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天书的来历

钟情和孟瑶静静的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前,看着大大小小连接在吴迪身上的管子,看着旁边监护仪器上的心跳、呼吸……

林院长知道大家关心吴迪的情况,特批了两个人可以进来看看,几位老人都不想去,钟棋倒是很着急,可是钟老一句话,将孟瑶送了进来,看这小丫头的模样,多半是吴迪的女朋友。

刚才吴迪出现心跳骤停,林院长检查了之后,加装了心脏起搏器,现在心率虽然有点低,但是基本已经正常。手术后的昏迷是正常现象,因为全麻的效力大概要二十四小时才能初步过去,不过吴迪的情形特殊,伤的地方实在太危险了,这一眼很可能就是最后一眼……

孟瑶死死的盯着吴迪苍白的面孔,如果,如果能有如果,她希望躺在这里的能够是她。泪水很快的模糊了她的双眼,一只冰凉的小手轻轻的握住了她不停颤抖的手,钟情双眼泛红,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别哭,他看得到,我们要高高兴兴地,他才愿意回来……”

模糊的泪眼中,孟瑶忽然看到病床上的吴迪双唇似乎动了一下,再看,却没有任何的动静,是出现幻觉了吗?不是,又动了,他醒了,要说话!

她甩开钟情的小手,半跪到床前,将耳朵贴到吴迪的唇边,轻声说道:

“你说吧,我们都在听着呢,你一定要回来,阿迪,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啊……”

骷髅头空洞的双眼中似乎闪烁着幽蓝的鬼火,缺牙少舌的大嘴中发出阵阵桀桀怪笑,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要把吴迪整个的吸进去。吴迪冷冷的看着它,握紧了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东西,抵抗着那逐渐加大的吸力,一边艰难的说道:

“天师法剑……”

孟瑶觉得小手一阵刺痛,一扭头才发现吴迪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她惊喜的叫了一声,钟情也看到了,泪水顿时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挺过来了,挺过来就好!

“天使发剑?天使发剑是什么东西?姐姐,他好像在说话,说什么天使,还发剑……”

钟情凑上来听了一下,却什么也没听到,迟疑了一下说道:

“你在这儿看着,我出去问问。”

会议室里,几位老人均是脸有愠色,尤其是钟老,喘息声很粗,仿佛一头受伤的野兽。刚刚警方找到了一名当时排在吴迪身后的女孩,搞清楚了案发的原因。吴迪似乎认识那个开枪的大汉,要带他去解释什么东西,那个大汉应该叫做什么范大明……

范大明!钟老喘息了一阵,一掌拍在会议室的桌子上,震得笔记本都跳了一跳,

“先是外孙,现在是儿子!你们欺人太甚了!常老哥,老子要开战,这次你别拦着了!”

常老揉了揉额头,劝道:

“老钟,我看这次是个意外,你先等等,回头我和上边沟通一下再说。”

欧老摇摇头,说道:

“不需要沟通了,动手吧,先打疼了再说。我们一让再让,等来的却是这个结果,再没点反应,改天他们还敢要了老头子的命呢!”

钟情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问道:

“你们谁知道天使发剑是什么?孟瑶说小五说话了,说的就是这个!”

钟老猛地站了起来,

“他醒了?”

“没有,但似乎有了意识……”

常老忽然站起来,喝道:

“机器猫,你小子给我滚进来!小五从米兰带回来那把黑乎乎、一尺多长的桃木剑你知道在哪里吗?马上拿过来!”

“桃木剑?我好像见过,应该在藏宝室……”

“快点,用最快的速度送过来,做送血浆的直升机,快!”

欧老几人看着钟老将机器猫赶出去,问道:

“常老哥,你见过这个什么天使发剑?这么说小五是真的醒了?可这监控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啊?”

“不是天使发剑,是天师法剑,小五从米兰带回来的,说是第一代天师张道陵的随身法剑,我们还取笑他呢。怪了,这小子惦记着这玩意干什么?”

他想起当时揭开“死亡之花”时,那把黑乎乎的小剑上似乎有过蓝光一闪,但是当时就在他身边的杨老却说什么都没有看见。这么长时间过去,这件事早就被他丢在脑后,现在小五在弥留之际居然会要这把剑,难道他知道里边的秘密?这把剑难道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名堂?

重症监护室的摄像头对准了吴迪握紧孟瑶小手的右手,钟老几人点了点头,看来这小子是死不了了,伤成这样,抓女孩还抓的挺紧。

吴迪此刻正处在最为危险的关头,骷髅头大嘴的吸力越来越强,那里边似乎出现了一个黑黑的,无比深远的通道。慢慢的,从通道的深处,一股无形的力量似乎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朝着他全身漫卷而来。

机器猫没等直升机落地,就跳了下去,然后一刻没有停留的冲进了会议室,远远地就叫道:

“找到了……”

钟情迎上去,接过法剑就跑进了重症监护室,护士拦住她要重新消毒,她将法剑递过去,急急说道:

“先别管我,马上送过去,快!”

孟瑶将天师剑放到吴迪空着的手中,看着他一根一根手指的将剑握紧,不禁喜极而泣,他有意识,他没事了!随即俏脸一红,他有意识,那刚刚她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天哪,这该怎么办?怎么办?一时间心乱如麻,竟想的痴了……

吴迪在即将被吸走之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连忙鼓动全身力量,伸手握住了天师剑的剑柄。瞬时,一道蓝光在黑暗的世界亮起,吸力蓦然消失,那个骷髅头惨叫一声,七窍中忽然冒出一股青烟,飞速的朝远方投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说不上是苍老还是年轻的声音在吴迪耳边响起,

“咦?这是什么地方?老子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呵呵,居然还有一个马上就要去见阎王的小家伙。”

黑暗的空间已经变成了一片海洋蓝,可是吴迪却没有心情去欣赏,刚刚他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此刻正觉得浑身发冷,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在从他的身体里抽取热量,偶尔还要带走一丝力气。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完了吗?就这么结束了吗?原来死是这个样子的啊。

一个身穿道袍的长须中年凭空在这片海蓝的空间中出现,他随手一挥,空间中就大放光明,出现了一片广阔的天地,紧闭着双眼的吴迪也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猛地站了起来。

“你是谁?”

吴迪看着眼前的中年,语气中充满了兴奋,果然,人死了是有灵魂的,不知道他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不过看这个接引使者的模样,似乎哪里都不是啊。

那人无声的笑了一下,这个倒霉的小家伙,活该他受此一劫。身怀本大仙两件宝物,居然被人搞成这个样子,还真是有够丢人的!

“小子,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有本大仙师在,你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仙师?吴迪忽然明白过来,大叫道:

“我靠,你是张天师张道陵!”

张道陵一愣,猜出我是谁没什么奇怪的,可是这“我靠”是什么意思?随即神思一转,大千世界上下几千年的发展变化尽入眼底,这“我靠”,似乎是个不太好的词啊!

他双目一瞪,吴迪就被一股大力掀翻在地,张道陵施施然在一张凭空出现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笑道:

“这么没礼貌,你就趴在地上回话吧。”

吴迪挣了几下,没有挣脱,无奈的喘息了几声,问道:

“仙师,你这是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啊?”

“呵呵,还有心思关心我?看来是伤还不够重,用不用我再帮你一把?”

吴迪连忙摇头,

“刚刚不是你说的吗?有你在我想死都死不了,再说现在浑身都是力气,想必那枪伤已经被您给治好了吧?嘿嘿,谢谢。”

“这天师法剑本是我当年故意留下,用来接引有缘之人的,没想到这才过去两千年,这个世界竟然已经糜烂至此,再也不适合修仙了。这次既然感应到它的委屈,就顺便把它接走吧。”

随即,伸手一招,一柄蓝光闪烁的小剑就欢快的盘旋在他的指尖。张道陵一笑,朝远处一探手,一个虚幻的影子被他抓在了手心,

“呵呵,你这个家伙,当年打得你只剩下一缕真灵逃到了蛮夷之地,没想到居然还敢回来害人,这次却是饶你不得!”

那虚幻的影子在他的手中不停的挣扎,变幻出各种形状,却始终不能逃脱,忍不住桀桀怪叫。吴迪一愣,这是那个骷髅头?它的原型是这个样子?白骨精?这么说孙悟空也是有的?二师兄说不定真的是猪八戒转世呢……

张道陵随手在身上一拍,那道怨灵就被他收了起来,笑道:

“来来,小家伙,让我好好看看,你身上似乎还有些很奇怪的东西啊!”

吴迪吓了一跳,这就发现天书了?要是他随手一招,也给弄走了,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胡思乱想些什么?那天书本就是我留下的,又怎么会将它收走?”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