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比枪伤还痛的痛

刘局赶走众人,简单的给吴迪两人交代了案情。一共是十一名案犯,有七名已经崩溃,他们的供词整理出来,结果让局里大大的震惊,这个小团伙在短短的数年里竟一共盗了二十三座古墓!其中不乏各朝各代的王公大臣,甚至还有一座商周古墓!

末了,他遗憾的说道:

“可惜那批赃物还是没有问出下落,几个人都说是老大处理的,可那个老大死都不张嘴,难办啊。”

“倒是有一个家伙提到好像听他们老大说过,有部分赃物被埋到高速路的附近,却不知道是哪条高速。他奶奶的,这么多条高速,你让我们怎么找去?”

王大队抱怨了一句,随即说道:

“两位是这一行里的翘楚,如果听到有什么人从高速路旁边发现宝藏的消息,一定要通知我们一声,那可是关系到一大批的国宝啊!

吴迪听的目瞪口呆,高速路,赃物,你妈,要不是北皋那一处,你把我脑袋割下来!他掏出烟,散了一圈,借以掩饰眼中的惊骇,忖道:

“看来老杂毛没有说真话啊,这天书不止是鉴宝识宝,它简直就是个吸宝石!要不怎么每到一处地方,这宝贝简直就像是闻到腥味的猫,一个个拼命的往我身边凑呢?只是,到底该怎么着才能不露痕迹的告诉他们宝贝在那里?难道就只能等着它们被埋在地下慢慢的烂掉?”

庆功宴被安排在一家农家院,他们没等大鼎完全剥出来就出发了。不过出发前吴迪和宋世明都看过,这大鼎的时间竟比司母戊还要早上一百多年,个头也和它不相上下,相信这个发现会让韩老爷子为之疯狂的!

吴迪出发前给机器猫打过招呼,让他们回去,跟着一帮刑警总是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不过开车的哥们在路上仍然发现有车跟踪,吴迪回头看了一眼,苦笑道:

“是我的人,没事,走吧。”

宋世明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对了,小五,你晚上还是不要喝酒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少喝点应该没问题。现在一切正常,刀口早就不疼了。”

刘局和王队这时才知道,这个黑小子就是一个多月前那个在圈子里传的神乎其神的枪案的主角,不禁暗暗咋舌,一名上将,两名国家级领导人,这小子不但命大,背景居然比宋世明还要厉害的多啊!

因为不是周末,整个农家院只有这一伙人,大家就着啤酒K了一会儿歌,饭菜就收拾好了。

纪律部队就是干脆,没什么开场白,刘局说了两句感谢的话,举起二两的杯子,满满一杯白酒一口就下肚了。吴迪被特许随意,不过看到大家一个个都把杯子倒了过来,连左丽这个小丫头都不例外,不由暗暗咬了咬牙,咕咚一口,将白酒吞到了肚子里边。

“好!这才是真正的大老爷们!古代那些名将,哪个没有带伤喝过酒?来,满上!”

刘局这也不知道是从哪本野史还是小说上看的,趁着吴迪还在苦笑,他抢过吴迪的酒杯就先给他满上,随即又将宋世明的抢了过来。

宋世明连忙求饶,

“刘哥,我知道咱组里的规矩,三碗不过岗。不过今天这酒喝得也太突然了,你看我能不能免一杯?要不这三杯下去,我可就真要不过岗了。”

“嘿嘿,就是要你不过岗!放心,你要是喝翻了,我找老板安排个村姑伺候你,我们是刑警,不管这些屁事!”

这下连左丽都跟着大声的笑起来,她接过酒瓶,挨个给大家倒酒,宋世明自然没有幸免。刘局看看桌上丰盛的菜肴,笑道:

“想不想吃?想吃就麻利点,只要这三杯下肚,剩下的随意喝,咱没那么多规矩!”

吴迪看着刘局又一口闷了,只觉得满嘴的苦涩,

“你妈,这次是上了贼船了,老子充大头个毛啊!还没那么多规矩?这空腹三杯下去,还他妈要什么规矩?”

王大队看到大家干完两杯,脸上的颜色都有点不对,忙劝道:

“领导,这弟兄们没日没夜的忙了多半年,身体都有点吃不消,要不,咱这第三杯先欠着,大家先动动筷子?”

刘局也有点吃不住劲,这酒喝的太急,就算是有量都会翻,更别说还有个小姑娘和两个外人。万一喝多了说错什么话,这三个他可一个都惹不起啊!

吃了一会菜,大家的酒意都压了下去,吴迪看了看众人的脸色,忖道:

“难道,只有酒缸才能进这个组不成?连左丽这丫头都这么能喝!”

别说,这个猜测还真有点准头,这个组基本上就是整个分局酒缸的集合。倒不是故意有人这么搞,可偏偏就有这么巧,酒缸组的大名在全国警察的圈子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不过吴迪不知道罢了!

烟酒不分家,连宋世明这个不抽烟的都跟着糟蹋了两根,气的左丽上去就是一阵狠捶,吴迪悄悄问了才知道,左丽竟是这家伙的小姨子!

一阵猛吃,混了个半饱,王大队站起来,换了个小点的杯子,开始挨个敬酒。吴迪没想到矛头竟然会第一个指向他,死命推辞之下才换上了宋世明这个替死鬼,奶奶的,以后再也不来这样的酒场了!

因为开始的早,激战至半场的时候才刚刚六点,吴迪摸出手机,忽然看到两个未接电话和两条短信,连忙打开看了起来。电话和短信都是闻斓的,一条是问他过不过去吃饭,四点多的时候发的,一条是刚刚发了不久,告诉他今天是孟瑶的生日,希望他能过去。

吴迪赶紧跑到外边回电话,再三保证一定过去,才让闻斓放过了他。回到酒桌上,刘局笑道:

“怎么?小吴也是个妻管严?忘了请假了吧?哈哈哈哈!”

吴迪摇摇头,没有说话,这个话题只能越说越被人攻击,老实藏拙才是王道。

刘局端起一杯酒,慢慢说道:

“别不好意思,在座的有老婆的,连我算上,各个都是妻管严!”

吴迪挠了挠头,这什么意思?

刘局点了点组里几个还没结婚的小伙子,

“记得,将来对你们的老婆好一点,这风里来雨里去的,还常常冒着生命危险,再不对人家好点,你们他妈的还能对得起谁?啊?二十四小时待命,忙起来两头见不到孩子,我他妈这个爹,这个老公当的有愧啊!”

说罢,这个粗豪的汉子端起酒杯,“咕咚”就是一口,眼角悄然渗出了泪滴。结婚没结婚的都端起酒杯,默默的陪了一杯。刘局一抹眼角的泪水,

“老了!来,今天高兴,不说这些事情,还有三瓶酒,干掉不管翻不翻,反正老子是爬都要爬回去睡老婆的热炕头!”

一两的杯子,一人三杯下肚,有四个人吐了,包括吴迪。刘局精神还不错,安排大家上了金杯,笑道:

“接下来你们这帮兔崽子能轻省几天,老子却还要处理局里的事情。同志们,酒量还是不行啊!这才三箱,就趴下了几个,对得起你们这个组的名号吗?”

吴迪头痛欲裂的请假,他要坐机器猫的车去闻斓她们那里。非要让他立好保证,改天再痛快喝一场,刘局才放他离去。

吴迪招来机器猫的Q7,一头栽倒在后座上,改天再喝?打死我也不喝了!

八点钟,吴迪晕头晕脑的敲开了出租屋的门,一身的酒气吓了两女一跳,连忙将他掺进房去,又是毛巾又是茶水的一阵忙碌,闻斓埋怨道:

“还带着伤,喝成这样!瑶瑶还准备了红酒庆生呢!”

吴迪在车上睡了一小觉,精神多少恢复了点,就是脑子还有点不太清醒。他看着两女嘿嘿傻笑一阵,大着舌头说道:

“喝,谁的酒都可以不喝,瑶瑶的酒怎么能不喝呢?我没事,喝翻了机器猫在楼下呢,他力气大,能把我扛回去!喝!”

闻斓转身就要去开酒,孟瑶轻轻拉住了她,摇摇头,转身对吴迪说道:

“要不给你泡泡脚吧?先醒醒酒再说。”

吴迪又是一阵傻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道:

“不用,我来开酒,你们看我到底醉没醉!”

他有点不敢看孟瑶的表情,这一刻他很想喝酒,狂喝,猛喝。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他的枪伤而变得暧昧,又因为他的选择,走到了尽头。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快乐的大大咧咧的女孩很快就要从他的生活消失!这种感觉让他的心很痛,那是一种不同于枪伤的痛,却似乎更甚于枪伤。

闻斓夺过吴迪手中的开瓶器,三两下就打开一瓶红酒,飞快的倒了三杯,然后举起高脚杯说道:

“喝,为了庆祝瑶瑶的生日,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孟瑶将下唇咬出了两个牙印,一扬脖,小半杯红酒就灌进了肚子。吴迪心口一疼,喝!就这样喝到天荒地老!

一瓶红酒很快下肚,吴迪嚷嚷道:

“生日蛋糕呢?我要吃蛋糕!蛋糕呢?”

在吴迪半躺在沙发上折腾的时候,闻斓经过一番争夺,终于成功的捍卫了自己的开酒权。她默默的连开两瓶,然后将高脚杯依次倒满,举起酒杯就灌,

“瑶瑶,生日快乐,真的,我希望你天天快乐!”

两女躲在吴迪背后,一杯接一杯的拼酒,没多久,就变的醉醺醺的了。吴迪在沙发上迷糊了一阵,猛然惊醒,人呢?酒呢?接着喝,喝翻了就没他妈那么多烦心事了!

他回头找到两女,傻笑着上前抢夺她们手上的杯子,没想到脚下一软,整个人朝前扑了过去,两女一声尖叫,被他压在了身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