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你有八千万吗

一群人在四合院刚刚安顿好,就有人登门拜访,是郑局,他陪着一个中年人过来,那人据说是京城的警局老大。吴迪躺在床上,接过郑局递过来的照片,无语了,这张飞猜的还真准,范大明果然没有好下场!

这是一组半腐烂尸体的照片,吴迪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躺在地上的魁梧大汉,正是给了他一枪的范大明!

“据法医化验,应该是你出事第三天,他就被人虐杀了,但是面部没有伤痕,估计是故意留给我们看的。”

在得到吴迪的确认后,郑局和那个中年都松了一口气,弄着个死的也比什么都找不着强,听说这件事情上边已经插手,他们似乎不用再为难了。

范大明这么早就被人灭口,这下欧豆豆的事情又成了悬案。不过很多事情似乎并不需要证据,听说两位老爷子这次占了不小的便宜,或许这件事情会就此揭过也说不定。只是这样一来,他身边的警卫是不是就该解除了?

送走了郑局,正想和张飞商量怎样偷偷的溜走,机器猫的电话打了进来,

“五哥,嫂子家里是发生了些事情,不过好像不太严重,除了她哥哥被人弄到看守所里快十天了,其他人只是被监视居住,没什么大碍。”

“一家人都被监视居住?这他妈是犯了什么事?闻斓现在怎么样?”

“嫂子没事,不过每天似乎要学很多东西,我们都搞不懂这到底是要干嘛?”

要干嘛?要让你嫂子学会伺候男人!娘的,这么说他是不是还应该感谢那些狗屁人物,毕竟所有权现在他手上,这丫头即便学了,将来也是便宜了他不是?

“嫂子的哥哥和人合伙开了个公司,他是法人,结果经营不善,亏损了八千万,现在欠高利贷五千万还不起,就被送进去了,其他的似乎没什么。”

吴迪暗暗点了点头,看来对方就是在这一点上拿住了闻斓,小问题,不就是钱吗?先过去把人弄出来,再慢慢的找幕后的真凶,连闻斓是他的女朋友都不知道,估计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这次老子就纨绔一把,也仗仗势欺欺人!

吴迪将张飞叫进卧室,问道:

“张飞,我想明天去蓉城散散心,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溜出去啊?”

张飞的小脸顿时变成了苦瓜,

“五哥,你要是觉得郁闷,不如打我一顿开开心好了,这去蓉城,我看还是算了吧。”

“我靠!打你一顿就能解决问题,老子早打了!快点,别废话,剩下这几个里头我看就你的鬼主意多,限你十分钟之内想个办法出来,否则大刑伺候!”

张飞开始叫苦连天,

“五哥,这老爷子老太太都在后院住着,三姐在前院看着,咱们这是时刻处于人民战争的包围圈中啊,想开溜,换孙猴子差不多。要不,把那俩小子也喊进来一块商量商量?”

“就你小子鬼!到时候拿不出主意来,我就打你一个人的板子!”

张飞愁眉苦脸的出去叫人,吴迪忽然收到一条短信,一看是常薛,让他方便时回电话,这才想起公盘结束应该有几天了,怎么他这会儿才想起来联系?

“五哥,你到底生了什么病,医生居然限制你使用电话?我都回来好几天了,情姐也不让我去看你。嘿嘿,你知不知道自从你们走后,公盘上天天有人对赌,热闹的和唱大戏一样,待会我过来和你细说。”

吴迪听了才明白,敢情连他都被钟情挡了架!既然这样,你小子就再等等吧,万一我刚刚开溜你就到了,岂不是一下就露馅了?

搞定了常薛这头,大牛他们几个也进来了,吴迪满怀希望的问道:

“有什么好主意没有?你们各个都是这方面的精英,可千万别告诉我说不行。”

大牛憨厚的笑了笑,摸了摸脑瓜,

“五哥,这事我合计过了,只要搞定三小姐,就有门。”

“废话!搞的定老姐,还用得着找你们?这个不行,快点想别的,想不出来今天没饭吃!”

三个苦瓜殚精竭虑的为了自己的肚子奋斗着,吴迪则在考虑到底用不用这么着急的跑过去。有机器猫他们在那边,闻斓的安全肯定没有问题,只是这心理上就要受些委屈了。可是这边也实在是难办,偷溜容易,可是让几位老人再担次心罪过可就大了。

“小五,你过来,刚才大牛他们鬼鬼祟祟的跑你屋里干嘛去了?”

他刚刚晃到院子里,就被钟情看到,直接抓了过去。

吴迪暗暗叫苦,这几个小子,准是故意的,凭他们的身手,瞒过钟情还不容易?

“是不是担心闻斓啊?这京城还有一个呢,先把这个搞定了再说吧!”

“这个……”

“你出事以后,我们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派人把和你关系比较近的都保护起来了,没想到这一去,还真碰到了问题,貌似闻斓的处境不太妙啊。”

吴迪心中一阵感动,他们在背后都安排好了,他却还在琢磨着怎么瞒过他们开溜,这……

“没事,你安心的养伤,等伤好了老姐和你一起过去,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睛,居然敢动我们小五的美眉!”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啦……”

“没什么?你小子下次可不能这么鲁莽了,发现有问题,你就不会打个电话求援?机器猫他们也真是的,居然一个都不在你身边,回头我就给大哥打电话,把他们一个个抓回去重新回炉!”

“别,老姐你千万别,这事都怪我……”

“要说怪,都怪我才对,要不是为了豆豆,你也不会挨这一枪!以后有什么事记得和姐姐说,我都给你扛了!这次你就老老实实的再待几天吧,别让老爸老妈再操心了,这几天感觉他们都老了不少。”

吴迪可怜巴巴的看着钟情,像只讨好主人的哈巴狗。

“行了,这一套对我没用!你小子,对孟瑶好一点,小丫头挺可怜的。”

对孟瑶好一点?老姐,你又要跟我去解救闻斓,又要我对孟瑶好一点,你,你这是在教唆未成年儿童犯罪!回头我就教豆豆勾引他们班上的小女孩去!

既然走不了,那就趁机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一下,省得到时候去蓉城还得惦记着。宝城那边由得钟棋折腾去,以他的身份,估计是想赔都难。蓝梦那边似乎也没他什么事,原材料充足,手下得力,危地马拉的翡翠矿估计这几个月是不用考虑了。

那还有能什么事?师父想必不会催着他去学习书画,至于回家看看,也要等伤好利索了再说。似乎银行里还躺着二十亿现金,那就先在那躺着吧,投资他又不懂,乱搞搞赔了还不如拿点利息了事,再说就他这暴发户的模样,不定哪天还得出去找钱呢!

想了一圈,郁闷的发现,他无事可干了,哈哈,终于可以当一个闲散富家翁了!不过似乎怎么高兴不起来?不管了,先熬过这几天,把终身大事解决了再说!可是,这几天干什么呢?要不,咱上网当一把土豪,把起点能盟的书都给盟了去?

书?他的思绪又转移到了天书上,这些天已经无数次的思索过这个问题了,天书以后随便用估计是没什么问题,不过,那张天师在神秘空间里到底送了他什么东西?他娘的找死了也没找着啊?

十二月份,即便算是南方城市的蓉城也显得有些萧条,一如现在闻陵南的心情。他脚步踉跄的走出恒都财务公司的大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仿佛擎天巨兽般的写字楼,暗暗地长叹了一口气,又碰壁了,难道非要再拿出八千万,他们才肯把儿子从看守所里放出来?

他的儿子叫闻博,还不满三十岁,五年前开了一家商贸公司,一直顺风顺水,几年的时间,年利润已可达上千万。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没想到这次居然会因为倒腾一批进口机械设备,不但落得人财两空,还白白搭了一个女儿进去!

现在女儿也搭进去了,对方兀自不肯放人,这让他如何去面对老妻、儿媳的泪眼?想当年好歹也曾是经贸委的一名处级干部,这才下来几年,今日竟落得个投告无门的悲惨境地?

灰色的心情,灰色的天空,他沿着大街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上哪里去弄那么多钱呢?八千万,整整八千万啊!一想到这些,他不由得悲愤莫名,这个混小子,什么时候竟敢瞒着家里,偷偷搞了这么大一笔高利贷,难道每年千多万还不够你们花的吗?

一辆黑色的奥迪仿佛一条深夜出动的大鲨鱼,无声而优雅的慢慢滑停在他身旁,他漠然的看了一眼,继续向前流浪。

“闻叔叔,请问你是闻叔叔吗?”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是在叫他吗?好像是吧?在他迟疑犹豫的当,一个黑黑的青年走到了他的面前,微笑着说道:

“温叔叔,你好,我叫吴迪,是闻斓的朋友,很高兴遇到你。”

闻陵南无神的双眼翻了翻,迟疑道:

“我是闻斓的父亲,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闻斓的校友,正好到这边出差,结果怎么也联系不上她,没想到能在大街上碰到闻叔,看来老天还是不忍心让我扑空啊。”

闻陵南看着眼前青年的笑脸,心底浮起一丝冷笑,

“穿的人模狗样的,工夫下的也不小,居然当街就能把我认出来!可是,你有资格追求我的女儿吗?”

他紧紧的盯着吴迪,心中忽然爆发出一股暴戾的情绪,是那么的疯狂,以至于他那张老脸都有些扭曲了,

“年轻人,你有八千万吗?”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