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抓不住的幸福

监控仪器忽然响起了滴滴的警报声,那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安静的重症监护室里却仿佛是一声惊雷,因为一旦出现这种声音,就很可能代表着一名病人会就此长睡不醒!

林院长抬起头,看了一眼监护室的另一端急匆匆跑来跑去的护士和医生,摇了摇头。吴迪的一切指标都很正常,正常的都有点不正常了!因为,那些数据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任何病痛的正常人的数据!

那个监控报警的病人被迅速推进了手术室,林院长朝正快步走来的张院长招了招手,说道:

“把这边的仪器换一下,这小子有点不对……”

张院长一惊,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术后的心跳骤停也一下就解决了,怎么……

正迟疑间,连接在吴迪身上的数台监控仪器忽然间一起开始报警,一时间,滴滴声,嘟嘟声,黄灯、红灯闪个不停,林院长扫了一眼数据,大声喊道:

“快,准备手术!突发性心脏衰竭!快!”

重症监护室的这一端立马忙乎起来,孟瑶左看看又看看,无措的呆在原地,泪水又不争气的从那双已经肿成桃子的大眼中流了下来。钟情强抑悲伤,将她揽在怀里,小五,你可一定要挺住!

压抑的会议室随着监控画面的混乱也出现了一片混乱,常老猛地自椅子上站了起来,喝道:

“怎么回事?”

林院长的一名助手匆匆跑过会议室门口,头也不回的答道:

“各项生命体征急剧下降,危险了……”

吴迪挣扎着爬起,看了看地上的大坑,恨恨的吐了一口满含尘沙的口水,骂道:

“死老道,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蓦地,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他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上,斗大的汗珠瞬间爬满了额头,疼死了!

正推着病床猛跑的护士忽然停了下来,吴迪的一声大叫吓了所有人一跳,连接在他身上的各种仪器还在滴滴尖叫,但所有人都看着病床上已经睁开双眼的吴迪,如见鬼魅。

吴迪呻吟了一声,靠,太疼了,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尤其是胸口,那是一种真正的彻骨的疼痛,仿佛有人将他的骨头锯成了两半,然后再生生的对在了一起!

他大声的咒骂着张道陵,可这些污言秽语从他的嘴里传出来却变成轻声的呻吟,他这时才注意到眼前竟然站着一群戴着蓝色口罩、白色帽子的蒙面人,不禁问道:

“我这是在哪儿?”

林院长面色严峻的将听诊器贴在他的胸口,心率只有38左右,但是很沉稳、有力,他又摸了摸吴迪的颈动脉,翻了翻他的眼皮,用不可质疑的语气吩咐道:

“马上换监控。”

所有看到吴迪表现的人都出了一口长气,应该是没事了吧?虽然看着很虚弱,但是这样的还能说是病危吗?

林院长检查了一圈,示意将病床推回原地,然后看着面部肌肉有些扭曲的吴迪问道:

“小家伙,哪里不舒服?”

“疼,疼死了,浑身都疼,尤其这胸口,是不是骨头断了……哦,我想起来了,这是医院,我被那家伙一枪打断了胸骨?”

怎么会现在就能感觉到疼?林院长看了身后的助手一眼,那人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两人合作了十几年,他的麻醉从未出现过问题,按道理接下来两天都不应该会感觉到疼才对……

“还有哪里不舒服?比如说胸闷、呼吸急促什么的?”

吴迪脸上的汗珠不停的流下,护士在一旁擦都擦不及,

“哪儿都不舒服,疼死了……”

吴迪疼的连唾液都咽不下去,说出来的话也显得呜呜啦啦不是很清楚,林院长迟疑了一下,说道:

“给他背个镇痛棒,继续关注监控数据。小伙子,先忍一下,你胸部中弹,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这是好事,一点点疼算什么?要坚持住!”

一点点疼?坚持住?我靠!老头,有本事你来试试?吴迪疼的浑身难受,但是思维却无比的活跃,奈何现在连大叫的力气都没有,要死了,这该死的张道陵,老子怎么得罪你了,居然这么玩我……

忽然,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连忙说道:

“医生,麻烦你告诉外边一声,先不要通知我家人,我不想他们担心。”

林院长知道他的情况,点了点头,待会儿告诉老钟一声,不过只怕已经晚了,那边多半已经派人去接了。

钟情及时的和会议室沟通了情况,几位老人才放下心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几个人都是从中午到现在粒米未进,也不觉得饿,又商量了几句,各自散去。

孟瑶和钟情被请出了重症监护室,如果没有意外,吴迪会在三天后转普通病房,那时候才需要家属陪护,现在,外边留一个人防止意外就够了。

钟情松了一口气,既然林院长说没事,那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就小多了,小五这个毛孩子,总算是福大命大,又逃过了一劫。这心情一放松,疲劳的感觉就涌了上来,可是,她还不能休息,这里还有一个小可怜呢!

孟瑶也疲惫欲死,一天没吃饭,又提心吊胆了几乎十个小时,体力心力都消耗到了极点。但是她又实在是放心不下吴迪,正犹豫间,只听钟情说道:

“和我一块走吧,明天一起过来也方便。”

她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被钟情领走了。

凌晨,孟瑶被饿醒了,看了看表,不过四点多。她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钟情,蹑手蹑脚的起床去了个卫生间,再回来却怎么也睡不着,躺在那里发呆。

身边这个女人很漂亮,和吴迪长得一点都不像,怎么会是他的三姐呢?他们说通知他的家人,他们不就是他的家人吗?难道吴迪不是亲生的?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不关心他的样子,怎么刚认识时吴迪混的那么惨?

钟棋既然是蓝梦的幕后老板,那吴迪在里边扮演了什么角色可想而知,她和闻斓的好运想必和她们的奋斗无关吧?想了想和吴迪结识的时间,孟瑶一时间心灰意冷,再想想师父对待自己的态度,她无声的冷笑了两下,这世间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啊!只是,如果吴迪是这样隐忍的一个人,也实在是太可怕了!

钟情翻了个身,她也醒了,肚子一点都不给面子,咕咕直叫。她一动,身边的孟瑶赶紧闭上眼睛,装出熟睡的样子。没想到这半年钟情和儿子作斗争有了经验,一眼就看出了真假,忍不住笑道:

“别装了,饿的睡不着?走,起床跟我找点吃的去。”

两女装备停当,一前一后的走出房门。屋外的寒意侵来,让她们齐齐打了个寒战,钟情嘟哝了一声,

“这冷冷清清的,怪不得小五不愿意住这儿……”

夜很静,孟瑶听的很清楚,诧异道:

“钟姐,你说这是阿迪的家?”

“怎么?你不知道?他没给你说过买了一个五千多平米的大宅子吗?前一段还说太冷清,要再买间楼房住呢!”

孟瑶愣了一下,吴迪是说过买了一间五千多平米的大宅子,正推倒了重建,难道不是在吹牛皮?她打量着四周的景物,这些房子似乎是刚刚建好不久,很多地方的漆还泛着油光呢!那他其他的话又有没有水分?他接近闻斓和自己到底有什么企图?

院子里的暗影中忽然闪出一个人来,吓了两女一跳,钟情定睛一看,是跟在吴迪身边的那个叫做狸猫的年轻人,就问道:

“狸猫,你半夜不睡觉,干嘛呢?”

“钟姐,我值班呢!你们饿了吧?老太太临睡前交代给你们留饭的,我去热热。”

“不用那么麻烦,随便找点饼干面包什么的垫垫就行,一会儿就该吃早饭了。”

“这里平时就我们几个光棍,哪有什么零食?跟我来吧,老爷子在后院,那边不让过去。”

钟情拉了一把发呆的孟瑶,跟在狸猫的身后,朝厨房走去。

简单的吃了一点,两女回到房间,却再也没有了睡意。钟情担忧的笑了笑,说道:

“也不知道小五怎么样了,死钟棋,也不打个电话过来。”

孟瑶心情复杂无比,今后该拿什么态度对吴迪呢?这家伙是不是一直在骗她和闻斓呢?

“孟瑶,说说你和小五认识的经过好不好?这家伙一向都不和我们老实交代,给他介绍女朋友又不见,原来……”

孟瑶连忙摇手,说道:

“情姐,吴迪追的是闻斓,跟我没有关系的……”

说着说着,脸就红了,她在医院说的话,钟情可都听着呢!

钟情看了看她的脸色,莞尔一笑,

“想必你很奇怪为什么他姓吴,我们都姓钟,却是一家人吧?我不知道小五告诉了你多少,不过如果你愿意听故事的话,我很乐意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孟瑶皱了皱鼻子,如果小五是个普通人,不用说她也猜得到大概的经历,可是今天的所见所闻证明,这家伙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听还是不听?按道理,碰到这种自认为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就应该马上远离才对!可是……好吧,看在你为我买栗子挨了一枪的份上,我替闻斓听听吧。

她不敢再看钟情,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为什么心会这么疼?即便欺骗了,原谅又如何,不原谅又如何?这短短一天发生的事情,却让她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仿佛一切越来越虚幻,离她也越来越远……算了,他的目标本来也就不是她,只是,这幸福,果然是抓不住的吗?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