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灭顶之灾的危险

吴迪双手捧起小碗,先看釉面,这是一只珐琅彩小碗,通景珐琅彩绘杏林春燕图。画面上,春风吹拂银柳,杏花盛开,双燕飞翔其间,一侧行楷御笔题诗:“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字体清秀,隐有风骨,正是那号称“十全老人”的亲笔。

再看款识,一圈裸露的微黄色瓷胎碗底中间,是蓝料楷书款《乾隆年制》四个小字。好东西!造型秀美,白釉温润,工艺精湛,确实称得上是乾隆珐琅彩的巅峰之作,怪不得王豫皖这个碗痴会紧咬住不放!

“两千五百万!”

两名日本人用母语小声商量了一阵,仁丹胡给出了新的报价,竟又一下加了四百万。

两个都是日本人?吴迪将碗放下,悄悄的问道:

“豫皖兄,这碗绝对够得上文物级,一个日本人还可以说的过去,这两个都是,那老板也敢公开往外卖?”

王豫皖苦笑了一声,说道:

“早他妈看过了,两个都是华夏国籍!”

吴迪愕然,随即摇头苦笑,你看看人家小日本多认得清形势,知道我天国泱泱,主动前来投靠,哪似某些国人,直接就起名叫什么子什么郎的,这不摆明了准备卖国吗?这样吧,既然你们这么友好,我就让你们一步,陪着你们慢慢的加吧。

“两千六百万!”

吴迪轻描淡写的抛出了一个价格,与其让他们带出去再高价卖回来,还不如在这儿就不让他们得逞!

老板紧张的看着两边,这次做的虽然有点不地道,可是从卖方喊价五百万,到现在买方报价两千多万,这中间是何等巨大的差距,这时候脸面他就是个屁!

两千六百万?两个家伙再一次用母语嘀咕了起来,显然这个价格也接近了他们承受的极限。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一直默默坐在吴迪身边的闻斓的小耳朵悄悄的竖了起来……

吴迪看了两个还在商量的家伙一眼,这也太像了,不说话还真不好分辨到底是哪里的人!他的目光从茶几上的小碗掠过,忽然,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奇怪,他狐疑的将碗拿起,又看了一遍,熟悉的感觉更加的强烈,难道,他原来在哪里见到过这只碗不成?

珐琅彩瓷的制作方法是先由景德镇官窑选用最好的原料制成素胎,烧好后送到清宫中造办处,由宫廷画师精工绘画,再经彩烧而成。因而画工水平极高,很多精品还在画面旁配御笔题诗,再加上制作工艺讲究,后世极难仿制。

而且,随着乾隆晚期,圆明园珐琅作的解散,珐琅彩的烧制量迅速减少,清代后期虽仍有少量烧制,但烧造场所已不在清宫而移至景德镇,那时候的画工、工艺已经和前朝的作品相差甚远。至于现代,能有这种画工而去烧制瓷器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以这只碗的工艺和画工来看,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赝品才对,可是那种奇怪的感觉从何而来?

吴迪想起几个月前在津城得到的那件珐琅彩四开光山水镂空转心葫芦瓶,摇了摇头,这只小碗和那件作品的感觉极为近似,但那纯粹是工艺上的,绝不是让他感觉似曾相识的由来,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似曾相识,似曾相识……想起来了,斗宝会上最后那几件赝品珍瓷!这件瓷器的感觉和那两件相比,又换了一个大类,但他却判断和那两件出自一人之手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瓷器是一个味道!没错,是味道!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这是那个人的第三种风格!

动用天书检验了一番,他强压下心中的惊骇,抱歉的朝闻斓笑了一下,轻轻的拉了拉王豫皖的衣袖,带着他躲到了贵宾室的一角。

“王兄,这下麻烦了。”

“怎么,钱没带够?没事,我再打电话借,回头就还你!”

“不是,这件瓷器是赝品!”

“什么?”

王豫皖猛地叫了起来,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中爆射出惊骇、质疑的目光。

“赝品你还一个劲的出价?你傻啊你!”

吴迪本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准备接着浪费一番口舌,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关心的是这方面。也是,他们一天到晚见的赝品绝对不在少数,打眼的次数也绝对不是以个位数论的,看走了眼算什么?看出了问题还重金砸上去才是有毛病!

“事情有点麻烦,这件东西和斗宝会上最后那两件瓷器可能同出一门,你应该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王豫皖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又一个武仿之乱?!”

“不知道,但是这件瓷器应该也是近几年的作品,回头要好好找老板套套来历。现在怎么办?应该把它买下来还是让它继续流通?”

“哦,照我的意见是放弃,不过你小子就是个怪胎,该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吧。”

闻斓悄悄的走过来,轻声说道:

“阿迪,王哥,他们最高的承受价是三千万,嘿嘿,我听得懂一点日语。”

吴迪正在琢磨师父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听到闻斓的话心中一动,想起了第一次在师父书房看到的那些赝品,据说有几件就是师父怕无法控制流通,自己掏钱买下来的,可是,这件要三千万啊!

吴迪苦笑了一声,拉着闻斓走回座位,每每几万就捡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大漏,这次却很有可能要花几千万买一件一文不值的赝品,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

王豫皖小心的拿起瓷碗看了一番,摇摇头,他相信,即便换了他师父来,多半也会认为是一件真家伙!这小子该不是忽悠我,想让我退出,他自己黑了这宝贝吧?随即又为他的小心眼羞愧不已,听说这家伙身家过百亿,奇宝无数,似乎用不着在一只小碗上跟他玩这种心思。

身家过百亿?武仿之乱?他心中一动,趴在吴迪耳边悄声道:

“买吧,老弟,哥哥是没那么多钱,但是脸面还是有的。咱们先把它买下来,然后我挨个给你化缘去,凑个一两千万应该没有问题。这件东西如果上了拍卖会,最后再被揭出来是假的,问题就严重了。这样的事情不肖多,只要来上几次,收藏市场就乱了……”

吴迪点点头,看了小日本一眼,不知道能不能问问他们是想拿回日本珍藏还是在中国就倒手?随即摇头苦笑,只怕在国外拍卖会更危险,一些热血的爱国志士恐怕会不惜血本的把它弄回来,到那时,你该说它是真还是假?奶奶的,你作假就作假,好歹留下点标记,你这让我待会儿怎么去跟豫皖兄解释?

“三千万!”

小日本商量了半天,估计是想用这个价格将吴迪吓走,也有可能是直接报出最高承受价,成败在此一搏了。

吴迪迟疑了一下,算了,三千万就三千万吧,大神不都说过,吃亏是福吗?不过这蓉城地气有点邪,为了老婆赔的底掉还好说,这为了华夏伟大的收藏事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还真是让他心中泪水长流啊!

“三千一百万!”

他很坚决的扔出了一个价格,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出他的犹豫,否则只怕还要跟下去!

幸好,闻斓得到的信息没有错,听到这个价格,那个仁丹胡摊了摊手,无奈的放弃了。

吴迪终于光荣的花了三千一百万买了一件赝品,不过,一个忽然兴起的念头让他稍稍高兴了些,等找到了这个赝品的破绽,老子就把它当真品高价卖到日本去,到时候的行动代号就是赝品中的战斗机!哦,错了,是战斗品!

缠着老板打听了一阵瓷器的来历,真的假的听了一脑子,吴迪爽快的划账走人,王豫皖跟在一边,满脸的苦笑,

“走吧,老弟,我给你转五百万的帐去,剩下的我再找人给你分担!”

吴迪嘿嘿一笑,大方的摆摆手,

“不用不用,这点钱我还是出的起。不过,豫皖兄,你说我们如果能悄悄的把市场上的这批货收集过来,再跑到小日本的地盘去开个专场,会不会赚到做梦都要笑醒?嗯,这个主意肯定能行,到时候找个人好好的操作一番,也算是让他们为当年的战争付出点代价!”

闻斓没有听懂,王豫皖却听得目瞪口呆,差点泪流满面。你妈,这到底是什么人啊?连这种绝户计都想的出来!同样是收藏圈里混的,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吴迪不理一边张口结舌的王豫皖,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玉手,笑道:

“丫头就是厉害,这一下替老公省了不少钱,该赏你个什么东东好呢?”

闻斓的脸也红了,还在大街上,就敢这么色迷迷的玩弄她的小手,这些臭男人,真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可是,她怎么会也觉得有点兴奋,怎么会有点舍不得抽回那只手呢?呃,难道说,她也不是一个好东东?

王豫皖将吴迪的话仔细琢磨了一番,摩拳擦掌道:

“老弟,你这计划绝对可行!走,我再带你转转,看看这市场上还有没有,咱们先囤它一批,等到抓到了造假的那个家伙,就悄悄的把它们卖到日本去!”

吴迪不由得苦笑,哥哥哎,随便一个由头就把你给忽悠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难度到底有多大?你知道到底有多少件流入了市场吗?你知道是哪个家伙在背后捣鬼吗?这要是不找着源头,消息一旦走漏,别说是赚钱,只怕等待着华夏收藏界的就是一场灭顶之灾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