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神秘美女

“小五不是我的亲弟弟,可是他和我们钟家有缘分,很深的缘分……”

随着钟情的讲诉,孟瑶的嘴巴逐渐的越张越大,这,这怎么可能!先不要说这个家伙传奇般的经历,只是想到他和她们在一起,竟然连一句假话都没有就让人无比郁闷。这个世界上,难道有时候真话听起来会比假话还假?

天色逐渐放亮,钟情的故事也讲完了,孟瑶麻木了一阵,脑筋恢复了转动。她看着有点憔悴的钟情,问道:

“那情姐姐能告诉我,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吗?”

“哦,我是无业游民一个,老爷子是军委的,还有两个哥哥都在外地,剩下小四和小五,都不是让人省心的东西!”

孟瑶眨了眨大眼,接着问道:

“情姐,昨天会议室还有两位老人,有一个就是阿迪的师父吧?另一个是谁啊,我怎么看着他们两个都挺眼熟的?”

钟情迟疑了一下,决定避重就轻,

“没错,一个是小五的师父,另一个是我老公公,平时我都很少见到他们。”

孟瑶在心里快速整理着整件事情,是尽快告诉闻斓?还是等他自己去坦白?吴迪应该并不是故意在欺骗她们,但也绝对没安什么好心,他难道不知道他那些话会让人误会吗?偏偏她们还都上了套!可恶,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呢?

钟情看到孟瑶没有追问,悄悄地吐了一下舌头,一个曾经的国字号,一个现在的国字号,你只要看新闻联播,怎么会不觉得眼熟呢?不行,这事要马上向老太太汇报,一下说了这么多,可别把这个小丫头给吓跑了……

吃完早饭,孟瑶躲到一边去给闻斓打电话,钟情则趁机溜到了后院老太太那里,把情况大概讲了一下。没想到老太太一听完,眨巴了两下曾经很大的眼睛,很霸道的来了一句,

“我管她是孟瑶还是闻斓,既然欠了我们家小五一条命,就要把她自己赔给我当儿媳妇!”

钟情翻了个白眼,没敢说话,据说小五追的是闻斓,这下误中副车,呵呵,有好戏看了。

孟瑶苦恼的给闻斓发了个短信过去,这个死丫头,居然到现在还没起床,可是你也应该先把电话开机啊?此时的她矛盾万分,一时想到吴迪的欺骗,一时想到双方的身份居然会相差这么大,一时又想到她夹在中间难以自处,这心中怎一个乱字了得!

吴迪在监控室的日子也不好过,整天昏昏沉沉的浑身乏力,可一有精神,一堆的破事就让他头疼。父母那边还不知道消息,暂时不用担心,可是胸口挨了一枪不死不说,还把天师剑的秘密给暴露了,这该怎么解释?还有孟瑶,想必此刻也正恨的牙根痒痒的吧?他虽然没有刻意的欺骗她们,但未尝没存了考验的心思,这件事可大可小,能不能逃过一劫,就要看他泡妞的水平了。可关键的是,他好像没怎么练过啊!

三天时间转瞬即过,吴迪从重症监护室搬到了普通病房,看到几乎站满了病房的老老少少,这家伙忽然觉得很感动,可随即看到脸色不善的孟瑶,又忍不住的一阵心虚,苍天啊,你能不能让我昏一会先!

孟瑶这几天都没有联系上闻斓,心里担忧的不得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再去面对吴迪,真烦啊,这两个家伙不愧是一对,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经过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她终于说服了自己,吴迪现在是一个重病号,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只是,他到底听没听到那天她在监护室里的表白呢?她很仔细又隐蔽的打量了一下吴迪,哼哼,这家伙的目光有些闪烁,有问题!

几位老人安慰了吴迪几句,就率先离去,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安排。钟情征求了林院长的意见,决定把吴迪转到人民医院的住院部。他这几天病情稳定,而且恢复的速度数倍于常人,转到离家比较近的医院也便于照料。

只是林院长就有些郁闷了,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过才三天时间,心脏的功能几乎就完全恢复了。最离奇的是,心肌确定已经坏死的那部分居然也复原了大半,这小子他还是个人吗?连这种不可逆的过程都逆转了?可偏偏各项化验都告诉他,这小子是人,是个与他们没有任何区别的普通人!这怎么可能?

此时,他正拿着那柄黑黑的天师法剑在发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吗?答案是有,可是,一旦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就不那么让人美好了。一定要找机会问问吴迪,这把普通的桃木剑到底有没有什么玄虚。

转院很顺利,吴迪被送进了一间宽敞的单人病房,其他人仿佛都约好了一般,转眼就不见了人影,只剩下孟瑶一个,在房间里默默的收拾着东西,不过看神情,似乎发呆的成分更多一些。

吴迪咧了咧嘴,轻轻咳嗽了两声,脑筋急速的转动着,解释不解释?应该没什么吧?这个丫头平时大大咧咧的,再说我又没有故意说假话骗她们……

孟瑶听到吴迪的咳嗽声,猛地惊醒过来,一看,偌大的房间竟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不禁有些尴尬。随即看到吴迪贼兮兮的模样,一股怨气冲上心头,

“眼珠子乱转什么呢?放心,我不知道你有个五千平米的大宅子,也不知道你是蓝梦幕后的老板,更不知道你是大大大钟家的五少爷,安心的养你的病吧!哼,我说是谁这么没水平,居然起了蓝梦这么个难听的名字……”

吴迪的额头当时就冒汗了,脑子转的比双核的CPU还快,哄还是逗?要不装可怜吧?

“咳、咳,哎呦,疼死我了,快过来拍拍……”

孟瑶果然上当,几步就跑了过来,刚刚还有愠色的小脸上写满了担忧,

“你怎么了?我不该气你的,你都这样了……”

“吐痰,拍拍背……”

吴迪这会儿也顾不上演戏了,嗓子痒的跟拿根头发挠着似的,偏偏又不敢放开咳,要命呦!

吴迪受伤的消息一开始就被严密封锁,他在重症监护室时,钟情替他接了不少电话,瞒过了不少人。包括胡自力在内,都被蒙在了鼓里,所以接下来的几天,病房里除了钟情孟瑶等人常来常往,就是时刻守在外边的机器猫他们了。

医院的生活无聊而温馨,但在另一个领域,却暗流涌动,终于,在吴迪搬出重症监护室的第三天,一连串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共和国的政坛和军方!南方某省,省*委副书记被双规;沿海某市,省*委常委、市长被双规;西南某省,高官和外界突然失去联系;西南某军区,某军副军*长失去联系……这一则则突如其来的新闻,仿佛一枚枚重磅炸弹,搅得本就不平静的政坛人人自危!

“老欧,老钟,差不多了,收手吧。这要是再斗下去,肯定两败俱伤,谁的屁股沟里能没点屎呢?”

常老看着书房里的两个老家伙,头疼的不得了。这次他们是占了一点理,但是这理由站不住脚啊!今天上边让他来找两人谈话,就能看出上边的态度,已经容忍到极限了!后边的事情更不好收尾,那边还没开始反击呢!

欧老笑呵呵的说道:

“无妨,这几个本来就弄的天怒人怨,我们动动刀子,也算是替大家去去眼屎。闹成这样,上边即便心里高兴,表面总要做做样子才行!小五听说恢复的不错,老林担心的换血问题也没影了,快出院了吧?”

“哼,也就是小五没事,否则就彻底开战!”

钟老头在外孙找回来之前,眼睁睁看着妻女悲苦,却又无计可施,现在好不容易好过点了,居然还敢当街给他义子一枪,这不是要他老伴的命吗?

机器猫他们都守在病房外,钟情和孟瑶刚刚相携离去,孟瑶似乎打算放吴迪一马,自那天起就没有再难为他,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可是,闻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续几天都不开机呢?

吴迪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把玩着手机,虽说是想放个大假,可是也没打算把假放到病床上啊?这该死的枪手,他还打算踏着五彩祥云去接蓝妹妹呢,现在怎么办?你见过开刀的孙猴子吗?

正琢磨着,手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一看,居然是沈子琪,不由的有点奇怪,这个花花大少怎么会忽然想起他来了?

“小五,还记不记得隐翠楼?”

寒暄了两句,沈子琪神神秘秘的问道。吴迪会心的一笑,记得,怎么不记得,先不说一件古董几十个亿,只是因为那一场对赌,前前后后就让他又赢了接近十个亿,只是不知道那个倒霉的黄公子现在怎么样了,似乎在公盘的时候没有看到他啊?

“那地方真是你小子的福地,让你扬名立万不说,还白送你个大美女!话说看到照片,我都有点后悔了,你说这好东西,是不是都应该留着自己享用啊?”

吴迪有点莫名其妙,这小子在说什么?送美女?哪儿呢?

“你记不记得我最后五百万拍下来的那名神秘美女?奶奶的,资料终于出来了!大美女一枚!等着,我先把照片给你发过去,不过你可要忍住啊,离交货期还有差不多两个月呢!”

“神秘美女?这小子五百万拍下来的神秘美女?”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