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香炉

谕……”

听到有人问价,那个身形弱小的道士口中发出一阵喝停骡马的声音,惹得周围的人群又是一阵哄笑。吴迪也忍不住笑了笑,没想到声音粗豪的反倒是这个瘦小的小子,那他旁边的大块头一定就是那个温柔纤细的声音的主人了,这到底是从哪个道观里跑出来的两个活宝?

小车停了下来,吴迪上前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香炉。这香炉是一个长方形的大缸,六耳六足,铸造的很是粗糙,外表疙疙瘩瘩的还有不少锈迹,也看不出到底铸了哪些纹饰。香炉里倒是有不少香灰的痕迹,看得出来之前一直在用着。

他摇了摇头,这哪是什么古董,分明就是一个粗制滥造的铸铁香炉!即便有年头,多半也是民间私下所铸,你非要把它当成古董卖给街上的老板,人家不骂你就算不错的了!

“是你要买俺们的宝贝?俺师父说了,这是解放前传下来的古董,老值钱了,你买不买的起?”

那瘦小道士停好车子,走到吴迪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问道,目光中满是狐疑。

“你都还没说价钱,我怎么知道买不买得起?”

吴迪被这货弄得有点哭笑不得。

“二十万,不讲价!”

有那旁观好事的直接嚷嚷了出来,然后美滋滋的站在一边看吴迪的笑话。这玩意看个头应该有个一两百斤,但纯粹就是个铁疙瘩,最多里边混了点烂铜,只怕废品收购站买去都要头疼半天,你一个小伙子问什么价?要是逗人家小道士玩可就有点不厚道了,你没看见人家累的满头大汗吗?

“真是二十万?”

吴迪问道。

瘦小道士还没顾得上答话,那个身材高大的道士细声细气的说道:

“居士慈悲,这二十万是临走时师父吩咐我们的,他还说,这世人皆好讲价,我们若是要的贱了,只怕卖的更贱。实则这香炉只要两万块钱,够翻新主殿就行。”

吴迪好感顿生,笑道:

“翻新主殿啊,两万够吗?要不要再多卖点?”

小道士倒是机灵,举手又是一礼,

“无量寿,居士若愿多布施一些,小道自是没有不愿的道理,但望居士量力而行,尽心则罢。”

吴迪张嘴就想说话,一转眼看到了周围满脸都是鄙夷、挪揄神色的围观群众,不禁挠了挠头,这他妈确实够傻的!人家要两万,你老老实实给两万就好了,偏偏还要多嘴问人家够不够。这下可好,尽心量力,这该给多少才好?

闻斓看出了他的为难,笑道:

“你给他三万就成,这本来就没个准数,你要像你买东西那样大手大脚,说不定还会害了这两个小家伙。”

吴迪晒然一笑,他花钱大手大脚惯了,这一想还真想到几十万开外去了。如果真这么做了,非但不合情理,反而会给两个小家伙带来麻烦,看来以后真的要注意了。他不禁有些奇怪,怎么这性格变化会这么大?要说以前,虽不至于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但他也曾经是个精打细算的主啊!

仔细的检查了每一张钞票,小心的分成两摞包好放入怀中,两个小道士喜笑颜开的施礼告辞。围观的人们也满意而去,不但看到了两个傻道士,还看到了比两个傻道士更傻的伪土豪,中午吃饭的话题可不缺了。

王豫皖头疼的看着面前的小车,苦笑道:

“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乐善好施的主,是不是这大漏捡多了,花钱买个心安?有那功夫还不如赞助哥哥我两个呢!你说,带着这么大个的东西,我们怎么吃饭?你买香炉的消息要不了多久,整个市场都会知道,到时候你就等着被人围观吧。说不定还会有几十百把个乞丐、道士、和尚的来求你布施呢!”

“靠,要不咱们把这东西扔这儿,赶快闪吧?”

吴迪想起他被百八十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围在中间撕扯的样子,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要是不小心,闻斓被他们占了便宜,可吃亏吃大发了!

“别啊,好歹也是三万块钱买回来的。再说你本是善意布施,这再把东西扔了,刚才的白做不说,说不定无量天尊还会怪罪于你,要不咱们雇个人把它弄走吧?”

这时,军师走了过来,笑道:

“五哥,你们吃饭去吧,我找人把它弄回去,扔到酒店门口就行,估计也没人偷的走它。”

吴迪走过去掂起车把试了试,可真够沉的,军师一个人搞的定吗?

“机器猫呢?不如我们一块把它推到市场外边,然后换个地儿吃饭,我可不想一会儿被一群乞丐包围,王豫皖,你小子一点也不厚道,净吓唬我!”

“嘿嘿,吓唬你?有种你就试试。”

军师朝人群招招手,机器猫快步跑了过来,和他一人掂起一边把手,推着车子快速朝不远处的街口走去。这两个人可比刚才那两个小道士有力气多了,很快,车子就又平又稳的被推到了街边。

“我靠,你小子这是太子微服私巡啊,这一招手一个,一招手一个,待会儿要是再发生点啥事,回头一看,这整条街还不都成了你的人!”

王豫皖看着远去的机器猫和军师,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以前没注意到这家伙这么大架子啊?闻斓却是明白,因为吴迪刚刚挨了一枪,一朝遭蛇咬,多安排点人保护也是正常。

她一边快步向前追,一边笑着替吴迪回答,

“王哥,我这边前一段出了点事情,这些人是阿迪叫来保护我的……”

王豫皖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心说,这两个家伙只怕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却不知道他确确实实的是冤枉了闻斓。

追上了小推车,机器猫已经跑走雇车去了,军师示意吴迪走到一边,悄声说道:

“五哥,这香炉重量不对,根本不是铁的,怕不是铅的就是金的!”

“我靠,真的假的!”

“这玩意要是铁的,最多不过百多斤,可我觉的这东西最少也有三百斤以上,看体积铅都未必有这么重,多半是纯金的。”

吴迪走上去,用手摸了摸黑乎乎的香炉,咧咧嘴,奶奶的,这到底是老天对他买下赝品珐琅瓷的奖励还是无量天尊真的显灵了,这玩意竟然是一大块香炉形状的十足真金!

他想了想,如果两个小道士没说假话的话,倒还真有这个可能。他们说这香炉是解放前就有的,那多半是蜀地某个大财主为了躲避兵灾,用纯金铸了这个香炉,再在外边浇上一层厚厚的铁水,随便扔到道士观里躲灾。一般的老百姓只知道铁重,哪里懂得去分辨什么比重?再加上后来一阵战乱,那财主多半运气不好,所以就又便宜了他这个运气逆天的小子。

“丫头,现在黄金多少钱一克?”

“不知道,三百多一点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嘿嘿,没什么,这不是马上就要把人家闺女给拐走了吗,琢磨着给未来的老丈母娘买点首饰套套近乎,嘿嘿。”

闻斓撇撇嘴,心里却一阵甜蜜,他一直没有因为双方巨大的差距而嫌弃她……

“三百多一克,就按三百算,这香炉照军师估计有三百多斤,就照三百斤算,三三得九,再乘以五百,靠,足足捡了四千五百万,珐琅碗不但回来了,还带拐弯的!看来这做好人好事硬是要得,只是到底应不应该打听一下那个道观在哪,再去布施点呢?”

机器猫很快就喊了一辆小面过来,吴迪怕往车上装的时候露馅,准备帮忙,结果机器猫拦住了他,口型一张一合,无声的发出了个“伤”字,吴迪不由得苦笑收手。也是,万一这一用劲,旧伤再复发就悲剧了。

王豫皖跃跃欲试的挽了挽袖子,上去搭了把手,几个人艰难万分的将香炉抬上了面包车,放手的时候,车身明显的下沉了一大截,那司机嘟囔了一句,

“我靠,这他妈的比金子还沉,老子的轮胎都叫压扁了。”

吴迪流了一头的汗,要是让这师傅先撞上,怕不是就没他什么事了!

王豫皖搓着手上的红印跳下了车,问道:

“老弟,你这香炉到底有什么古怪,难道真的是金的?要是铁的,它就是实心的,也不该有这么重啊!”

吴迪急中生智,苦笑道:

“谁知道,反正当时看那两个小道士推的车子的轮子不对劲,就赌了一把,你要说它那么重,还真是有可能,不过也说不定是铅的。”

王豫皖来了兴致,

“少在那儿忽悠我,不行,我得跟去看看,这要万一真是金的,老子以后可得巴结着你小子点,我现在有点相信那幅画是青藤白阳的真迹了,这都他妈的什么运气啊!”

“我饿了……”

“饿?忍着!我去买个凿子,今天非把这事搞清楚不行!”

吴迪苦笑摇头,看样子以后逛街不能和朋友们一起,否则哪有不嫉妒的眼发红、心发颤的道理?这万一要是身体不好,再整出个什么毛病来可怎么办?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