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敬礼,战友

宋世明迎了上来,挨个给他介绍,

“这是分局的刘副局长,这是刑侦的王大队长,这是……小左,你干什么去?”

吴迪顺着宋世明的目光,看到了已经蹭到门后的俏丽女警,神情一愣,这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左丽?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潘家园派出所吗?”

左丽一看躲不掉,小嘴一撅,刁蛮道: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我上调了不行啊?”

“呃,这个……这个真不行……”

左丽小脸一红,发现了自己的语病,随即恨的银牙暗锉,敢在局长面前让我出丑,你等着,姓吴的!

刘局长呵呵笑着请吴迪坐下,

“看来吴迪和小左很熟啊,那这样,情况就由小左来介绍好了。”

左丽已经恢复了正常,看都不看吴迪一眼,站起来说道:

“好的,刘局,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们破获了一个大型盗墓团伙,但在抓捕的时候情报出现了偏差,人是都落网了,却没有找到赃物,最后只收获了这些零星的东西和那个大鼎。这些宋先生都看过了,几乎就没有有价值的东西。这样很可能会因为证据不足定不了他们的罪,大家这多半年就白辛苦了。”

这样啊,那么说宋世明是喊他来帮忙看东西了。吴迪看了一眼扔在办公桌上的几十件大小东西,大多土锈斑斑,看上去就不像是真的。不禁暗自埋怨,这些警察也真是够笨的,找两件真的塞进去,不就一切搞定?反正这种事又不是没干过!

宋世明笑着补充道:

“这些东西我都看了一遍,正品只有那两个青铜酒器,不过损毁比较严重,应该也没什么价值。可是这些东西又对案件很重要,所以就想起了小五你,你的眼光比我可厉害多了,说不定就能找出一件好东西。只要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王大队他们就很可能找到新的证据。”

吴迪苦笑道:

“宋兄你实在是太客气了,你都判了死刑的东西,我能有什么办法?只看这些东西的卖相,就知道想找到一件有价值的只怕会很困难啊。”

他心中一动,这些家伙该不会一会儿就和他商量说随便找两件鉴定成稀世珍宝吧?那他妈的就太扯了。不过不应该,这种事要找也只会找那些有求于他们的人干,他要是不愿意,谁还敢强迫他不成?

吴迪站起来,扫了一眼桌上的古董,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算了,还是看看大鼎吧,刚才大眼一看,可比他那个纯金的香炉有气势多了,仔细琢磨琢磨,说不定还能看出点什么。

大鼎很大,立在那里比会议桌还高,而且鼎壁比他那个香炉厚了不少,大约有七八厘米的样子。吴迪仔细看了看材质,摇了摇头,这就是仿古青铜的材料,制作时间应该不超过两年,根本不是什么古董。

绕着大鼎转了一圈,看了看纹饰,吴迪苦笑道:

“这些人真懒,连造假都不舍得费心思,你好歹也弄个铸造的纹饰啊?”

刘局听到吴迪的判断和宋世明一模一样,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正待说话,忽然听到吴迪“咦”了一声,连忙定睛看去。

“麻烦你们给我找一把锤子好吗?这个地方有点古怪。”

吴迪并没有动用天书,但是有纯金香炉的经验,他还是在一只耳朵的根部发现了一点不寻常。宋世明闻言凑了过来,惊讶道:

“怎么?有发现?”

“试试吧,我就是觉得这个地方的堆积物不太自然。如果是整体铸造成型的话,这个地方的处理应该会更精细些,现在这样处理,好像是不敢把这块多余的东西敲掉似的,难道他们想掩盖什么不成?”

宋世明顺着吴迪的手指看了看耳朵根部一块女士手表大小的堆积物,苦笑道:

“小五就是神目如电,这个东西我还以为是铸造时模具不过关造成的,或者是后来的锈斑,经你这一说,好像是有点不自然。”

吴迪已经拿天书验证过了,心中有了底气,嘴上却笑道:

“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如果这里没什么问题,我也就没辙了。”

锤子很快被找来了,吴迪拿着轻轻的在鼎身上敲了敲,随即让周围的人让开,瞄准了那块多余的东西,全力一锤侧敲了下去。

他现在的力气到底有多大,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众人只听到“铛”的一声,一个小黑块应声就飞了出去,直撞到会议室的墙上才掉了下来。王大队跑过去,捡起了那个小黑块,顺便看了看墙上的痕迹,暗暗咋舌,好家伙,这一锤子到底要多大的劲,才能把墙都砸出一个小坑来?

宋世明和刘局都凑上去看吴迪砸过后的痕迹,左丽也伸着小脑袋,满脸好奇的神色。

大鼎耳根处,被吴迪敲掉的地方,露出了另外一种颜色,是古老的青铜器锈蚀之后的那种带着斑霜的青色。这下连刘局这个外行都看出了异常,兴奋地叫道,

“找几个平口起子过来,沿着这个痕迹铲开,奶奶的,可算是找着他们的漏洞了。”

宋世明看了半天,又用手仔细的摸了摸,摇头苦笑道:

“小五,这真是不服不行,你这双眼睛啊!”

“呵呵,运气,真的是运气,宋哥要是知道我昨天才在送仙桥买了一个纯金的香炉,就不会吃惊了。”

“哦?纯金的香炉,怎么回事?快说说看。”

吴迪将送仙桥的事情简单讲了一下,笑道:

“本来想做点善事,没想到又占了个大便宜。那香炉在托运的时候称了一下,足足五百一十二斤,呵呵,我估计这辈子都不用再买金首饰了。”

“我靠!何止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用买了!子子孙孙无穷匮啊!”

宋世明听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个人吗?三万块钱的善事,回报是价值大几千万的黄金,这,这胸口真的是有点堵的慌啊!还好吴迪没告诉他六千万买件汝瓷罗汉碗,还免费奉送了一件“青藤白阳”的绝世奇珍,否则这位哥哥只怕是要进医院抢救了。

一名小警察拿着锤子、起子,沿着吴迪砸开的破口轻轻的凿了几下,大家就看到一块青铜的皮慢慢鼓了起来,拿钳子一撕,扯掉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铜皮,内面光滑如镜,宛然若新,但铜皮下却是充满了沧桑、泛着点点白霜的青色!

“拍照!马上拿着照片去突审,我就不信撬不开他们的嘴!”

刘局大为兴奋,铜皮下边的大鼎绝对价值不菲,看个头很有可能是国宝级的东西!只要这个突破口能打开,一件惊天的盗墓案就算是在他们手上告破了,顺藤摸瓜,很可能一个完整的盗墓、伪装、销赃的链条都会被揭出来!这下,年底的分局局长之争应该是没有什么悬念了吧?

宋世明和吴迪坐在一旁,有一嘴没一嘴的聊着。刘局、王队他们都去看审讯了,只剩下一个小警察在卖力的撬着铜皮,左丽则站在他的旁边,时不时的拿那一双妙目瞟一眼吴迪,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有点真本事!

吴迪惦记着家里的事,本来想直接告辞,但刘局却嘱咐说一定要留下来,待会儿找他还有事,却又不说是什么事。再加上他也好奇这铜皮底下,到底藏着怎样的宝贝,就给师父打了个电话,半推半就的留了下来。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铜皮被揭去了大半,就连上边的耳朵都被搞了四个下来,当弄下来第一个的时候,那个小警察都快哭了,这要是破坏了国宝,他不死也得掉层皮啊!

吴迪和宋世明看着大鼎左右两边两个孤零零的耳朵,眼中的神色越来越凝重,这个方鼎的造型越来越像司母戊大方鼎,这要是同时期的东东,这么大的个头,啧啧……刘局这功劳可大破天了!

会议室里的气氛诡异而沉默,只剩下单调的叮当声。忽然,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会议室的两扇大门被人推开,七八名穿着整齐的警服的警察鱼贯而入,迅速的排成一排,领头的刘局一个立正,喝道:

“全体都有,向我们另一条战线上的战友,敬礼!”

一排警察齐刷刷的冲两人敬起了军礼,慌得两人连忙站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礼,只是一个劲的说谢谢,不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王队的眼中饱含着泪水,这个案子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整整半年多,弟兄们出没在荒山野岭,个中辛苦只有他们这些当事人才知道。大老王的父亲过世,因为深山没信号,他知道时遗体已经火化了,小李的第三个女朋友也吹了,他自己……

吴迪望着眼前一张张兴奋中带着感伤、疲惫的脸庞,眼角也有些湿润,不管有多少负面的消息,这个国家还是有一批可敬的人在默默地支撑着,这就是这个繁衍了五千年的民族的脊梁啊!

刘局挥挥手,抹了一把眼睛,低喝道:

“都到位置上等着,今天晚上摆庆功宴,大老板发话了,不醉不归!”

警察们欢呼着跑出了会议室,刘局和王队再次和吴迪、宋世明握手,诚恳的说道:

“两位兄弟,哥哥没什么矫情的话,就代我这帮弟兄谢谢两位了!这多半年,他们过得苦啊!今天晚上的庆功宴,你们一定不能推辞,否则我冒着被老大关禁闭的危险,都要向马老爷子投诉!”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