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变态的游戏

酒店的房间里,吴迪只花了一分钟的时间,就将隐翠楼的保留节目,美女拍卖讲清楚了。钟情鄙夷的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们这些男人,仗着有两个臭钱,哼哼……小五,你可别告诉我说,最后拍下那个神秘美女的人是你!”

吴迪挠了挠头,说道:

“老姐,虽然是沈子琪那个混蛋拍下来的,不过现在的所有权却好像是在我这……”

“你!”

吴迪连忙将手机中的照片调出来,拿给钟情,

“老姐,这里边有很大的问题!”

钟情看了两眼,疑惑道:

“这是那个神秘美女?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可不眼熟吗?你以前看过她的照片,她就是闻斓啊!”

钟情吃惊的差点把手机吞下去,半晌才上下打量着吴迪说道:

“小五,我怎么忽然觉得,什么事有你在里边一搅合,都会变的有点诡异呢?”

吴迪无奈的摊摊手,

“老姐,你说这事他能怪到我头上吗?”

军师看了看照片,沉思道:

“五哥,这么说这件事情是早有预谋了?那他们下的功夫可真不小,居然准备了一年多才开始收网。”

“唉,我就始终琢磨不透,值得着这么下功夫吗?搞了个神秘美女的噱头,也才拍了五百万出去,你说他们图的是什么?”

“呸!死变态!”

钟情恨恨的骂道。

吴迪忽然一拍巴掌,叫道:

“我想明白了,就是变态!这些人,或者说是背后操纵的那个人,是个大变态!”

钟情被吴迪的动作吓了一跳,恼怒的拍了他一巴掌,随即就听见他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嘿嘿,老姐这隔山打牛的神功越来越厉害了,一巴掌就把手机拍响!”

吴迪贼兮兮的笑着跑到了窗户边,

“五哥,那个马大炮和他们老板急匆匆的出门奔车库去了,机器猫已经跟上去了。”

“把线放的稍稍长一点点,别让他们溜了就行。我再叫几个人过去帮你们,嘿嘿,老姐……”

钟情哼了一声,拿出电话,拨通了说道:

“派两个人,听麻雀指挥。”

随即挂掉电话,找了个号又拨了出去,一边说道:

“我觉得这事可能没那么简单,还是先跟老爷子通个气比较保险。”

吴迪头疼的揉了揉鬓角,这事儿是没那么简单,可关键是他没想着惹它,是它自己往他身上凑的啊!卖美女卖的居然是他未来的老婆,而且他还在场却不知情,最后偏偏还是落到了他的手里,这么淡疼的事情,怎么就会让他给遇上了呢?

“小五啊,这宝贝成堆的往你身上凑,可这麻烦也从来就没断过,你说,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魔力,专门招惹这些东西?”

灵光一闪,吴迪忽然有点明白了,在春城,为了一块冰种,进了一次局子,在瑞丽,得了一个极品的猪八戒,又进了一次局子,在羊城,一块三万三进了一次城管,在京城,进一趟局子得了一块乾隆咏墨诗墨,这一次,是闻斓这个无与伦比的大宝贝,只怕这暴风雨也会来的前所未有的猛烈啊!

不过,他不是刚刚挨了一枪吗?怎么没捡着个宝贝?不对,这一枪是因为去买栗子才挨的,难道……无耻,吴迪你实在是太无耻了!现在闻斓这个样子,你居然还敢想其他的女人?你,你!你就不会没事儿的时候再想吗?!

闻斓坐在卫生间的马桶盖上,每次只有用这个借口,才能让她稍稍喘息,这边的训练真的是羞死人了!这样下去几个月,她真的不知道她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偷偷的打开手机,失望的看了一眼短信信箱,没有,阿迪已经五天没有给她发短信了,他放弃了吗?放弃吧,既然等待着她的是无比悲惨的未来,那就让她祝福他们两个吧,瑶瑶,这十来天的训练至少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在你的心里,只怕是比我更喜欢他吧?

可是,心为什么会这么痛?本来回来不就是准备用空间和时间去割断彼此之间联系的吗?不是说像他那样的穷小子不是她的目标的吗?不是说施舍给他一段短暂的恋情就分手的吗?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为什么会那么企盼他哪怕就是只有一个问号的短信呢?为什么……

一名妖娆的花信少妇轻轻的推开卫生间的房门,试了试委顿在地的闻斓的呼吸,松了一口气。她艰难的将闻斓半架起来,一路拖着进了卧室。

盖好被子,看着床上睡美人那苍白的脸孔,紧闭的双眸,她爱怜的抚摸着那嫩滑的脸蛋,姣好的容颜上浮现出一丝狠毒、怨恨、迷茫、兴奋的复杂表情。小美人,你会在我的手下变成男人的恩宠,帝王的女仆,贱男的女皇,你会让他们为你疯狂的……

闻陵南看着虚弱的站在门口的儿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被儿媳喜极而泣的尖叫声惊醒的闻母,刚刚跑出卧室就看到了门口的儿子。她一把推开闻陵南,将闻博拉进了屋里,上下左右的围着他转个不停。

闻博苦笑了一声,说道:

“妈,我没事,就是吃的差,有点虚。你们……都还好吧?”

“好,都好,你回来就更好了!先去洗个澡,妈给你做点好吃的,再美美睡上一觉,明天睁开眼就是新的一天了!”

“小霞,委屈你了。”

顾若霞的眼眶中泪水在打转,但是她努力的抑制着不让它流下来,

“我没事,这些天多亏了爸爸妈妈,他们为了你东奔西跑,求了不少人……”

“爸……”

闻博被赶去洗了个澡,刚从看守所回来,虽然不用跨什么火盆,但是一身的晦气是必须要洗去的。闻陵南短暂的兴奋后,脸上的神色更加的沉重,这小子,怎么会被放回来了呢?难道他们还有什么阴谋?

顾若霞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小声劝道:

“爸,能回来总是好事,你就别担心了。只要人还在,钱总能挣回来的。”

“唉,我不是在担心钱,我是在担心小宝啊!电话不开机,人又两天不见踪影,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或者,是她又答应了什么,才把这个臭小子给换回来的!”

顾若霞的心里一阵的不舒服,一向聪明伶俐的小姑子这次只怕是上了大当,怎么公公也跟着瞎胡闹,难道,真的是老糊涂了?

她掏出电话,给闻斓打了过去,一边笑着安慰道:

“爸,你放心吧,蓝蓝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咦,电话居然开机了!”

卫生间里,手机顽强的响着,是和吴迪一样的铃声,《为你而活》,闻斓在训练的第三天,一次开机查看短信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改成了这样的铃声。

“你好,请问找闻斓什么事?”

“哦你好,我是她嫂子,请问能让闻斓接电话吗?”

“她训练太累,睡着了,等她醒了我会让她给你回电话的,拜拜。”

闻陵南不甘心的拿过电话,再次拨了过去,听筒里却传来了一阵忙音……

“五哥,他们上了机场高速,机器猫已经开到前边去了,现在换了小李那一组在跟,我估计这两个家伙要跑。”

“让机器猫和机场沟通,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拘捕他们,然后就地审讯!老姐,那个坑了闻博的人确定了吗?”

“确定了,就在京城,随时可以控制。不过有件事情很有意思,不知道某人有没有兴趣知道?”

“没有兴趣……那是不可能的!哈哈哈哈。”

“哈!我让你哈!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就是闻斓原来的老板!”

“黄世仁?”

闻斓原来的老板名叫黄树仁,因为那次财务总监让闻斓陪酒的事情,这家伙没少被孟瑶骂。在孟瑶的嘴里,黄树仁很自然的就喊成了黄世仁,而闻斓,也差一点点就成了白毛女!

吴迪苦笑了一声,看来,孟瑶还真是有先见之明。闻斓的哥哥欠债,她自己被卖,这和杨白劳、喜儿有异曲同工之妙!中间起到了关键作用的黄树仁即便够不上黄世仁的级别,也足以胜任管家穆仁智的角色了。

“黄树仁是黄家的远亲,所以,这件事情的背后很可能是黄家某个无聊的家伙在捣鬼。小五,听说你把黄伯羽欺负的很惨,会不会是这家伙借机报复你来着?”

“老姐,那会儿我还不认识闻斓,也不认识黄伯羽好不好?”

“呦,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吴迪吴大少还是个粉嫩粉嫩的新人呢,哈哈哈哈。”

闻斓幽幽的睁开双眼,发呆了片刻,自失的一笑,这身体还真的不怎么样,这点压力都会昏倒,那以后该怎么样才能熬过去呢?

花信少妇幽灵般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笑道:

“刚刚你嫂子打电话过来,她在担心你呢,你回家一趟吧。最好趁这个星期还有假期,安顿好家里,接下来可就是真正的魔鬼式训练了,虽然你很有天赋,但交货期也很紧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哥哥已经被放回去了。”

闻斓想起她昏倒前手机是开着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猛地坐了起来,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我的手机呢?”

“呵呵,就在你的床头,死心吧,你的小情人连个短信都没有来过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