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一念险成魔

将东西一一拍照、登记造册,韩院长恋恋不舍的将东西留下,一再交代要小心保管后,带着吴迪离开了。

“小五,你现在应该不缺钱吧?”

“不缺。”

“那珠宝公司、房地产公司的经营你插手了吗?”

吴迪摇摇头,他就是个伙头军,负责提供弹药粮草什么的。

“嘿嘿,你小子,女朋友也一下子弄了两个,这破事!不过你想没想过,今后你到底要干点什么呢?”

干点什么?能干点什么?接着找宝贝呗!不对,怎么找宝贝?找什么宝贝?藏品连故宫的院长都眼红,毛料堆的要盖新仓库才装得下,宝石论箱子的算,钱多的几辈子都花不玩,连老婆都是抱一个还有一个在旁边看着,我接下来还要找什么宝贝?

韩院长看到把吴迪问住了,心底暗笑。想就好,想了就能把你小子忽悠到故宫来,那时借宝贝展出还不是小菜一碟?

“小五,你还年轻,难道就准备这样一辈子混过去?短时间还无所谓,这时间长了,你自己都会觉得烦。你呀,该好好的规划规划了。”

吴迪怔怔的发起了呆,他不知道,这其实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都会遇到的问题。他们的家庭出身,决定了他们一般不会从父母那里得到太多的未来职业规划方面的帮助,而且,从小家庭教育在某些方面的缺失,还会让他们走很多的弯路。而现在社会上一切朝钱看的风气,更会让很多年轻人迷失其中。

其实,迷失在欲望里也不见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最少他们还有一个目标,只是实现的过程需要调整、监督罢了。可是他呢?谁见过这样的暴发户?对于他来说,一切来的实在是太容易了!短短半年的时间,从一文不名的一个北漂,混成一个身家数百亿,拥有宝贝无数,背后靠山骇人听闻的阔少,这要是换成范进,不知道都疯了多少个了!

吴迪的脑海中仿佛过电影一般,潘家园、瑞丽、香港、米兰、羊城、缅甸……这半年的经历竟然已经有些模糊!随手将毛料送人,随手扔出去几千万到一个莫名相遇的女子卡里,随手送钟棋上亿的东西,连被敲走十个亿都没什么感觉,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的身躯颤抖起来,他是在害怕!原来,他一直在害怕!他不怕失去天书的能力,毕竟他一直在学习,现在就算不靠天书也能混的不错,但他害怕失去周围这些人!他在用金钱证明他的价值和存在感!在他的内心深处,竟隐藏着极度的恐慌和自卑!他害怕某天醒来,忽然发现,他竟穷的只剩下一堆冰冷的钞票!

今后要干点什么?继续吗?一直没有想到这些,钟情、钟棋、师父、常薛……在他们的眼里,一直是怎么看我的?

吴迪陷入了纠结之中,越想越偏,脸上的表情也不知不觉的变的狰狞。无数个面孔在他脑海里走马灯似的乱转,嘲笑、关怀,鄙夷、敬重,算计、真心……啊……

韩院长一直注意着吴迪的表情,他今天这番谈话事先和常老沟通过,其实目的很简单,给这小子找点事干,顺便帮他规划一下未来。之所以他要抢着揽这活,是因为吴迪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料!现在把吴迪拉到故宫来,趁他背后的靠山都还在,好好培养个十年、八年,未必不能接他的班。可这小子是怎么了?魇住了?我也没说什么很敏感的话啊?

暴发户!小丑!数典忘祖!认母求荣……所有的面孔忽然都在疯狂的朝吴迪嘶吼!他的双目渐渐开始充血……

蓦地,一股凉气的洪流猛地突破了脖劲处的限制,疯狂的朝着他的脑海涌去,同时,一股另样的清凉气息也自他的双眼深处爆发,在他的头上飞快的转了一圈,消失不见……

一幅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这里,似乎是……医院?

手术室三个血红的大字在眼前一闪而过,这个躺在手术台上,胸口被开了个大洞的倒霉蛋是谁?画面一转,来到了一个会议室,一名老太太满脸无助的泪水,浑身哆嗦的搂着两个眼睛红肿的堪比桃子的女孩,嘴里不停的喃喃道:

“情儿,他要是醒不过来该怎么办?怎么办?老天,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她的身边,几个白发老人脸色阴沉的可怕,角落里,一个年轻人双手紧紧的捂住脸庞,那指缝间,渗出的分明是泪水……还有几个年轻人或站或坐,各个表情木然,眼中,泪水都在打转……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仿佛暮鼓晨钟般响起,

“你竟然能触及这道封印?切记,一念成魔,切记!”

吴迪打了个寒战,清醒了过来,眼神中的迷茫一闪而逝,随即看到了满屋团团乱转的韩老,不禁奇道:

“老爷子,怎么了?你在那儿转什么呢?”

韩老猛地转过身来,脸上满是喜色、狐疑、害怕、担心混杂的复杂表情,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五?你小子没事了?”

“没事啊?怎么了?”

老爷子大大的吐了一口长气,蓦然爆发了,

“没事?你他妈这叫没事?老子只不过就问了你一句将来怎么办,你他娘的就把老子吓了个半死!你那破事,老子不管了!快滚,快滚!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老钟家就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吴迪莫名其妙的被老爷子推出了办公室,他看着须发皆张的韩老,试探道:

“老爷子,我想过了,要不我就在故宫挂个职,然后满天下给你找宝贝去?”

“宝贝”两个字深深的刺激了韩老的神经,他一把将吴迪拉了回来,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问道:

“你小子真没事?刚才想什么呢?那表情,恨不得把我吃了似的!”

“没有吧?我怎么就觉得一愣神,然后你就把我往外赶了……”

刚才的一幕幕,都深深的刻在了吴迪的脑海,他的心已经豁然开朗,但是这一切还需要他回去慢慢的整理、体会,至于这个可敬的老人,就只好让他一直迷糊下去了。

“唉,算了,没事就好。对了,你刚才说愿意在故宫挂职,给我找宝贝?”

“呃,这个……”

“小子,别给我支支吾吾的,我还不知道你?花钱大手大脚,可一牵扯到你那些宝贝,简直比葛朗台还葛朗台!好了,我也不占你便宜,以后遇到你什么看不上、不好保管的,别忘了我老头子就行!你等等,我这还有几件瓷器,我让他们拿过来,你看看有问题没有。”

韩老转身走出办公室,吴迪摸着下巴坐了下来,沉思片刻,不禁摇头苦笑,妈的,这要不是天书,还真是被害死了!随即又大方的原谅了自己,哈哈,我说我怎么会大手大脚的嘛!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是有点自卑啊!就是,偶可是好人家的孩子,不会乱花钱的……

干爹干妈也没认错,看看他们那么担心我,亏我还总把自己当外人!只是,那段画面是从哪来的?难道天书还有这方面的功能?那又该叫做什么功能?一念成魔?可他妈不差一点就成魔了吗?

至于未来的路,是要好好的规划一下,不过现在还有的是时间,先把两个小丫头的事情搞定再说。要不,咱去迪拜那边炒炒房产,顺便申请个阿拉伯国家的国籍?

电话忽然响起,打过来的正是那个在会议室角落里蒙着脸流泪的家伙,

“小五,我说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混了?老子找人给你培养的两个财务总监,你他妈一个不落的都弄床上去了!弄床上也没关系,你让她们正常上班啊?我这边现在急缺人手,你那边的财务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吴迪笑眯眯的接听着电话,这每一句、每一个字都让他从心眼里觉得舒服,想着想着,不由的忘了回答。

“喂,喂,小子,你在听着吗?老子在外边拼死拼活的打拼,你小子……”

“打住,打住!四哥,你这话是不是应该给嫂子或者你未来的儿子说啊?至于财务嘛,你要实在是缺人,就让她先回去,这边我让老胡再招一个。”

钟棋的语气一顿,无奈的苦笑道:

“我说你小子,怎么就那么容易相信人?现在蓝梦的一、二把手都快成一家人了,底下也都是他们培养的亲信,这财务再交出去,你就不怕哪天这公司不姓吴了?唉,算了,老子是怕了你了,人你用着吧,我这边再想想办法。”

吴迪想了想,自从天书冲破头部的限制之后,他想问题似乎也变得特别的清晰,胡、邵二人没有问题,至少是现在没有问题。他有一种莫明的自信,从此以后,他这双眼睛看人会看的很准,比他看宝贝看的还准!

“四哥,你尽管抽回去没关系,这边没事,我相信我的人格魅力!”

电话里久久没有回音,正当他想问问怎么回事的时候,钟棋图穷匕见了,

“你小子屁的人格魅力!奶奶的,有你这么个弟弟,老子算是倒了血霉了!算了,这件事我先替你担着,只是最近弄到什么好宝贝没有?你嫂子的脾气和肚子一样,越来越大,有点不太好对付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