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逼良为娼

“赔你?呸你一脸口水!我前几次赌石都在谁的店里啊?我那块大玻璃种是谁帮我拍卖的啊?你居然会怀疑我的技术,还好意思跑来找我要赔偿?”

胖子顶不住了,节节败退,温亚儒笑呵呵的在一边看着,不住的摇头。两人由火车上的一枚错币结缘(前边改了第八、九章),然后就一路看着这小子扶摇直上,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恍如梦境!

“行了行了,我认输,是我不坚定,不该怀疑兄弟您,我错了,行了吧?不过,能不能商量件事,让麻雀那小子到我店里露个面,和我合个影什么的?”

钱胖子腆着脸说道。

“没问题,到时候你最好找几个漂亮姑娘,把这翡翠满满挂上一身,狠狠地搂着那小子来上几张,再往墙上那么一挂,啧……”

胖子先是乐呵呵的听着,谁知道越听越不是味,他摸着胖脸沉吟道:

“不好吧?这和小姑娘的合影能说明什么问题?要和胖哥我合影才有震撼效果。行了兄弟,其他的你不用管了,只管到时候把麻雀交给我用一天半天的就行!”

吴迪暗叹麻雀好运气,竟逃过一劫,他还准备用这些照片去刺激翠花,哦,小翠呢,让你这个臭小子在嫂子面前跟我没大没小的!

在温亚儒这里混了午饭,吴迪就赶往蓝梦。既然两女已经知道,他和胡自力也就不用像地下党似的,每次见面都搞得神秘兮兮的了。只是一个多月没见,不知道这家伙和邵亚楠走到哪一步了。

刚刚走到公司门口,师父的电话打了进来,

“小五,有空的话明天过来一趟,有事情让你去做。”

吴迪挂了电话,也没有在意,心思全放到了眼前,你说我应不应该跑到财务去打搅一下两个小丫头呢?

在前台费了一番口舌,最后吴迪不得不拿起电话,直接给胡自力拨了过去,

“胡大老板,麻烦你跟前台漂亮的小妹妹说一声,我现在就被她拦在公司门口了啊!”

胡自力笑呵呵的亲自迎了出来,朝公司财务室的方向甩了甩头,眨了一下眼睛,

“搞定了?那用不用我给公司的同事们郑重介绍一下,也省得你下次来了进不了门?”

“打住,只要前台这个小姑娘认识我就行,这丫头不错。”

“那个,老板,人家是有男朋友的……”

“我……靠!”

蓝梦这一个多月仍然保持了旺盛的销售势头,沪城的分店已经进入装修阶段,羊城的考察也在进行中,仓库里堆积如山的毛料逼的胡自力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兀自忙的不可开交。

“公司原来的一些老客户这一两年是指望不上了,除非出了什么稀奇的料子。目前的增长势头主要靠几个门店在维持,翡翠的价格大幅上扬,对这个行业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啊,不过这也给了我们一个迎头赶上的机会。”

吴迪点点头,相信比原料的积累,连拥有翡翠王的传世翡翠都会比他们差上一大截,如果这个机会胡自力都不能抓住的话,只能说明他不胜任总经理这个职位。

“危地马拉的矿谈的怎么样了?虽然存货堆积如山,可是想做一个百年企业,还是要有自己的根基啊。”

“呵呵,只是初步接触了一下,具体的等过完年再说。听说你这一段把蒋嘉朗折腾的不轻啊。”

“你听他瞎说,他现在和老王抢石头不知道抢的有多带劲!说起这件事情还要找你商量,我们开发出一批顶级的摆件,有些博物馆还要走走你的路子。”

“博物馆?什么意思?”

“两位大师的摆件都是精品之作,但是销路毕竟有限,我们就将目光盯上了一些博物馆。作为现代艺术精品,由博物馆收藏不但销路有保证,而且对于公司的名声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只是要打开这扇门,还需要一个敲门人啊,没有比老板你更合适的了。”

“我?我又不认识什么人,能敲开谁的门啊?”

“老板,你不会是准备见死不救吧?现在公司欠了你一大堆的债务,天天都是在高额负债的情况下运营,你总要出点力吧?喏,你看看这些专业杂志,你在上边可是如日中天的风云人物啊!”

吴迪满面狐疑的接过几本期刊,看了一下,都是与收藏有关的杂志。在胡自力翻到的页面上,无一例外的都是配有他的大幅照片的文章,什么新星、神秘、大师等等头衔,在这些文章里,毫不吝啬的一股脑的砸到了他的头上。

“这……”

胡自力打量着他的脸色,确定他不是在作伪,不由的苦笑道:

“老板,你不会不知道你现在在收藏业界的名声吧?这还只是正式出版的杂志,有空你上论坛看看,你现在的风头和麻雀这个新晋的翡翠王也不相上下啊!”

吴迪摇了摇头,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朝一个方向逼他,那就是,堂堂正正的出来做大师,老老实实的待家做事业!你奶奶的,这些报道一宣传,你让我以后上哪儿捡漏去啊?

吴迪满怀心思的躺在出租屋里闻斓的床上,两女欠账太多,惨被抓壮丁加班,没有和他一起回来,正好可以让他静下心来好好琢磨琢磨。

今后的道路到底该怎么走?危地马拉肯定是要去一趟,玩石头的就没有人能抵御这个诱惑!德国在两个丫头休假的时候也可以去,毕竟手上还有一张柏林的藏宝图,其他的事呢?过年就可以见到老妈了,不管是一个媳妇也好,两个媳妇也罢,总之是她儿子占便宜,老妈多半会笑的合不拢嘴巴。可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干吗?

他发现一切仿佛在冥冥中早就为他安排好了,先是让他大量的得宝,然后扬名,再然后,就一条一条的开始堵他的捷径,你妈,你们这是要逼良为娼啊!我不就是想过个小资点的生活吗?

常老找吴迪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需要他再出门一次。

“这是一星期后在香港举行的苏富比华夏古瓷专场拍卖。这一件,对,钧窑水仙花盆,你去看看,如果是真品就把它拍回来,如果是那个东西,务必要摸清它的来路,形势不容乐观啊!这是一个亿,不够的话你先垫着。”

吴迪点头答应,细细看起了图片。这件钧窑水仙花盆共分两件,其中花盆作四瓣菱花形,深腹,浅足,下承菱花形托盆,浅腹,四如意足。外壁通体施玫瑰紫釉,艳如朝霞,内壁施天蓝色釉,美如碧海。釉色中均有窑变现象,正是钧窑独特的特征。

“标准器啊,还成套,看着不像是假的……”

“你把册子拿回去,三天后就是预展,这是邀请函,就麻烦你替我跑一趟了。记住,这件钧窑如果是真,不管多少钱,一定要替我拍回来!”

吴迪点了点头,随即摸出了一个罗汉碗,笑道:

“师父你看,汝窑天青釉罗汉碗,原装正品,要不要放你这儿玩几天?”

“呵呵,这就是你说的买碗送画的那个碗?上次搞得太匆忙,倒把它给忘了,我看看。”

片刻,常老放下罗汉碗,笑道:

“你小子,加上那件粉青大盘,只是汝窑你就有了两件,说出去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啊!”

“可是我除了这两件,就只有一件官窑的青釉六瓣花口瓶,离我集齐五大名窑瓷器的伟大目标差的还远啊!”

“呵呵,要不,我看上的这件钧窑就转给你了?把钱还我,拍回来在我这儿放个一年半载就行了。”

“这怎么行,怎么能抢师父的心头所爱呢?再说了,你买回来放这,我不一样能看到吗?”

常老自吴迪手里抽走支票,笑骂道:

“你个小滑头,不想抢倒是把支票捏紧点啊?轻轻一抽就抽走了,你是真不想抢还是打定了主意要截胡啊?”

“嘿嘿,师父,这个,支票不是比较脆弱吗……”

“走吧走吧,白眼狼,我要睡觉去了。”

吴迪看了看表,这才11点,还没吃饭呢睡什么觉?这会儿回城路上起码要两个小时,连饭也不管一顿,这不是让我饿肚子吗?不管,赖一顿再走!

“杨老,来来,我陪你杀一盘,让我一半怎么样?”

杨老爷子眼睛一翻,

“小子,要不要我把老帅也让了啊?”

“嘿嘿,最好,最好!”

望着绝尘而去的路虎,杨老欲言又止,想了想,终于还是没忍住,说道:

“老常啊,我算是服了你了,为了这小子,你竟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

“呵呵,这小子是个奇才,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不过他还没有认识到一件古玩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代表着什么啊。他的东西都来的太容易了,这回让他好好尝尝高价买古董的滋味,再加上老钟那边,他就不会觉得他的那点钱够花了。回头再给你弟弟打个电话,把那件花盆给我抬到两个亿,奶奶的,废了这么大的心思,也该享享徒弟的福了。你说琳琳这个臭丫头,嫁都嫁出去了,竟然还好意思问她爷爷要四合院,逼的我要卖瓷器筹款,不行,改天找钟老头子麻烦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