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难题

吴迪想起隐翠楼最后拍卖的东西,似乎是有这么回事……可是我没说过要要啊?那边沈子琪似乎知道他会拒绝,说完就很干脆的挂断了电话。唉,无聊!

半晌,一条彩信磨磨蹭蹭的发了进来,睡的迷迷糊糊的吴迪看都没看就按开了信息,一睹之下,登时睡意全消,精神大振!

这是一组照片,一组美女的照片,而且这个美女他还是那么的熟悉,正是这几天为之苦恼的闻斓!

小丫头,知道自己不对,发照片过来认错了?嘿嘿,没点质量,别想哥哥原谅你!画中的丽人巧笑嫣然,微张的樱桃小口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跟他诉说,又仿佛在诱惑着他……这脸盘,似乎比原来稍稍瘦了点,不过更加的惹人疼爱。啧啧,这么开放,居然还有泳装,话说这三围似乎有点夸张啊……

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一时又想不起是哪里不对,等到一组12张照片看完,忽然想起来了,赶紧看了一下号码,你妈,发照片的竟然不是闻斓,而是沈子琪!

吴迪的胸口一阵绞痛,他大口喘息了几下,艰难的坐了起来,难道,隐翠楼最后拍卖的神秘美女竟然是闻斓?难怪这么长时间联系不上她,一定是被他们控制了!

他平静了一下呼吸,拨通了沈子琪的电话,

“呵呵,小五,怎么样?大美人吧?据说真人比照片上的感觉还要好些,蓉城出美女啊!”

随便应付了几句,确定了这是隐翠楼传过来的资料,吴迪挂断电话,将机器猫喊了进来。

“机器猫,医生说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五哥,林院长说你恢复的很好,估计后天就能拆线,拆了线,再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回家了。”

“后天拆线?不是说拆线就能出院了吗?”

“这个啊……正常拆线是七到九天,你要是后天拆,算提前了,所以还要留院观察。”

“麻雀那小子,掉到温柔乡里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刚通过电话,准备明天带小翠一块回来,我没告诉他你的事……”

吴迪点点头,

“马上联系他们,让直接改飞蓉城,你从这边出发汇合,闻斓估计出事了,你们过去先摸摸情况,务必保证她和家人的人身安全。”

机器猫一愣,眼中杀机一闪而逝,他误以为是还有人在针对吴迪,只是手法也太下作了点,居然两边同时动手。吴迪看了他一眼,苦笑道:

“没那么严重!你们过去先摸一下情况,没事不要轻易出手。用不用找老胡要资料?”

机器猫摇摇头,连个人都找不着,还混什么混?他暗自下定决心,哪怕就是扔了这条命,都要护的嫂子周全!五哥这次是运气,挺过来了,这要是出了事……他打了个寒战,没敢再想下去。

机器猫给守在外边的大牛打了个招呼,径自离去。吴迪开始琢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闻斓怎么会被隐翠楼盯上呢?

沈子琪是今天收到的资料,而隐翠楼的拍卖是在一个多月前,那时就有把握能把闻斓控制到手上,也就是说很可能他们还没认识的时候她就被人盯上了,而现在只不过是收网罢了。

有一点让他不舒服的是,据说隐翠楼提供的美女,都是自愿接受调教的,那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让闻斓自愿?好像她家并不缺钱啊?

吴迪想起他和闻斓最后的通话时间,差不多是十天前,闻斓回蓉城,是半个月之前,这几天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呼吸有点急促,虽说这些人号称调教美女时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可是……奶奶的,歪脑筋居然敢动到老子老婆头上,你们死定了!

第二天,吴迪主动要求做检查,先去拍了片子,然后看了刀口,主治医生笑道:

“恢复的很好,看这情况,今天拆线都没问题!啧啧,你这恢复能力,唉,年轻啊!”

“谢谢医生,那麻烦你给我拆一下好不好?”

医生摇摇头,笑道:

“检查行,拆线我可做不了主,要听林院长的。小伙子,这才几天,着什么急?好好的在这儿养着,反正输液都还要几天呢!”

吴迪挠了挠头,他打算找机会悄悄的溜到蓉城去,这会儿就不能表现的太过急切,如果被人察觉,即便出了院,也别想偷偷溜走。现在麻烦的是,坐飞机肯定不行,可是要坐火车偷溜,三十多个小时,随时都有可能被抓回来,怎么办呢?

想了半天没有主意,想要偷偷溜走,必须有人配合,这个人最好是钟情,可是,明显不可能。实在没办法,只有勉为其难的和钟棋商量一下试试看了。

晚上,钟棋和常琳琳相携而至,看了吴迪的样子,常琳琳笑道:

“小五,我怎么感觉你比没受伤的时候还精神些啊?”

“你试试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这营养那营养的输着,不精神才怪!”

“呵呵,我现在也是这样啊,无聊死了!这个死家伙,不但不陪我玩,还经常一天不着家,惹急了我,找个人打断他一条腿,让他安心待在家里陪我!”

吴迪抹了一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心里暗暗替钟棋默哀,话说这最毒妇人心,是不是就是从这儿来的?

没一会儿,钟情和孟瑶先后都来到了医院,常琳琳眼睛一亮,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和钟情一起逗弄孟瑶去了,吴迪悄悄的朝钟棋招招手,将他喊到了身边。

“四哥,我估计明天就能出院,只是有件麻烦事,需要你帮忙出个主意。”

“说,就你小子那点屁事,我动动指头就给解决了,还用着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靠!你小点声!我准备出院了就去一趟蓉城。”

“去就去呗,给我汇报……”

钟棋忽然转过头,紧紧地盯着吴迪的眼睛,问道:

“你小子,不是明天就想走吧?”

吴迪点点头,眼神中透射出一种坚决。

钟棋苦笑摇头,

“这事别找我,你知不知道这次你出事,老太太有多紧张?几位老爷子更是大发雷霆,现在已经干掉好几个副部级干部了!你说,谁还敢让你随便往外跑?不要说你伤还没好,就算是全好了,我估计也得禁足半年!你小子,可比我能惹事多了!”

“范大明抓住了吗?”

“还没有,你小子真命大,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难道不是个普通的角色?”

“废话,一般人谁上街买栗子还带着枪?又有几个会那么果断的开枪?我告诉你,经过外形和他外衣上提取的毛发DNA对比,现在已经确定了,他就是被国际刑警通缉了十几年的顶级杀手比蒙!手上有着数十条人命的狠家伙!你说,这会儿谁还敢让你出去?”

吴迪没有再多说,如果是这种情况,只怕这医院的周围,都不知道布了多少明岗暗哨,即便回家,也会一层层的将他包围起来,范大明一天不落网,他就一天别想安宁!

常琳琳和钟情将孟瑶打趣的面红耳赤,孟瑶娇羞之余却看到吴迪眉头紧锁,不由稍稍的有点担心,他还不舒服吗?

十点左右,众人相继离去,吴迪将张飞叫了进来,悄声问道:

“张飞,这医院是不是被严密监控了?”

“没错,这一层就五哥你一个病号,其他的都是我们的人。娘的,范大明这小子也不知道在京城经营了多少年,居然藏得滴水不漏!更大的可能是他背后有庞大的势力在支持,不过要是那样的话,这小子就死定了。”

“死定了?估计早就偷偷把他送走了吧。”

张飞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他的地位不是特别重要,估计会被灭口。以几位老爷子施加的压力,恐怕没有几个势力愿意为一个普通的成员冒那么大的风险,说不定这会这小子的尸体就在哪个湖里沉着呢!”

吴迪琢磨了一下,这种说法倒是有很大可能,可是这样一来,他身边的层层警卫什么时候才能撤掉?他可不认为自己会神通广大到能在这种情况下悄悄地消失。

第二天,林院长过来了,看过吴迪的伤口后,拿着天师剑问道:

“小五,按道理你这么重的伤,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个问题,可你现在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老实交代,是不是和这个小东西有关?”

“可能吧,我在米兰得到了一幅画,就是现在在故宫里展览的死亡之花。当时我看画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诅咒我会永远的沉沦地狱,但是后来拿到这把剑后,就再也没动静了,我就琢磨,是不是这把剑能克制那个诅咒?现在看来,估计是真的能克制。”

林院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悦道:

“你小子,比钟老四还滑头,不愿意说就算了,居然还编谎话来骗我老头子!赶紧让你拆线滚蛋,省得看着我就生气!”

吴迪无言苦笑,这个社会,怎么就不相信说真话的人呢?

拆完线,吴迪直接出院回到了四合院,院方几位主要的领导倾巢相送,这个小瘟神终于走了,奶奶的,只是因为离家近,就霸占了整个一层楼好几天,你说这无妄之灾糟的冤不冤?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