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失踪

胡自力应承着挂断电话,忖道:

“孟瑶?小船开翻了?闻斓从网上发了一封辞职信就联系不上了,孟瑶前一段时间说是家人生病频繁请假,应该是在照顾老板,可是现在……”

他摇摇头,朝财务走去,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事。对了,刚才忘记问常薛的事情该怎么处理了,是从他那里买珍珠还是成品的首饰,这些关系户最难处理了。

孟瑶没在办公室,胡自力和总监聊了几句,随意的问道:

“孟瑶呢?”

“哦,她吃完午饭说是有点不舒服,刚刚请假走了。”

胡自力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想必待会儿吴迪就能见到人了。唉,年轻人,最容易因为感情生活受伤。不过他嘛,就不一样了,嘿嘿,要不要今年就搞定邵亚楠,春节一家人直飞普吉岛度假去?

落实了孟瑶没事,吴迪放下心来,看看表,已经快两点了。这心一暂时放下,肚子就开始闹。他泡了一包方便面,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

晚上,不,待会下班后,就是王见王的时刻了!不行,一定要在大家见面之前沟通好!他瞄了一眼沉睡中的闻斓,这边应该要好办些吧?实在不行再上些手段,不信搞不定这个小丫头!可孟瑶那边怎么办?算了,待会儿直接去办公室探探口风再说!

几口吃完方便面,给闻斓留了个条子,吴迪出门直奔蓝梦的总部。到了楼下,他给胡自力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孟瑶下来一趟,胡自力奇道:

“孟瑶刚才请假回家了,你没见到吗?”

“请假回家?我靠!”

吴迪顾不上搭理胡自力,挂了电话就吩咐麻雀,

“快,快点回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闻斓还在沉睡,孟瑶也没见踪影。吴迪掏出手机拨了数遍,无一例外都是关机,随即苦笑一声,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

闻斓幽幽的睁开眼睛,轻轻一动,下体传来的不适让她迅速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嘤咛一声,用被子蒙上了头。

吴迪听到动静,几步就跑到了床边,奇怪道:

“咦,人呢?刚才好像还听见一个小丫头的声音,怎么什么都没看到?糟糕,不会是进女鬼了吧?”

被子猛地被掀开一截,闻斓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去死!找你的女鬼去吧,小心把你吸成人干!”

“哦,原来蓝蓝在家啊。小丫头,太阳晒到屁股了,快起床!”

他凑过去,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我就愿意让你吸成人干,嘻嘻!”

“那瑶瑶呢?你今天怎么睡在她的床上?”

吴迪好似当头挨了一棒,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姑奶奶,咱不兴搞这突然袭击的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啊,昨天发生了什么,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瑶瑶也一直联系不上……”

闻斓嗔怪的横了他一眼,伸出白藕般的双臂,娇声道:

“伺候我起床。”

“好咧,老佛爷等着,我给你找衣服去!”

看着吴迪的背影,闻斓心中愁肠百转,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平时看《知音》只会嘲笑那些故事是胡编乱造,没想到轮到她头上居然也来了这么一出!难道是那十几天训练的结果?她打了个激灵,春城的一句话,钓了个金龟婿,否则还不知道等待她的是多么悲惨的命运呢!

吴迪在衣柜里翻来翻去,不知道该拿什么衣服,他害怕转身面对闻斓,该怎么办?痛哭流涕的去请求原谅,还是恶狠狠的就这么着?不对,这丫头既然知道我睡在孟瑶的床上,早上还让我这般那般,难道,真有这等好事?

他随便拿了几件衣服,转身看到文镧也在发呆,不由怜意大起,柔声道:

“丫头,要不你先洗洗?”

文镧转头望向他,大眼中忽然溢出了泪水,

“阿迪,不要抛弃我……”

吴迪连忙跑过去,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泪,柔声安慰了半天,看看效果不大,心一横,干脆,用实际行动来表示偶的不抛弃、不放弃吧!

闻斓瘫软在床上,这下连哭的力气都没了,这个坏蛋!半晌,她推了推躺在一边的吴迪,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饿呀,坏蛋,你是不是准备就让我饿死在床上啊?”

“嘿嘿,你先躺着,我给你弄点吃的去!要面还是要饭?”

“你才要饭呢!”

冬天的晚上,天黑的特别早,吴迪买回快餐的时候,才不过五点多,天已经黑透了。途中吴迪又打了一次电话,仍然是关机。他的心沉了下去,不知道瑶瑶回家没,这要是没回,问题可就严重了。

家里仍然只有闻斓一个人,不过已经收拾停当,吴迪注意到两个房间的床单都换了新的,正犹豫着该怎么开口,闻斓忽然问道:

“阿迪,联系上瑶瑶了吗?”

吴迪摇摇头,这丫头,不知道别人会担心吗?

“你自己造的孽,你自己解决。”

吴迪看到闻斓脸色不善,连忙叫屈道:

“我昨晚上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闻斓横了他一眼,

“不是昨晚上,是之前!”

之前?之前我造过孽吗?这得宝捡漏靠的都是真本事,哦,天书是我的,当然算是我的真本事。挣钱什么的也没害过什么人啊?难道,难道说的是我前几天在四合院打死了一只大老鼠?我靠,这会儿的思绪怎么会这么活跃!

吴迪决定真的男人,不问!可时间越来越晚,他越来越担心,这丫头在京城无亲无故,冬天的大夜晚里,什么都没带,能跑到哪儿去?如果昨天真做了什么,她……他看了一眼行动还有点不便的闻斓,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你说,没事你喝什么酒啊?这都清醒着还弄成这样,要是醉醺醺的,不知道轻重,该……

他坐不住了,一个电话打给了机器猫,

“机器猫,现在瑶瑶还没有回来,怎么办?”

机器猫一愣,现在没回来,很正常啊,刚刚八点钟,下班晚的还没到家呢!

“这个,那个……我昨天可能惹她生气了,她一天电话都没开机,然后上班到中午就走了,到现在都联系不上,这大晚上的……”

机器猫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心底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这些小女孩,吵两句就离家出走,真是的。昨天五哥不是喝醉了吗?跟一个醉鬼有什么好计较的?

“那,五哥,要不再等一会,还没回的话,我们就去附近的宾馆问问?”

“只好先这样了。”

闻斓看到吴迪诡诡秘秘的打电话安排,心中微酸,随即想道:

“既然已经选择了,就不要后悔,现在要做的是怎么样栓牢他的心……”

她猛然惊醒,天哪,这是一个现代女性该有的思维吗?这还是以前飞扬跳脱的闻斓吗?那该死的培训……真的要成她一生的阴影了吗?

十一点的时候,吴迪再也坐不住了,他一咬牙,死就死吧,必须要去找了!

“蓝蓝,瑶瑶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看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她中午就从公司离开了,这天寒地冻的,一个举目无亲的小丫头,你说……”

闻斓也有点担心,她只是看出了孟瑶的心思,然后借着酒意安排了那一出,哪想到会是这种结果?该早给瑶瑶讲清楚的,现在,该怎么办呢?她忽然想起电视上、小说上看到的,到酒吧买醉的女孩,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这下,只怕是犯了大错了!

“你那边不是人多吗?要不,大家出去找找吧?酒吧,宾馆都看看,这么冷的天,也没别的去处。”

吴迪冷着脸点了点头,宾馆还好办,酒吧就麻烦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单身女孩……这两个家伙不愧是一对,连想都想一块去了!

凌晨两点,吴迪站在一家打烊的酒吧门口,心中充满了无奈,这样找下去,要找到什么时候?看了一眼身边小脸冻得通红的闻斓,一股怒气从心底涌起,奶奶的,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老子还不找了呢!要是真的这么不知自爱,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吴迪在家里一夜没睡,机器猫他们查了一夜的宾馆,虽然知道希望渺茫,可是不找不行啊!

天亮的时候,一群人疲惫不堪的在四合院聚齐,麻雀说道:

“五哥,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求助警方吧。”

“警方?没错,找宋世明,查遍京城大大小小的旅馆!”

军师迟疑道:

“五哥,这京城这么多大小旅馆,查起来工程量太大了!你说嫂子是昨天中午就不见了的,那她会不会到外地散心去了?这会儿南方的天气可是很适合度假啊。”

“外地?有可能。这样吧,我先找人看一下机场的离港名单,没有再找火车站的,实在不行就报案,然后通过关系调查宾馆……”

宋世明昨天又被朝阳分局的头头脑脑拉出去喝了一场,这会还在被窝里醒酒呢,被吴迪的电话吵醒,昏头昏脑的也没问什么事,直接给了他一个号码,

“你找他,机场的安保老大,最多半个小时,就能查明白她到底坐没坐飞机。”

那人很客气,应该是宋世明交代的比较清楚,他让吴迪等半个小时,他查完了会回过来。

吴迪一碗稀粥没喝完,电话响了,

“哥们,找到了,昨天下午两点半的飞机,拉萨!”

我靠!丫头哎,这冰天雪地的,你跑西藏去干什么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