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嘘嘘模样的雕像

吴迪赶到分局的时候,惊动了所有在家的领导,从刘局和王大队所站的位置来看,迎接他们的起码包括了局里的一、二把手。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快步朝吴迪迎了过来,抓住他的手就是一通猛摇,

“谢谢,谢谢吴迪同志,这个案子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啊!我代表分局全体警员,向你致敬了!”

两人客气了一番,然后吴迪就像是来分局视察的领导,和大大小小的头目挨个握手,搞得他差点被这帮人民卫士把胳膊摇脱臼了!

几名警员把箱子抬到会议室,就准备动手清理,吴迪说道:

“我已经通知了专家,最好等他们带专用的东西过来再说。这些可都是娇贵的小宝宝,而且在土里埋了不少时间,还是交给他们处理更安全。”

分局领导点了点头,高度赞扬了吴迪的专业精神和细心提醒,热诚的邀请他去办公室指导工作。吴迪苦笑着指了指箱子,

“寡人有疾啊,还要恳请领导待会能让我旁观整理呢!”

领导哈哈大笑,胖手一挥,准!然后带着一众手下呼啸而去,只留下了刘局和王大队作陪。

“小吴兄弟,这真的是在机场高速路边挖到的?”

刘局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世界上还真有运气这么逆天的人啊!京城周边那么多高速,每条高速还有那么多公里数,你看看人家,这嘘嘘的!为毛老子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随便在田埂嘘嘘了一下,就被一头恐龙村妇追杀了三百米之遥?

“这个……我说刘哥你是不是怀疑它一直在我家的地下埋着啊?我靠,这他娘的细想想,还真不好解释。”

刘局一拍后脑勺,他娘的说错话了,就又来了一句,

“呵呵,错了,说错了,哥哥诚心认错,晚上的时候我自罚三杯!兄弟,其实我想问的是,你往这宝贝头上嘘嘘的时候,有没有那个……就是什么特殊的感觉啊?呵呵呵呵,这个纯属个人问题,个人问题……”

“有!当然有!”

吴迪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这下反而轮到刘局和王队疑惑了,难道这小子的是优良导体,能传达宝贝的信息不成?

“自从我浇了这泡尿,腰不酸了,背不痛了,走路也有劲了!这蓄水量啊,都快赶上以前的五倍了!”

王大队哈哈大笑,

“兄弟,古有那个什么小英雄浇灭了导火线,今有你这个大豪杰浇出了两箱宝!你放心,我们老大一定会在系统里大肆表彰你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军民鱼水一家亲、急同志们所急……的新时代青年精神,估计这会就正在办公室里憋稿子呢!”

随着王队的话语,吴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奶奶的,当时只想着怎么才能让他们自然的发现箱子,没有注意到这个方法实在是有点那个。这刘局、王队因为熟了,敢当面调笑他,其他人可不只剩下背后议论的份?还你妈表彰,分局、总局、公安部、全国……我靠,老子这辈子的名声算是毁到这嘘嘘上了!

“快,快让我看看吴老弟嘘嘘出来的东西!”

宋世明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这家伙出入分局比在自己家里还自在。吴迪白眼一翻,

“要不,咱哥俩去趟卫生间,让你研究研究我嘘嘘出来的东西,看看最近是不是有点上火啊?”

“日!火气是有点冲!我本来还琢磨着,万一将来哪家博物馆收了这些东西,咱就要求他在大门口立一尊嘘嘘的铜像呢!”

我靠!一个比一个无耻,吴迪差点泪牛满面,这年代,不但真话说出来没人信,这好人也是做不得的啊!

外边一阵骚乱,是韩院长到了,这可是副部级!一群大大小小的领导跟在老头子的屁股后面,再一次光临了会议室。

韩院长过来的稍晚,一是因为要准备保护瓷器和书画的东西,二是在未雨绸缪。这老爷子一听到吴迪说有哥窑、官窑瓷器,甚至还可能有张择端的书画,第一时间就将电话打到了公安部部长的办公室。凡事都要先下手为强,这京城可不止只有一个故宫博物院,其他大大小小的博物馆、研究机构那可是不计其数啊!

老爷子赶走了一群过来添乱的分局领导,很有范的拍了拍吴迪的肩膀,

“小子,算你有良心,老头子没白疼你。待会儿跟我走!”

吴迪眨巴了眨巴眼睛,你疼我?只怕是心疼我地窖里的那些宝贝吧?不过细想想,这老爷子对他似乎确实不错,最少没像师父说的那样,天天缠着他捐东捐西的……

因为事先知道文物的大概数量,所以老爷子带了足够的人手,两个箱子同时开工,第一件取出的就是一个被密封在塑料袋里的厚厚的绢本卷轴。

“绢本?嗯,没虫害,不受潮,这画就没多大问题,你们先处理其他的,这件我看看。”

老爷子接过卷轴,相对于哥窑、官窑故宫里还有几件,他更关心的是张择端的画,这物以稀为贵啊!

“咦?”

画被缓缓摊开在会议桌上,吴迪和宋世明都凑了过来。这是一幅长约一米的横轴绢画,纵约30厘米。画面的左侧是数条繁华的街道,热闹的人群,店铺酒楼连绵不绝。中间靠上的区域还有两条横向的大街,人流比较稀少,两旁却尽是高门大院。画面的右侧则是一幅熟悉的场景。那是一个四周苑墙围绕的大湖,湖中筑了十字平台,台上建有圆形殿宇,有拱桥通达左岸。左岸建有彩楼、水殿、下端牌楼上额书“琼林苑”三字。湖岸四周桃红柳绿,间有凉亭、船坞、殿阁,整个建筑比左侧的要雄伟富丽不少。

湖面上,有一艘大龙舟,上层有楼台高阁,人物活动于楼阁内外;另有十数条小龙舟漂游其前后。左、下两侧的苑墙内外,人群熙来攘往。

吴迪强压心中的讶异,和韩院长对视了一眼,一个名字在心头滚了数滚,却被宋世明率先叫破,

“我靠,这是金明池争标图?!”

《金明池争标图》为津城艺术博物馆所藏,但关于它究竟是不是张择端的作品,以及是否就是记载中的《西湖争标图》,学术界一直都有争议。如果这幅画为真,那所有的争议都可以消失了,因为那幅争议的中心,横纵均不到30厘米的绢本《金明池争标图》,很显然就是这幅原作的部分截图罢了!

韩院长双手哆嗦着轻轻抚上了画面,

“妙手天成,巧夺天工!你们看看这小人,随笔而作,形态各异,再看看这亭台楼榭,这分明是又一幅《清明上河图》啊!”

东西整理的很快,瓷器除了哥窑香炉和官窑梅瓶外,还发现了一件汝窑笔洗,如果这些都是从一个墓里盗出来的,那这个墓主很可能是一名亲王!

画除了张择端的这幅比较珍贵之外,还有一幅南宋朱锐的《行旅图》,其他的则要稍逊一筹,不过能进墓穴陪葬,留到今天,就不存在凡品之说。

韩院长看看清单,点了点头,瓷器三十二件,书画一十六幅,青铜小件四十二件,玉佩、玉把件若干……

“院长,这还有个笔记本。”

一名中年工作人员悄悄的递给韩院长一个笔记本,正是吴迪看过那一本。韩院长翻开只看了一眼,眉头就蹙了起来。随着目光的下移,他的呼吸也粗重起来,忽然猛地一掌拍在了会议桌上!

“都是这些混蛋在销赃,要不盗墓怎么会这么猖獗!这一次,我看他们还怎么跑!”

吴迪看他面红耳赤,浑身颤抖,生怕给气着了,连忙招呼道:

“刘局,快过来,这里有你们要的宝贝!老爷子,这些败类什么时间都少不了,咱犯不着为他们生气……”

随即趴在老爷子耳朵根悄声道:

“您老还是好好琢磨琢磨,万一警方把这些东西都追回来,咱们怎么着才能先下手为强……”

韩院长嘿嘿一笑,猛地揪住了他的耳朵,

“臭小子,没看出来,花花肠子还不少啊?就是都跟你一样,这些家伙们才越来越猖獗!”

递给韩院长笔记本的那个中年人忍住笑,提醒道:

“院长,他们都走了。”

韩院长转头看了看,刘局和王大队果然已经不见了人影,提溜着耳朵把吴迪拉到了角落,悄声道:

“小子,这边这一百多件还没把握呢!你要是能说动你师父发话,我,我就放过你那些宝贝如何?”

吴迪不禁哭笑不得,这老爷子,你演戏把我耳朵都要扯掉了!

“你小子以为我这是在演戏?这一码归一码,销赃这些混蛋要收拾,东西咱也要抢不是?便宜故宫总比便宜那帮连博物馆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的混蛋强!”

吴迪垂头丧气的举了白旗,这老爷子怎么说怎么有理,咱还是靠边站吧!

“你小子要是能把这些东西抢过来,我安排人在蜡像馆给你弄个蜡像,这总行了吧?”

韩院长一句话,差点没把吴迪吓的尿裤子,这蜡像不会也是一副正在嘘嘘的模样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