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非师非友三人行

听到钟棋诉苦,吴迪微微一笑,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可这还是那个熟悉的四哥啊!不过他说的似乎没错,这女人怀孕了是不好伺候,躲也躲不得,惹又惹不起,我这将来还会来两次,甚至更多次……哈哈,我就知道你想歪了!小子,一个老婆多生几个,也是会有更多次的啦!

“喂,小子,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心疼啊?我白疼你了!对了,你嫂子说住楼房不舒服,别墅又太偏,看上你那地儿了,我把她送过去住两天。你让你那两个小丫头多陪陪她,她看到我这么专一,心情多半就好了。”

亲切的感觉一扫而空,你妈,不就是弄了两个女朋友吗?怎么个个都拿这说事?让嫂子过来散散心倒是没什么,不过这施工看样子又要朝后延了。

“哦,你要挖藏宝室啊?那行了,我另外给她找去处,记住啊,到时候盖好了有我一间,里边东西不用多了,给我堆个半满就行。另外,你再帮我留意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四合院要卖的,你嫂子也想要一套。”

“好吧,我回去就让他们看看去。要不你过来我这边,拿一颗矢车菊蓝宝回去,然后让嫂子自己找人切割、设计,这下她不就有事干了吗?”

“她有事干,还上着班呢!就是回家了光折腾我!我想想,你的主意似乎还不错……”

韩老拿过来的瓷器一共有五件,一件是粉彩侍女粥罐,一件是青花玉壶春瓶,一件是青瓷的酒壶,剩下两件都是釉里红缠枝莲纹的小碗。

韩老看到吴迪的目光一下盯上了那两只小碗,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难道还真是这两只碗有问题?

这两只釉里红小碗大小、纹饰都差不多,不过有一个可能是因为保管的不好,品相稍差。吴迪先拿起了那件品相较好的,看了两眼,又换了那件品相差一点的。

韩院长站在一边,就仿佛是个学徒,大气都不敢出。这两件可都是以前他看过的,还给老朋友拍了胸脯,这万一要是看走了眼……

“这两件碗应该都没什么问题,这件品相好的居然还是元朝的,可惜了,如果纹饰是人物故事画,那就更珍贵了。”

吴迪的话让韩老长出了一口气,没问题就好,没问题就好!他看着吴迪又拿起了那件青花玉壶春瓶,忽然念头一闪,愣住了。

“我这是怎么了?跟这小子比,我才是权威好吧?见鬼了,怎么会有这种紧张的感觉?”

他没有再看东西,反而仔细的打量起吴迪来,这小子似乎和刚才有点不太一样?他摇了摇头,好像是没什么变化,可刚才是怎么回事?

“这一件应该是明洪武年的青花,好东西!老爷子,看了这些物件,才发现我的收藏还单薄的很啊!不行,有时间要到各地转转去。”

“洪武青花?不对吧?我觉得应该是元青花,只是年份可能有点靠后……”

老爷子决定刁难刁难他,好尽快的摆脱这种奇怪的感觉。

吴迪直起腰,指着玉壶春瓶侃侃而谈,

“老爷子,元青花和洪武青花虽然大多都没有款识,但是二者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你想拿这个考我难度就低了点。首先我们从胎釉上看,洪武青花瓷的胎体比较厚重,但比元代同类产品要薄,多呈现土黄色或者灰白色,手感比较平滑。其次从青料上……”

韩老眯着眼听着,连连点头,没错,这小子是变了,变得更加的自信了。而且,这种自信似乎还和别人的有所不同!至于到底是怎么个不同法,他摇摇头,这就跟看到了一件难以把握的物件一样,虽然找不出真假的证据,但只是凭感觉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似乎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从韩院长那里出来,吴迪怀里又揣了一个小本本,现在他成了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了。这要是在收藏界,也算得上是叫得响名号的人物了,换了别人都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这家伙却还在暗暗腹诽,

“连工作证都给我准备好了,还假惺惺的问我的意见!那五件瓷器一看就真的不能再真,居然找这种烂借口……不过,有人关心的感觉貌似真的不错,老爷子对我,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要不,等以后找到什么珍品古董,再捐他一件?嗯,就这么干,不过前提是这东西,我手里起码要有个十件八件的才行!只是这样好像有个问题,要是我都有十件八件了,那东西还能称的上是珍品吗?”

随即这个没良心的小子就想道,老人们一般都只是需要晚辈尽心,其实有没有行动他们并不是很在乎,只要这心里有,其他一切就OK啦!只是,老妈要是知道我这一下弄了两个儿媳妇,会不会很不OK啊?

“小五,晚上咱俩喝酒!奶奶的,这大老刘,过了河就拆桥,说什么晚上要开会、写报告什么的,那么大个分局,少他一个要死啊!”

吴迪搓了搓额头,不喝了,不能再喝了,虽然昨天借着酒意得逞,但是老婆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以后要是再喝的醉醺醺的话,一个月别想上她们的床!

吴迪回到四合院的时候,闻斓她们早就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外边看着一群工人拆院墙。这拆的似乎是咱家的院墙啊,究竟怎么个情况?

“准备进机器挖大坑啊。这天寒地冻的,你不会是想着让他们用手挖吧?”

孟瑶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在床上被他欺负的死死的,不趁这会打击打击他,还反了天了不成?

闻斓忍着笑,这老公太厉害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昨天要不是有瑶瑶撑着,她一晚上还不知道要被这死鬼给弄死过去几次呢!

“小五,我和瑶瑶看了一处房子,在官园桥那边,二手的,不过没人住过,精装修……”

“二手的啊,不过也是,这三环内基本上没新房了,你让大哥过去看看,满意就买吧。”

吴迪既然已经想清楚了,也就不再在意别人的眼光,傻乎乎的暴发户就暴发户吧,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成。

闻斓吐了吐舌头,这下老哥可惨了。本来她是想说咱们买下来,先借给老哥住,这下直接成了给老哥买的了,六百多万,再加上高利贷那五千万本金,他要干到哪辈子才还得清啊?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们先说好,公司呢,你们接不接都没关系,我除了提供资金,其他的一概不管。这天底下,还有大把的宝贝在等着我呢!”

吴迪忽然想起黄世仁的公司,划在他名下没关系,但让他参与经营可不行,就由得闻博去折腾吧。反正有他这棵大树,但凡是个人,就不会经营亏了,至于那几千万的高利贷,他还真没放在眼里,老婆都到手了,花点钱算什么?你手里要是有个万儿八千的,亲戚花你几块钱你还会心疼啊?哥们,那样是找不着老婆的!

孟瑶用小手扇了扇扬过来的灰尘,迟疑道:

“阿迪,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明天你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去一趟潭柘寺吧?”

“潭柘寺?这会儿红叶早没了!我看你们明天还是去上班吧,今天钟大老板都冲我发脾气了。”

闻斓悄悄的扯了扯他的衣袖,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

“不过,他也不看看你老公我是谁?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说的就是我!咱不听他四少的,说不上班就不上班!老婆,你说几点出发啊?”

吴迪脑子一转,话头生生的就被他扳了过来,不过孟瑶并没有笑,反而显得有点伤感,

“我就是想去还个愿,如果不是那个老和尚让我给你买的那个护身符,我……”

说着说着,这丫头竟然泪水涟涟,眼看着就要冲毁吴迪这座龙王庙了,吴迪连忙哄道:

“这不是都没事了吗?要真说我还应该感谢那家伙才对,如果不是那一枪,还打不醒我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可不就要把瑶瑶这个美娇娘生生给错过了……”

闻斓咧了咧嘴,牙酸!孟瑶也皱着鼻子给了他一脚,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大街上啊!但小心眼里却是一阵甜蜜,虽然前路艰难,但最少这一刻我还是拥有了你!

第二天一早,三个人驱车上了莲石路,到了地头,孟瑶丝毫没有要逛的意思,下车就直奔上次算命的地方。

远远的,就看到那个老和尚穿着一件灰白的僧袍,正在给一个少妇解签。孟瑶冲他一笑,在不远处停住了脚步。

送走客人,老和尚站了起来,低声宣了一句佛号,说道:

“恭喜施主,贺喜施主,前路阴霾尽去,正是青春年少得意时!”

孟瑶吃惊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大师还记得我们?”

“何谓记得?何谓不记得?我只知道,今次施主是为还愿而来,不知道老衲是否有幸再为施主解上一签?”

孟瑶随便的拜了拜,抱起签筒,闭上眼睛就摇了起来。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上次的吴迪一样,满筒的竹签摇的哗哗作响,就是不肯跳一根出来。

吴迪想起上一次孟瑶就拍了他一下,忍不住就想出手相助,这东西随便玩玩就好,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他伸手朝孟瑶的肩头一拍,没想到闻斓似乎也想到一块去了,竟同时拍上了她的另一个肩头,两个人对视一笑,就听见“啪”的一声轻响,一支竹签跳了出来!

老和尚拿起来一看,笑眯眯的念道:

“城外春情弱草浅,策马扬鞭意迟迟。惊风细雨无需惧,非师非友三人行!好签,好签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