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吴迪的猪吃虎

吴迪哼着小曲,开着车,奔驰在高速上。刚才和杨老下了三盘棋,每盘都被让了车马炮各一,最后还是输的稀里哗啦!要不,下回咱改下围棋?他老眼昏花的,随便往上边塞两个子应该也看不到……

可怜的吴迪还不知道他已经被人算计了,还在琢磨着这次去香港是不是可以带一个小丫头过去。不过这个举动很可能会面对她们师父的怒火,胡自力他不怕,可想想更年期的大妈发脾气,这简直就是让人不寒而栗!

拍卖的宣传册就放在旁边,可能是因为最先学习的缘故,他尤其偏爱瓷器,所以准备回去好好的研究研究。不过很可能没什么其他的好东西,要不怎么师父就只盯上了一件?还有摩罗街,荷里活大道,嘿嘿,上次你们逃过一劫,这次某家已经挥刀自宫,神功大成……(那几个字不是我加的!才怪!)

闻斓和孟瑶对于吴迪的建议很是心动,尤其是听到他说拍卖会正好赶在圣诞期间,可能会有很多奢侈品牌大打折,两女都流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挣扎表情。

吴迪接着说到可以去迪士尼,可以在那儿过元旦,甚至春节……正口沫横飞间,忽然注意到闻斓笑眯眯的、孟瑶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顿时一愣,心中暗呼糟糕,玩过了,这下要惹火上身了!

“唉,算了,瑶瑶,圣诞年年有,也不急在这一时。明年咱们直接杀米兰,上回这死鬼带回的包包还不错……”

轻描淡写的语气让吴迪不寒而栗。闻斓不经意间提起米兰的包包后,也忽然醒悟了过来。这不提包包还罢,一提起来简直就是新愁旧恨眉生绿,恶向胆边目光寒,我让你再装!两女齐齐发一声喊,朝着吴迪就扑了过来!

未几,出租屋里猛然传出了一声被堵在喉咙里的模糊的惨叫,

“女侠,饶命啊!那个地方不能咬!要舔……啊……呜……吧唧吧唧……嗯……啊~~嘶……呼……”

据三姐反应的重要情报,香港那边似乎有一个对这小子颇有情意的小丫头,这次两女既然不能跟去,自然要想办法防止这小子再竖旗杆飘彩旗。

怎么防止呢?朴素的劳动人民自然有朴素的办法,那就是把旗杆砍倒了,看你还怎么竖!所以,两天后吴迪登上飞机的时候,跟刚刚挥刀自宫的状态也差不了多少,而蓝梦的财务室里,也多了两个哈欠连天的小丫头!

香港的天气一如既往的好,当然,那是说如果不下雨的话。吴迪在酒店里补了一觉,爬起来时天色已经黑了。

站在窗前,望着已经放晴的夜空,忽然想起兰桂坊的酒吧,不由的苦笑起来。他已非昔日吴下阿蒙,此刻再想杨烟缁,自然知道这丫头对他大有情意,可是他现在敢去招惹,能去招惹吗?偏生这杨老爷子又不得不见,头疼啊!

夜晚的维多利亚港湾更加的迷人,那几近黑色,荡漾着紫醉金迷气息的海水,那灿烂璀璨,散发着迷离虚幻光芒的彩灯,那如织的游人……这一切,都让人如在梦中。

吴迪趴在游轮的栏杠上,燃起一根烟,想起临走时两女的柔情蜜意,心中一片温暖。

“军师,你知不知道这里一栋楼大概要多少钱?”

“哪里?五哥你是说这旁边吗?”

“嗯。”

“我估计怎么着也要三、五千万吧?”

“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一栋楼,不是一套房!”

“五哥你别急啊,一套房四千万,一栋楼怎么着也有两百多套吧?我估计大概要一百个亿。”

“一百个亿?你说,如果蓝梦在这个地方买上一栋楼,会是一副什么景象?”

“破产、垮台、散家收家伙……”

麻雀在一边低声叨叨,气的吴迪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这小子,回头非让翠花好好的收拾他不行!(他一直觉得小翠这名号不够响亮,私底下早就开始喊翠花了。)

“其实,在这里拥有一栋楼对于吴先生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是到底划不划算,反而要经过一番复杂的论证。马良先生您好。”

军师警惕的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年轻人,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吴先生,冒昧打扰,实在是不好意思。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是香港大学财经专业硕士生导师,无线电视台财经栏目特约嘉宾,叶明,很高兴能在这里遇到您。”

吴迪看着面前这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士,迟疑着伸出了手,笑道:

“我是吴迪,很高兴认识你。叶先生是香港人?怎么也和我们这些外地人一样坐游轮啊?”

叶明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吴迪,笑了笑,说道:

“我是看到吴先生买了游轮的票,专程上来等您的。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能给您做一个现场采访?”

“采访我?我有什么好采访的?”

吴迪看了看叶明的双眼,这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改天吧,改天我会回答你三个问题,你看怎么样?”

“那就实在是太谢谢吴先生了,不打搅您看夜景了。对了,在这里买一栋楼根本要不到一百亿,有二十个亿就足够了。”

吴迪心中一动,二十个亿?难道是比着我的现金来的?哼哼,看来是准备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啊。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听听这小子准备搞什么鬼门道。

“其实,这只是资本运作的一个简单运用,原理就是用银行的钱来为自己赚钱。以吴先生名下的资产来看,都是些优良资产,可以通过组建集团公司,然后兼并、重组、分拆、再重组、上市……等等一系列的手段,很可能二十亿都花不到,就可以在这里拥有一栋写字楼。”

“我名下能有什么资产?不就是一个珠宝公司吗?”

“吴先生可能很少接触这方面的东西,但是您现在作为一个高光人士,很多东西都已经暴露在聚光灯下。蓝梦珠宝的估值已经超过百亿,另外你注资的宝城房产也被认为是未来十年最具发展潜力的房地产企业之一,还有你刚刚收购的炎黄商贸,经营的主要方向一直是高新技术和高精度机床的进口,也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企业,如果这些能够很好的统合在一起,钱途无量啊。”

吴迪在心中暗笑,就这点家底,居然会被一个香港人摸得门清,他真的是一个媒体人吗?不过,这家伙既然能盯上自己,那别人想必也可以,这一趟香港之行可千万别搞成国宝出游,处处被人围观,那就碉堡了!

“这点吴先生倒是不必担心,您目前的知名度主要在收藏界,连财经界注意到您的人都很少,而且大家基本上都是只知其名不识其人,所以还是可以放心的在香港游玩的。不过这位马良先生嘛,呵呵。”

“麻雀怎么了?”

“马良先生的广告已经报送香港无线电视台审查,播出的档期都差不多定好了,据我所知,台里有很多美女主持人早就将目标瞄准了他,她们在打赌,看谁可以凭借自己的魅力让马先生心甘情愿的为她们去赌石……”

“这么快?前几天胡总还说广告的后期剪辑还没有完成,这边就谈好了?”

“如果只是广告可能还没什么,关键是参加公盘的很多香港商人回来后,就大肆宣扬马先生的战绩,一些门店里还可以看到和您的大幅合影海报,所以,这件事情事先已经做了足够的预热。呵呵,不过这样也好,您很快就会感受到香江儿女的热情了,这边的女孩很开放的!”

吴迪看到麻雀脸色有点发青,火上添油道:

“军师,给翠花打个电话……”

“五哥,我可什么也没干啊!”

“你紧张什么?我就是让军师问问,翠花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一块来香港玩!”

麻雀吐出一口长气,貌似这个主意还不错,只是这样一来,估计今年的奖金就要扔到这个销金窟了……

“翠花来了之后,正好可以给她看看我们麻雀翡翠王和热情的香港女翠友的亲密合影什么的……”

咕咚一声,吴迪话音未落,麻雀已经一屁股坐到了甲板上,这五哥比计算机还记仇啊!(女人=计算机,不换个硬盘,一点点小事就会记你一辈子。)

下了游轮,吴迪等人来到了观景台,军师看看左右无人,悄声道:

“五哥……”

“怎么?你对那个叶明说的一套有兴趣?我们家老爷子和我提过,目前国内搞得那一套兼并重组都是灰色的,是利用国家政策的漏洞在大量的侵吞国有资产,很多无辜的老百姓被分流下岗,这分明就是资本主义血腥的原始积累啊!不知道香港这边会怎样,你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如果能玩的转,我不介意让你下海去玩一把。”

看军师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吴迪又道:

“你们还都年轻,总不好让你们做一辈子的保镖。机器猫和你都比较有学习精神,我也需要一些自己人来打理产业,努力吧。其实最近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危地马拉的翡翠矿只要有一定的储量,我就会将它拿下来,它有可能帮助蓝梦打开欧洲市场的大门。但是派谁去那边,一直拿不定主意,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军师动情道:

“五哥……”

“呵呵,学得从龙术,卖与帝王家!叶明没有做错,可惜就是太心急了点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