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买媳妇

吴迪愕然,任他事先怎么在心中演练这次相遇,都没有猜到会遇到这个问题,闻陵南居然会跟一个陌生人问这个,难道就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吗?

闻陵南呵呵笑着,可这笑声传到他自己的耳中,却仿佛来自天边般遥远、陌生,

“你想追求闻斓是吧?不需要,只要你能给我八千万,我就做主把闻斓嫁给你!”

当闻陵南问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吴迪已经猜到了可能会是这种结果,但是闻陵南真的当面说出来的时候,仍然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他疯了吗?为了救儿子,居然忍心卖女儿?

跟在吴迪身后的钟情却似乎有点理解闻陵南的心理,当年豆豆走失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人拦着,她相信她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干的出来。她扯了扯吴迪的衣服,示意他留意闻陵南的眼睛。

吴迪将手放在身后朝她摆了摆,盯着闻陵南布满红丝的双眼,认真的说道:

“我能给你八千万,不管你把不把闻斓嫁给我,我都可以给你这笔钱。”

这次轮到闻陵南愕然了。他疯了,这个年轻人难道也疯了吗?还是他根本就是来看笑话的?

他猛然委顿了下来,本来就有些佝偻的身躯变的更加的矮小,无力地挥了挥手,说道:

“小伙子,你们走吧,别再来找闻斓了,我们这一家都是不祥之人……”

“闻叔叔,我说的是真的,我有八千万,也愿意出这八千万,只是,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闻斓的母亲是一个标准的川妹子,消瘦矮小,很难从她的身上看到闻斓的影子,看样子闻斓是更多的继承了自己父亲的优良基因。

“事情就是这样,八千万,让我连借都没法借啊!以前的老领导、老同事都求了一个遍,可是一听说是八千万,各个唯恐避之不及。这个混账的闻博,到底惹了些什么人,难道借钱之前就没长眼睛吗?”

吴迪暗道,只怕长了眼睛也要掉进去。对方收买了他最好的朋友,然后最少从一年前就开始布这个局,岂是那么容易避过去的?

“闻斓前几天告诉我,她想和一个什么娱乐公司签约,对方承诺,只要培训几个月,达到那边的要求,就帮她解决这件事情。这丫头也不想想,这么明显的谎言怎么能信?可是我们家这俩孩子,从小就有主意,不听劝,这几天她天天早出晚归,忙的不着家,估计是和那边签了约了。我又能有什么办法?造孽呦!”

闻陵南长叹一声,老泪纵横。

“闻叔叔,话不能这么说,闻斓能主动替家里承担,你应该高兴才是。这样吧,你也别告诉她,我把这八千万出了,先把闻哥从看守所里弄出来,然后你们再慢慢找机会还我,你看怎么样?”

“这,这怎么使得?”

闻博的爱人顾若霞长的很漂亮,憔悴中透着一丝精干,她看到闻陵南一个劲的推辞,就有些着急,可是要让她说出收一个陌生人八千万这么无耻的话,也觉得张不开嘴,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闻斓的母亲。

“这个钱我们不能要,吴迪是吧?我们一家都谢谢你的好意。至于你和闻斓的事情,我们不想管,也管不了,要看你们自己的缘分。但是这个钱,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收!博儿自己做的孽,就要自己去承担这个后果!”

闻斓的母亲一脸的病容,说出来的话却让吴迪肃然起敬。

钟情微微的朝吴迪摇了摇头,吴迪想了想,无奈道:

“那好吧,这是我的电话,我还会在蓉城待几天,如果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希望闻叔闻婶不要客气,尽管开口。”

“满意了?吴大少爷?你这么摆明车马的施舍,是个人都不敢接啊,谁知道你后边跟着什么条件?说不定是前门驱狼后门迎虎呢!”

“不会吧,老姐,我觉得我已经很真诚的了!”

“小五,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们一样有底气的。小四敢敲诈你上十亿的翡翠、资金,一是因为他了解你,二是因为他自信受得起,还得起。我敢接你几千万的东西,是因为真的把你当弟弟,你再想想其他人,还有人会随随便便的接你的重礼吗?”

吴迪搔搔头,好像是这么回事,二师兄、温亚儒一向都和他亲兄弟,明算账,至于常薛,说的亲近,也没占他什么便宜,倒是和老妈一块开4S店的那两个家伙,面不改色的受了他的股份,只是这一下,远近亲疏就分明了。

“小五,对人好,想帮助别人,不一定是要用钱,用东西的,你还小,慢慢就会明白的。”

钟情的脸上仿佛带着一种圣洁的光辉,让吴迪肃然起敬,问道:

“那老姐,你说这件事情怎么解决?咱们去把闻博抢回来?老爷子不是说不让咱们惹祸的吗?”

钟情愣了一下,苦笑道:

“按你的想法办吧,有时候土豪一下,也是因为没办法啊!”

吴迪哈哈大笑,朝着等在小区门口的机器猫等人一挥手,

“走,跟本土豪少爷见识见识那个什么恒都财务去!”

麻雀笑道:

“五哥,这事交给我们去就行了,一个地方混混开的高利贷公司,靠山也不过是个区长罢了,小猫一亮证件,估计立马得给当成大爷供起来,要个人还不是……”

钟情摇头道:

“尽量不要用证件,那会把事情搞得更复杂。据我们调查,闻博确实是从这家公司贷了五千万,至于他生意失败,背后另有元凶,找不到这边头上。连本带利八千万是多了点,不过按照高利贷的利息来看,已经很便宜了。”

“那这么说,我们只有老老实实的掏钱咯?”

“是啊,我支持小五当把土豪,反正是他们两口子的事,将来关起门来慢慢算账,还会吃亏不成?”

这些人都不知道隐翠楼拍卖的事情,只有吴迪清楚,这家公司即便再干净,也摆脱不了嫌疑。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不过那又怎么样?如果真的没嫌疑,还钱就是,如果想从他的身上占便宜,呵呵,到最后不定是谁占谁的便宜呢!一念及此,豪气干云的喝了一声,

“走,跟我买媳妇去!”

麻雀骄傲的扬了扬头,拉着身边一名娇俏姑娘的小手,说道:

“啧啧,五哥,话说这嫂子可真够贵的,居然要八千万!你看俺们小翠……”

一句话没说完,嘴角就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吴迪一看,忍不住哈哈大笑,活该!再扭狠点,小翠你要是力气不够,我让机器猫帮你!

一群人说笑着来到恒都财务的办公室,问明是替闻博还债的,接待的服务人员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一句我去找经理,就将他们扔在了会客室。

一间隐蔽的密室里,一个光头大汉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正通过监控画面观察着吴迪他们,半晌,中年人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大,你怎么看?”

“都是新面孔,我看多半是闻老头狗急跳墙,找来的打手!那几个小伙子,一看就是刚从部队里面出来的。”

中年人的眼中浮起一丝疑色,

“只怕是讲数来的,要不怎么还有俩丫头跟着?”

大汉摸了摸油光发亮的头皮,说道:

“你去摸摸他们的底,管他打架还是讲数,老子有合同有公证,一切按足了规矩办事,怕他个鸟!”

吴迪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进来,忍不住站起来,踱到墙边,看着墙上的猛虎下山图发起了呆。

密室中的中年人看到吴迪的面容在镜头中越来越大,吓得一哆嗦,说道:

“坏了,被发现了,我还是赶紧出去吧,否则他们还以为咱们怕了呢!你说这小子的眼睛怎么就那么贼,一眼就看到了摄像头?”

吴迪的眼睛盯在画上,却根本没有看画。他在想那块从香港得来的猛虎下山石,扔他藏宝室里可有段时间了,究竟是应该他自己下手解开还是求助唐老更好一些呢?

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满脸笑容的迈进会客室,朝吴迪等人做了个团团揖,说道:

“各位朋友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见谅见谅!鄙人马大炮,是这里的经理,敢问几位有什么指教?”

指教?看了一眼满身江湖味的马大炮,吴迪笑道:

“马经理客气了,我们这一趟过来主要是想处理一下闻博的债务,请问你能做得了主吗?”

马大炮点了点头,忖道,看来他猜的没错,对方是讲数来了,不过,这年轻人就是气盛,倒是够开门见山的啊!

“那你能把当时的合同给我们看看吗?”

马大炮笑呵呵的递过手上的一摞文件,说道:

“这是闻博当时亲笔签署的合同,还有公证书,利息结算书,请过目。”

吴迪接过,随手翻了翻,看到了借贷金额,果然是五千万,再看看利息,月息百分之五,但是是驴打滚利,总金额为四千八百二十万,不由得摇了摇头,问道:

“总金额九千八百二十万?”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