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我要嘘嘘

吴迪此刻深切的体会到了双胞胎父母的苦恼,那就是买什么东西绝对不能买孤品!这老婆比孩子还难忽悠,小家伙还可以哄着说换着玩,可这老婆……实在不行,你们两个就一块玩我好了!

一群人满怀心思地爬上游艇,这水底发生的事情太玄幻了,要好好的看看录像。大牛更是不停的琢磨,这以后钓到鱼,是不是也放生几条试试?说不定哪条还能给他衔来一破塑料袋呢!

吴迪站在船边,运了运气,开始深情地呼唤:

“小金鱼,小金鱼……”

孟瑶哭笑不得的碰了碰他,

“你干嘛呢?”

“喊它啊?丫的,救命之恩给一个珍珠就了事了?好歹你也给来上一捧什么的!”

孟瑶撇撇嘴,站的离他远了点,你喊就喊,可别像那位大神写的《渔夫与金鱼》一样,把我这颗也搞丢了!

麻雀笑嘻嘻的砸开一个面盆大小的贝壳,在里边一阵翻找,哈哈笑道:

“偶自力更生,小翠的耳环有了!”

吴迪回头一看,靠,可不是?这家伙手里正拿着大大小小十几颗珍珠呢!

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尴尬,明天就要回京城了,孟瑶和吴迪都有点忐忑,对待他们这件事,闻斓会是什么态度?这以后三个人该怎么相处?

孟瑶想的还要更多一些,闻斓的哥哥还在京城,弄不好以后就在这边发展了,那她该怎么办?以后见家长、结婚、有小孩怎么办?你要死了,吴迪,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第二天的飞机上,孟瑶很不幸的顶着一个黑眼圈。昨晚她找吴迪算账,谁知道这混小子根本就是个色狼,满清后宫十大酷刑在她身上使了一个遍!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回到四合院,吴迪就被两女踢到一边去了,他苦笑着给林虎打了个电话,改造四合院地下室的工程因为他的受伤耽搁了,不知道现在开始施工行不行。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如果能赶在之前完工就最好,因为万一要是在这里住习惯了,再搬来搬去的实在是麻烦。

“一个半月,时间有点紧,不过没问题!只要大老板出得起钱,火箭速度都能行!”

搞定了这件简单的,剩下的就是麻烦的了。大舅子还住在院子里,晚上好不好偷偷的溜到闻斓的房间里?现在他对伟大的先人无比的景仰,少说多做!这他妈谁说的?在身体支撑得住的情况下,绝对是摆平他这种事情的不二秘诀啊!嘿嘿,多做……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咱们一起来做运动!

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最少在闻博的眼里是什么也没发生。值夜班的张飞却知道,五哥最少被两个嫂子从房间里赶出来了两次。什么?你说是四次?不知道,偶十二点就换班了的说……

第二天一早,吴迪启程前往师父的山庄,闻斓和孟瑶两女去看房子,接下来一个半月四合院要施工,他们住出租房没问题,可是再那个也不能让闻博两口子住酒店吧?这样看着就跟往外赶人似的。

黄世仁的公司没有问题,有问题也都是钟情找的。闻博考察后认为可以接手,但却坚决不肯拿大头,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这一番波折让他明白了一件事,以前的成功靠的是父亲,现在,父亲不在位了,可也不能转回头靠妹妹啊?还是老老实实的替妹妹看好产业,挣份高工资就满足了!

山里的温度比市区起码低了3度不止,再过几天,常老就会搬回到城里,住在常琳琳的父亲常宽家里。吴迪可不愿意去那地方找师父,那可是有个大老虎,卖东西比切糕党狠多了,一张纸卖十亿,还不能不要的说。

常老面色凝重的看着桌上的《墨葡萄图》,眉头挽成了一个疙瘩。吴迪说这幅画是青藤白阳的联笔杰作,他丝毫不怀疑这个结论,可关键是证据在哪里?

在他和韩院长几个老人眼里,都认定吴迪身上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就没见吴迪看走眼过东西!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从这半年来看,这小子没什么心机,对人好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恨不得掏心掏肺!这就成了,非要把那个秘密挖出来有意思吗?

“你先回去吧,这画我再看看。对了,你有空找韩院长一下,他从几个老朋友那里拿来了几件瓷器,似乎也有高仿的,让你去确定一下。”

吴迪指着自己的鼻子,张大了嘴巴。你们一群的泰山北斗,让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去帮你们看货?师父,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呵呵,小五啊,我这个做师父的没教你什么,你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全是靠的你自己。去吧去吧,不要谦虚,一代后浪推前浪,我们也该享享清闲了。”

吴迪还待再说,常老忽然来了一句,

“对了,小五,听说你现在和两个小女孩……”

“呃,这个,师父,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件急事,非得马上过去不行!对不起啊,改天再来看您,您忙,我先走了,拜拜……”

吴迪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刚把孟瑶领回来,师父他老人家怎么就能知道了呢?

“小五,你在京城不在?晚上过来喝酒。”

宋世明!看到电话显示的名字,吴迪百感交集,是该好好感谢这哥们,要不是他那一顿酒,这孟瑶就算会掉入他的怀抱,也得他在树上把脸皮蹭厚了再说!

看来这喝酒误事要分两说,昨天强攻两女房间没有成功,今天这老几就打电话来要请喝酒,是不是暗示我还要醉醺醺才能成就好事?

“小五,事情有点麻烦,那个老大死不吐口,至今我们还没找到那批赃物的藏处。找不找得到其实问题不是很大,那个大鼎足够他们把牢底坐穿了。可是有一个家伙招供说,他们在宋代的古墓里发现了一批名画,据说还有张择端的作品,这要是不尽快找到,如果被毁坏了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靠,张择端?《清明上河图》那位大神?你娘的,谁这么奢侈?拿画陪葬就够奇葩的了,你居然还敢拿大神的!

“他们将画盗出来后,还是做了简单的处理,要不那个喽啰也不会知道有这幅画。不过,这种处理能保存多久,实在是不好说啊。另外据说还有哥窑的瓷器,这些可都是国宝啊!”

宋世明今天明显有点多愁善感,端着小酒杯就不往下放。吴迪彻底纠结了,这到底该怎么着才能不露痕迹的把东西起出来?别搞不好他们认为他也是同伙可就闹大笑话了!

一顿小酒喝的是各有心思,很快宋世明就醉了,吴迪也有点醺醺。赃物的事先不说,想想怎么打破两女的联盟吧,这总不能守着两个老婆当光棍啊!

没人知道这个夜晚,四合院的某间房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第二天两个丫头都没上班,吴迪起的也很晚……

“五哥,五哥,快点收拾东西跟我走,今天带你和嫂子……呃……们去吃新鲜玩意!”

常薛一边叫着一边跑进四合院,吴迪这会正在院子里做扭腰运动,闻言皱眉道:

“什么新鲜玩意?我就爱吃些鸡鸭鱼肉的普通东西,连海鲜都不爱吃。”

“这也是鱼,河豚!我一朋友在北皋那边搞了个院子,自己养了两池子。这几天试营业,咱过去白吃白喝一顿,要不是这东西不好做,顺走一大筐都没问题。”

河豚?就是那能吃死人的东西?吴迪摇了摇头,忽然又点了点头,在北皋,何不顺路过去看看?起不起的出来另说,过去看看还在不在也好。

“你那珍珠整的怎么样?来,先考考你,给你嫂子这颗估估价,看到有差不多的就给我留着……”

“正要找五哥你商量呢!我在闽省看上了一个村子,那里的村姑……不是,养殖场……”

聊了半个多小时,常薛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催着出发。吴迪家里的两台SUV加上常薛的Q5,带上三个保镖兼司机,出门就上了二环,直奔机场高速。

西北二环一向不怎么堵车,所以他们行进的很快,从北皋出辅路时稍微有点堵,不过正合了吴迪的心意。他将透视能力打开,上次是根据灵气定的位,这次不知道透视有没有这么大的范围。可是,即便找着了又能怎么样?

堵堵停停了五分钟,吴迪发现了目标,离路不远,就在护路林背后的一片土坡下边。埋得不算深,土下半米左右,两个黑色的木箱,已经有树根爬了上去,估计再过个一年半载,里边的东西就算没有被腐蚀,也会被树根破坏殆尽。

“机器猫,靠边停车,我要嘘嘘。”

瑶瑶不乐意了,

“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这里车来车往的,坚持到地方再说!”

吴迪苦着脸,

“姑奶奶,看在小的一向尽心尽力服侍的份上,你就让我去吧,要知道憋尿……”

两女被吴迪说的面红耳赤,

“快滚!就知道你懒人屎尿多!”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