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大秘密

机器猫停好车,跟着吴迪跳了下来。吴迪还想自己过去先做点手脚,看到机器猫也跟了过来,不禁没好气道:

“嘘嘘也要跟着?回去吧,这大马路边上的。”

“嘿嘿,五哥,我这不是想着给你分担点压力嘛……”

吴迪拿指头点了点他,这几个小子,都跟麻雀学的没大没小的!不过也好,本来就还是一群孩子,成天死气沉沉的多难受?你说我也不大?嘿嘿,偶现在是男人,真正的大老爷们!机器猫他们这一伙子,除了麻雀悬点,其他的可都还是雏,不是小屁孩是什么?

吴迪来到两个箱子正上方,左右看了看,掏出家伙开始放水。机器猫在他身后东张西望,出发前明明记得他去过卫生间了啊?不过一下对付两个,是人都会有点肾虚!

吴迪边嘘嘘边琢磨,水龙头将地上浇出了点点小坑,也愣是没想出什么办法来。不过他倒是有点得意,有谁敢在一堆国宝脑袋上撒尿?将来你们发现往外挖的时候,嘿嘿,千万记得回去要多洗几遍手啊!

“五哥……”

机器猫欲言又止。

“怎么了?”

吴迪决定鸣金收兵,改天做点手脚再说,这批东西一定要在半年内起出来,希望这段时间够他们撬开匪首的嘴巴吧。

“这地方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吴迪看机器猫指着他刚刚浇灌过的黄土,疑惑道。

“这一片土似乎被人翻过,你看这里、这里还有枯死的草根,难道是护林员用土了?不对……”

吴迪差点抱着机器猫来上一口!小猫猫,你实在是太知道五哥的心意了!这特种兵就是牛,连这都看的出来!

“会不会这里埋着什么尸体之类的……”

机器猫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吴迪的联想能力竟然如此的惊人,不禁笑道:

“赶紧走吧,他们估计都等急了,这大马路边上的,应该没人会往这里埋东西。”

大马路边?连机器猫都是这种想法,这批东西埋得可真稳当!不过既然有了机会,吴迪怎么能轻易放过?

“要不咱们挖开看看?要是真找着一具无名女尸什么的,岂不也算是积了点阴德?”

“那要不让狸猫过来看看吧,那小子是陷阱专家,天天跟这些玩意打交道,说不定能看出些什么来。”

机器猫对吴迪所说的无名女尸很头疼,这个五哥,想象力就是太丰富了点,要是真有具尸体,挖出来那臭味估计能让你三天吃不下饭去!

狸猫后边跟了一大群人,连闻斓的嫂子都过来了。听说吴迪连嘘嘘也嘘嘘出一堆问题,这些人都很笃定,以这小子的运气,只怕这里还真的有什么问题也说不定。

狸猫仔细的看了看吴迪留下的痕迹,然后拿出一瓶矿泉水,朝地面浇了下去。片刻,他抬头对满怀期许的众人说道:

“这里在两个月前被人挖开过,估计最少挖了半米深,还真有可能是五哥猜的那样,埋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吴迪彻底的服了,这术业有专攻,狸猫这几下,参加盗墓团伙都是当老大的料!

“狸猫,你怎么知道是两个月前?你怎么知道差不多半米深?”

狸猫抬头看了一眼孟瑶,挠了挠头,这私下里一直喊小嫂子来着,可是这会大嫂子、大嫂子的哥嫂都在,到底该怎么叫?

“呃,这个……孟瑶姐,这浮土如果淋过雨,表面不会是这样的。京城这边最近的一场雨,离现在也有差不多两个月了吧?至于挖多深,就要靠经验了,从矿泉水渗入的速度,还有土的颜色,可以判断土层的紧密度,覆土的厚度……”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吴迪,挖不挖?挖,当然挖!好不容易找到借口,怎么能不挖呢?如果不挖,这么大一群人跑到这边,万一被那有心人看到眼里,等他们走了,把宝贝挖跑了可是哭都哭不出来!

吴迪看了常薛一眼,问道:

“离你朋友那儿还有多远?你去借几个铲子过来,不过别告诉他们干什么,这万一要是没挖出来东西,多丢人。”

常薛带着狸猫去借东西,剩下的人就在这边等着。如果是春天,这里的景色估计还不错,可现在是冬天,小风吹着,刀子似的,一会儿几位女士就顶不住了。再加上听到吴迪判断可能会挖出尸体,就更倒胃口,全跑到车上窝着去了。

不到半个小时,工具就借来了,机器猫和张飞都是在缅甸实习过的,狸猫就更不用说了,三把铁锹不一会儿就挖出了一个大坑。

“停!”

狸猫看了看扬起的黄土,忽然喊道。

机器猫和张飞连忙住手,看着狸猫拿着铁锹东戳一下,西戳一下。

“在这里了,小心点,好像是木头的。”

狸猫仿佛长着透视眼似的,将两个木箱的方位都探了出来,还准确的说出了材质。

这种人就应该关到特种部队里,放出来简直是危害人类嘛!吴迪是个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主,他不想想,真要进行这项评选,估计他会领先第二名N多倍,这世界上会嫉妒的可不只是华夏人!

小心的铲去面上的浮土,两个木箱露出了真面目,估计体积比他们在缅甸挖出装宝石原石的那个还大些。吴迪已经看到,确实有一件粉青釉的香炉是哥窑瓷器,另外还有一件官窑的小梅瓶,器型都比较完整。至于张择端的画,就不好判断了,反正是有十几个卷轴没错。

看到目标,三个人干的更加起劲,闻斓等人也闻讯赶来,却害怕万一打开真的是尸体,都躲得远远的。

“过来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绝对不是尸体,味道不对。”

狸猫笑呵呵的说道。

箱子被打开了,这些人跟着吴迪,多少都有了点古玩的意识,一看到满箱的稻草中间,竟放着不少瓷器,不由得将目光都转到了吴迪的身上。

“嘿嘿,金丝铁线、聚沫攒珠、紫口铁足,澄泥为范,油色莹澈!只是这两件换我那大宅院就绰绰有余啊!”

两件换吴迪的大宅院?那大宅现在起码值好几个亿了吧?常薛看着专心打量箱中字画的吴迪,心中发出阵阵哀嚎,

“你妈,这都什么狗屎运气!别人都是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五哥你是撒泡尿撒出一个大宝藏啊!我以后坚决不上卫生间了,没事就到土地里浇两泡,不定农民伯伯还夸我是个好宝宝呢!”

吴迪简单的数了一遍卷轴,一件也没打开,

“这些东西需要紧急护理,看来这顿饭我是去不了了。机器猫跟我走,你们去把我们那两份给吃回来!”

吴迪先给韩院长打了个电话,他怕这批东西数量太大,如果没有监督,从分局过手,只怕会流失不少。然后他通知了宋世明,电话那头尚在伤酒的哥们听到这个消息,惊讶的几乎把手机吞进肚子里,这,这嘘嘘也能嘘嘘出哥窑、官窑来?你妈,老子一天不知道嘘嘘多少次,也就落得个分岔、尿滴不净的毛病,偏你小子就能尿出一堆宝贝来?

他在心底暗暗的替那群盗墓贼默哀,也不知道他们前世到底造了什么孽,这会儿碰上吴迪这个煞星,先是识破了大鼎的伪装,接着竟然在大海里捞到了那根埋在土里的针!

机器猫稳稳的把着方向盘,向着市区开去。吴迪从箱子里拿出一本有些破旧的笔记本,翻了开来。

刚刚他就发现了这本笔记,只是现场人太多,他没有拿出来。此刻打开一看,只有开始两页记有内容,大概有二十多个人名,每个后边最少写着一件古玩,然后是价格,日期。

吴迪粗粗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几个似曾相识的名字,不由得苦笑道:

“这赃物确实是买不得,不定什么时候就财、物两失了。咦?”

他忽然“咦”了一声,脸色变得郑重起来。原来除了开篇那两页,在这个笔记本的正中间,居然还有一页几乎写满的。那上边只有一个名字,但是后边却跟了数十件古玩,都是瓷器,从第一件到最后一件,时间跨度竟长达七年之久!

这一切都不是让吴迪吃惊的理由,让他惊咦出声的,是那个人名后边的注解:疑是胡飞华!

胡飞华?难道是古玩收藏大家胡老爷子的长子嫡孙,瓷都当代最年轻的制瓷大师,号称百年一出的制瓷天才,所仿宋青瓷、清三朝粉彩无人可辨真假的绝代奇才,胡飞华?

震惊过后,吴迪随意的笑了笑,这世间果然没有白得的午餐!胡飞华能以弱冠之年,就荣登制瓷大师宝座,果真是没有半点的侥幸。这些瓷器想必都是被他拿去研究了无数个日夜,才能仿制出来那几可乱真的古代名瓷吧?不过这下他麻烦大了,如果那盗墓贼还有证据能证明买赃物的人确实与他有关,只怕这颗如日中天的瓷都名片就要自此陨落!

吴迪合上笔记本,忖道:

“那匪首坚决不肯吐露这批赃物的下落,想必也是因为这个笔记本,那么,我到底该不该把它交给警方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