶的,我就说嘛,钟家哪有一个弱的?都说四少爷不行吧?看着整天吊儿郎当的,你要是摸摸他的关系网,能吓死你!这五少能在半年内聚起百亿财富,又岂是个好相与的主?偏生老爷子还拿他当小孩!”

对面的男士摸摸头,没理他的牢骚,说道:

“这次几位老爷子联手行动,要把五少引上正途,你说会不会有点那个操之过急啊?”

“谁知道呢?他们几位大神的想法岂是我们所能测度的?走吧,再创造一次偶遇的机会,让你去碰碰他。不行就先放放,让老爷子再安排吧。”

预展是在中环一座大厦的三层,离吴迪的酒店很近,为了避免出现麻雀被人围观的场景,他被安排自由活动,吴迪带了机器猫和军师来到了会场。

一共七十二件拍品,除了钧窑花盆、乾隆粉彩寿桃大碟、元青花狮钮盖罐等几件比较珍贵的单独有展台外,其他的拍品都被分门别类的布置在三排长长的展柜中。

由于来的比较早,大厅里没有什么人,显得比较空旷。吴迪笑呵呵的当先而入,忽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可还没等他去把握,就蓦地消失不见。他皱了皱眉头,扫了一眼四周的展柜,暗暗留了心思。

先看的当然是那件钧窑花盆,确定了真假,他这趟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至于拍卖,反正是一定要买,砸钱就是了,难道你还想很便宜的拿下一件钧窑瓷器吗?

这件花盆的实物比图片上的效果略差,估计是灯光和玻璃罩的缘故。吴迪招过工作人员,将瓷器拿在了手上。

一上手,他就知道是真的,保险起见,又用天书验证了一番,笑着放下看其他的去了。这件东西,如果有人抢,估计要出到一个亿,如果没人抢,七千万也就顶天了。

元青花那一件比较普通,不过顶着个元青花的名字,想必关注的人不会少了,吴迪也没必要去凑什么热闹,倒是那件粉彩的寿桃大碟,让他有点动心,不超过两千万的话,他准备试着争争看。

里边靠墙的一排展柜是一些笔洗、碗、碟造型的瓷器,以纯色釉为主,左手一排主要是中晚清时期的瓷器,颜色就要鲜艳的多了。右手边,是一些大件,梅瓶、蒜头瓶、象腿瓶、石榴尊、将军罐什么的,都有。

吴迪依次浏览,并一一在心中估价,只看到一半,他就摇起了头。这还都不是什么精品之作,二、三十件加起来就差不多过亿,看来,这收藏,不捡漏是没法活啊!

右侧的玻璃展柜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一件影青刻花梅瓶,釉色清亮,小口丰肩,看造型应该是宋初之物。虽然影青的价格一直与同时代的五大名窑相去甚远,不过这件看模样应该是一件精品,便宜的话倒是可以试着拍拍看。

梅瓶的旁边是一件明青花人物大罐,按价值应该是摆在大厅中间,有一个独立展位的,可此刻却安安静静的屈居在这展柜之中。吴迪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介绍上说的模模糊糊,只说是有残,见着实物才知道,这摔成三片拼起来的都叫有残,那裂个缝、冲个口又该叫什么?

接下来的一件将军罐仍然是残器,罐口处有一个大大的冲,露出了白里泛灰的瓷胎,倒是一件清中期的真品。这瓷器太娇贵了,尤其是比较薄的,就更加的不好保管……等等,比较薄,比较薄?

吴迪喊过工作人员,指着第一件影青刻花梅瓶说道:

“麻烦你将这件取出来看看。”

等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将梅瓶放到一边绒布上时,又有几个人凑了上来,吴迪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办法,这本来就是公共的展出。

东西一上手,他就发现了异常,薄,这件瓷器实在是太薄了,而且似乎重量也稍稍的显轻了点。

影青的特点是瓷质极薄,釉似白而青,暗雕花纹,内外都可以映见,所以才被人称之为影青。但是这件至少要比普通的影青还要薄出五分之一去!而且用的瓷土似乎也有区别,在重量上也要比这个厚度的影青稍轻!

他仔细看了看暗刻的多重莲瓣纹饰,微笑着轻轻放下了瓶子,心中却波涛汹涌,竟比任何时间都来的不平静,

“柴窑!这竟是一件只存在于文献和传说中的柴窑梅瓶!”

柴窑据记载创建于五代后周显德初年豫省郑城,为周世宗柴荣的御窑,但除了一些文献资料,至今未发现实物及窑址。人们只能从“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沙泥为坯,足露黄土,滋润细媚,色异制精,为古来诸窑之冠,非后人所能伪为。”,“雨过天青云**,者般颜色作将来”等等这些古文献的记载中去想象它的模样,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藏着一件整器!

吴迪耐着性子将剩下的瓷器看完,期间还麻烦了工作人员两次,取出了两件梅瓶鉴赏,主要就是怕有心人盯上他。那件被误认为是影青的柴窑梅瓶如果不上手,是绝对不会发现异常的,但如果没有天书的鉴定,即便发现异常,也只会认为是影青中的异类罢了。这批瓷器在上拍之前,不知道有多少高手专家看过,它仍然被当做影青梅瓶来拍卖,就可见一斑。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