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要死了

吴迪艰难的在枕头下摸了半天,想找手机看看时间,却摸出了一个发卡。他迷迷糊糊的将发卡举到眼前看了半天,猛地一个激灵,一下坐了起来,我靠,这是谁的床?

被子从身上滑落,他惊恐的发现,他居然是赤*条条的,连条内裤都没有穿!这是他自己脱的?捂脸痛苦地呻吟一声,虽然他一向很羡慕那些在美女面前不要脸的人,但这下却实实在在的丢脸丢大发了!他坐在床上苦思冥想,昨天到底干了些什么?

先是和刘局他们喝酒,然后又跑到闻斓这里接着喝,然后呢?难道是喝多吐身上,被闻斓给洗白白了?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情节和小说上写的反了,呵呵。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大大的布袋熊靠在墙角,那是什么?这个简易衣柜的花纹好像不是闻斓的吧?闻斓的电脑桌上也没有那盆仙人球……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越看越心惊,一股寒意不受控制的从心底升起,这,这好像是孟瑶的闺房!

他想跳下床,可是没有看到一件属于他的衣服,怎么办?冷静,一定要冷静,说不定这是闻斓那个臭丫头的恶作剧呢?心底虽然明知这种可能性极小,但仍忍不住去想……哦,有可能他喝醉了跑到孟瑶的房间,两女弄不走他,只好将就让他睡在这张床上了……一定是这样!

他屏息听了听动静,很安静,似乎没有人。正准备起身,忽然听到厕所冲水的声音,连忙躺倒在床上装睡。心中却仿佛正在进行云计算的计算机一样,飞快的盘旋着无数纷杂的念头。

脚步声轻轻的停在床前,他感觉到有人在床头蹲了下来,随即感觉到了一个人的呼吸,

“傻瓜,我是你买回来的,怎么能让你心痛呢?我宁愿痛的那个是我啊!”

什么意思?这丫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神啊,你告诉我,这会儿我他妈的到底该不该睁开眼睛?

神没有回答他,所以他一直犹豫到闻斓离开了半天,才悄悄地睁开眼睛,长吁了一口气,张嘴喊道:

“丫头?瑶瑶?你们还在吗?我的衣服呢?”

旁边的房间传来一阵轻笑,闻斓仿佛风一般飘到他身边,手上拿着一件女式的睡衣,得意的说道:

“某人的衣服一股酒味,难闻死了,现在在洗衣机里泡着呢!就这一件衣服了,穿不穿?”

吴迪翻了个白眼,这是一件粉红色的丝绸睡袍,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穿这种衣服?打死也不穿!

闻斓笑眯眯的坐上床头,将冰凉的小手伸进被窝,抚摸着他胸前的刀口,轻声问道:

“还疼不疼?”

“不疼,早就好了!”

他伸手握住闻斓的小手,笑道:

“给老公穿女式的睡衣,是不是想让我也变成女的啊?那你以后怎么办?”

闻斓轻轻地扬起鹅颈般雪白柔细的脖子,秀眉微蹙,看的吴迪心中一荡,正待有所动作,闻斓忽然附身笑道:

“我记得有人说要拉拉的……”

吴迪看着眼前玉人的轻言浅笑,再也控制不住,一股邪火猛然自小腹升起,迅速燎原。他邪邪一笑,一把将闻斓拉倒在身上。

“那我现在就拉拉!”

吴迪赤*身*果体的将闻斓压在身下,看着紧闭双眼,却面带微笑的小丫头,熟练的将手伸进了睡衣……

闻斓琼鼻轻皱,玉唇微张,娇躯忽然仿佛触电般一震!

吴迪的大嘴毫不客气的占领了她的双唇,。

小样!吴迪双手的食指同时扣了起来,然后轻轻一放,弹在傲然挺立的双峰玉珠上。身下柔弱的娇躯随即一阵哆嗦,闻斓只觉得浑身瘫软,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够用那双仿佛要流出蜜浆的大眼横他一眼。

....

吴迪穿戴整齐,坐在小客厅里那个单人沙发上发愣,就这么闻斓就是他的了?呵呵,是不是来年开春就可以结婚了?他不会也像钟棋一样,还没婚就要当爸爸吧?不行,得先给老妈吹吹风!

正要起身找电话,忽然注意到孟瑶的房间,糟糕,被子还没叠!反复折腾了几遍,他才将满意的将被子放在了床头。这丫头的被子也不怎么香嘛,难道是因为我太臭了?有可能,喝了酒又没洗澡……

他胡思乱想着正准备离去,目光却被床单上的几点污渍吸引住了,这是……血?干了的血渍?他用颤抖的手指摸了摸那已经变得黑硬的斑点,顿时一个可怕的可能浮现在脑海,这屋也有,那屋也有,你妈!老子该不会是……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他只觉得一阵的身发软,心发颤,绝对不会!

他颓然坐倒在床上,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想起来一点啊!

他哆嗦着掏出一根烟点燃,仿佛困兽般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心中升起一丝侥幸。难道昨天他已经和闻斓在这边来了一发,今天的那些只是水水?

他一边劝说自己,一边想过去再看看,走到门口却又颓然停住了脚步。还看个屁啊!你们家的水水才是黑色的呢!

完了,这下真的要死了!以心底最深处,最不可告人的秘密来说,他并不介意与孟瑶发生一些超越友谊的男女关系,甚至一旦真的发生了,可能还会窃喜不已。可是,可是这一切都发生在闻斓的身边啊!

吴迪回想起闻斓早上的笑容,似乎是有些牵强,真的牵强?他越想越觉得害怕,你妈,这下才是真的要死了,挨那一枪都没这个严重!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闻斓的房间,在床头蹲了下来,痴痴的看着呼吸均匀,带着甜笑沉浸在梦乡中的小女人,心中五味陈杂,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梦中的闻斓翻了个身,娇躯红果的横陈在床上。似乎有点冷,她的小手无意识的四处找着被子,却碰到了正在给她盖被子的吴迪。小手一把抓住了那稍显冰凉的大手,紧紧的抱在胸前。

吴迪动也不敢动的弯腰站在床前,半晌才轻轻的动了动手臂,手却没有抽出来。他苦笑一声,悄然翻身上床,侧躺在闻斓的身边。

睡的这么沉,难道是昨晚一夜没睡?他越想越害怕,瑶瑶呢?瑶瑶干什么去了?如果昨天晚上他折腾的是瑶瑶,那这个丫头上哪里去了?

他狠狠心,用力的抽出了胳膊,闻斓不满的哼了一声,仍然没有睁开眼睛。吴迪找出手机,悄悄的溜到孟瑶的房间,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吴迪挂断,又给机器猫打了过去,

“五哥,孟瑶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出门,后来上了运通125,应该是上班去了。”

“嗯,你回去换一个过来吧,不用那么辛苦。”

上班去了?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他犹豫再三,拨通了胡自力的电话。

“呵呵,老板,你终于解除隔离了?这有一个月没联系了吧?你真的确定这是你的公司?”

“少废话,我问你,孟瑶在班上吗?”

“应该在吧,我记得早上好像看到过她。怎么,你找她?”

“没有,就是她电话关机了,我看一下她是不是逃班了。好了,最近公司怎么样?”

“好,好的不得了,就是老板你什么时候让麻雀来公司一趟,谈一下广告的事情。另外,在沪城我们也选了几个门面,需要你来定夺。”

“这么快?”

“原来不是商量的春节前开张吗?离现在只有不到四十天了,时间很紧迫!”

“这样啊……那就选你们认为最合适的位置买下来,款项从应该支付给我的毛料款里扣。对了,借给何兵的那五千万应该还有不少结余吧?”

“还剩三千二百多万,再从毛料款里添点,足够了。老板,我们最中意的那个……”

“行了,你们拿主意吧。今天帮我留意一下孟瑶,她生病了,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